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名情婦引發天津幫倒台 習近平收尾(中)

在2006年前後,天津先後有李寶金、宋平順、武長順(右下)三位政法官員出事。(新紀元合成圖)

人氣: 1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19日訊】

編者按:1999年「7.20」之前,中國曾發生一件震驚國際的事件。當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和平上訪,並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線,而在此之前發生的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事件,則是「4.25」事件的真正起因。

當時配合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具體挑起「4.25」事件的正是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長宋平順、時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武長順等人,而時任天津政法委副書記李寶金也是在天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

表面看,「天津幫」倒台的骨牌效應是從一個情婦的被抓所引發。事實上,這幾個當年追隨江澤民的天津血債幫成員的倒台,都是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而遭到的惡報。

(接上文)
一名情婦引發「天津幫」倒台 習近平收尾(上)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

二、蝴蝶效應 時任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死亡

李寶金落馬後,2007年的文章稱,收拾副部級的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是胡、溫當局打擊「天津幫」的第一步。2006年底,當局又調派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副書記臧獻甫出任天津市紀委書記,到2007年3月,天津市委書記換人,顯示當局正式展開在天津的人事大手術。

「天津幫」是中共政壇中的一個特殊群體,行事低調,專注於天津當地的經營,不像「上海幫」那樣氣焰囂張、四處插手,因此在中共派系鬥爭中左右逢源,如魚得水。如果不是部級情婦王小毛的落馬所引發的「蝴蝶效應」,使得李寶金、張立昌、宋平順一個個被挖出,恐怕「天津幫」還能在低調中繼續逍遙。

時任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從一名公安系統的科員晉升到正部級官員,又從「鐵腕公安局長」蛻變成腐敗分子。據中共的說法,宋平順畏罪自殺的主要問題是:道德敗壞,包養情婦;濫用手中權力,為情婦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情節嚴重,影響惡劣。有傳聞稱,宋平順死亡前中紀委專案組曾和他談過話。關於宋平順自殺的方式,一度傳出多種版本:「抹脖子」(割喉)絕命,上吊斷氣,墮樓而死,服毒身亡。後來又有媒體稱他是用塑料袋緊緊套住自己脖子,窒息而死。甚至有說他是被謀殺的。

宋平順死因如此撲朔迷離,究竟哪個才是真相?

宋平順的「紅粉軍團」

宋平順24歲從天津公安學校畢業,被分配到河西區公安分局當了一名刑警;1983年,38歲的宋平順升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1988年至2003年先後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天津市副市長、天津市委副書記、市政法委書記;2003年至2006年2月任天津市政協主席、市政法委書記。

天津政界人士表示,宋平順在天津當了十多年公安局長、近二十年政法委主管,成了天津公安政法系統的「東霸天」,為所欲為。

據報導,在長達二十多年的官場仕途中,宋平順利用職權包養了多個情婦,用這些情婦組成了「紅粉軍團」,謀取了億萬財富。

海外中文媒體透露,有一次,宋平順帶刑警隊到公安局附近的一家酒樓吃飯。剛剛落座,一個年輕的美貌女人就過來敬酒,自我介紹說她叫周茹(化名),是酒樓的老闆。幾杯酒下肚後,周茹就湊到宋平順的耳邊,告訴他樓上包房裡有特色服務,邀請他去放鬆一下,並說有一名比他職務高的官員正在享受服務。一開始,宋平順還假裝正經,然而,當他看到周茹特意安排的兩位漂亮小姐後,再也沒能抵擋住美色誘惑……

此後,宋平順與周茹打得火熱。很快,在宋平順的支持下,周茹成立了天津颺帆特種材料公司,專門從事警察制服貿易。天津有2萬多警力,每名警察每年的服裝費約1000元左右,總額高達2000多萬元。不到三年,周茹就擁有了億萬財產。據悉,周茹曾偷偷懷孕,給宋平順生了一個兒子。

1998年後,宋平順基本控制了天津的公檢法系統,權傾一時。

地位越來越高,權力越來越大,宋平順對金錢的貪慾逐漸麻木,對周茹也開始厭倦。一次,在司法系統的年終聚會上,宋平順被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帶來的小情人白雲(化名)迷住了。白雲南開大學畢業,是天津一家時尚雜誌的編輯部主任。面對宋平順的索愛,李寶金只得忍痛割愛。

