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參與迫害到修煉 被關押司法女警控告江澤民

近日,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佳木斯退休司法警察崔會芳,委託親友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起訴狀」郵寄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等部門。(明慧網)

人氣: 5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7月30日訊】近日,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佳木斯退休司法警察崔會芳,在全球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潮之際,也委託親友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起訴狀」郵寄給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等部門。

崔會芳委託親友控告首惡江澤民

據明慧網報導,現年52歲的崔會芳,2015年1月退休,退休前是佳木斯市勞教所(勞教制度解體後,改為強制隔離戒毒所)警察。崔會芳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工作期間,曾經親眼目睹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因迫害而接觸到法輪功,了解到法輪功並不是中共謊言宣傳的真實情況後,她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並受益於法輪功,崔女士不僅目睹也親身體驗了法輪功的超常、神奇與美好,還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成為了一名法輪功學員。

2015年2月12日,崔會芳曾因到黑龍江,建三江前進農場現場聲援「建三江案」,被非法庭審,後遭國安、國保監控,被綁架,以「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為由,被非法批捕,現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

「建三江案」 是一起由多位中國維權律師持續進行調查黑監獄的酷刑,並向被非法關押者,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的案件。參與此案調查的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等人連續遭受來自當地公安和司法部門的無理打壓,包括毆打、非法行政拘留和罰款,此案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崔會芳在訴狀中寫道:「我本人是江澤民發動的這場針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的參與者、證人;我也親身見證了大法(法輪功)的美好,成為了大法修煉者;現在也成為了這場迫害的受害人。」

「我現在被非法拘禁在佳木斯拘留所,已經五個多月了,辦案單位要對我非法起訴,我的家人也已經為我聘請了北京的正義律師。我的遭遇昭示了迫害的邪惡,也在告訴國人,針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迫害,既是對人性良知的迫害,是在摧毀人類的道德,受害者不僅僅是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及家人、親朋好友,那些參與迫害的人更是可憐的受害者。迫害者在泯滅良知中走向罪惡的深淵,再不醒悟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了!中共江澤民一夥邪惡在毀滅著人類。我要起訴迫害的首犯元凶江澤民,以我的親身經歷喚醒國人!請求最高檢察院、法院立案、立即逮捕江澤民,嚴懲江澤民!還公道與民,還法輪大法清白,尊重並弘揚『真、善、忍』普世價值,拯救中華民族於危難!」

崔會芳:我無辜無罪 修煉人要走正 不求人不花錢

崔會芳的辯護人黎雄兵律師在「會見小記」中寫道:「她看起來端莊、安靜、微笑而又若有所思。從一名勞教警察、從轉化大法弟子到接納認同並成為大法弟子,崔會芳的經歷是見證,也是神跡……案情並沒有甚麼複雜和值得多談的,我們的會見很快就轉向了彼此關心的其它事情,新近發生的中國律師被打壓和抓捕,以及看守所裡的所見所聞所感。」

崔會芳說,看到了電視抹黑王全璋、王宇律師的報導(從2015年7月9日中共大肆非法抓捕維權律師,至今已有至少236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刑拘、綁架。同時官媒大肆抹黑維權律師。), 很擔心也很氣憤這種顛倒黑白的輿論欺騙。欣慰的是,許多民眾已經開始覺醒,變得有自己的判斷力了,與崔會芳同監室有一位雞西市的旅遊局官員,她看到央視對正義律師的抹黑報導就直接指出,「央視的報導、官方的宣傳從來就不可信!」

當律師和她談到家人和有的朋友可能想走人脈(拉關係,走後門),用非正常途徑求得寬待時,崔會芳說:「我無辜無罪。另外,修煉人要走正,不要去求任何人,不要花錢,走此道也走不通,我們始終都要走正。」

律師說,其實案件本身只是一個形式,和「秘密」沒甚麼關係,關鍵問題是當局的恐懼,因看到崔會芳作為警察這樣一個特殊身分,走入了修煉。為了搞清楚她的背景、周圍的人等等,就採取強制措施來調查,但實際上調查後發現她沒有甚麼,而崔本人恰恰是以她的現實經歷及她走過的路向人們揭示了她為甚麼要修煉,修煉是怎麼回事,這些對人是很震撼的。

