高智晟致胡溫公開信長春案例受害人控告江澤民

人氣 34

【大紀元2015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李辰綜合報導)明慧網報導,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邢桂玲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下午將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的控告狀寄往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要求對江澤民立案審查,將其法辦。

邢桂玲女士的丈夫戢景昌是二級殘疾患者,患有胃癌、心臟病等多種疾病,被醫院判了「死刑」,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開始正常生活,但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迫害後,戢景昌屢遭迫害,舊病復發,含冤離世;邢桂玲本人因堅持信仰法輪功,遭受數十次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很多次是九死一生,其中的一次,在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致中共前任領導人的公開信中曾提及;夫婦倆的兒子遭到當局用槍威脅,並曾被非法拘留。

丈夫絕處重生 迫害致死

邢桂玲女士的丈夫戢景昌是二級殘疾患者,患有胃癌、心臟病等多種疾病,被醫院判了「死刑」,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開始正常生活。戢景昌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明慧網)
邢桂玲女士的丈夫戢景昌是二級殘疾患者,患有胃癌、心臟病等多種疾病,被醫院判了「死刑」,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開始正常生活。戢景昌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致死。(明慧網)

邢桂玲女士家住長春市南關區,她的丈夫戢景昌在生命即將結束前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他患有心臟變形、左心室勞損、胃癌、腦血栓、耐藥性肺結核、90%血管畸形、健忘、腦供血不足、頑固性皮膚疾靜脈屈張、不能走路等多種併發症(殘疾證二級),是一個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

戢景昌曾多次出現生命危險,有時打一個試敏針就休克過去了,吐血時兩個人接不過來,誰要是大聲說一句話或有稍微大一點的聲響,他立刻會昏死過去,到後來哪個醫院都不敢收留他治病。家裏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還欠了許多債。戢景昌無奈地對愛妻說:「你再找一個好人吧,我給你出手續。」

正當戢景昌全家瀕臨絕境之時,98年3月戢景昌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看《轉法輪》一個月後,竟下樓走了1小時到煉功點,煉功三天後竟能去吉林市送我岳母,5月份開始干輕體力勞動,6月份能開三輪車拉貨維持生活。」他說:「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全家,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真正的生命。」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起死回生了。南關區民政局每月給他家的特困補助305元,他也告訴政府不要了。

1999年7.20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戢景昌全家 多次以親身經歷向各級政府部門說明修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戢景昌本人因此先後被北京、長春兩地的聯防隊、駐北京辦、派出所、戒毒所、拘留所、公安局關押達16次。

當局為逼迫戢景昌全家人放棄修煉信仰,多次將他家的門砸壞,抓他的妻子,用槍威脅他的兒子。嚴酷的迫害,導致戢景昌舊疾復發,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妻兒被迫流離失所。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警察還強行待在他的家裏,企圖抓他妻子和其它法輪功學員。這種強大的高壓令戢景昌身體急劇惡化,於2002年8月26日含冤去世。

丈夫生前的回憶:用生命去證實

2001年7月,臥床不起的戢景昌再次準備到北京上訪。他說,上北京有三個目的:1、證實法輪大法好;2、到天安們喊法輪大法好,掛法輪功條幅;3、克服自身殘障(當時,戢景昌在家進食進水、大小便均由老伴照顧)。

戢景昌生前曾經寫下一篇文章,描述這段歷程。以下是戢景昌生前自述:

2001年7月21晚,14個月沒出過門的我,光著腳一點一點的向樓梯移動,我家住五樓,我一階梯一階梯靠臀部挪到樓下,用了大約一個小時,又慢慢向馬路移動,家人叫來出租車,和鄰居一起把我抬上車。到了車站,下車後離售票室大約100米遠,又用了2個多小時(挪到售票室),這時回過頭來,我能清晰地看到(地上)一行血印。 買完票又往候車室移動,當我老伴和車站主任一說,他立刻給我開綠燈,用電梯送我上二樓,並找輪椅讓我坐上,又叫2名工人把我從二樓連車帶人抬到列車經過的站台,我們不勝感激,在寒冷的雨中等了5個小時,列車員幫著抬上車,老伴才離去。

上車後,我在人行過道熬了很久才有了座位。22日晚8點多到達北京,當乘務員幫著把我抬下車後,我竟束手無策,這時一位老大爺讓我坐電梯送我到候車室,我找了一個地方開始睡覺。天亮時開始往出移動,因整個身體靠兩臂支撐和腰部扭動才能行動,每走一步都揪心的疼痛。

