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老虎」和石油淚(中)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人氣: 33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綜合報導)截至8月13日,大陸超過14.6萬人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中國大陸控告江澤民的人數每週以逾萬的數量增加。一份份凝聚著血與淚的控告書訴說著十六年來他們的親身經歷和遭遇,其中很多控告者來自曾慶紅和周永康把持的石油系統。

十六年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運動,命令法外專職機構「610」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通過一個集團來進行的,這就是江澤民集團。江澤民集團除了江澤民這個首惡元凶之外,還有羅干、劉京、周永康等三大元凶。

「大老虎」和石油淚(上)
(接上文)

本文內容:
一、周永康以迫害法輪功起家 被江澤民選中
二、曾慶紅和周永康在石油系統推動迫害、實行毀滅人性的國家恐怖主義
三、石油系統成法輪功受迫害重災區
四、石油系統迫害實例
五、周永康被判無期
六、中華民族覺醒 石油系統控告江澤民呼聲震動天地
七、全球政要、團體、公眾響應告江大潮
八、逾三十家世界主流媒體報導控告江澤民大潮
九、控告江澤民大潮 讓歷史回歸正道

⋯⋯

實例九:勝利油田女工程師被迫害至腎功能衰竭

石寧,女,三十多歲,中國石油大學計算機專業學士,勝利油田計算中心計算機工程師。

1999年5月,江澤民所謂視察勝利油田。 石寧欲向其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者告發。石寧後被非法關押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還沒過完年,石寧被非法勞教,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她曾被兩個男警察用高壓電棍電擊,兩人坐在床上,一邊一個頂住她後背的兩肋處電擊。

後來一群人(警察)圍著她打了整整三天三夜。三天後,石寧被警察雙手背在後面綁在鐵床的腿上,臉腫的像面盆,全是紫黑色的。接下來,他們是對石寧無休無止的高密度的圍攻、謾罵,剝奪她睡眠、洗漱、大小便的基本權利。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有一次,她被警察吊在兩個高低床中間不知幾天了,這期間連睡覺、吃飯都不放下來。

酷刑演示:吊拷在兩個高低床中間(明慧網)
酷刑演示:吊拷在兩個高低床中間(明慧網)

石寧絕食抗議迫害共計九個月之久,體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不足六十斤,因腎功能衰竭於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從醫院被單位接回家。據說,當時是被她父親雙手抱出去的。

實例十:東辛採油廠優秀職工王明雲遭七年冤獄迫害致死

王明雲女士,一九六一年出生,原是勝利油田東辛採油廠監測大隊優秀職工。
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她原來患有的頭痛、腰痛、背沉等久醫不癒的疾病全都好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煥然一新。學煉法輪功後,王女士工作勤勤懇懇,與同事和睦相處,樂於幫助別人,多次被評為單位、採油廠、管理局先進個人;在家庭中悉心照顧老人、教育子女,是單位同事、親朋好友公認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女士和丈夫張愛泉被桓台、濱海公安局不法警察偷偷摸摸翻牆闖入家中綁架。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王女士被非法判刑七年六個月,其丈夫同時被冤判八年。

十一月十日,王明雲被劫持到山東女子監獄迫害。 在那裡,王女士被強迫做高強度奴工,罰站、連續四十多天熬夜不讓睡覺、人格侮辱、打罵、不讓購買日常用品、恐嚇欺騙、不讓家人探視等虐待,致使原本身體健康的王明雲女士牙齒鬆動、血壓經常高達200以上,原本一頭烏黑的頭髮變的花白,身體大面積起疙瘩非常痛苦。醫院下病危通知,監獄一直拒絕保外就醫。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王女士冤獄期滿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含冤離世。

實例九:52歲勝利油田中學教師韓慶坤被勞教迫害致死

山東省勝利油田中學教師韓慶坤,於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被警察綁架、非法勞教,被河南許昌勞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勞動教養院怕擔責任,於農曆二零零六年臘月二十八通知家人去接。

