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股市軟肋被死咬不放 習江決戰燒到上海自貿區

慘烈國家級劇鬥 習江股市決戰系列之三

在這一年當中,A股前11個月的時間總市值從28萬億元一路暴增到78萬億元,成為僅次於美國股市的全球第二大股市,然而隨後又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蒸發掉了20萬億元。(中央社)

人氣: 79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報道)一、股市權鬥或涉中國金融市場的巨鱷們
二、習近平火力被逼全開 慘烈的股市「國家級」劇鬥

三、分析:江澤民、曾慶紅惡意做空

陰謀論都指向江澤民、曾慶紅惡意做空

7月2日,旅居美國的中國媒體觀察人士溫雲超在其推特上發了一幅微信截圖,圖中對話一方問:「熊市是不是來了呀?」另一方答稱給一個明確消息:「現在是江澤民、曾慶紅兩個家族在做空,這是一個政治博弈,習總會用盡各種手段的。」

報導稱,這個帳號為「未來~孩子~家庭」的微信用戶繼續說道:「他們(指江澤民和曾慶紅)兩家集合了幾萬億在搞。」該用戶還說:「上面給出的時間點是8月15號前解決所有問題。」

此前的報導稱,《亞洲新聞週刊》總監黃金秋表示:「有一種說法,江澤民派系要操縱股市,把中國的經濟搞亂,亂中取勝,股市的暴漲暴跌,造成人心不穩,造成經濟的失序是不是對對手做的一種搗亂。」

一篇署名為張立的《股災反映中國末世亂象》評論最近在海外媒體上流傳。評論分析稱,世事難料,中共高層的這次打壓消息也被江派獲悉(江派在金融領域樹大根深,可以輕易得到消息),因此江澤民、曾慶紅等江派順勢而為,利用自身家族貪污所得的巨資以及可以掌握的資金(比如江澤民孫子江志成控制的私募基金等),對股市發起猛攻,至於海外媒體盛傳這兩大家族集合數萬億的消息,只是某個人放出來的小道消息,可能有點言過其實。

當然其中的勢力很可能不止江、曾兩家,可以聯想到不久前多次在股市惡意肆意圈錢發財的股市大鱷車峰的被捕,據傳其岳父前央行行長戴相龍已經供出了數十人的金融領域貪腐高官,這些人很可能都像車峰那樣從二十幾年來歷次中國股市圈錢中獲取上億幾十億的巨大收益,他們現在仍然對於目前股市有巨大的影響力(有些甚至仍然位高權重),仍然借股市而貪污腐敗,因此這部分人也會聯合起來惡意做空。

為甚麼這麼說,因為稍有經濟學和股市常識的人就能判斷此次多日斷崖式的暴跌,絕不可能是市場自然行為,因為這樣的暴跌,許多圈錢的莊家(各種證券公司、私募公募基金、大戶等)也難以順利逃跑,這樣的行為會把散戶都嚇跑,以後想再騙回來剪羊毛就非常困難了,就像7、8年前的那波暴跌那樣,需要等多年才能把散戶騙回來。

此外,做空的手段也非常高超專業,比如多次在收盤前不久的下午2:30之後砸中證500,使得上證50的權重股帶動短時間迅速下跌,引起劇烈恐慌盤,帶動強平盤。而且這些做空力量甚至在中共最高層亞投行簽字儀式當天、7月1日建黨日當天故意惡性砸盤,這明顯帶有特別的政治目的,絕不是一般莊家膽敢做的、能夠做的……

當然除了為了政治目的而做空,大多數做空的主力還是為了經濟目的,典型的就像上海浙江等地的投機商人和證券機構、基金公司等內鬼,江曾等惡意帶頭做空勢力在撕開股市一道口子,引起初步下跌恐慌之後,這些人迅速精明地領會了其中的暗示,就像鯊魚聞到血腥味一樣,瘋狂地跟進通過股指期貨做空砸盤(證監會高層實行股指期貨絕對不是偶然無知,其中絕對存在驚人腐敗,因為這一制度為惡意做空圈錢者提供極其便利廉價的條件),投入巨資甚至不惜借高利貸融資來跟風賣空。

這些人就如當年國民黨快倒台時期囤積居奇的發國難財的投機商人一樣,根本不顧及所作所為會損害國家民族的利益,更不會顧及那些把救命錢、養老錢投入股市的散戶,毫無人性地冷血投機,拚命從中國這艘正在下沉的大船上搶拆「船板」來自利,毫無道德廉恥極端自私自利,這些都是一個國家民族末世時期普遍的亂象。

據海外媒體7月12日引述「吾上天涯」一條信息,截至7月9號下午18時,國安局已查獲特大地下錢莊286家,封堵、查封近3萬億現金。這筆資金「將以擾亂國內金融次序之罪名,收入國庫」。