律師:指控非法持有國家機密 純屬惡意迫害

中共當局以崔會芳「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為由,將她非法批捕後,案件由於證據不足,六月份已被退回到公安機關,但前進區檢察院承辦人洪愛善並沒有將這一情況告知律師和家屬。律師多次提出意見,希望檢察院對崔案不起訴。七月七日律師給洪愛善掛電話詢問案情時,洪說「針對崔會芳案律師提出的疑點,案件提交上級有關部門鑑定去了,還沒出結果」。

崔會芳的辯護律師說,這個案件,以崔會芳電腦中存有三份文件,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指控崔會芳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純屬惡意迫害。作為辯護律師,我此前已向檢察院提交了密級鑑定的申請。我認為涉案文件並不像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所稱的國家機密,要求依法進行司法鑑定,否定文件的所謂國家秘密屬性。

4月17日,崔會芳親友來到佳市前進檢察院詢問案情並給檢察官洪愛善寫了一封信,崔會芳的兒子也以自己的名義寫了一封信,希望洪愛善能夠明白真相,依法辦案,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未來。(後附信)

4月24日,崔會芳家屬就律師發出的法律文書詢問洪愛善檢察官處理結果。崔會芳的辯護律師已郵寄了兩份法律文書給洪愛善檢察官,一份是關於請求對非法持有機密文件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的辯護意見,一份是申請對文件進行司法鑑定的法律文書。律師還表明如果涉及崔會芳的法輪功信仰者身分,那麼依據現行法律法規,修煉法輪功並不違法,更不應該起訴。

7月20日下午,崔會芳的親友來到佳木斯市前進派出所。親友們詢問關於歸還綁架崔會芳抄家時非法扣押的物品,教導員欒海濤推脫不了解詳細案情,所長董建軍答應第二天聯繫辦案人詢問扣押物品後給崔會芳家屬回電話。事後多日董建軍一直沒有電話回覆崔的家人。

以下是崔會芳的兒子和朋友寫給洪愛善檢察官的二封勸善信

(一)我的家,不能沒有母親

我叫劉暢,今年二十六歲,今年過年是我有生以來最揪心難過的新年,因為母親在年前被綁架到看守所裡的日子,正好是小年的第二天,距離過年還有不到一週的時間。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我和父親感覺天塌了一樣,父親由於承受不了打擊,一下子憔悴了很多。我傷心、恐懼、憤怒……我和父親在沒有母親的家裡無所適從,每當看到母親的照片和衣物,就連堅強的父親也會掉下眼淚。

過年的時候看到別人團團圓圓,聽到外邊鞭炮聲聲,思念親人的感情更勝往昔。家裡的親人都很關心惦記母親,同時大家也都非常難過。因為母親的善良正直得到了家人的一致認可,所以今年聚會的時候,已沒有往昔開心的笑顏,氣氛特別沉悶。每當八十多歲的奶奶問起母親時,家裡人總是擔心奶奶年齡大,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一直在找藉口瞞著她,但是奶奶還是從家裡的氣氛中猜到了一些……聽著父親的歎息,看到奶奶情緒低落,我原本不堪的心更是被狠狠的刺痛。我決定放下了手裡所有的事情,等待著母親早日歸來,因為我相信我的母親沒有錯,不應該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對待!

母親的故事

我的母親叫崔會芳,是一名司法警察。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瘋狂迫害法輪功,當時母親在佳木斯市勞教所工作,對法輪功真相並不了解的她,偏聽偏信了對法輪功的謊言,認為煉法輪功的人參與了政治,和政府對立。因此,她也曾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甚至用酷刑手段強制改變修煉人的信仰。

在參與迫害的過程中,母親不經意地了解到法輪功學員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很多得了絕症通過煉功重獲新生。尤其讓她不可思議的是,那些每天被勞教所警察非打即罵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年老年少,對他們這些參與迫害的警察,哪怕是表現最惡毒的,法輪功學員們依然是無怨無恨,甚至還以德報怨。在越來越多的接觸過程中,母親更是一次次的被法輪功學員大善大忍的高尚境界感動著、震撼著……