候車室是二樓,我就這麼一蹬一蹬地下了樓,走出候車室,足足用了5個多小時,這時陽光射來,心中(感到)一片欣慰。過馬路時,有路警為我擋車, 一路上一直有好心人給錢,我都一一謝絕,我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功,不能要錢、物,我包裡帶有雞蛋餅等食物。過完馬路,因我上不去馬路台階,就躺下休息一會,這時站前派出所的警察狠狠踢我兩腳,叫我快走,我說一會就走,現在就是動不了,他們走了。我繼續向前走,這樣走走停停,天就黑了,又下起了小雨,我這時是又冷又痛又餓(因天熱,從家帶的能吃的東西都變質後叫我給扔了)。

不知不覺,我在馬路上睡到天亮。第二天,我又接著向前移,幾百米的路,竟爬了兩天,到中午,已經沒有力氣移動了,看見飯店,就想吃東西,後來一位好心的老闆煮了一碗麵給我,我付了四元,(當時只覺得)世上竟有這麼好吃的麵條。吃麵時,來了一輛吉普車,說我影響市容,送收容所,我想我得去天安門,再三解釋,直到我說不吃了,他們才走。

我先後打幾次車,司機都不願拉我,在北京站穿的布鞋,十個腳趾都露出來了,再加上血肉模糊,是挺嚇人的,我打算自己爬過去時,來了一輛三輪摩托車, 司機怕我不給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會騙人,周圍人投來敬佩的目光。司機把我拉到天安門廣場外的人行道上,這裡停了十多輛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警車,我一點一點的移動已經引起了公安的注意,我心裏(感到)一片輕鬆,頭腦一片空白(沒有雜念)。

不一會,有警車在雨中追捕,這幾位法輪功學員和車週旋,我也為她們加油,後來她們跳到護攔內,車不能駛入,擺脫了警察的追捕。看到這些法輪功學員安全離去,我放心了,這時雨越下越大,我放起了大法音樂(指:法輪功音樂)。不一會來了一個便衣,問我是否煉法輪功,我說是煉功的,他假惺惺地說:「別煉了。」我說:「大法救了我全家,大法給了我生命,大法教人做好人,為啥不煉呢?」不長時間來了一輛警車,離我三、四十米停下,幾個惡警拉我上車,我拒絕,並用盡全身力氣喊出「法輪大法好」,(當時我感到)簡直是氣衝霄漢,頭腦一片空白,似到無人之境。邪惡之徒(當時)顯得那麼渺小。

黑暗中,這些惡警有抓衣服,有抬腳,有抓頭髮的,把我扔上警車,我發現車窗開著,就又開始大喊:「法輪大法好!」車開到天安門分局,幾個人把我扔下車。我說不能走,他們就拖,把褲子都拖掉了,還踢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我弄到關大法弟子那 兒,當官的說,你們把他抓來往哪兒送,哪兒都不要,快弄出去放了。兩個惡警找來方木棍要橫著抬我,被我拒絕。我說你們敢這麼折磨我,我要到殘聯告你們分局,他們才收斂了。

這二人把我抬到天安門廣場的反方向,扔在馬路上,馬路上雨水有兩寸多深,我兩腳的血在水中擴散,腳卻顯得乾淨。我在雨水中慢慢向天安門方向移動,最後有幾十階樓梯,因我不能坐著,就下到人行道,找了一個關門的商店雨搭下躺下,我還有一個心願未了--就是打橫幅(法輪功真相橫幅)。我(想)一定要用最純淨的心,堂堂正正地把橫幅掛在天安門上。

因為下雨,我又幾乎是爬 行,竟沒有被(警察)發現。我的血一直在流。剛移到22路車站點,有幾個警察過來,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人,我說是,他們說得跟他們上警車,我說剛被天安門分局放回來,不跟你們去,不信問問。那對講機傳出,有人舉報,有法輪功標語,另一個警察從遠處把橫幅扯了下來,開始滅絕人性地打我,用腳踢我,打我腦袋,抓頭髮,嘴裡不停地罵著。因我抬不起腳,他們用雨披勒住我的脖子,當時往車上拖時,我幾乎被勒到斷氣。到車上發現小腿、腳背(除兩個指頭完好)連屁股全被堅硬的石頭、路面擦破了皮。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大法好,也不生氣。(我後來)又被拉到天安門分局。警車幾米高,他們幾個人把我像扔東西一樣拋到車下,我頓感鑽心地疼痛。