當家人見到韓慶坤時,其面目已經無法辨認,頭髮鬍子灰白,腹部高高隆起,臀部有一個洞往外流膿血,衣衫破爛,人高燒不省人事。韓慶坤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韓慶坤於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住旅館煉功時,被不明真相者舉報,遭北京宣武區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二年,然後被非法關押在河南許昌勞動教養所。

在非法關押的兩個多月中,韓慶坤受到非人折磨。一個原本身體健康的人,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勞教所不通知家人,不許保外就醫。生命垂危的韓慶坤於二零零六年大年三十,即二零零 七年二月十七日回到家中,僅一個多月就含冤離世。

實例十二:勝利油田莊琦在王村勞教所遭受鐵鉗掰肉、老虎凳等酷刑

莊琦,男,勝利石油管理局運輸八大隊二十九中隊博興前線北大院特車隊職工。

二零零二年,莊琦被綁架到山東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莊琦遭到警察靖緒盛、孫鳳俊和「猶大」邪悟者宋偉忠、劉紅東、宋昌榮等人的殘酷折磨與迫害,其中包括:「鐵鉗掰肉」、電棍電、把燒紅的香煙插入他的鼻腔內、長期的反銬雙手、上老虎凳、拳擊雙肋、不讓睡覺、把茶缸放在胸脯上再用掌擊打、用板凳猛擊前胸、後背其景慘不忍睹。

警察先是用電棍電,未能奏效,又用拳腳重擊其頭部,警察為了掩飾罪惡和自己的恐懼心理,用膠帶封住他的嘴,不准出聲。

酷刑演示:電擊(明慧網)
酷刑演示:電擊(明慧網)

他們用「鐵鉗掰肉」的酷刑迫害莊琦(註:「鐵鉗掰肉」是用扒車帶用的鐵鉗,夾住法輪功學員腿上的肌肉,然後用螺絲緊固後,使勁用力掰,使肉與骨頭分離,學員當場暈死過去。)而且不讓睡覺。

就這樣折磨了兩個多月,嚴重時莊琦被折磨至昏死過去兩個多小時,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由於長期的非人迫害,莊琦肺部和腿部都受到了嚴重損害,留下了長期流鼻涕和腿疼的後遺症,一直沒有復原,直到離開勞教所,仍然一瘸一拐的不能正常行走。

實例十三:卜慶金在孤東採油廠被銬鐵椅子、野蠻灌食、關鐵籠子、上老虎凳、吊銬折磨;在王村勞教所被毒打、「吊掛」、雙手分開吊銬、熬鷹等,至少九種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網)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老虎凳就是一種長時間限制身體姿勢的一種椅子,由鐵製,兩邊有搭扣將手扣住,腳也上鎖,扣的高度使人無法伸直只能半弓著。(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老虎凳就是一種長時間限制身體姿勢的一種椅子,由鐵製,兩邊有搭扣將手扣住,腳也上鎖,扣的高度使人無法伸直只能半弓著。(明慧網)

卜慶金,男,東營市河口區孤東採油廠作業二大隊職工。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孤東採油廠黨委書記惠成龍指使將在井場上幹活的卜慶金強行綁架到孤東採油廠的私設監獄,銬進鐵椅子裡,腳鎖進底部的鐵環,腰部用角鐵做的橫樑壓住,在鐵椅子後背上端綁了一根鐵棍,兩隻胳膊拉直用手銬銬在鐵棍的兩端,似五馬分屍形。

寒冬臘月,卜慶金銬在鐵椅子中長達十幾天,其中之劇烈的疼痛伴隨著週身刀割似的冰冷,是常人無法承受的。

當時,卜慶金絕食抗議,當局用鐵鏟子撬開卜慶金的嘴野蠻的強制灌食,硬把牙齒都撬鬆動了,口中鮮血直流。在一次又一次的威脅與逼迫面前,卜慶金以大善的胸懷面對著一切,不斷地把法輪功真相講給世人。

