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希臘深陷危機時「古希臘」重新登台

文 / [英] 邁克爾‧斯科特(Michael Scott) 舒原 譯
  人氣: 3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7月04日訊】當代希臘的金融危機正不斷登上報章頭條,與此同時,古代希臘的文明也吸引著人們的視線:朱麗葉‧比諾什(Juliette Binoche,法國影星)扮演了安提戈涅(Antigone),海倫‧麥克洛瑞(Helen McCrory,英國影星)則成了美狄亞(Medea)——倫敦阿爾梅達劇院的古希臘戲劇季已從6月開始,題為「希臘為何重要」(Why Greeks Matter);大英博物館的展覽「美的定義:希臘藝術中的人體」(Defining Beauty: the body in ancient Greek art)則於今天(5日)落幕。

更令大眾興奮的是,獅門影業賣座系列大片《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的拍攝團隊已宣布,將推出至少兩部荷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的電影版。5000年希臘文化的主題展覽「希臘人」(The Greeks)10月之前正在渥太華的加拿大歷史博物館展出。

從戲劇影視、文化界到公眾,怎麼會突然間對古希臘戲劇和史詩有這麼大的熱情?作為研究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學者,我完全支持重拾對地中海古文明的興趣;但同時,為什麼現在大家熱衷談論古希臘,也讓我感到好奇。一種簡單的回答可能是,現代希臘面臨財政困境,顯然使她成了舉世矚目的焦點。不過我認為,我們將目光投向古希臘文明,實則是因為她觸碰著現代社會更關鍵的一根神經。

以我書寫古代世界和製作相關電視紀錄片的經驗,比起古羅馬或古埃及,我鮮有機會受命介紹古希臘:人們更容易「明白」古羅馬,感受到它是我們歷史的一個真實的部分(英國曾被古羅馬帝國入侵);另一方面,古埃及則被看作完全異質的文明,因此同樣引人好奇。這些文化很容易歸類。

希臘呢?希臘文化是怎麼一回事?是大鬍子哲學家們圍坐論辯,斷柱殘桓、身上塗著油膏的運動員,還是斯巴達勇士不時湧現的城邦大戰?

事實上,從許多方面來看,古希臘的世界如同萬花筒,令人難以把握:它的政治、文化、戰爭形態、藝術傳統和方言散落在一千多個城邦、無數的部落和君主國;這些地域被群山分隔,也遍布愛琴海數不盡的島嶼。

這種豐富性,使我們無法簡單地像對古羅馬或古埃及那樣加以清晰的歸納,或把握到他們與我們有何關聯。這也是為什麼近年來除了《角鬥士》(Gladiator,2000,又譯:神鬼戰士)和電視劇《斯巴達克思》(Spartacus,2010—2013)以外,古希臘題材的影視作品都沒獲得觀眾的真正認可——想想《特洛伊》(Troy,2004)和《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2004)。

當然,希臘神話電影如《諸神之戰》(Clash of the Titans,又譯:超世紀封神榜)和《諸神之怒》(Wrath of the Titans,又譯:怒戰天神)票房相當不錯,但其實是因為片中的幻想世界是按觀眾的期待來塑造的。《斯巴達300勇士》(300,又譯:戰狼300)也是同樣——以漫畫小說風格拍攝的古希臘歷史也如同幻想世界。

希臘人是誰人?

索福克勒斯雕像(sonofgroucho/flickr)
索福克勒斯雕像(sonofgroucho/flickr)

古希臘人留給我們的政治、語言、戲劇、哲學、科學、藝術和建築遺產驚人地豐富,使得他們名揚後世;不過,將所有這些事物聯接在一起的,還是他們的發現精神。

依我看,古希臘很多時候並不是個讓人舒服的地方:混戰不休,動亂不定,但是這也使得它成為一個習慣於挑戰現狀和固有觀念的地方。希臘人最偉大的遺產,就是對人們相信或自以為瞭解的事物不斷提出質疑。如今讓我們重新關注古希臘的,正是他們那種天馬行空般的無憂無慮。

古典戲劇《安提戈涅》是講述男人和女人、責任與愛情、固守與包容,以及個人與社會之間的衝突。它挑戰我們的是非觀念,提示我們應該怎樣治國,又應該怎樣做臣民。戲劇《美狄亞》則審視了愛、復仇、正義和禮節等。我們不得不看著一個母親為報復移情別戀的丈夫而殺死自己的孩子們,進而質疑她的錯誤決定。