這些公安一邊踢一邊罵:「今晚就整死你,把你的腿打斷,把兩個門牙打下來,你怕不怕?」

我說:「沒有法輪大法我98年就死了,怎能活到現在?我要怕死就不會來天安門護法了(證實法輪功大法好)。」

當被問到名字叫啥時,我說:「不能告訴你們,你們首都警察對一個殘疾人都如此滅絕人性地大打出手,可見你們的凶殘。你們不要枉費心機了。」

在多次問不出結果後,警察像拉拖布一樣把我拖到門洞後抬上警車……他們把我抬到上車,放到(車站的)貨運室就走了。

我問了一下買票的地方,外面雨很大,地面水很深。我全身在廣場時已濕透,在水中慢慢地移動,血在水中浮起紅暈。想想師父,淚水不止。這時雨水、淚水、血水融成一片,在雨中移動近一個小時。有一好心的先生給我拾元錢,我謝了他並告訴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收錢物,我還有吃的。這位先生再三給我,我謝絕了 他,他竟流下了淚水,多好的人啊。

我雨中往返找主任室,後來終於找到了。我把錢給了她,那位善良的年輕女主任替我買了票,又叫男士從室內小門開鎖,把我放進候車室,(這樣我可以)少吃兩個小時的苦。當我移到電扶梯處,我傻眼了,根本上不去。這時有一個女工作人員叫我不用上二樓,明天就從一樓上車,找個地方歇著吧。這時我把衣服水擰了擰,身上就濕著,連累帶餓,累得如泥一灘,週身既冷又疼。我買了一袋方便麵,吃完暖和了一下。

早上醒後,發現兩隻鞋沒了。雖然都漏腳趾,但畢竟是鞋呀。我於9點50分被好心人抬到了座位上。晚12點10分時下火車回到了故鄉長春。我慢慢地移動,雙腳已血肉模糊。這是第三站台,這時真是孤立無援了,只有偉大的大法給我力量。

階梯是石頭的,每下一階鑽心地疼,下到底,我竟昏睡起來。幾分鐘後我被凍醒,又開始上。因為我的腳根本不能抬起,看著高高的幾十階樓梯,我茫然了。最後我鼓起勇氣用屁股先坐上台階後轉身,再往上上。中間累了睡一覺。當我移到出站口,已經用了五個半小時。我吃了一碗飯,實在太餓了,這是六天裡的第三頓飯。後又打車至我家樓下。我自己上了四樓後,被鄰居發現。我妻子和孩子把我抬上五樓,完成了這次歷程。

妻子九死一生 歷經酷刑

即使戢景昌在迫害中離世,中共當局沒有放鬆對其家人的迫害。十六年來,戢景昌的妻子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中歷經酷刑,九死一生。

邢桂玲在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中說:「從1999年7月到2004年,被抓太多次了。十多年過去了,很多已經回憶不全了,只記得其中的幾次,我經歷過刑訊逼供、勞教、野蠻灌食、老虎凳、毒打等酷刑折磨迫害,每次都是九死一生,(最後)在生命垂危時被放回家。」

邢桂玲表示,這場迫害令她全家遭受身心的重創。她說,「一次次,我九死一生,逃過了一劫又一劫,每一次回家後,生命垂危的我都是憑著對法輪大法的堅信、煉功,身體得以恢復。但是每一次回家後,又不斷地遭警察上門騷擾,無奈又被迫流離失所,無法照顧孩子,居無定所。失去了父親的孩子,又無法得到母親的照顧。孩子和我都承受著身心上的煎熬。」

被打毒針

2002年3月6日,邢桂玲被抓捕關押在鐵北洗腦班,被逼迫放棄信仰、被輪番洗腦,被打毒針。她說:「(我)被強行打了破壞神經系統的針劑,一針打完後即出現了雙腿軟弱無力、不能行走、腦袋麻木、舌頭殭直、不能說話等症狀,(當時)造成身體癱瘓、癡呆。第二天(我)被架出洗腦班,扔在洗腦班前的大道上。」

「2003年初的一個半夜,在我家裏我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孫淑香又被抓到綠園區公安分局,遭到綁老虎凳、用皮帶勒脖子、拳打腳踢的酷刑折磨,折磨了三天後,被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