在這次迫害中,卜慶金還被關進孤東治安辦的鐵籠子裡,卜慶金抗議絕食,被強行灌食,逼迫寫「三書(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功)」坐老虎凳,用銬子吊起來。負責人付玉新、蓋金春等,看他仍不屈服,就送去王村非法勞教三年。

在王村勞教所這個魔窟裡,卜慶金二零零二年剛進去時就被打得面目皆非,整個頭腫大起來,連五官都分不清了。後來他遭受過「吊掛」、雙手分開吊銬等酷刑折磨。(註:吊掛:就是把法輪功學員上衣扒光,雙手吊起只讓腳尖著地。)然後由兩個邪惡之徒撬學員的肋骨。這種酷刑看不出外傷、又檢查不出內傷,就是叫人受不了。雙手分開吊銬:對堅信法輪大法的學員,惡警把他們雙手分開吊銬在窗欞或床頭上,腳尖著地,期間還有惡警或惡人打耳光,以手或器物捅肋骨等,使學員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背拷吊掛(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拷吊掛(明慧網)

卜慶金經常被吊起來,腳不著地,一吊二十四小時,並且遭受毒打,一個多月不讓睡覺。卜慶金後來骨瘦如柴,被迫害得不能說話。

實例十四:八分場勝利醫院精神病科高壓電擊太陽穴,強迫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控告勝利石油管理局集輸公司長期迫害大法弟子》的控告書中報導:「姜海松,男,三十歲,集輸公司職工,身體健康,精神正常。二零零二年二月無故被集輸公司長期關押,家中(法輪)大法書籍也被保衛科抄走。姜海松絕食抗議無理關押,索要書籍,絕食第八天,集輸公司保衛科以檢查身體為名把姜海松騙到油田八分場精神病院。

「在那裡,姜海松被捆住手腳,綁到病床上,每天被強迫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姜海松抵制用藥,被多次過電,五名護士按住姜海鬆手腳,護士長王把電流開到最大強度,兩個電極對準姜海松的兩個太陽穴,連續放電,嘴裡還喊著:敢不吃藥,我讓你接受教訓。強大的電流衝擊他的大腦,猶如雷劈般的痛苦,導致(姜海松)渾身劇烈的抽搐和嘶叫。

「經過六十七天的折磨,姜海松被摧殘得神情呆滯、面無人色、精神恍惚。他們還組織民警前去觀看,告訴說:『這是法輪功的癡迷者練瘋了』,以此來毒害更多的世人。姜海松的父母多次找公司要人,但都置之不理,母親因受不了而精神完全崩潰,父親也因這飛來橫禍憂心如焚,引發心臟病。」

實例十五:遼河油田王開明夫妻被迫害致死

王開明(明慧網)
王開明(明慧網)

王開明(王開銘)曾擔任遼河油田高昇採油廠附企金屬公司經理,後當主任。

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王開明擔任高采煉功點義務輔導員。王開明嚴格按「真、善、忍」修心性,無病一身輕,在工作上兢兢業業,是人們公認的好幹部、好職工、好丈夫。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夫妻倆多次遭受迫害。

王開明2008年4月被綁架時,身體非常健康;被監禁兩年時間就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0年4月14日,王開明被遼寧盤錦監獄四監區獄警迫害昏迷不醒,才通知家人人在盤錦第二人民醫院一樓重症監護室搶救。

醫院檢查王開明腦內已出血,有生命危險。王開明腳、手都被戴著銬,躺在病床上,大劑量注射藥物,人不能說話,只准女兒陪護。當時他妻子姚桂蘭,已於2009年9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兒生孩子滿月不長時間,二女兒上大學。女兒多次要求給父親辦保外就醫,但盤錦監獄藉口高采派出所不接受,拒不給辦理。結果只在二院住了十一天,當局就又把王開明拉到盤錦監獄醫院,打不明藥物繼續迫害。