宋平順特意創辦了一本司法雜誌,聘請白雲擔任總編輯,每年撥出1000萬元供雜誌社支配。

據悉,有50個女人與宋平順保持著較為穩定的情人關係,她們中有企業家、教師、模特、演員。

在宋平順看來,情婦也是人力資源,利用好了還可以創造價值。於是,他根據每個情婦的不同資質,將她們分別安排到白雲的雜誌社和周茹的公司,實行「封閉式管理」。

報導說,這麼多情婦「窩裡鬥」,宋平順認為遲早要捅出大簍子。宋平順決定改「封閉式管理」為「鬆散式管理」。他將周茹的公司和雜誌社的「權力」打散,並利用權力另闢業務,註冊成立了五家公司,每家公司分別由10個情婦經營,然後過一段時間就輪崗。宋平順還特意成立一家「亨通諮詢公司」,幹起買官、賣官的勾當。

2003年1月,58歲的宋平順當選為市政協主席。雖然官位又升了半級,但實權比原來要差不少。宋平順意識到,如果不抓住退休之前的最後機會斂財,將來就悔之晚矣。

有一次,宋平順聽市招商局的負責人匯報工作,得知中共批准天津成立濱海新區後,外商投資積極,有的招商引資人員一年就能拉上來十幾個億!於是,他通過關係把情婦們安插進經貿單位,專門從事招商引資。

據悉,2004年一年,情婦們靠項目提成,收益總額就高達3000萬元。

宋平順情婦與李寶金情婦的對壘

在2006年前後,天津先後有李寶金、宋平順、武長順三位政法官員出事。在這場地方官場的權力爭奪過程中,宋平順的情婦許敏與李寶金的情婦王小毛,曾是對壘的兩個關鍵主角。

在宋平順眾多的情婦中,許敏是最受寵的一個。

6月21日,羅昌平的文章說,在天津市工商局一樓大廳以「許敏」之名檢索,發現由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共三家——北方資訊產業(天津)有限公司、順風(天津)消防設施維修檢測有限公司、順安企業(天津)有限公司。

承攬工程中有天津市公安局110指揮系統的小型機集成項目工程、圖像監控系統工程、DLP大螢幕等。公司還承攬了天津、重慶兩直轄市的119部分工程。

這些工程無一例外來自公安及交管系統,均屬於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長、市委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的權力範圍。在宋平順升為市政協主席之後,接手人是武長順。大小二順,統治津門公安超過20年。

許敏的另外兩個利益之源,分別是2000年8月開業的順風(天津)消防設施維修檢測有限公司和1998年5月成立的天津市機動車駕駛適應性檢測中心。前者法定代表人為許敏本人,該公司主業是消防設施的檢測、維修和保養等;後者隸屬天津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法定代表人為武長順。

這個檢測中心是天津市所有機動車駕駛員檢測、辦證、年檢的場所,駕駛員體檢也要在這裡進行。一名駕駛員的體檢費用為95元,換一次證也需要五六十元。但知情人士透露,多數情況下,辦證人根本不用體檢,檢測中心的人只管收錢、蓋章。

區區三家公司,許敏每天斬獲的淨利潤就數以千萬計,就現金流而言並不遜於管理19家系列公司的李寶金情婦王小毛,這是她們最大的差別。

中紀委介入調查 官方稱宋平順自殺

古往今來,醜惡終究會敗露,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在被紀委雙規後,首先供出宋平順。中紀委隨即成立專案小組,經過長達半年的調查,掌握了大量觸目驚心的鐵證。

在李寶金落馬後,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被查,並於不久後自殺;接著又有原市委常委、濱海新區管委會主任皮黔生免職受查。

據中共官方的說法,宋平順「畏罪自殺」的主要問題是:道德敗壞,包養情婦;濫用手中權力,為情婦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情節嚴重,影響惡劣。

有傳聞稱,宋平順自殺前中紀委專案組曾和他談過話。關於宋平順自殺的方式,一度傳出多種版本:「抹脖子」(割喉)絕命,上吊斷氣,墮樓而死,服毒身亡。後來又有媒體稱他是用塑料袋緊緊套住自己脖子,窒息而死。甚至有說他是被謀殺的。

此外,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天津市民稱是槍殺,路透社曾引用消息來源稱是服過量安眠藥死在床上。

有消息稱,出事前,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曾找宋平順談話兩小時,希望他把事情「說清楚」。不料吳官正走後不久,宋即被發現在政協辦公大樓內身亡。外界尚不知道吳與宋談論的話題,但從宋立即死亡來看,該話題不應是個一般貪腐話題,而是涉及政治勢力的核心黑幕。

除了上述說法外,外界也有猜測其或如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那樣被滅口。

宋平順死亡的背後藏著巨大隱情?