當時的佳木斯勞教所領導對參與迫害的警察說:我們換一種方法,每人發一本大法書籍,看看能不能從書中找到方法(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母親也因此有機會看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的人生從此發生了巨變——酒不喝了,麻將不打了,髒話也少說了,身體的病狀(修煉前曾患有偏頭疼、腸炎、腎結石、乳房小葉增生、頸椎病、關節炎、手脖子筋包和近視等)漸漸消失了。《轉法輪》徹徹底底地改變了母親的人生。

母親的轉變令周圍的人識破中共對法輪功造謠污蔑的謊言,她的人生經歷更說明中共迫害的荒謬。

母親修煉後的轉變

我小時候由於迷戀遊戲,學習成績一直上不去。每次偷偷的上網打遊戲被母親知道後,她都很生氣,挨一頓揍是跑不了的。那時候母親對我的教育很嚴厲,而且母親脾氣很差,總是因為我做錯一些小事而發脾氣,小的時候我對她又敬又怕,生怕做錯事情,做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後來母親在機緣巧合下修煉了法輪大法,脾氣逐漸變好,後來每當我做錯事情的時候她總會耐住性子,心平氣和地跟我講道理,讓我知道錯在哪裡。雖然對我的學習要求依然很高,但是母親更注重我在為人處世、接人待物方面的道德培養。在母親的教育下,我跟長輩,同學,朋友相處的時候可以做到真誠善良忍耐,跟身邊的人都可以融洽的相處。

母親關注「建三江案」何罪之有

建三江農墾法院在其網站上發布消息,聲稱於2014年12月17日公開審理「建三江案」,法庭定在了位於建三江前進農場的前進法庭。母親得知消息後,於12月17日趕到建三江前進鎮。「建三江案」當時已持續了近一年,因當局的無法無天引發了國際社會無數人的關注。

建三江當局雖對外宣稱「公開庭審」,實則惶恐不安,調用大批警力和動用許多其他人員,圍堵恐嚇當地民眾,設卡堵截,大肆劫持前往辯護的律師和準備旁聽的民眾,母親也遭綁架。母親在建三江前進農場公安分局被非法拘禁了一天後,於12月17日當晚被遣返回佳木斯,此後一直遭佳木斯市國家安全局監控。佳木斯市向陽區佳聯社區還曾給我父親打電話騷擾。

目前,母親被當局構陷控以「非法持有國家絕密機密文件」,檢察院已批捕。我和我的家人已經為母親聘請了正義律師,律師閱卷後認為我母親不構成犯罪,要求檢察院撤銷案件。

信仰無罪、修煉無罪,為了還母親清白,為了早日與母親團聚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營救母親,請善良人伸出援手,您的正義與良知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讓我們共同制止這場對好人的迫害,也是在為自己選擇光明美好的未來。

劉暢

2015年4月9日

(二)請珍惜這久遠等待的機緣

——給洪愛善檢察官的信

檢察官朋友:

您好!近來工作很忙吧?上次通過我的朋友崔會芳的家人轉交了我給您寫的一封信,一晃一個多月過去了,不知您看後有甚麼樣的想法?所以種種猜測時時縈繞著我,那封信雖然篇幅很長,但我還是覺得有些事沒有表達出來。多次思考後,我決定再次提筆通過書信和您交流。也是不想給我自己留下遺憾。

人海茫茫,紅塵萬載,在人生的旅途上,也許我們的生命歷經了千年漂泊,但緣這根線還是把我們緊緊地連在了一起,讓我們今生相聚在佳城。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那世代的因緣歷歷在目,我們曾經就是摯愛的親朋或兄弟姐妹。有句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今天通過崔會芳一案,使我們有了這樣交流的機會,也是前緣再續。前些日子,朋友的家人去檢察院見過您後,回來告訴我說:「洪檢察官年輕漂亮、文雅端莊、氣質非凡、和藹善良,和她的名字一樣。」我聽後非常高興,他們對您的認可,也打消了我的種種顧慮,雖然我們還沒見過面,但從第一次見到您的名字開始,在我的心目中,對您就像熟悉已久的朋友一樣,所以能敞開心扉地和您交流。不知您是否也有同感。