江澤民陰影多處可見

在股災的過程中,微博與國內網站上到處流傳:「國泰是勾結高盛做空中國股市的代表,這次慘跌就是高盛、大摩策劃,國泰是在國內的策應者。虧損的散戶要向惡意做空的國泰、高盛索賠,同時遠離國泰,轉走在國泰的開戶。把國泰的股票拋了,買其它券商的股票。」

高盛早就被指在「做空中國」。網絡上《高盛赤裸做空中國的幕後》一文稱,早在2010年高盛就開始謀劃做空中國,這一年就做空了好幾次,比如11月份就發生兩次,先是高盛發表一份唱空中國A股的報告,引發滬指162點的暴跌;稍後,高盛大筆減持工商銀行股票,引發外資做空風潮,導致中國股市滬指在11月16日、17日連續暴跌,幾乎中斷中國A股反彈行情。

在6月26日暴跌之後,高盛參與做空中國股市陰謀的說法更是不斷被加強:「已查明這次大跌原因:高盛等機構通過公募公司香港分公司,利用灰色區域,通過RQFII專戶,裸空股指期貨。南方基金香港公司先帶頭操作,金額有幾百億,這種祼空操作嚴重違法,可以通過中金所調查,凡這次被強平虧損的戶可以狀告高盛和公募基金……敵人便呼之欲出,資本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國際金融戰來了,在毫無重大利空下如此崩盤,就是資本主義國際空軍壓境……」

此後,媒體、中金所等都出面否認高盛做空股市說法。

但是,海外經濟學者何清漣從「高盛現象」的背後讀出了江澤民的影子,高盛在江澤民時期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高盛顧問庫恩撰寫的《江澤民傳》中文版發行了逾百萬冊,成為公費購買與官員必讀之寶典。

在中國股市慘跌到3,686點的7月3日,央行的《金融時報》刊發題為《打擊惡意做空刻不容緩》的文章。文章提到,摩根士丹利(大摩)一會兒預測滬指要漲到16,785點,一會兒又說6月12日5,178點就是牛市頂點,前後相隔不過半年多時間。是大摩的分析師信口雌黃,還是預測能力有限,抑或看似有失水準的預測背後,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文章還質疑,國際投行如此翻雲覆雨,目的何在?是為了背後的利益集團,還是刻意做空中國,以便擾亂中國經濟改革步伐?同時,文章稱將對惡意做空者「堅決打擊」。

這個論調與微博和網絡上流傳的高盛與大摩「刻意做空中國」的說法一致。

有報導稱,在江澤民掌權時期,江澤民家族從國內轉移天文數字的資產,包括江綿恆控制的中移動在美國的上市,其中重要的一個渠道就是通過當時國立的金融公司與華爾街的關係。

兩個關鍵的日子 股市被伏擊

在這次股災中,有兩個關鍵日子,一個是習近平生日6月15日,另一個是6月29日亞投行簽署協議的日子。對習近平當局而言相當重要的這兩個字日,股市都跌跌不停。尤其是6月29日,滬指更是暴跌不止。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6月12日上證指數收盤報5,166.35點,被指有「玄機」,因為把上述數字倒轉過來,就是53.6615,而習近平正是在1953年6月15日出生。

6月15日,中國股民帶著之前證監會例行發佈會的各種「利好」衝進市場,坐等指數新高,漲勢如虹,不料卻等來指數跳水、泥沙俱下。

當天,滬指早盤高開低走,盤中震盪走低跳水近1%逼近5,100點;10:30左右再度沖高回落放量跳水,盤中跌逾2%失守5,100點;收盤報5,062.99點,跌103.36點,跌幅2.00%。

當時報導指,證監會有意批准國泰君安證券在這個「重大日子」(6月15日)上市 。大陸股市盛傳,這是中國證監會特別選定的股票,寓意「國泰君安」,向習獻禮賀壽。

此後,股市越來越不給力。

6月16日,滬指暴跌3.47%,連破5,000點和4,900點大關;
6月18日,滬指震盪走低破4,900、4,800兩道整數關口,盤面上各大板塊全線飄綠。兩市134股跌停。截止收盤,滬指報4,785.36點,跌182.54點,跌幅3.67%;
6月19日,滬指收於4,478.36,跌幅達到6.42%。

據悉,19日這一週,上海綜合指數累計暴跌了13.32%,創2008年6月13日以來最大週跌幅。

眼見滬指一直在跌,當局在亞投行簽約的週一(6月29日)前,放出了系列「利好」消息:

6月27日央行宣布,自28日起下調存款基準利率0.25個百分點,同時定向降准;
6月28日,據路透社報導,萬億養老金入市方案即將出台;
6月28日消息稱,證券業對信息系統外部接入情況的自查已經結束。

