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家級權鬥? 有人要搞垮股市向習近平還以顏色

慘烈國家級劇鬥 習江股市決戰系列之一

7月17日是股指期貨三大主力合約的交割日。市場人士預測,在此期間,動盪還會進一步持續,而7月17日可能將成為習近平在股市決戰日。(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報導)中國股市從6月15日開始的這場股災,在習近平當局的強力干預下,滬指從7月9日開始轉穩,直到7月17日平穩度過A股期指交割日後,這場股災告一段落。

陸媒一般認為是入場資金高槓桿導致暴跌踩踏、證監會捅破泡沫等技術上的原因,導致了這場股災。但是在中國大陸現在還不能公開談論的,是這場股票的暴跌中,無處不在的江澤民陰影。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江澤民、曾慶紅的勢力參與了這次與習近平當局在股市中的金融戰爭。

北戴河會議將開始,有關中國經濟的話題將被提上檯面,包括這次股災。習近平、李克強是否會公開江澤民等在其中的所為,並就造成現在半死不活股市狀態的原因,對他們進行清算,成為了中國政治的一個風向標。

習近平稱抓實體經濟

7月4日的週末,當局宣布暫停IPO,在7月3日申購的10家公司,則全部接到通知,在7月6日資金解凍後將申購款全部退還到投資者帳戶。大陸微信上還流傳暫停IPO的時間段將是半年。

今年6月15日以來,滬指不到一個月跌逾30%,股市市值蒸發近4萬億美元,股民也「傷亡慘重」:6月15日至7月8日,21.2973萬個持有市值50萬至500萬元的個人賬戶「消失」,500萬元以上賬戶也「消失了」近3萬個。

財經網在7月15日的文章稱,成都某投資公司郝先生說:「你想身邊連1:1配資的朋友都被平倉了,十年財富的積累就這麼化為烏有,我們判斷至少全國有50萬~60萬中產在這場暴跌中被消滅!」《福布斯》雜誌曾預計,中國中產階層在2014年底會超過1,400萬人。如果50萬~60萬名中產消失,這意味著此輪暴跌已經導致了大約3%的中產階層消亡。

7月15日,大陸中登公司公布了一週投資者情況統計表和6月統計月報。數據顯示,與滬指觸及5178.19點高點相比,上週參與A股交易的投資者下滑了21.85%;顯示在當局救助股市反彈後,股民對股市反彈持謹慎態度。

這次股災是中國股市歷史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失去了為實體經濟注資功能(IPO)的股市,對當局的經濟影響很大。照海外中文媒體的說法,「這輪牛市承載幾項開健的改革推進,養老金的入市是需要牛市來解決的;國企中國有股份的退出和讓渡給民營資本也是要靠合理牛市來解決的,註冊制和新興產業的融資更不用說了。在這個時間點上逼停牛市,導致市場信心崩潰,就相當於直接斷了政府規劃的改革路徑。」

7月17日,在同吉林省企業職工座談時,習近平稱,搞好經濟……把實體經濟抓上去。和訊網在18日的評論中稱,這則消息對股市意味著甚麼,對樓市意味著甚麼,尚有待進一步觀察;習近平的提法,非常值得關注。

一、中國金融市場的巨鱷們

證監會調查恆生電子

7月12日起,在微信上熱傳一則「2015股災源自杭州」的消息。在消息中,作者稱大陸最大的網路配資平台——恆生電子的HOMS系統因場外配資而成為本次股災核心中的核心。恆生電子的實際控制人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

文章稱,「但是後來場外配資的規模是越來越大,上半年很容易就到了1.4萬億,如果國家再不出手,可能整個銀行體系的錢都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流入股市,到時候再治理更加麻煩,於是監管層終於下決心嚴查配資,但是監管層按照以往治理股市的經驗並沒有考慮那麼多,以往中國股市從來就是一頭待宰的豬,國家想甚麼時候宰就甚麼時候宰,並不需要看考慮豬的情緒,於是做出了一刀切掉整個HOMS系統的決定。」

這則消息引發更大的注意是在第二天7月13日。當日,證監會突擊恆生電子,其高階主管被約談持續超過三個半小時,負責恆生HOMS系統的相關高管是本次重點約談對象。

恆生電子隨後發表公告,以數據澄清傳聞。

恆生電子稱,從6月15日到7月10日,滬深兩市單邊交易總量大約是28.64萬億(人民幣),同一時期,HOMS總平倉金額只有301億,占兩市單邊總交易的0.104%。恆生電子稱,從上述數據可見,HOMS被稱作引發股市震盪的主力的說法是不客觀的,也是非理性的。

對此,馬雲在「來往」發文表示,自己最近一直在全球出差,根本無暇關注股市,自己也已經不炒股好多年了,自己和杭州都「躺槍」了。

馬雲感歎:「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事不關己,有人掛你……這節奏你看是繼續呢?還是繼續呢?還是斷續呢?」

7月16日,恆生電子發布公告稱:關閉HOMS系統任何賬戶開立功能;關閉HOMS系統現有零資產賬戶的所有功能;通知所有客戶,不得再對現有賬戶增資。

目前,證監會並未公佈赴恆生電子調查的詳情和結果。

甚麼是HOMS系統?