——不期而遇的相逢,就是上天的有意安排。

崔會芳的修煉故事一直讓我感動著

一次我去一位朋友家,恰巧碰到了崔會芳,那時我還不認識她,經朋友介紹後,我們隨便地聊了起來,感覺她說話直爽豁達,眉宇間那種慈善目光呈現出她的真誠和坦蕩。得知她修煉法輪功,我便好奇地問她:「你們勞教所的警察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你怎麼還修煉了?」她就和我詳細地講述了她走進大法修煉的過程。

勞教所的工作環境,她習以為常,那裡每天充斥的打罵聲不絕於耳,已成家常便飯,甚至把侮辱別人的人格當成了樂趣,毫無尊重及道德可言,強制的約束和矯正只是表面。當大量的法輪功學員進入勞教所後,讓她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與眾不同,大法弟子真誠、善良、寬容,面對屈辱時心中沒有仇恨,仍以平和的心態,向迫害他(她)們的幹警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及自己修煉的種種親身體悟,告訴參與迫害的危險。讓她下決心走入修煉中來,還是她偶然間看到了大法著作《轉法輪》和幾篇大法經文,書中的論述讓她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看清了電視中的宣傳是對大法的污蔑謊言,知道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以下是我回憶她敘述的部分片段:

「一次在我值班期間發現她們煉功,制止不聽就把她們一個一個拽倒,摞成摞,然後我就坐在她們身上。有一個被我直接坐在身下的法輪功學員,當我低頭看她時,她已經被我壓得臉色蒼白,喘不上來氣了。當時我的心裡也很難過。」

「還有一次在值班期間有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在煉功,被我發現,我非常氣憤地用力給她一拳,心想:還敢在我值班時煉功?由於這拳勁太大了,把這位老人打得後退幾步撞在鐵床幫上了。我當時心『咯登』一下,心想:別撞壞了。周圍的法輪功學員都想上去扶她。」

「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被迫違心地轉化了(被迫放棄修煉),晚上在監室裡久久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胸前,臉上帶著痛苦絕望的表情。看到這一幕時,我不理解她在幹甚麼呢?但是,一種要了解法輪功的心理非常的強烈。」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願意和大法弟子接觸,通過和她們談話,也讓我了解到她們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她們有的得了癌症通過煉功逃離了生死;她們有的夫妻不和,打得要離婚,通過學大法使家庭和睦了;有的滿臉雀斑通過煉功煉沒了。她們這些人中有當官的,有知識分子,還有官太太等等。」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到幾篇李洪志師父的經文,休息時在家看,越看越覺得法輪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再接著看,真的覺得大法遭到誹謗太冤枉了,應該去北京說句公道話。人的一面馬上把經文扣下,不敢看了,心想怎麼會這樣呢!我是警察呀,我還有工作、有家庭呢!通過不斷地看書,我知道了當今的世人都是為大法而來的。我當時明白了,心想,我也要走修煉的路,我要做一個「上士」,而我也深知,在這種嚴峻恐怖的環境下面臨的是甚麼。我發自心底地說:師父,這條路哪怕是在刀尖上走,我走定了。」

「有了大法的約束,我知道怎麼樣做人了,摒棄了以往的不良嗜好,我不再說髒話,不再打犯人,不去打麻將了,暴躁的脾氣也改了,大法的神奇在我的身上體現出來了,多種疾病不知不覺中都沒了,每天生活在快樂之中……」

她從一個參與迫害的能手到走入大法修煉,就像天方夜譚,但這一切都真實不虛,是大法啟悟了她的生命本性、打開了她的思維靈感……

她的故事一直感動著我,感動於佛法的偉大,在那樣一個污濁的環境中,能讓人生命本性的光輝再現,使她脫穎而出;感動於法輪功學員用生命證實大法那氣壯山河的風采,在那麼惡劣的條件下,對利用各種手段迫害他(她)們的警察仍胸無仇恨、大善大忍;感動於法輪功學員在強大的壓力下、在生死的邊緣上去實踐「真、善、忍」,敢於走上真理之路那種無私無畏的境界……我由感動到佩服。電視連續劇《封神榜》主題歌詞中有這樣一句話:「願生命化作一朵蓮花」,那麼我眼前的崔會芳,她不就像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一樣高貴聖潔嗎?但她又是那麼平平常常,就是普通警察中的一員。大法的珍貴之處就是她能改變人心,讓人自我約束自己,書中雖然表面文字通俗易懂,但內涵哲理深奧,能起到任何法令和規章制度都起不到的正人心的作用。如果人人都能看這部法,懂得做人的標準,即使不修煉,也會在社會上做一個好人。