分析人士認為,很多官員被「雙規」調查期間死亡,不排除以下幾種可能:

1)不堪忍受酷刑自殺;
2)為保親戚朋友而自殺;
3)被酷刑致死,對外說自殺;
4)為了保護更高層的人而被滅口。

《新紀元》雜誌的報導指,就在外界對宋平順之死議論紛紛之時,新華社來了個一鎚定音。2007年6月8日晚11時,新華社罕見發布消息證實宋平順死亡的傳言,包括BBC中文網在內的海外媒體引述了新華社的報導。

新華社稱,6月4日發現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死亡。經公安機關現場勘查、檢驗鑑定,確定宋平順係自殺身亡。據悉,有關部門收到過對宋平順問題的反映,現已著手進行調查了解。

觀察家們說,新華社犯了一個錯誤。新華社面對一個正部級高官突然死亡的重大事件,不僅沒有對死因持有任何慎重的態度,反而果斷使用沒有任何細節的一句話,並公開確認了宋是「自殺」無疑,更積極開展對種種死無對證的舉報問題的調查。先後次序混亂,顯然官方某勢力有對宋平順「自殺」定論的超前設計。

一時間,為配合中共某派勢力拋出的這一定論,海外關於「宋平順畏罪自殺」的分析與事實陳述頻出,套用貪腐、情婦、私生子等大眾話題引發老百姓共鳴,同時輿論導向又有意圖地把宋平順和已退休的原政治局常委掛鉤,政治用意明顯。

6月9日,新華社又刪除了原先報導。不僅如此,官方啟動應急措施,開始全面刪除內地網絡轉載的有關宋平順的報導。此舉更加凸顯宋平順死亡的背後藏著巨大隱情。

《新紀元》的分析認為,一般的反腐對在天津有幾十年根基的宋平順來說,並非無路可走,不需迅速自殺。無論宋平順是自殺還是他殺,其真正被觸動的一定是涉及高層的驚天黑幕,符合的是前面「雙規」死亡的第四個可能:為了保護更高層的人而被滅口。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宋平順一直把持天津公安局,1993年提升為市政法委書記,全面負責政法。同時也一直兼任公安局「一把手」,直到2003年把公安局長的權力交給親信武長順。雖然在2003年1月轉任市政協主席,但是宋對政法的眷戀使得其長期不肯放棄市政法委書記一職,在天津市政法系統有深厚的影響。

從2003年到2006年,宋平順既擔當市政協主席又兼任政法委書記,這種奇怪的任職模式,當時在各省份中獨一無二。

天津公安抓人是「4.25」事件的起因

宋平順在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積極參與江對天津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血債纍纍。

當時配合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具體挑起「4.25」事件,始於天津公安的作為,而宋平順正是那時的公安系統的當權人,宋平順直接成為中共重大黑幕的直接操控者。

鍾桂春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在2006年「4.25」之際,鍾桂春在接受海外華文媒體採訪時,談到1999年的天津事件,透露天津公安有意把這事情搞大,它是通過何祚庥幾個科痞在雜誌上發表攻擊法輪功的文章,來看法輪功的反應。法輪功學員去找到這個天津雜誌社講理時,天津市故意不解決這個問題,把事情弄大,特別是天津市公安局,抓了近50名法輪功學員,而且那個公安局長還造謠:天津市公安局一個人都沒抓。放出話來天津市解決不了,讓去北京找上一級;之後,就形成了「4.25」北京上訪。但這個請願被他們抹黑,說成是「圍攻」,為當年7月20日鎮壓法輪功製造「證據」。

作為天津政法首腦人物的宋平順與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密切合作,為「振興」政法事業而密謀構陷法輪功,最終導致了江澤民直接發動全面鎮壓。此後2002年,羅干被江塞進了政治局核心層,而宋平順則享有了政治資本,獲得了羅干在金錢和物質上的保證,把天津建成了政法系統的大本營。天津建立了現代化的監控中心,監控網絡遍布國內外,宋平順權極一時,呼風喚雨,成為了江、羅手下的紅人。

在這個層面上看,當時作為天津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的宋平順本人,掌握著震驚國際的中南海「4.25」事件中大量機密,也是「4.25」中南海歷史事件真相的關鍵人物。

(接下文)
一名情婦引發「天津幫」倒台 習近平收尾(下)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07-20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