半年後,即2011年1月份,王開明再次被迫害成第二次腦出血,成了植物人。
盤錦監獄怕王死在監獄,怕擔責任,才給王開明辦了保外就醫,轉到遼河油田中心醫院。

在遼河油田醫院住院期間,當有其它他法輪功學員去看望他時,發現他流淚了,但是他不能說話(不知在監獄裡被用了甚麼藥物),直到離世。

王開明妻子姚桂蘭(明慧網)
王開明妻子姚桂蘭(明慧網)

二零零零年十月,王開明妻子姚桂蘭上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北京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盤錦勞教所非法勞教,獄中遭體罰、鐵棒毆打等折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姚桂 蘭在發放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時被振興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遭嚴重迫害,再次被非法勞教時,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她回家後還遭監控、騷擾,傷病日益嚴重,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含冤離世。

實例十六:曾遭警察槍擊 遼河油田鄭群朋含冤離世

鄭群朋(明慧網)
鄭群朋(明慧網)

鄭群朋,男,遼河油田物探公司機動設備公司司機,終年四十二歲。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早五點二十分左右,鄭群朋在上班途中受到遼河油田公安局泰山派出所警察趙慶哲等開槍追擊,並遭到綁架關押五個多小時。

當時多名警察及保安猛擊鄭群朋的腦袋、腰、眼睛、胸、背、腿。左眼被打的烏青,右太陽穴腫大2厘米高,腰疼得站不直、胸部喘氣都疼。鄭群朋身心受到傷害。

鄭群朋直到去世前一直受到監視,家中不時受到騷擾;身體沒有恢復,單位領導就讓其上班,在單位上班時也一直受到監視;長期的精神壓抑、肉體上的創傷加上疾病,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於遼寧瀋陽某醫院含冤去世。

實例十七:遼河油田區七旬老人遭迫害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遼寧省盤錦市遼河油田研究院的退休工程師、七十八歲的謝兆琦老人,在過去十幾年裡,長期被當地派出所、610組織、國保大隊迫害,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在自己家中含冤離世。

當地派出所、610組織、國保大隊長期監控跟蹤騷擾她。振興派出所的一個警察曾說:「對於她(指謝兆琦),我們就是要抓了放,放了抓。」

實例十八:七次被綁架 華北石油年近七十歲退休職工被迫害致死

河北省霸州市華北石油採油二廠年近七十歲的退休職工李潤會,堅持修煉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七次被綁架迫害,被非法判七年。

在監獄,李潤會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臟病、肺積液水腫,心臟房顫無緩解,身體達到了生死極限致使生命垂危,監獄怕擔責任不得已才保外就醫回到了家中。

但司法局610組織等逼迫他寫思想匯報、敲詐,特意給他配了一部手機,便於隨時監控他。回到家不到八個月,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實例十九:華北油田總醫院退休職工白曉英含冤去世

華北油田總醫院退休職工白曉英分別於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七年先後三次將她綁架進拘留所、洗腦班進行迫害。使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尤其二零零七年白曉英在廊坊洗腦班被強行洗腦回 來後,一直消瘦,吃不下飯、咳嗽、氣喘、精神萎靡,最後全身浮腫。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下午六時二十分含冤離世。造成白小英去世的根本原因,華北油田610、冀中公安局、廊坊洗腦班韓志光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實例二十:讀高中時即被勞教 鄭寶華屢遭迫害離世

河北省任丘市華北石油綜合七處法輪功女學員鄭寶華,在早年還是一名高中在校學生時就被中共勞教迫害,歷年來被非法關押、勞教迫害的時間加在一起長達七、八年,期間屢遭酷刑折磨,被唐山開平勞教所折磨至肺結核晚期,生命垂危,不能進食,於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離世。

