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器官倖存者控告元凶江澤民

人氣 19
標籤: ,

【大紀元2015年07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傑美國費城報導)在中國大陸,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非法迫害已長達16年,致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這場空前浩劫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其它方式迫害致死。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是發起、推行和維持這場迫害的元凶,身負不可逃脫的罪責。2015年7月6日,活摘器官倖存者田忠鳳女士在美國費城向中國大陸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寄出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要求依法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罪行予以立案偵查,追究其刑事責任、儘快將其繩之以法!

修大法全家沐浴快樂祥和

田忠鳳女士是一位樸實的退休工人,今年71歲。早年由於一場車禍導致她頭部嚴重受傷,被腦震盪後遺症折磨了十多年。田女士說:「儘管那時我還年輕,但十多年間,我每天都承受著疾病的折磨,生不如死。」1995年12月10日,田女士幸遇法輪大法。她說:「我喜得大法,僅修煉一個月,全身疾病都消失了,我的身體徹底康復了,全家都無比感恩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

田女士的女兒目睹了這些神奇變化後,也開始修煉法輪功。田女士的老伴也開心的說:「退休了也煉」。全家都沐浴在快樂祥和中。田女士說:「當時幸福的心情無以言表,我內心深深地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堅定的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

多次遭酷刑險被活摘器官

1999年7月20日之後,江澤民命令「610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田女士受到住地合肥市的「610」、政法委、警察、派出所、社區委、街道居委會的騷擾、抄家、罰款、監禁和酷刑迫害。

田女士說:「發生了太多次迫害,我已經不能完全記得多少次被抓了。」在1999年7月至2000年11月,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田女士記得的就有4次被抓。1999年7月22日,田女士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劫持到合肥崗集非法關押一天。

19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在合肥拘留所15天。2000年6月被非法拘留在合肥拘留所15天,之後又被非法關押到908庫洗腦班迫害30天,並被非法罰款3000元。2000年11月22日,再被非法判勞教18個月,關押在安徽女子勞教所。

2003年,田女士又被抓進五里墩派出所。田女士說:「在派出所裡,警察要把我關進鐵籠子裡,我不進去,警察就用腳踢我。之後把我遣送到合肥拘留所,到了拘留所,警察一腳把我踢到,用腳踩著我胸口,把我鞋脫掉,然後關進監號。我在裡面絕食6天,後來警察怕我死在裡面,把我送到武警醫院,我給醫生講法輪功真相後,醫生不收我,後來我又被送到第四醫院,第四醫院實際是個精神病院,我也給那裡的醫生講真相,醫生檢查我身體後說有問題,也不收我,就這樣我被退回到拘留所。拘留所後來只好把我給釋放了。」

2004年3月2日,田女士又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合肥第一看守所。田女士說:「在那裡,警察用寬膠帶封我的嘴,不讓我出聲。給我上「死人床」的酷刑。一個姓張的女警察用尖頭皮鞋踩我的頭,還說『死了活該!』。我還被野蠻灌食、戴手銬腳鐐,迫害到3月30日,他們宣判將我非法判勞教2年。」

2006年3月29日,田女士在發真相資料時被抓到益民派出所,然後轉到合肥第一看守所。2006年4月14日,被判18個月勞教,後到女所裡兩天後,突然警察把田女士弄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在那裡田女士險些被活摘器官。此經歷已被大紀元網站報導(《一個活摘器官倖存者死裡逃生的故事》www.epochtimes.com/b5/15/1/4/n4333622.htm)。

田女士在活摘陰謀未遂後被退回勞教所,又被惡意注射不明毒藥,田女士說:「我被注射毒藥後,他們就陰險的放我回家,想讓我死在家裡,我完全靠煉功才死裡逃生,走過了那段艱難的時光。當時我周圍的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從監獄或勞教所出來不久後死亡,他(她)們的情況與我很類似,我知道的就有法輪功學員紀廣傑、紀廣雄兄妹倆。」

2007年9月19日,田女士再次被非法勞教1年,關押在安徽女子勞教所。出獄後,2011年6月26日,合肥市廬陽區警察又將她綁架到合肥天倫賓館洗腦班,逼迫她放棄信仰。田女士絕食9天以抗議迫害,生命危在旦夕時才被放回家。

2012年2月5日,田女士和同修在發傳單時被許多警察警車包圍,警察將田女士打倒,田女士的半邊臉在地上,另半邊臉被警察踩在腳下。雙手被手銬銬在背後,雙腳被繩子捆緊,十幾個年輕人對年近七旬的田女士拳打腳踢,當時很多人圍觀,後來田女士就失去知覺,甚麼也不知道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田女士被一陣劇痛驚醒,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鐵籠子裡,狹小的鐵籠子裡有4個狼牙銬,她的手腳都被狼牙銬銬著,稍微一動,狼牙就咬進肉裡。田女士說:「後來得知我是被押在三里庵派出所,遭此酷刑。兩天後,我被押到合肥看守所,臉早已腫的變了形,看守所警察還繼續打我的臉。警察又叫犯人打我,扒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被扒光後,把那些犯人嚇住了,我全身都是青紫黑色,沒有一塊好地方。她們沒打我。警察又讓那些犯人罵我的師父,我給她們講大法師父的偉大,法輪大法真相,她們沒有罵,後來還都做了三退。」