《奧德賽》呢?這是個凡人得罪一位神祇、在諸神的幫助和護佑下最終「返鄉」(nostos)的故事,你就知道為什麼《飢餓遊戲》劇組會被它吸引。(譯註:曾是伊塔卡國王的奧德修斯在征戰和流落中,其家庭和國家都深陷危機,隨著他返回家鄉才恢復了秩序。)但還不止這些,它是關於英雄主義、信念、堅韌、成長,以及找到歸途和自我定位的故事。藉此,它迫使我們回過頭來關注自己:我們真的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對這世界是否適應和滿意?

今天,在這顆亂象迭出的星球上,越來越多的人似乎失去了自我認同感和歸屬感,或許一部情節設定在古希臘神話世界、以尋找真我為主題的電影,正是我們需要的。

作者簡介:邁克爾‧斯科特是英國著名高等學府華威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又譯:沃芮克大學)古典研究助理教授。本文原載英媒「The Conversation」和英文大紀元。

厄瑞克忒翁神廟的女像柱。(Dennis Jarvis/Flickr)
厄瑞克忒翁神廟的女像柱。(Dennis Jarvis/Flickr)

【附展訊】
希臘人如何帶來西方文明:渥太華正展出希臘5000年歷史寶藏

位於渥太華的加拿大歷史博物館館,眼下正邀請觀眾領略5000年希臘的歷史和文化。展覽題為「希臘人:從阿伽門農到亞歷山大大帝」——從公元前6000年希臘大陸和愛琴海諸島形成聚居群落開始,一直到始於公元前356年的亞歷山大大帝統治時期。

這個展覽是首次來到北美,500多件展品借自21座希臘博物館,其中包括貴族戰士的一組青銅和黃金頭盔、黃金珠寶等裝飾品。展覽配有多個視音頻、可觸摸物件,整體設計也充滿戲劇性。據博物館介紹辭,「本次展覽歸納出一個簡單的道理:古希臘就在我們所有人的生命裡。」

為甚麼這樣說呢?考古學家兼作家瓊‧布雷頓‧康奈利(Joan Breton Connelly)在2014年的著作《帕台農之謎》(The Parthenon Enigma – A New Understanding of The West’s Most Iconic Building and the People Who Made It)中寫道,古希臘人生活在「一個精神飽滿而又焦灼的世界,被他們的自我中心感以及要使一切符合神意的緊迫感主宰著」。她繼續描述古希臘人不斷「受到戰爭、暴力和死亡的威脅」,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尋求神諭,並且努力臻於「最美麗、最高貴」。

展覽按年代分為六個時期:

古希臘文明的肇興

第1區:新石器時代以降,到公元前4000年時,古希臘人已在製陶和冶金,此間米諾斯文明出現。展品包括陶器、壁畫殘片和金器。
第2區:涵蓋前16世紀至前12世紀,此間邁錫尼文明(又稱愛琴文明)發展起來,其書面文字刻在泥板上,成為希臘語的前身。據展覽介紹,邁錫尼文明是今人所知最早的希臘文明。重點展品是一隻精緻的黃金陪葬面具,曾與帶領希臘人攻打特洛伊的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聯繫起來。

荷馬與帕台農神廟

荷馬雕像的古羅馬複製品。(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荷馬雕像的古羅馬複製品。(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第3區:展示從青銅時代向鐵器時代的過渡,伴隨著邁錫尼王國的衰落,年代為公元前11至前8世紀,荷馬及其史詩《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就誕生於其間。

第4區:公元前8至前5世紀,包括古風時期。此間,希臘文化在地中海、北非及黑海地區傳播,出現了最早的一批希臘神廟,其中包括供奉女神雅典娜的帕台農神廟,而雅典衛城的重建同樣是在前5世紀中葉。此區域的展品包括貴族戰士的黃金頭盔、黃金珠寶等裝飾品,還有一尊年輕男子的大理石雕像堪稱傑作。

民主的誕生

古典時期斯巴達勇士雕像。(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古典時期斯巴達勇士雕像。(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第5區:古典時期是一千多個城邦在爭戰中共存的時期,此間出現了奧運會,哲學、戲劇和修辭學蓬勃發展,民主制度也誕生了。展覽的亮點包括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著作的朗誦音頻,以及實施民主制的工具,如陪審員的青銅選票。