據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報導:「鄭寶華,任丘市華北油田教育學院高三學生,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被劫持到石家莊市勞教所,第一天就被打了二十多個嘴巴,後因不穿勞教服被兩次『上繩』,多次被打膠棍,或拳打腳踢,這個孩子現在手腕處的骨頭還是一動就疼。」

酷刑演示:上繩。(明慧網)
酷刑演示:上繩。(明慧網)

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鄭寶華在唐山遵化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遵化洗腦班迫害,遭毒打,十多天後再次被非法勞教迫害。在開平勞教所期間,鄭寶華遭到警察多次多種酷刑:如被毆打、罰站、不許上廁所、長期不讓睡覺、野蠻灌食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鄭寶華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銬在椅子上九天九夜,還敞著窗戶。第十天才讓她們回班組,警察把床板卸下來,把劉曉君等法輪功學員分別銬在床架上,這是最殘酷的,被銬的人站不起蹲不下,對身體的損傷非常厲害。七天後,劉曉君的身體很虛弱,警察怕出事,才讓她們睡了一宿。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更殘忍的是每天灌食卻不許上廁所,一連九天,鄭寶華的肚子鼓起來了,坐不下,站不直,只能雙臂向身後半依在床上。五月份,鄭寶華身體出現發燒、咳的厲害,醫院檢查為肺結核。後來吐的越來越厲害,而且有時出現高燒。

十一月十五日,鄭寶華吐得更厲害了,而且高燒昏迷不醒。送醫院經檢查:肺結核晚期,醫院想抽血化驗,可是醫生怎麼也抽不出血來了。勞教所怕承擔罪責,急忙打電話通知她的家人,她的父母才把生命垂危的鄭寶華接回了家。鄭寶華數月後即去世。

實例二十一:西南石油大學修煉法輪功的師生情況

根據明慧網2008年12月17日統計,中共迫害中國大陸高等院校法輪大法弟子人數最多的大學,西南石油學院排全國第12位,迫害了23名法輪大法弟子,和四川大學迫害人數一樣多,位居四川高校第一。

截至2012年,石油大學師生先後有4人被非法判刑、4人被非法勞教、7人被無理開除或學籍、20多人被非法關押。

法輪功學員楊秀忠2003年含冤去世,鮑維鳴承受不住高壓與迫害自盡身亡(在中共殘酷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刻面臨著死的威脅,但是,法輪大法教導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況下,自殘、自殺都是不符合大法法理的),段秋者高壓下背叛大法後胃癌復發身亡,這幾條生命的逝去都是西南石油大學校方及參與迫害者必須面對與償還的。

實例二十二:江漢油田法輪功學員王桂環失蹤十二年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消息,湖北省天門市江漢油田法輪功學員王桂環,遭天門市610和家人的迫害,精神失常,於二零零三年失蹤,至今杳無音信,生死未卜。

二零零二年春,三機廠保衛科科長蔣琳執行江澤民鎮壓政策,把這位心地善良的婆婆送進了天門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王桂環在看守所跟警察講真相說:「放我回去,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功好,教人向善做好人。是江澤民錯了,要關(關押)該關江澤民。」

警察群起而上,堵她的嘴、打她、給她捆死人床、戴鐵鏈、灌食、打不明藥物針、不讓大小便、不讓睡覺、不讓吃飯、不讓說話等。

王桂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惡警怕王桂環死在看守所擔責任,在王桂環身體極壞的情況下,看守所才通知她的家人把她接回。

回去後,三機廠保衛科長蔣琳還不肯放過,繼續給王桂環的家人施壓,聯合王桂環的老伴、孩子用假善的方式天天逼王桂環到醫院打針。特別是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廠保衛科還指使廠醫務人員多次強行給她注射精神病藥物,說是為了讓她安靜。幾針打下去後,使她全身無力,癱在床上一個多月起不來,大小便失禁,目光呆滯,生活不能自理。

不久王桂環離家出走,十二年至今音信全無。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8-19 3: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