30天後,田女士被看守所釋放。就在釋放的同時,突然來了幾個「610」的人,搶走了她的釋放證,又把她綁架到洗腦班強迫轉化,說不轉化就要判她十幾年刑,田女士絕食抗議,記不清過了多少天,生命陷入垂危。田女士說:「當時醫生對警察說我的身體沒有用了,警察才叫我兒子寫擔保領我回家。一個胖警察惡狠狠地威脅我說:『以後再到外面講法輪大法好,發法輪功傳單,我們就要搞你兒子了』。」

丈夫含恨離世 為自由70歲老人遠走異鄉

多年來,田女士修煉法輪功的女兒也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還曾被送進精神病醫院迫害。被單位經濟迫害,別人每月拿6000元~7000元工資,她每月只能拿到500多元工資,導致其丈夫和她離婚,離婚時孩子才一歲多。2011年田女士的女兒曾赴美國,覺得這裡可以有信仰自由,就回家準備把孩子也接到美國,但是一回國就被綁架了。

13年來田女士每次都是被迫害到生命奄奄一息時才讓其家人領回家。每次被抓捕,都伴隨著警察來抄家,對田女士家人造成巨大傷害。田女士說:「2012年那次抄家,搶走了我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資料,電腦和其它電子產品。就連我小外孫的500塊壓歲錢,放在書包裡,都被抄走,不給任何收據。」田女士家裡門上和床頭上貼的字「真善忍」,「法輪大法好」,警察抄不走,就用刀把字挖去。他們還抄走了田女士老伴用毛筆抄寫的五本法輪大法書。田女士說:「這次抄家真是要了我先生的命!」

2000年的時候,田女士的先生患上了食道癌,做了手術,當時醫生說他最多能活一年。當時田女士從牢裡出來回到家裡後對她先生說:「你毛筆字寫的好,你抄大法書,對你身體有好處。」她先生抄了幾本書後,真的感覺身體好受多了,就去醫院檢查,結果竟未查出癌細胞,再次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後,他也開始在家煉功。」

然而十多年來,伴隨著田女士的一次次被抓,老伴一直在恐懼中生活,被恐嚇、騷擾更是不計其數。田女士說:「2012年那次大抄家不但讓他受到了巨大的驚嚇,而且他再也沒有大法書可抄寫了。」這次抄家後不久,田女士的老伴就含恨辭世了。田女士說:「先生去世後,我心裡好難受。」當時田女士的兒子對她說:「這一次家裡死了爸爸,下一次我們家不知又要死誰了……,媽媽,美國是個信仰自由的國家,你去美國吧。」田女士說:「我心裡想,我都快70歲的人了,又沒文化,也不懂英文,到了美國我怎麼生活呀?又想想兒子36歲了,整天為我和他姐姐擔心,連婚姻大事也沒有心思考慮。偌大的中國竟沒有我這個平凡老人的立足之地。」

2012年6月28日,田女士離開故土來到了美國。一年後,兒子和新婚妻子擔心上了年紀的田女士隻身在美國的生活無人照顧,就把房子賣了帶著田女士的小外孫(女兒的孩子)來美國照顧田女士。他們讓田女士不要打工了,只要好好修煉就行。田女士說:「我現在是安全了,但是我們全家人都擔心我的女兒謝紅的安全,她還在國內邪惡的環境中。」

田女士說:「20年前,是法輪大法讓我獲得新生。16年來被非法迫害、多次遭酷刑,被打毒針,我是靠修心、煉功才能死裡逃生。對法輪大法的美好,江氏發動的這場迫害的邪惡,我是九死一生的見證人!江的所作所為給我個人和家人造成了極大傷害,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合法權利,更為了中華民族免於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我今天特對江提起刑事訴訟。要求依法對江澤民的犯罪行為予以立案偵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責任、並予以法律制裁;依法無條件對我個人及家庭給予恢復名譽、公開道歉、消除社會不良影響、賠償精神與經濟損失;依法恢復法輪功創始人的名譽,向法輪功創始人公開道歉、消除不良影響、恢復名譽、賠償精神與經濟損失;依法取締中央及以下各級「610」辦公室非法組織,並依法徹查該非法組織的一切非法活動,並嚴懲其犯罪罪行!」

責任編輯:李源

相關新聞
遭老虎凳 抻刑折磨 橋樑設計專家告江
費城一日五人控告江澤民
海外人權金獎獲得者張鳳英控告江澤民
16年迫害 父死夫喪兒失祜 女子海外告江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電話會議錄音外洩 CNN徹底慌了
【財商天下】中澳開打貿易戰 澳「核彈」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鮑威爾林伍德喬州新聞發布會
【微視頻】巴爾說什麼?美聯社斷章取義下結論
【直播】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新聞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