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老虎」和石油淚(上)

中國大陸控告江澤民的人數每週以逾萬的數量增加,其中很多控告人來自曾慶紅和周永康長期把持的石油系統。(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44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綜合報導)截至8月13日,大陸超過14.6萬人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中國大陸控告江澤民的人數每週以逾萬的數量增加。一份份凝聚著血與淚的控告書訴說著十六年來他們的親身經歷悲慘遭遇,其中很多控告者來自曾慶紅和周永康長期把持的石油系統。

十六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運動,命令法外專職機構「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通過一個集團來進行的,這就是江澤民集團。江澤民集團除了江澤民這個首惡元凶之外,還有羅干、劉京、周永康等三大元凶。

本文內容:

一、 周永康以迫害法輪功起家 被江澤民選中
二、 曾慶紅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統推動迫害、實行毀滅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
三、 石油系統成法輪功受迫害重災區
四、石油系統迫害實例
五、周永康被判無期
六、中華民族覺醒 石油系統控告江澤民呼聲震動天地
七、全球政要、團體、公眾響應告江大潮
八、逾三十家世界主流媒體報導控告江澤民大潮
九、控告江澤民大潮 讓歷史回歸正道

周永康以迫害法輪功起家 被江澤民選中

周永康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四大元兇之一。在江澤民、羅干下台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仍在繼續,起主要作用的就是被江、羅起用為中共政法委書記,並於中共十七大「入選」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

周永康在進入中共高層前,在中共石油系統盤踞32年,周永康曾擔任正部級高官並掌管石油系統13年(1985~1998年)。在其掌管期間,也是中石油最腐敗的時期。周永康歷任遼河石油勘探局局長、遼寧省盤錦市市委副書記、四川省委書記、中國公安部部長、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書記、中共政治局常委等職。

在四川省委書記期間,他迎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殘酷鎮壓法輪功,從而得到江澤民的重用,被提拔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部長。

今年6月法新社報導,周永康在四川省省委書記任內以強硬派建立「聲譽」,包括強硬執行「取締法輪功精神運動」政策,並引述法輪功的支持者說法「周永康通過迫害法輪功學員『鋪平自己的陞遷之路』」。

周永康雖無任何公安工作背景,但卻於2002年12月被破格提升為中共公安部部長,並任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由於中共各級政府中鎮壓法輪功的法外專職機構——「610辦公室」 (後來多用「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辦公室」)——掛靠在黨委的政法委員會或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周永康的這一新職位使其具有了利用公檢法鎮壓法輪功的充分權利。

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後,江派大員薄熙來、周永康試圖政變從習近平手中奪權計劃曝光。政變的目的為了逃避江澤民集團因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迫害法輪功等反人類罪遭到清算。政變計劃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周永康憑藉中共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負責實施 。

曾慶紅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統推動迫害、實行國家恐怖主義

周永康在位時控制的公檢法政法委,是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在石油系統老巢,周永康也一直積極推行迫害政策。

作為中國石油壟斷行業的代表,中石油、中石化一直掌控在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政治局常委及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手上。曾慶紅被指為「石油幫幫主」,其退休後,周永康被指為石油幫「第一掌門人」。曾、周在這裡培植大量親信以推行其政策實施。

曾慶紅堪稱江澤民的「狗頭軍師」,「上海幫」重要成員,曾任「中辦」主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等要職,並在1999年至2002年底擔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 他不但為江澤民謀權固位、鎮壓法輪功、避免被清算出謀劃策,並且曾為整個江澤民集團掌控中共黨務、組織系統和情報系統。

曾慶紅利用中組部迫害法輪功。2001年2月26日,中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民政部、人事部、國務院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辦公室(即「610辦公室」)(註:中共是真正的 邪教)在北京大會堂聯合舉行報告會,表彰受表彰的單位和個人包括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毒打法輪功學員的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地區分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的中國石化集團中原石油勘探局黨委書記王獻安。

據明慧網2012年的一份不完全統計,自周永康擔任中共公安部長、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和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以來,經確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由700名左右上升至1007名。