這次迫害在著名律師高智晟2005年12月12日致胡、溫公開信中提到的長春案例中有記述。53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孫淑香於2009年9月22日最後一次被長春市國保支隊「610」強行綁架,在長春市公安局、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和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經歷了酷刑逼供和非法關押與殘酷迫害,身體骨瘦如柴、飲水、進食、呼吸均困難,並伴有大量腹部積水,生命垂危,2010年6月勞教所將孫淑香釋放回家,孫淑香在2010年10月10日含冤離世。」

冰天雪地 被澆冰水澆到全身僵硬

2003年11月30日中午,邢桂玲被長春市公安局抓捕,傍晚被拉到長春淨月山上的一個大空房子裡進行迫害。她在控告書中描述到:「冰天雪地,異常寒冷,我被戴著手銬腳鐐,銬在鐵製的老虎凳上,進行逼供。開始時是警察對我拳打腳踢,後來上來一幫專門的打手,他們揪住我的頭髮,使我的頭後仰、臉朝天,開始拿方木頭楞狠狠的抽我的臉,立刻,我的頭、臉腫脹起來。他們打了一陣子,看到我幾乎昏厥、休克,才住手。然後又把雙手背銬、使勁向後翹,開飛機酷刑,他們一直折磨我到半夜。」

「半夜時,警察又搬來許多瓶冰冷的純淨水,脫下我的外衣,只剩襯衣襯褲,開始從脖子裡、腰裡給我澆冰水,一瓶瓶持續的澆。冰冷的內衣貼在我的身上。(這樣,我被)折磨了一宿。東北冬天的深夜,非常寒冷,雖然那些警察都穿著棉大衣、戴著棉帽子、厚大頭鞋,但是他們也忍受不了這樣的寒冷。開始時他們四人一班,半小時一換班,後來是20分鐘,再後來是10分鐘一換,輪番折磨我。他們休息時就鑽到一個有火炕的小屋裡。直到快天亮,我的身體凍得渾身僵硬。這時他們把僵硬的我抬到他們休息的屋裡。因為我繼續抵制他們的逼供,警察就說:拉下去,繼續重來(酷刑)。於是,又開始新一輪的酷刑,繼續澆冰水。」

一天24小時被折磨 直至沒有呼吸、血壓和脈搏

「(這次)折磨迫害持續了整整2個夜晚1個白天,到了12月2日早晨,人幾乎不行了,他們才把我從老虎凳放下。他們拉我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心臟等臟器都不行了,(他們還)硬把我往農安看守所送,結果看守所看我極度虛弱,拒收。折騰到半夜,又把我強行送到鐵北公安醫院。他們不敢給醫生看我白天檢查時的病例,怕醫院不敢留我。幾天後,我又被送到興隆山洗腦班軟禁、繼續逼供。70多個警察輪番來審問,不讓我睡覺,用各種方式折磨我,比如用大鐵鑰匙使勁捅我的身體、肉很痛。每天對我進行逼供、洗腦、轉化,一天24小時,不讓我睡覺,我幾乎不吃不喝。直到41天,我出現了嚴重的心臟病、尿毒症症狀。當時,我沒有呼吸,劇烈抽搐、臉部肌肉僵硬,又被拉到醫院,已經沒有血壓、脈搏,大夫都已經不能管了。」

「這樣在我生命垂危時,他們把我拉到派出所,派出所把我扔到家裏。當時我家裏空空的,無人居住,十幾歲的小兒子也被警察拘留了,水房裡的水都凍上了,房門也被警察撬壞了、大敞開著,他們把我往家裏一扔,就走了。」

法辦江澤民 匡扶正義

邢桂玲說:「當我回顧這些迫害時,對於那些酷刑折磨我的警察,我有的只是憐憫。在江澤民一意孤行,違背民意的命令下,警察充當了打手、工具。他們違背了良心、道義、人性,對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者大打出手,成為邪惡的幫凶。但『善惡有報』,誰做了甚麼都要償還的,所以他們也是受害者,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惡令的受害者。」

「為了結束中國人的苦難……現在我正式向最高檢察院遞交這份刑事控告書,我要求最高檢察院對被告人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及其它相關責任。我希望將製造和維持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押到審判台,讓他得到法律的制裁。」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大陸民眾支持控告江澤民 「早該抓起來了」
北京街頭多處現「全球公審江澤民」標語
民運人親見法輪功遭迫害 讚告江正義之舉
著名律師滕彪:江澤民已被送上歷史的審判臺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防備通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