那麼,甚麼是HOMS系統?看看鳳凰財經在7月12日發出的文章中對其的定義。

「2014年,某銀行改變了這一切。我們都知道我們經濟處在NB週期,銀行信貸政策有了調整。某銀行發現,比起實業信貸,股票配資的風險實在是很小,資金完全可控,只要做好了風控,風險也完全可控。於是,對配資業務大開綠燈,敞開供應。信託公司最開始做解決方案,就是用傘形信託的形式,將銀行的資金批發出來,拆分成最少100萬的規模,零售給融資人。他們憑藉低利息、規範的操作;瞬間引爆了市場。而信託公司做這件事的賬戶工具,就是HOMS系統。他的子賬戶管理系統,能夠把信託賬戶,拆分成多個獨立的賬戶單元,可以獨立的從事證券交易。對於民間配資業務而言,第一次沒有資金和賬戶的限制,在強大的需求面前,市場瘋了。銀行借錢給信託公司,收6%一年;信託公司批發出來7%~9%,配資公司直接給客戶,24%起。暴利吧。」

「分倉單元實現了基金管理人在同一證券賬戶下進行二級子賬戶的開立、交易、清算的功能,其本質是打破了券商和中登公司對證券投資賬戶開戶權限的壟斷權限。更為重要的是,這個賬戶是『閱後即焚』的,不會在金融機構系統中留下一點痕跡!一個交易權限的開通僅僅需要配資公司在HOMS系統中做一個簡單的操作,他的交易就會像過江之鯽一樣掩蓋在同一賬戶下其他人的交易中出去,達成目的後,悄無聲息的離開,而他所待過的房間將立刻焚燬(資金清算、賬號註銷),配資公司將搭建一個新的房間(產生一個新的分倉單元)等待新人。第三、配資公司+HOMS系統+信託/民間P2P賬戶,已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互聯網券商結構!配資公司在給投資者分配完分倉交易賬戶後,能通過信託配資/民間融資,直接讓客戶在自己賬戶上做高槓桿融資業務!這是一個沒有固定辦公場所、沒有牌照、不受監管,但卻能實現幾乎所有券商功能的體系!傳統金融防線失守,原有的金融控制方法均失去了意義!」

HOMS是恆生電子為私募基金開發的技術工具,2012年5月正式上線,目的是為了適應陽光私募等中小資管機構,提升投資交易管理和風控能力的需要。

據證券業協會此前調研顯示,目前場外配資活動主要通過恆生公司HOMS系統、上海銘創和同花順系統接入證券公司進行。三個系統接入的客戶資產規模合計近5000億元,其中HOMS系統約4400億元,上海銘創約360億元,同花順約60億元。

阿里巴巴對恆生電子有實際控制權。而購買阿里巴巴股份的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和三家著名投資公司:博裕資本、中信資本、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以及新天域資本。《紐約時報》的報導稱,這些企業的高層管理人中包括了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等人。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中共的最高領導機構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

這點與那篇「2015股災源自杭州」中的評論符合:「一些背景因素讓證監會很棘手,比如實現場外配資的核心軟件是恆生電子的HOMS,而恆生電子是馬雲的產業,馬雲的背景你懂得,而且場外配資是暴利行業,很多場外配資都和一些城市商業銀行合作,銀行的背景你懂得,像安邦、平安那種後台很硬的豈是證監會能得罪得了的。」

姜維平:中國股市「超規則」遊戲探秘

7月12日前後,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的文章「中國股市超規則遊戲探秘」在網絡流傳,對部分中國的金融大鱷們作了剖析。

文章引用北京新聞界消息人士的話說,目前,車峰,郭文貴兩個利益集團合在一起的總財富已高達3000億,已經是富可敵國了,運用所謂的「李克強經濟學理論」,無法解說車峰,郭文貴等人在巧取豪奪過程中的強權、冷血與高超技能。