以前聽老年人們說過:給僧人一口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事。今天我才對這句話有了初步的理解,那是對修行人的尊重和認可以及惜緣的一種方式,敬仰神佛時發出最善的那一念,是無任何所求的,佛見到這顆真誠的心,就會對人施以福報。就是說,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高層生命都一清二楚。人的本性就是佛性,當本性被後天觀念污染埋沒,人就能無所顧忌地做壞事,使社會道德世風日下。甚至敢謗佛、謗法。參與迫害修行的人,已將自己拖入了地獄之門還不知醒悟,這是當今中國社會普遍存在的現象,也是無神論的最邪惡之處。

世事多變換,聲聲喚有緣

說句心裡話,十六年來,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的各級組織對法輪功這個修煉群體的殘酷迫害,完全都是非法的,法輪功學員長期受到騷擾、監控、抓捕、坐牢,開出學籍、開除公職,強制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使大法弟子致瘋致殘甚至被活摘器官等等,讓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種滔天大罪罄竹難書。善惡有報是法則、是天理,是任何人都無法逃脫的。所以說江澤民和共產黨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定會得到天理的懲罰。

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已被海外法輪功學員在十幾個國家法庭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起訴判罪。近期在全國範圍內,已被廣大的國內法輪功學員起訴控告。控告材料已如雪片一樣紛紛投遞最高檢、最高法、全國人大等各級部門。

眼下習李政權正在以橫掃之勢清除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的爪牙幫凶及江澤民這個首惡元凶,以反腐的名義「蒼蠅老虎」一起打,而且絕不手軟,江澤民的黨羽幫凶都以其它形式紛紛落馬或斃命,如:王立軍、薄熙來、徐才厚(參與迫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謀之一)、李東生(凌駕在憲法之上的,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主任)、周永康(利用政法委的名義幹著黑社會勾當的事,實施國家恐怖主義,已在天津被秘密開庭審理三次)等等。「終極大老虎」孤立的江澤民還能挺多久?

歷史大審判的序幕已經拉開,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級組織和個人都逃不出正義的審判。現在給人選擇的機會和時間越來越少,對於那些參與迫害的人,現在開始悔悟還來得及。無論哪個人或組織幹了什麼事上天都一一地記載著,更逃不出天理的懲罰。

2002年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五百年前滾落下來的大石頭,它的橫斷面清晰可見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多名地質專家考證,此字非人工彫琢,為天然所成,而且字的形成距今有2.7億年歷史。真是冥冥之中有天意。

2004年海外中文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該書從政治、經濟、文化、倫理等不同領域論述了共產黨這個組織的邪惡之處和承傳基因。從而引發了全民三退(即:退黨、退團、退隊)大潮,清醒後的中國人不再和這個邪惡的組織同流合污,在大紀元網站上紛紛聲明三退。目前已有超過兩億的有識之士三退,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我用一句比較恰當的話來形容,共產黨就像一部絞肉機,它要作惡把全中國人都絞在裡面,將來給它做陪葬。

比如迫害法輪功這件事,就是江澤民發號施令,成立凌駕於國法之上的「610」恐怖組織,操控政法系統,利用公檢法及各級政府官員來具體實施血腥打壓迫害。其實很多政府官員了解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知道法輪功修煉者真誠、善良、平和、理性,在社會上不貪不佔,完全是一群守法的公民,不願參與迫害法輪功,當然也有想藉助迫害法輪功往上爬的個別人。但是屈服於強大的政權壓力不敢發聲抵制,明知不對,也順水推舟隨大流的被動參與著,放棄了該堅持的原則和應遵守的良知道德底線。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也經常說:「這是上邊讓我幹的。」律師面對法官,指出他們判刑大法弟子沒有法律依據時,有的法官就說:「別跟我講法律,上邊就這麼定的。」

