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王名垂不朽 紀念路易十四逝世300週年

文/李琳
font print 人氣: 38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8月25日訊】

路易十四無疑是給人類帶來最為深刻影響的國王。在他統治期間,法國的文化藝術達到了歐洲的最高水準:哲學上有笛卡爾、帕斯卡;在文學上更加群星璀璨,有高乃依、拉辛、拉‧封丹、莫里哀、博絮埃、塞瓦涅夫人等;他於1661年開始修建著名的凡爾賽宮,直到1689年才告全面竣工,成為歐洲最宏大、豪華的王宮。巴黎成為歐洲的中心。

路易十四還在1661年建立了舞蹈院、1663年改組了王家繪畫雕塑院、1666年建立了法蘭西科學院,於1671年建立了建築學院,同年,將歌劇院改組為王家音樂院。國王通過這些院所,對藝術家們進行資助,藝術家們則以最優秀的作品向國王表示崇高的敬意。

1715年9月1日,路易十四在臨終時曾說:「朕走了,但國將永存。」「太陽王」雖然逝去了,但其對藝術和科學的推動令他名垂不朽。今年,是路易十四逝世三百週年,凡爾賽宮為此特別推出了系列活動,還新建了路易十四廳,以紀念這位塑造凡爾賽宮靈魂和精神的偉大君主。

讓·卡尼爾(Jean Garnier,1632-1705年)繪的寓意畫《路易十四保護藝術與科學》。 (©Daniel Arnaudet/Hervé Lewandowski)
讓·卡尼爾(Jean Garnier,1632-1705年)繪的寓意畫《路易十四保護藝術與科學》。
(©Daniel Arnaudet/Hervé Lewandowski)

1715年路易十四駕崩

路易十四的去世是驟然發生的。1715年8月10日,從馬利打獵歸來後,國王感到腿部一陣劇痛。御醫法貢(Fagon)診斷說這是坐骨神經痛,國王不得不保持同一個姿勢,但是黑點很快出現了:這表明有組織壞死引發了壞疽。

儘管疼痛難忍,國王還是毫無怨言地堅守職位處理日常工作。年邁的君主依舊顯得堅韌而不可撼動,並贏得了大眾的敬仰。但情況急轉直下,到了8月25日,他不得不臥床休息,之後就再也沒離開過寢宮。

壞疽的影響越來越嚴重,到了26日已經發展到骨骼,醫生們束手無策。此時,路易十四已經意識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當天他接見了五歲的曾孫,未來的繼位者路易十五,給了他很多忠告,叮囑他要減輕人民的負擔,做一位「和平的君主」,儘量避免發動戰爭。

由於篤信君權神授,偉大的國王一直都生活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也將在眾人面前去世。但死亡的來臨要比預想的漫長得多,國王先後向曼特儂夫人道別了三次,向宮廷道別了兩次。

8月29日,一個名叫布倫(Brun)的普羅旺斯人被准許靠近國王的床笫。他自稱擁有一種神藥。國王服用後確實感覺稍好。但是痛苦仍在,並且越來越難以忍受。30日和31日,路易十四最終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泰斯特林(Henri Testelin,1616-1695 年)繪製的《建立科學院》。( 維基百科)
泰斯特林(Henri Testelin,1616-1695 年)繪製的《建立科學院》。( 維基百科)

在經受了一週的漫長折磨後,路易十四於1715年9月1日上午8時15分在凡爾賽晏駕了,此時距離他77歲的生日還僅剩4天。這個法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結束了其長達72年的統治。

1715年無疑因此成為法國歷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標誌著法蘭西最為強盛的時代「偉大世紀」(Grand Siècle)的逝去,對此,伏爾泰不禁嘆息道:「大自然似乎休閒了!」從此,另一個時間差不多一樣長的統治期開始了:路易十五時期(1715-1774)。

根據遺囑,路易十四的侄子奧爾良公爵腓力二世(Philippe II,1674-1723),在路易十五能夠親政之前擔任攝政王。9月9日,攝政王開始在王宮的住所處理政事,而把年幼的新王安置在了杜伊勒利宮。宮廷離開了凡爾賽。