2003年5月,周永康到原來工作過的遼寧盤錦市的遼河油田視察後,遼河油田「610」、勘探局黨委、油田分公司黨委立即舉行聯席會議,討論打擊法輪功事宜。當月聯合下發文件,文件中規定:如煉法輪功的職工不「轉化」,先開除廠籍留廠察看,後進一步處理。如被教養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到期不「轉化」,直接開除 廠籍等等。6月薩斯一解禁,遼河油田「610辦公室」、遼河油田分公司黨委、遼河油田勘探局黨委、遼河油田公安局就開始綁架遼河油田煉法輪功的職工到遼寧 省法輪功「洗腦基地」――撫順法制學校(對外稱為遼寧關愛中心)強制洗腦。一期一個月,至少有數十位遼河油田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洗腦班,其間遭到毆打、 不讓睡覺和晝夜灌輸謊言宣傳等虐待。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不讓睡覺。(明慧網)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不讓睡覺。(明慧網)
酷刑演示:長時間吊打 (明慧網)
酷刑演示:長時間吊打 (明慧網)

石油系統成受迫害重災區

萬名大慶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1998年,大慶,黑龍江 (明慧網)
萬名大慶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1998年,大慶,黑龍江 (明慧網)
法輪功因其健康身心的顯著效果,很快在東三省深入人心,上圖攝於1999年,黑龍江 (明慧網)
法輪功因其健康身心的顯著效果,很快在東三省深入人心,上圖攝於1999年,黑龍江 (明慧網)

整個石油系統,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非常嚴重,被非法迫害致死、非法判刑、非法勞教、非法關押及綁架到所謂「法制培訓中心」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難以計數。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到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大慶市超過兩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勞教、拘留、管制等,眾多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虐殺、或長期非法關押、酷刑迫害、高額勒索等。數萬人的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遭受株連。這些受迫害者中,大多是大慶石油系統的法輪功學員極其家屬。

在大慶市,包括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等場所酷刑氾濫,打死人不負刑責,而且大慶把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百多種酷刑發揮到了頂峰:燒活人、性虐待、穿恐怖約束衣、釘竹籤、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刑罰株連等,集古今中外殘忍手段之大全。

據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不完全統計,東營(包括東營區、河口區、廣饒縣、墾利縣和利津縣)和勝利油田的法輪功學員們在十年多的被迫害中,至少遭受過五十多種酷刑折磨。施用酷刑的地點是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以及東營市和油田的不法單位非法私設的刑堂。

酷刑演示:約束衣。約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百種酷刑之一。據稱約束衣原本是專門用於精神病人的,越動越緊。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被施此刑者,雙臂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甚至活活痛死。(明慧網)
酷刑演示:約束衣。約束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百種酷刑之一。據稱約束衣原本是專門用於精神病人的,越動越緊。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前身套進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公分,衣袖上有帶。被施此刑者,雙臂殘廢,首先是從肩、肘、腕處筋斷骨裂,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斷裂,甚至活活痛死。(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压床板:受刑者的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脖子和腿被紧缚在一起,使人几乎窒息,再被塞到床下,床上坐着人使劲往下压,使人骨头几近断裂。(明慧网)
酷刑演示:压床板:受刑者的脚和腿被紧缚,胳膊被捆到背后,脖子和腿被紧缚在一起,使人几乎窒息,再被塞到床下,床上坐着人使劲往下压,使人骨头几近断裂。(明慧网)
酷刑演示:吊銬。學員雙手被用細繩、手銬長時間吊起,有的細繩崩斷,有的勒入肉中,銬斷筋骨,致使學員昏死過去。受刑後手臂長時間不能活動,重者終身殘廢(明慧網)
酷刑演示:吊銬。學員雙手被用細繩、手銬長時間吊起,有的細繩崩斷,有的勒入肉中,銬斷筋骨,致使學員昏死過去。受刑後手臂長時間不能活動,重者終身殘廢(明慧網)