權大於法,已司空見慣,這種現象的根源在哪裡?所為「上邊」又是誰?不就是江澤民和這個西來的幽靈黨嗎?法輪功學員也看到了這種情況,所以才不顧個人的安危,捨生忘死地採用各種方式去奔走呼喚,告訴人要分清善惡,不與邪惡為伍,讓人對此擺放好位置,做出正確的選擇。

其實人做甚麼都是為自己做,因為天道無親,只佑善人。古語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作惡之家必遭餘殃。從古至今也有許多仁人志士捨生取義而名留青史,成為千古傳頌的佳話。在當今社會的權錢交易中,對這些早已蕩然無存。這也是中國目前傳統道德文化缺失的原因所在。

讓我記憶最深刻的是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事件,當時中央電視台的主播薛飛和杜憲,為了傳播真實聲音,不想欺騙廣大民眾,被上級領導批評,他們沒有妥協,毅然離開了待遇豐厚的工作場所,守住了做人的道德良知。對他們的敢言我無比的敬佩,還常常探巡他們的足跡,得知他們現在生活得都很好,仍然風采依舊。

5月15日,崔會芳家人為她聘請的律師,特去檢察院見您,得知檢察院正在補充偵查崔會芳的所謂犯罪材料,要以「非法持有機密文件罪」起訴。律師也向您傳遞了不予起訴的建議。家人聽後心情很沉重。作為崔會芳的朋友,此時我不知用甚麼樣的語言去安慰她的丈夫和兒子。只願崔會芳能在這段修煉的人生路途上儘快柳暗花明,以減輕家人的痛苦和朋友的掛念。

作為未曾謀面的朋友,我又該用甚麼樣的語言來解開洪檢察官的心結,幫她認清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遠離邪惡,為自己及家人的未來負責,卸掉生命的枷鎖!?這是關心您的我一直思考的問題,真希望能有見面暢談的機會!

對法律我雖然了解得不多,在現行的法律中有「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這樣的法條,但是從這起迫害事件的起源上,我看還是法輪功問題。如果崔會芳不去建三江聲援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會遭到騷擾監控和綁架,如果將崔會芳的起訴脫離法輪功,只以單獨持有機密文件判罪不能成立,因為這事的根本原因就是不公正對待法輪功的問題。這些文件的內容我不知是甚麼,我想,肯定是政治打壓迫害異己的,和迫害大法弟子有關。崔會芳將這些和自己修煉有關的內容作為個人收藏、保留、用以學習研究,並未給任何人造成不良後果,就要以此判罪是不公正的。

中國的勞教制度已廢除,就說明勞教制度的存在與執行過程是違憲違法的,與習李政權倡導的「依法治國」的理念是背道而馳的,那麼這些所謂的文件無非是下達的迫害指令,是非法的!也應一併廢除。如果迫害法輪功本身是非法的,對崔會芳持有的這種針對法輪功的文件本身的合法和非法也會被顛倒,這些只是我的一點個人想法。您作為直接的辦案人,一定要謹慎行事,千萬不要將自己被現行法律拖住。

此時,我不擔心崔會芳能怎麼樣,我最擔心的是您的命運和未來。

在此,我只能是善意的提醒,這件事的走向與您的如何運作是有直接關係的。是參與迫害,還是維護正義,這是對每一位檢察官的良知的拷問。我想您是有學問有見識的明白人,別犯下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重罪,這樣的罪責是任何生命都無法承負的呀!您如何擺脫中共這部絞肉機的纏繞,還需要膽識和智慧,這樣的膽識和智慧您有的。此時,您有將「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讓「子彈」與人擦邊而過,既方便了別人,也救了自己。真心希望您能做出與自己與他人都無傷害的善事。機緣啊、萬古機緣,瞬間即逝,您能坐在檢察官這個位置上,也許就是要為今天能幫助大法弟子立下的久遠的誓約!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最後讓我以一首小詩作為這封信的結尾。

機緣在瞬間

機緣啊機緣——
是您久遠的期盼,
不期而遇到眼前,
真機玄妙層層顯。
時光匆匆在流轉,
風沙狂舞迷雙眼,
雨過天晴彩虹現,
旅途步步換新顏。
千難萬險只等閒,
前行路上手相牽,
不負法徒聲聲喚,
誓願一諾化彩蓮。

此致
關心您的一位朋友
2015年6月1日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7-30 11: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