路易十四的王家葬禮

國王的去世,是宮廷社交生活的代表性事件,也是構築並展示法國絕對君主政體的一個重要時刻。從路易十四的臨終到葬禮,其結合了宗教與政治的巴洛克風格的大型儀式,與其生前的任何時刻一樣,都體現了至高無上的君王的威嚴。

在他去世後的第二天,路易十四的身體被運送到國王寢宮前的廷臣侯見廳——牛眼廳(l ‘antichambre de l’ OEil-de-boeuf)內。傳統上,自從1314年腓力四世去世之後,歷代法國國王的遺體都將被分割為身體、心臟和內臟三個部分,葬入不同的陵墓內。在宮廷的主要官員面前,路易十四的遺體被切割,由醫生作防腐處理之後,被封閉在一具鉛質和橡木製作的雙層棺材內。

《路易十四家族》,Jean_Nocret 繪於1670年。( 維基百科)
《路易十四家族》,Jean_Nocret 繪於1670年。( 維基百科)

從第三天開始,路易十四的靈柩在國王大套房的墨丘利廳(le salon de Mercure,起初曾作為國王大套房的臥室)內,展示長達一個星期,進行相關的禮儀。與悠久的傳統不同,取消了製作陪葬肖像這一項內容,似乎在暗示著太陽王的永生。

在哀悼期間,宮廷嚴格依照禮儀著裝和布置宮殿,很多廳室都掛上了黑幔。從法王弗朗索瓦二世的王后、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Marie Stuart,1542-1587,1542年12月14日-1567年7月14日是蘇格蘭的統治者,1559年7月10日-1560年12月5日是法國王后)之後的君主們,如瑪麗‧德‧美第奇(1757-1642,亨利四世的王后,路易十三的母親),服喪時都身著黑色服裝,而駕崩的國王則身著深絳紫或紫色的殮服。

葬禮的高潮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送葬儀仗,路易十四的靈柩於1715年9月8日晚上7點從凡爾賽宮出發,翌日清晨到達埋葬地點——聖但尼王家大教堂(la Basilique Royale de Saint Denis)。

大教堂布置得華麗宏偉,以肅穆的黑色、莊嚴的金色和銀色裝飾,喪禮追思歷時長達40天,期間有持續進行的彌撒祭禮,還有每日三次的喪鐘悼念過世的國王。

在10月23日,舉行了王室和整個宮廷出席的告別儀式。國王的遺體被安放在一個巨大的追思台上,周圍是點燃的蠟燭,追思台旁飾以寓言人物像,在基礎上還有象徵過世君主美德的巨大鵰像。黑色的帷幔上滿是象徵王室的百合花圖案和銀色的刺繡邊飾。守護祭壇的是瑞士人衛隊(les Gardes Suisses),國王的侍衛隊(Gardes du Corps)則環繞在追思台的周圍。

彌撒是由羅昂(Rohan)紅衣主教宣講的。王家禮拜堂(la Chapelle Royale)的樂隊和國王寢宮的樂隊也出席了全部的大典,指揮是為路易十四服務長達32年的法國最著名的大經文歌作曲家米歇爾.理查德‧德拉蘭德(Michel-Richard Delalande,1657-1726,法國巴洛克作曲家、管風琴演奏家、芭蕾舞劇和抒情悲劇作者)。大經文歌是一種路易十四非常喜歡的宗教音樂體裁,具有華麗和莊嚴的風格。

此外,在法國各地和國外還舉行了各種紀念儀式。

最後,國王的靈柩下葬進在聖但尼大教堂的波旁王朝地下墓穴,他的內臟被安置在巴黎聖母院,而他的心臟安放在了聖安東尼街的教堂內。

凡爾賽宮大理石庭院。(versailles3d.com)
凡爾賽宮大理石庭院。(versailles3d.com)

 

路易十四廳

為紀念路易十四,凡爾賽宮在城堡北翼的一樓,介於樓層末端的王家歌劇院和在中央的國王大套房之間的位置上,新布置了路易十四廳(Salles Louis XIV)。這裡在路易十四時曾是王室宗親的套房,後被路易‧菲力普國王改為法國歷史博物館的一部分。