酷刑名稱如:鐵鉗掰肉、老虎凳、高壓電棍電、長期反銬雙手、毒打、打耳光、銬鐵椅子、吊鐵架子、吊掛、吊銬毒打、五馬分屍掛、高壓電擊太陽穴、強制灌不明藥物導致精神失常、強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野蠻灌食、鼻飼灌食、半蹲蹶著走(龍抱柱)、軟縮帶、熬鷹、「死揣」、雙手反綁床腿、死人床、關鐵籠子、長期戴重腳鐐、長時間罰站、吊銬禁閉室、冰凍、關鐵籠子電擊、關黑屋、半蹲挨蚊咬、灌辣椒水、長期面壁、吊打、長期銬床、冬天戴手銬在室外挨凍、捂口鼻窒息、辣椒大蒜摸眼睛、灌白酒、潑水後電擊、坐板、超強度奴工、背銬毒打、餵蚊子、坐飛機、按摩、插天線「洗臉」、皮鞋底打臉、皮鞋猛跺腳、冬天戴手銬穿單衣掛牌遊街、香煙燒胳膊、戴背銬頭盔、五花大綁在樹上當眾羞辱、長期封閉關押(吃喝拉撒不讓出去)、性侮辱等五十四種酷刑和迫害。

酷刑演示:寒冬裡,被折磨昏死後,再被警察用冷水潑醒 (明慧網)
酷刑演示:寒冬裡,被折磨昏死後,再被警察用冷水潑醒 (明慧網)
酷刑演示:被迫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施以有生命危險的野蠻「灌食」(明慧網)
酷刑演示:被迫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施以有生命危險的野蠻「灌食」(明慧網)
酷刑演示:性侮辱。女性學員所受的摧殘之一 (明慧網)
酷刑演示:性侮辱。女性學員所受的摧殘之一 (明慧網)

以下是石油系統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部份實例:

實例一:王斌被活活打死 器官被摘取

大慶石油管理局設計院計算機工程師 、法輪功學員王斌(明慧網)
大慶石油管理局設計院計算機工程師 、法輪功學員王斌(明慧網)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在勞教所被警察殘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大紀元資料庫)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王斌在勞教所被警察殘暴毒打致死,器官被摘。(大紀元資料庫)

大慶石油管理局設計院計算機工程師 、法輪功學員王斌是位優秀的知識份子,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王斌在大慶勞教所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種酷刑。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在勞教所二大隊教導員馮喜的指使下,四五名罪犯對王斌進行毒打(教導員馮喜對主犯說,不寫保證就往死裡打)。結果王斌的頸部大動脈被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已切除),鎖骨、胸骨、肋骨被打折十幾根,睪丸被打碎,身體幾處骨折,手背被煙頭多處燙傷。鼻孔被煙頭插入燒傷,並且身體多處黑紫。

王斌是被大慶勞教所當著四十多人的面被活活打死的。之後,王斌的器官被強摘。

實例二:劉同鈴死在鐵椅子上

劉同鈴(明慧網)
劉同鈴(明慧網)

劉同鈴,女,53歲,生前是大慶石油管理局薩南實業公司農工商退休家屬,家住大慶市讓區乘三村。2003年9月12日,劉同鈴再次被關押到哈爾濱戒毒所, 一直絕食抗議,歷時短短一個月,於10月12日被迫害致死。去世前兩天身體極度虛弱情況下,還被罰坐鐵椅子。家人發現其遺體到處青紫,心臟部位有明顯電擊 的痕跡。

劉同鈴到戒毒所就被關入小號迫害,劉同鈴絕食抗議。後來身體出現嚴重不適以致昏迷,經體檢發現她心律不齊、冠心病、脈管炎等。她以頑強的意志在邪惡的環境中繼續證實大法,高呼「法輪大法好」。警察害怕,就用棉被將她捂上。

二零零三年九月末,當家人想盡辦法見到她時,發現她的兩個小腿全腫了,頭抬不起來,目光發直,神志不太清楚。警察也說劉同鈴已經精神失常。

劉同鈴每天早九點和晚十二點都要坐在「鐵椅子」上被迫害,警察把劉同鈴人摁在鐵椅子上,鐵夾扣上腿,再戴上腳鐐,手反背扣上,椅子上有鐵橛,強行掰上,再把鐵鏈子掛上往下拉扣上,兩大腿及腳也都被扣緊,一動不能動,一般坐幾分鐘就會臉色蒼白大汗不止,甚至休克。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二日,劉同鈴在鐵椅子上被折磨已經好幾天吃不下甚麼東西了,身體十分虛弱。當時她要求上廁所,當班警察何秋紅不准,由於長時間不讓上廁 所,再加上身體過於虛弱,她小便失禁尿在了褲子裡,警察何秋紅對她大打出手,打得劉同鈴臉上都是青紫色的傷。還讓隊員把她的衣服扒光,讓劉同鈴受凍。就這樣,法輪功學員劉同鈴一絲不掛的死在了鐵椅子上。