第6區:聚焦統一希臘城邦的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及其子——20歲登基並征服古代世界的亞歷山大大帝。展品亮點包括腓力二世價值連城的金銀王冠、亞歷山大大帝的大理石人像和皇后美達(Meda)的金冠。

亞歷山大大帝將希臘文明(包括希臘語)帶入了東方各國。(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亞歷山大大帝將希臘文明(包括希臘語)帶入了東方各國。(Hellenic Ministry of Culture,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Affairs)

「希臘人:從阿伽門農到亞歷山大大帝」(The Greeks – Agamemnon to Alexander the Great)將在渥太華加拿大歷史博物館展出到10月12日。展訊部分由獲獎作家和編輯蘇珊‧海勒特(Susan Hallett)撰稿,原載「The Conversation」和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林妍

更多:【文史】蘇格拉底:一個關於智慧的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般認為,釋迦牟尼佛傳授的佛法是在其圓寂千年後,於東漢明帝年間才傳入中土的,但根據記錄唐代道宣律師與天人問答內容的《感應錄》看,周朝時期漢地就已有佛法流傳,甚至還有佛塔。
  • 中國古代民間蓋房上樑時有懸掛字條「上樑大吉」、拋元寶、安放鎮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據說在修建紫禁城時,施工人員都要在重要的建築屋頂施工結束前,在屋頂正脊中部預先留一個口子,稱之為「龍口」。之後再舉行一個較為隆重的儀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個含有「鎮物」的盒子放入龍口內,再蓋上扣脊瓦。該盒子被稱為寶匣,而放置寶匣的過程稱為「合龍」。合龍標誌著一座建築的落成。
  • 提起秦始皇,總是和無數的「第一」及「唯一」聯繫起來,他是名符其實的「始皇帝」,是本次人類中華史上第一位皇帝,也是地球上唯一大帝國的皇帝。
  • 巴黎聖母院木質柵欄上,表現耶穌復活的14世紀木雕。(shutterstock)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 「黑石號」的貨物種類豐富,品相完好,涵蓋不同層面的需求。除了海量的長沙窯瓷碗、少量的金銀器,沉船中還有一些河南鞏縣窯、廣東梅縣水車窯的產品,更有唐朝著名的「南青北白」,即浙江越窯青瓷和河北邢窯白瓷。茶聖陸羽曾在《茶經》中對二者做過比較,「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瓷類雪,越瓷類冰。」
  • 9世紀上半葉,一艘阿拉伯商船從中國東南沿海出發,經東南亞水域準備開往中東的阿拔斯王朝,卻在印尼勿里洞島(Belitung Island)附近觸礁沉沒。船上數以萬計的貨物跌入海底,直到1998年被潛水撈海參的當地漁民發現,因沉船靠近巨型黑礁岩而得名「黑石號」(Batu Hitam),更因其滿載著唐代(618—907)的瓷器和金銀珍品,而被稱為「唐代沉船」或「唐代寶船」。
  • 作為世上最大的皇家建築,北京故宮的匾額不勝枚舉。其中有些匾額,由大清皇帝御筆題寫。眾人都知,滿人善於騎射,從馬背上取得天下,大清皇帝對漢文化了解到什麼程度?現擷取幾方匾額題詞,一覽大清帝王的漢文程度以及他們兼善天下的胸懷。
  • 瑞典漢學家喜龍仁表示,他通過考察和記錄,「完成了對這座偉大中國帝都的些許義務」。那麼,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居民、承傳了最輝煌的傳統文化的中國人,可曾思考過,數不盡的珍貴的文明遺蹟為何消逝遺落?我們的使命與責任究竟何在?
  • 中國的大部分古城牆已於20世紀消亡,目前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傾倒,近現代的人為破壞是主因,尤其以中共執政期間的破壞為最甚。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全國出現了拆除城牆的風潮,北京、保定、蘇州、安慶、太原、濟南、蘭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寧、齊齊哈爾、迪化等地的古城牆被完全毀壞。
  • 若要了解北朝的文化,佛教藝術是不可忽視的領域,其中蘊含當時世人如何面對生與死、亂世如何尋求心靈庇護。這些故事被刻在石窟與造像碑,透過中研院史語所的顏娟英研究員實地田野調查,從藝術史的角度解讀圖像的時空背景、圖像裡的各種心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