作為訪問國王大套房的前奏,這些廳室被布置成系列畫廊,以繪畫的方式來追溯「太陽王」時代的精神,對17世紀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全景展示:從國王的幼年時期到創建科學院,他的家庭、宮廷大臣和貴婦們的畫像,直至其統治內標誌性的重大政治、軍事和藝術活動。

畫作以19世紀流行的「比肩接踵」(àtouche-touche)方式懸掛,帶褶皺的天鵝絨帷幔的色澤和作為王室宗親套房時使用的傢俱,無不令人聯想起那個偉大的世紀。

著名作品如:查理‧勒布倫的《蒂雷納子爵畫像》(portrait de Turenne),亞森特里戈的《帕拉丁夫人》(Madame Palatine,路易十四的弟媳),與之並排的是由泰斯特林(Henri Testelin,1616-1695)繪製的《建立科學院》(L’Etablissement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後者寬達6米,尺寸驚人。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國天主教神父白晉一六五六年出生在法國曼城,受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世派遣來到中國。他曾擔任康熙皇帝的侍講,講授天文歷法及醫學、化學、藥學等西洋科學。
  • 中國清朝的康熙皇帝與法國的太陽王路易十四國王,是十七、十八世紀東西方的的兩位曠世明君。他們在同一個歷史時期分別推動了中國和法國文化藝術的發展。繼去年1月份中國《康熙時期藝術展》在法國凡爾賽宮舉辦之後,《太陽王路易十四--法國凡爾賽宮珍品特展》將於今年5月1日回訪紫禁城。
  • 伴隨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藝術事業,則非凡爾賽宮莫屬。這座集結王權意識與當代的藝術精英共同打造的華麗花園宮殿,立即成為歐洲其它王室競相效仿的王宮範本。
  • 路易十四選擇太陽作為標誌。太陽神(就是阿波羅)為和平與藝術之神,它也是賦予萬物生命的天體,它升起又落下,它就是規則本身。同神一樣,戰爭英雄路易十四帶來了和平,他保護藝術,他是所有恩寵的賜予者。他通過兢兢業業的工作,遵從隨日昇日落的起床式和就寢式,強調了自己與神的這種深入骨髓的相似性。凡爾賽宮的裝飾在王室肖像和象徵物中到處都加入了神的標誌和象徵(桂冠、豎琴、三角架)。國王路易十四在凡爾賽宮的日子裡,他的起居可以說一切都圍繞著太陽的起落而定的。
  • 凡是見識過法國宮殿的人們,無不被其金碧輝煌所深深震撼。其中尤以太陽王路易十四興建的凡爾賽宮為甚:整個宮苑的每一角落都精緻細膩,而且貫穿著一股令人傾倒的豪華奢靡的氣氛。伏爾泰曾頌揚太陽王的統治是一個「永遠值得懷念的時代」,凡爾賽宮則是這偉大不朽時代精神的寫照,而鏡廊(La galerie des Glaces)是宮苑中最瑰麗的殿堂。
  • 透過藝術家們藝術肖像畫的精緻描繪,我們依稀從這些人物中,如法國路易十四、路易十四王后和小王子、路易十四王王室家族中的幼童,以及兩位貴族夫人的高雅氣質,看到並重溫十七世紀歐洲文明的優秀氣質和文化。
  • 熙和路易十四時代,中國的刺繡品與染色等技術傳入法國,成為宮廷貴族時尚。 從蓋地博物館(Getty Museum)展出的系列法國壁毯,可以看到當年中華藝術文化,帶給法國藝術和工業的突飛猛進。
  • 「我為宮廷建造了凡爾賽,為朋友們建造了瑪力(Marly)城堡,為自己建造了特里亞儂宮。」 ——路易十四
  • 「我為宮廷建造了凡爾賽,為朋友們建造了瑪力(Marly)城堡,為自己建造了特里亞儂宮。」——路易十四
  • 「我為宮廷建造了凡爾賽,為朋友們建造了瑪力(Marly)城堡,為自己建造了特里亞儂宮。」——路易十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