實例三:四天致死人命 遺體它鄉火化

張維新(明慧網)
張維新(明慧網)

張維新,女,大慶市油田安裝公司三處職工,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進京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二十九日北京來電話讓去接人。三十一日下午,去的人打電話回來說張維新在返回途中身亡。

二 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張維新女士在天安門廣場打真相橫幅時被綁架,劫持到北京大興縣看守所。和張維新一起被非法關押在北京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證實說:八月三十日 上午有一輛黑色轎車,來的人把我倆從號裡提出來,一個司機,一個便衣,把我倆送到北京太陽島賓館左側房間裡,當時賓館裡有兩個一胖一瘦的人接待我們住賓館 一號房間,屋裡有兩張床,床上還銬個手銬,他們把我打的真相橫幅放在屋內抽屜裡。下午兩點多,從屋外進來從大慶來的兩個彪形男人氣勢洶洶,一進屋氣得說, 在火車裡一直站著。說著拿手銬立即沖張維新去戴上手銬,並將她推著帶走。

三十一日下午,去接張維新的人打電話回來說張維新在返回途中(溝幫子)身亡。年僅四十四歲。大慶市公安系統去了二十多人。其遺體在溝幫子被火化,家人拿到的是骨灰盒。

實例四:何華江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當天就被殘殺

何華江(明慧網)
何華江(明慧網)

何華江,男,四十二歲,大慶油田采油六廠四礦采油工。

何華江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大慶市勞教所,並於當日被大慶勞教所殘殺。

親朋好友都知道此前何華江身體健康。當天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後,經衛生所體檢合格,遂被關進二大隊一樓小號室。警察指使犯人王慶林、江發、趙彥軍等殘酷折磨何華江,因何華江不寫所謂的「悔過書(不再修煉法輪功)」。

當晚上九點至十一點多,犯人開始給何華江洗涼水澡、凍他,將他綁在鐵椅子上,把嘴封上,窗戶開著。有時還拉到外面凍一會,再拉進來。迫害是在一樓洗漱間進行的,在二樓洗漱間都聽到了何華江痛苦的呻吟。犯人王慶林喊:「你寫不寫?你聽沒聽見?……」在二樓洗漱間去洗手方便的犯人趙立志、盧華山、法輪功學員劉福 彬等人都聽到了何華江淒慘的呻吟。

由於迫害時間過長,冷凍的過度,晚十一點多,何華江停止了呼吸。一個健康、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被活活的被虐殺了!

實例五:劉生死時骨瘦如柴

劉生(明慧網)
劉生(明慧網)
遭受迫害後的劉生(明慧網)
遭受迫害後的劉生(明慧網)

劉生,女 ,五十三歲,家住采油五廠5-0號,是大慶油田采油五廠供水公司退休職工。

劉生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警察綁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並被拆散家庭。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在迫害中含冤離世,死時骨瘦如柴,體重僅六十斤左右。

二零零六年七月,劉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僅一個月,劉生就被折磨致吐血,不能進食,後勞教所怕劉生死在裡面承擔責任,將劉生放出。

二 零零七年七月五日劉生去大法弟子王艷香老人在大慶五廠租住的房屋,被蹲坑的惡警綁架,除了打印機、紙張、mp3、電子書等私人物品及現金五百多元被洗劫 外,當晚劉生被惡警林水、李金瑞、魏濤等人拳打腳踢,直至口吐鮮血,昏死過去。醒來後,失去人性的惡警繼續野蠻毆打,致劉生全身青腫。

第 二天,惡警將劉生劫持往哈爾濱戒毒勞教所。途中,劉生被惡警李金瑞打耳光,左耳被打致失聰。在勞教所,惡警魏濤不允許劉生上廁所,導致劉生留下了腹部劇烈 疼痛症的毛病。勞教所看劉生已經被折磨的生命垂危,拒收。在惡警向其家人勒索兩萬元錢未果的情況下,直至三天後才不得不放人,但這時劉生的身體已經被摧殘 的面目皆非,不但不能進食,還不停的嘔吐,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一十多斤銳減至六十斤左右,最終於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時多離世。