但是,這些並沒有阻止29日股市的暴跌。6月29日,滬指高開近百點,達到4,289點,盤中震盪,收於4,053點。

《明鏡月刊》引用業內人士的話說,「亞投行啟動當天時間點上的狂暴大跌,以及下午的緊急救市拉升,明顯不是市場自發行為,大盤上下10個點的劇烈波動,完全是國家隊級別的戰爭對壘狀態。我也懷疑過是外資做空,希望在亞投行啟動時間點上打政府的臉。但是仔細想了一下,有兩點導致這個理論不成立。第一,外資沒有那麼多籌碼做這麼大的舉動,而且其針對性和對A股市場軟肋的理解,完全不像外資應有的水平。第二,這樣大規模的做空,消耗的資金和籌碼只能通過股指期貨做對沖,外國政府沒有這麼大的能力,想要這麼做需要資本家的資股市一片『跌停』。

「全去衝鋒陷陣,而這樣的風險和收益比,顯然不足以驅動國外資本做這樣的殊死之鬥。打壓下來的便宜籌碼會被國內資金順利接盤。髒活累活搶著幹,最大好處別人拿,這完全不是外資可能去冒的險。

「而第二天上午開盤之後,明顯的國家隊拉抬權重和期指護盤時期,唯有中證500指數的現貨全面跌停。在所有期指都上漲的情況下,中證期貨和現貨嚴重驚天背離,市場死死咬住這個軟肋不放口。我才找到答案,和國家隊這樣殊死搏鬥的,只能是一種人,在後續改革中,利益將嚴重受損的既得利益群體。只有他們才有這樣的動機和能力。

「所以這次戰爭,阻擊的不是散戶和融資盤,也不是私募和市場主力。而是現任領導班子的顏面和改革的前途。」

謎底沒有揭開 上海千家公司惶惶

新華社播發的一條簡訊稱,7月10日上午,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工作組現已發現個別貿易公司涉嫌操縱證券期貨交易等犯罪的線索,正在依法開展調查。

短短一條數十字的消息,令外界無法看透謎底,尤其是提到上海個別貿易公司成為公安部調查的對象,並非金融機構,也非陽光私募,更非個人投資者。《華夏時報》稱,一時之間,上海多達數千家的貿易公司陷入惶惶之中。

「我們確實正調查在上海的貿易公司惡意做空A股的犯罪線索,也已經確定了對象,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具體是哪家公司,他們做空證券和期貨市場的手段和資金來源,我也不能告訴你。」上海公安部門7月13日晚透露。

「說得難聽一點,絕大多數的貿易公司就是皮包公司,自身沒有實際往來業務,賺取的是中間利潤。一家註冊資本僅有數萬至十數萬元的貿易公司,它到底哪裡來那麼多資金通過證券賬戶和期貨賬戶一直不停地打壓股指?背後資金來源到底是國內的資金還是境外資金?」7月14日,上海資深投資人分析稱,如果最後被查出的是外貿公司,那幾乎可以肯定,有境外資金參與做空A股牟利。

在這位投資人看來,在10多個交易日中A股總市值暴跌超過30%、蒸發超過20萬億元,境內外資金都無法一下子拿出那麼多的真金白銀在現貨市場上去砸盤,所以可以排除貿易公司在現貨市場做空A股的動機。通過做空期指可以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但是要拿出來的本金也是巨量的,即使以10倍或20倍槓桿來測算,這股做空勢力其資金也要達到千億級別。

7月15日,國內一家大型期貨公司負責人披露,「自從股指期貨問世以來,市場參與者眾多,有個人也有企業,還有機構投資者;但是之前很多機構投資者都已經澄清,參與股指期貨主要視為套保交易,而不會惡意做空A股,如果境內機構和個人參與做空期指獲利,也不至於使得A股暴跌至此。最大的疑點是,在貿易公司這件馬甲的掩護下,誰也不知道貿易公司所開的期指賬戶的資金來源。」在這位負責人看來,賬戶早已開好,等待的只是機會,以一家外貿公司為例,其平時參與期指交易量很小,但是在某一段時間內卻突然資金量暴增,連續出空單打壓期指,那麼就會使現貨市場指數承壓。

上海財經大學國際貿易專家張士兵說,「假設一家貿易公司從海外進口一批貨物,總價值300億元,定金先付50億元,這50億元在境內只能用作貿易,如果參與到證券期貨市場上,就涉嫌違法。熱錢湧進國內決不會以QFII、RQFII等形式,那點資金也不可能在龐然巨物的A股興風作浪,但熱錢卻可以通過虛假貿易進入中國,並且讓A股出現史無前例的暴跌。」

大陸記者7月15日從上海公安部門渠道得到的消息是,確實有貿易公司將貿易賬戶內的資金轉入期貨賬戶。

7月21日,彭博社的消息稱,中國官方正在進行的對涉嫌操縱證券期貨交易的犯罪調查,其中涉及上海自貿區的部分公司。部分公司可能利用自貿區的外匯外貿優惠政策,虛構跨境貿易交易,以非法轉移大額外匯資金,並籍此操縱證券期貨市場交易以牟利。

這是截至發稿,當局放出的最新消息。

上海一直被視為是江澤民的老巢。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7-23 11: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