這些掌控資本市場的權貴大佬們,既掌控證券類的上市公司,如,民族證券、方正證券、海通證券,等等;又有在高層監管部門的政策,法規制定者和督察者,如,戴相龍等人;也有高層公檢法司等政法系統的保駕護航者,如,周永康、馬建、張越,等等;更有金融機構巨量資金的及時提供者,如,董文標、馬民哲等金融界的大佬們。他們不會像散戶們一樣,拿著自己的血汗錢和保命錢像沒頭蒼蠅一樣,在黑幕重重的資本市場上瞎撞。他們是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有目標的大規模集團性戰略「圍獵」,無往而不勝。因此,知道他們是怎麼賺成千億富豪的,也就明白了廣大中小散戶們動輒萬億的錢蒸發到哪裏去了。

車峰,郭文貴這些資本巨鱷是提前幾年做局,散戶是看屏幕顯示牌即興發揮。也就是說,提前好幾年,這些巨鱷就開始編織謀取巨額財富的「局」。如,郭文貴通過對民族證券的整合,進而利用民族證券和方正證券的整合上市運作,在車峰金融證券行業大佬們的聯合推助下,在不到三五年的時間裡,郭文貴、馬建和張越犯罪團伙的財富已經超過千億元。既使逃亡海外,仍在竊笑著分享千萬股民們用血和淚凝成的巨額財富的「蛋糕」。

7月14日,海外博聞社披露,除了車峰、郭文貴外,這輪股災中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也涉插手,有信息顯示,他們利用恆生電子的一套系統,進行做空。他們這些幕後操盤的總部在上海、杭州。本次股災有利益集團利用政策和內線賣空賺取了數萬億。

此前的報導顯示,令完成曾經與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在生意上有交集,車峰和曾慶紅兒子走得很近,而郭文貴背後就是曾慶紅。

這些內容似乎又被後續的方正證券遭到調查的消息所證實。

方正證券遭立案調查

7月14日,方正證券在上交所發布公告稱,當日收到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東與其他股東間關聯關係等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根據《證券法》有關規定,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該公司稱,立案調查期間,將全面配合證監會的調查工作,並就相關事項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此次調查恰逢大陸股市剛經歷過一場股災,中共公安部介入調查之時。證監會此舉備受外界關注。

方正證券第一大股東是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持股占40%多。方正證券二股東是北京政泉控股。北大方正集團控制人李友現已被抓,政泉控股控制人郭文貴現在流亡海外。

北大方正集團的李友被視為是令計劃朋黨圈中人。自中共前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令計劃2014年12月22日落馬後,2015年1月5日晚,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公告稱,公司三名董事: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方正集團CEO李友、方正集團總裁余麗已於4日應相關部門要求協助調查。被一同帶走的,還有李友的弟弟、方正集團副總裁李國軍。

令計劃在2012年與周永康結成同盟。

傳媒猜測這次股災涉「國家級」權斗

7月13日,《蘋果日報》李平的評論稱,對於今次中國股災,外界有傳聞指涉及中共高層權鬥,甚至把矛頭指向江澤民、曾慶紅,稱他們阻撓習近平繼續打大老虎的行動。孟慶豐今次率中央工作小組南下,踩入江澤民、曾慶紅大本營所在的上海,並宣佈查出造成股災的犯罪線索,似乎印證早前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也讓人聯想到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落馬前,中央調查小組到上海藉社保基金問題揭開蓋子的先例。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王岐山掀起打虎風暴,上海是迄今未有省部級貪官落馬的四個無虎省市之一,這種局面還能維持多久?

7月15日,《蘋果日報》再發「內地股災同權鬥有關」的評論。文章稱,有香港議員在「災後」分析股災,一口咬定,這次是一場大陸「反貪腐」同「貪腐」派對決,講得準確一點,是貪腐派向反貪腐的一次反撲。

這名議員說,股災開始時間,其實早在6月時已經開始醞釀。6月11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判囚終身,拋下一句「服從判決,我不上訴」。整個6月,中央無論是減息、降準,其後到7月,甚麼要救股市招數,統統出齊,但股市仍然跌不停,甚至不少解說股票的都覺得股市怪象連連。

議員說,要有如此龐大的力度,背後一定要有龐大的利益集團可以操控,其財力一定要有「國家級」,由「貪腐派」周永康在6月被判刑,股市就開始出現異動,然後股災開始,7月吞噬不少人財產,時間上實在太巧合。大膽推斷,這次是江系人物為周永康被定罪的一次反撲、報復,要向「反貪腐」大旗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以顏色。

這場股災中,中央連出數以十招下(滬指)都不斷下跌,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亦留下太多疑點,「權鬥」猜測實屬正常。

習近平火力被逼全開 慘烈的股市「國家級」劇鬥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7-20 10: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