實例六:李業泉在大慶勞教所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李業泉(後左)一家(明慧網)
李業泉(後左)一家(明慧網)

李業泉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是大慶石油管理局射孔彈廠工程師。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他在這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多次生命垂危。

零下十多度環境下被凍得幾乎休克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凌晨三點多鐘,氣溫零下十多度,李業泉被勞教所警察拉到外邊操場上用手銬銬在鐵柱子上,脫掉拖鞋、線衣線褲,凍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將近休克才拉到屋裡。次日又被警察「上繩」,將他雙手五花大綁反背到後面,繩子都勒到肉裡,痛苦難忍。

遭往嘴中吐痰、灌白酒、鹽 食道被野蠻插爛 極度虛弱多次昏死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五點多,李業泉再次被劫持進大慶勞教所。李業權一直絕食反迫害,被強行灌食、戴手銬腳鐐、警察往嘴裡吐痰等,還長時間強迫洗冷水澡。

警察賴仲輝、王英洲等用手捏著李業泉的鼻子,等李業泉憋得張嘴時往裡灌鹽水,還多次灌白酒。因強行灌食有一半鹽水灌到肺裡,導致李業泉直吐白沫,一直咳嗽,向外噴鹽水近二十多天。

李業泉食道已被插爛,出現肺炎和神經紊亂綜合症;體溫僅有三十度;身體顫抖、極度虛弱;白血球高達2萬;多次昏死、生命垂危。

勞教所恐嚇讓李業泉死在醫院裡

警察副所長孟巖威脅恐嚇李業泉說:「指定讓你死在醫院裡,不會讓你死在勞教所裡,我們一點兒責任沒有。把安森彪(大慶法輪功學員)保外就醫放出去,我們已經犯了錯誤,並向上級做了檢討,我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二大隊二中隊警察中隊長刁雪松對李業泉氣急敗壞的說:「你還在這挺著幹啥,你要死就痛快點兒,別在這折磨人。」

二大隊警察教導員高中海來到李業泉監室,陰險的對包夾說:「每天半夜十二點,對李業泉耳朵大喊一聲,保證他一個月以後精神失常。」

然後高中海又惡毒的對李業泉說:「我不保證你能出去,但我保證在我這你得殘廢。」

實例七: 左國卿全身浮腫後含冤離世

 左國卿(明慧網)
左國卿(明慧網)

左國卿,男,三十七歲,大慶市石油煉化公司煉油一廠常壓車間書記。

左國卿因為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勞教兩次。第二次被關押在大慶勞教所期間,並未絕食也被惡警灌食迫 害,強灌濃鹽水、」上繩」,後造成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被保外就醫。

二零零三年五月,左國卿被關押到綏化市勞教所繼續迫害,導致全身浮腫、生命垂危,後於十月在家鄉湖南含冤離世。

實例八:杜國聰承受銬手銬、澆涼水、板刷刷背、打生殖器等多種酷刑 被灌屎灌尿

杜國聰是大慶市林源煉油廠裝洗車間車間職工 。二零零二年三月,杜國聰被綁架進大慶勞教所。警察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毒打、迫害。剛到勞教所就被關進「小號」,被四個刑事犯嚴厲看管一個多月,在這期間,不准離開小號半步,吃住、行一日生活與外界隔離。

二零零二年五月,杜國聰被押到一大隊嚴管,強制做重體力勞動。在副所長王詠湘、副大隊長王英洲的指使下,刑事犯每天多次毒打杜國聰,多次將他打昏在地後,再把他架起來,其他犯人繼續拳打腳踢。

在連續折磨毒打的半個月裡,副大隊長王英洲多次找來衛生所長姜所長,連續四天四次給杜國聰注射「杜冷丁」及不明藥物藥。有的警察和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背後議論:這樣下去要整死人的。

(2)灌屎灌尿,拳腳打、木方子抽、膠皮管子猛抽及澆涼水等

刑事犯趙金髮、李春龍、費慶威等人只聽副所王詠湘、副大隊長王英洲的指使,把杜國聰的身體當練武場和沙袋。杜國聰在廁所、衛生間、水房、小號、惡警值班 室、休息室等地被刑事犯都用過刑,例如:用拳腳打、胳膊肘拐、木方子抽、兩米長的六分膠皮管毒打,還被灌屎灌尿,澆涼水(每次最少一個多小時,最長達四、 五個小時)。

