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癡叟不癡

作者:鄭重

中國畫(fotolia)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宋朝有位御史中丞,名叫張升,為人正直,在朝中指陳時事,無所顧忌。起初,仁宗皇帝也討厭他,將其解職歸田。但是之後又將他請回朝廷,任參知政事樞密使。

後來,張升年老告退。臨行,仁宗賞賜他許多金銀珠寶、珍貴器皿。可張升認為:「名利、榮祿,是煩惱之根,人生百年,應以清靜為上。」因此,他對皇上的賞賜,一概婉言謝絕,被人笑為「癡絕」。

張升還鄉後,在嵩陽紫虛谷蓋一草屋,應四時之變,荷鋤阡陌間,過著素食淡飯、布衣草履,怡然自樂的生活。

八十壽辰之日,他與親朋擊杯而歌,吟〈滿江紅〉詞一闋云:

無利無名,無榮辱,無煩無惱。夜燈前,獨歌獨酌,獨飲獨笑。況值群山初雪滿,又明月交光好。便假饒百歲擬如何,從他老。

知富貴,誰能保。知功業,何時了。算簞瓢金玉,所爭多少。一瞬光陰何足道,但思行樂常不早。待春來攜酒殢東風,眠芳草。

吟罷兀自大笑不止,四座賓客,莫不慕其曠達。

(事據(宋)吳處厚《青箱雜記》)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朝才子解縉,文思若湧,筆意縱橫,以雋永傳神的詩文而名登金榜,高中進士。瓊林宴上,明太祖朱元璋,見其文思機敏,才華閃爍,便授予中書庶吉士,留在朝廷參議政事。
  • 薛良興一見白刺史親筆書寫的堂匾乃「極其廣大」四字,以為是讚他家房高屋大,田產無邊,於是滿臉得意,令大放鞭炮,高高掛起。
  • 明朝律學家、歷史學家朱載堉,字伯勤,號句曲山人。他平生對吹牛說大話者深惡痛絕,常謔言諷之,並專門寫作散曲予以刻劃…
  • 梁代詩人王藉,根據自己獨特的藝術感受作了一首〈入若耶溪〉,內有「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之句。
  • 深秋一日,清朝才子袁枚重陽登高,瀏覽岳麓秋色風光之後,下到書院遊玩。書院掌教羅慎齋素聞袁枚輕世傲物,放浪不羈,故不願相見,只派了個弟子,陪其遊覽。
  • 陸龜蒙也是一位寫諷刺詩的高手,現在遭皮日休嘲弄,豈肯罷休?於是,以牙還牙,在「皮」字上,大作文章;
  • 明寧王在南昌權勢烜赫。家養一鶴,為皇帝所賜,寧王頗愛之,專門從府中挑選一僕人服待這隻鶴,不但飲食沐浴,精心飼養,而且還經常陪鶴上街遊逛。
  • 寫畢,要店婆貼於酒廳正壁之上,然後換了支大筆,寫了斗大的《開一天酒店》五個大字,落款「道州何紹基」。
  • 酒至半酣,明太祖興來,舉杯笑道:「自古墨人騷客,皆因雄雞精神抖擻、剽悍壯美而賦詩作畫,寡人今提議,以「金雞啼曉」,為題,各詠詩一首,以助雅興,眾卿意下如何?」
  • 把功名視如草芥的金聖歎,卻遊戲筆墨,佯裝愚才,援筆而書:開東城,西子不來;開南城,西子不來;開北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