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論「君子之道」

作者:嚴謹

孔子教導弟子。(素素/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198
【字號】    
   標籤: tags:

君子的德行

孔子說:「顏回擁有四樣君子的德行:一是實踐仁義的意志堅強;二是別人勸諫時,能柔順接納;三是接受官祿時,慎重謙退;四是生活言行,謹慎小心。史鰍也有三樣君子的德行:一是雖然沒有官位,對上位者仍忠心耿耿;二是雖不祭祀,對鬼神仍心存敬重;三是對自己嚴苛,對他人寬容。」

曾參說:「我常看老師有三樣了不起的作為,但我自己卻始終做不到:一是老師只要看到別人做了一件好事,就能原諒他以前的一百個缺點;二是老師看到別人的好處,就像自己的好處一樣,一點也不嫉妒;三是老師只要聽見一句好話,就一定認真在生活中實踐,一點也不鬆懈。我看到老師這三個作為,自己卻始終做不到;所以我還不如顏回和史鰍。」

子貢會一直退步

孔子說:「我死後,子夏會一直進步,子貢會一直退步。」

曾參問:「為甚麼呢?」

孔子說:「子夏喜歡和比自己強的人在一起,子貢則喜歡處身在一群不如自己的人中間,好大發議論。我聽說,想瞭解一個人,可以從他的父親、朋友來觀察;想瞭解一個君主,可以從他委派的使者來觀察;想瞭解一塊土地的性質,可以從生長出的草木來觀察。所以說:『跟好人在一起.像走入種植蘭花的花房一樣,久了就感覺不到香氣,是因為你無形中也染了蘭花的香味;與不好的人相處.就像跑到魚市場一樣,久了也就不感覺腥臭,也是因為你自己已經染了一身腥臭。』跟紅顏料放在一起的東西會染紅,跟黑漆擺在一起的東西會變黑。所以,君子對身邊相處的人,一定要慎重選擇。」

如果水進入船裡

孔子說:「船沒有水就不能動,但如果水進入船裡,船也就沉了;君王沒有人民就無法治國,但如果人民爬到君王頭上,國家也就完了。所以,在上位的君王,不可不謹慎;在下位的人民,也不能不約束。」

孔子論「君子之道」

齊國的高庭對孔子說:「我不遠千山萬水,從齊國到這裡來見先生,是為了學習君子之道。希望先生能告訴我。」

孔子說:「內心要保持正直純淨,這是做人的根本。再以外表行事的恭敬慎重,來守護自己的心志;實踐仁義,能鍥而不捨;看到有才德的君子,就虛心地學習;碰到無才的小人,就要遠離。對有才能的君子,絕不可有嫉妒之心,而要認真地學習他的行事作為。這樣千里之外的人,都能和你親如兄弟。若不能學習君子的行事作為,則就算是近在身邊的人,也無法相處。」

「又,我們日常的生活,每天說那麼多話,做那麼多事,若要避免說出會惹禍的言語,做出會後悔的行為,是很不容易的。這只有真正智慧的人才能做到。所以行事小心謹慎,時時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要知道:一個人即使一生沒做錯甚麼,也可能因為一句話的不當,而前功盡棄。所以說,要成為一個君子,就必須時時謹慎!」(均據《孔子家語》)@*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布農族傳說在地球初形成的時候,天空出現兩個太陽。兩個太陽,一個夕陽西下,另一個就旭日東昇,這樣不斷的輪流出現,使得大地二十四小時處於白晝狀態,完全沒有黑夜。
  • 三國時代,蜀漢的張飛是涿郡人。他年少時就和關公一同侍奉先主劉備。關公年紀比張飛稍大一點,張飛就用兄弟禮節禮待他。
  • 隋朝時代,有一個人叫王頒,他父親王僧辯被陳武帝殺害了,於是王頒發誓要為父報仇。開皇初年,他就給隋文帝上呈獻了消滅陳武帝的計策。
  • 明朝時江蘇江陰有個叫張畏巖的人,學識豐富,很擅長寫文章,在當地頗有名氣。萬曆甲午年,他參加科考結果榜上無名,於是就在榜前罵主考官有眼無珠,不識有才學的人。
  • 宋朝的劉庭式,還沒考中進士時,大家商議叫他娶一位同鄉的女兒,還沒下聘禮。等到他考中進士,那女孩竟生了病,雙眼瞎了,家裏又窮得很,那戶人家就再也不敢提當初婚約的事。
  • 崔梲對待僕人平等和善,從沒打罵過他們。他要差遣僕人時,總是按禮節行事。炎炎夏日和數九寒冬,他總記掛著僕人,不讓他們受到風寒或酷暑烈日之苦。
  • 當時有個叫呂虔的人,得到過王祥的很大幫忙。呂虔手裡有把帶字的佩刀。相傳,誰 擁有了這樣的佩刀,誰就會九代都出大官。
  • 舜的妹妹,名字叫系,她和象都是舜的後母生的,但系不同於象,她對舜及兩個嫂嫂:娥皇、女英,都十分尊敬、友愛。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