一次六、七個刑事犯在水房對杜國聰實施酷刑時,杜國聰承受不住喊出了聲,幾個犯人掐住他脖子不讓他喊,犯人李春龍拿來木板一下放在杜國聰的脖子上,幾個犯人一起壓,把杜國聰的脖子硌腫了,昏了過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副大隊長王英洲把杜國聰叫到辦公室,關上門就打,拳打腳踢一個多小時,杜國聰多次被打倒,把他架起來靠牆繼續毒打,直到打不動才停止。 王英洲每次打完後都叫犯人給杜國聰灌藥,不吃就從他更衣櫃裡取出鉗子、螺絲刀,撬開嘴就灌;還叫犯人帶去水房脫光衣服澆涼水。杜國聰的精神、肉體受到極大 的摧殘和蹂躪,致使他經常頭暈、眼花、精神恍惚、記憶不清,嘔吐等。

刑事犯人費慶威對杜國聰更下毒手,專打杜國聰的心窩和心臟部位,有時墊上墊子打,說這是警察教的,這樣打成內傷表面還看不出來。

(3)塑料袋套頭、坐老虎凳、木方子綁嘴、背銬、刷背、虐待生殖器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杜國聰被關進小號,每天坐二十公分高的小板凳,一坐就坐二十個小時,連續坐半個月;被四個刑事犯監管,每天只有半夜十二點到早三點讓休息,早三點強迫起床繼續坐;兩犯人倒班看管, 杜國聰每天都被包夾犯人折磨毒打數次。四犯人分別是趙金髮、張鐵、郎玉柱、趙軍民,它們把新塑料袋套在杜國聰的頭上至脖子上,用繩捆緊後,四犯人同時各吸幾支煙,把煙從細塑料管吐進去,用煙熏他。

犯人還扒光杜國聰衣服,把他綁在老虎凳上,銬上腳鐐手銬,澆涼水。十月份的東北北風捲地,雪花飄飛,犯人們在警察們的指使下打開窗戶、打開 門,並用自製的噴水器不斷的往杜國聰頭上噴水澆。幾個犯人用膠合板扇風,用小木方塞在嘴上用繩子捆住不讓喊,有的犯人找來木方子打。幾個犯人穿棉衣、棉褲捂上被子還覺得冷,而杜國聰卻穿著單薄的內衣,晚八點到第二天十二點,遭遇了長達十六個小時的折磨毒打。

警察副大隊長王英洲叫四個包夾犯人把杜國聰拖去水房接上水管繼續澆涼水一個多小時,並叫犯人拿來刷鞋的大板刷子刷杜國聰的背,一邊刷一邊澆涼水,鑽心透骨的疼痛,使杜國聰昏倒在地。

二零零二年十月間,趙金髮等犯人把杜國聰的衣服扒光,用腳踢杜國聰的襠部睪丸小便等處,把杜國聰的小便都踢腫、踢黑了,致使半個月上廁所都困難。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警察李海濤指使包夾犯人脫光杜國聰的衣服,以進行所謂「安全檢查」為由,用兩米長直徑為六厘米的膠皮管抽打杜國聰數次,還多次將他打倒在地;又是一陣拳打腳踢,用皮鞋踢他的鼻子,頓時鮮血直流,鮮血濕透了號服上衣褲子,地板上也淌了很多鮮血,警察李海濤還覺得不過癮,又叫四個包夾犯人拖 杜國聰到樓下水房,用拳腳、胳膊肘、木方子輪番毒打近兩個小時。

警察王英洲還指使包夾犯人張鐵、郎玉柱扒光杜國聰的衣服,架著他當著四十多犯人的面進行遊街,王英洲說:「誰能證明杜國聰有傷,如果說是滿身是內傷還差不多。」惡人趙金髮說:「打死也沒事。「轉化」一個能減二十天期,就是打死也不怕,有王詠湘副所長,王英洲副大隊長撐腰。」並說:「王英洲副大隊交待了,打死了有死亡指標,他給撐著。」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8-18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