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一夜朽木忽成金

作者:鄭重

中國畫(fotolia)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有一天,有位教家館的老先生,出了一道「花影」的詩題,要豪門公子作一首五言絕句。那紈褲子弟,搜腸刮肚,寫了四句:「花影日頭溫,花影水腳冷。其花比其人,同此冷溫境。」

老塾師一看,氣得批了四字;「狗屁不通!」令那公子重寫。

那公子實在寫不出,只好在外置酒一桌,請才子唐伯虎幫忙。

唐伯虎邊喝酒,邊細細閱覽那公子的原詩,然後笑云:「老弟的用意我領悟了。」接著逐句試析:「花影日頭溫,可是說曬在日光中的花影是溫的?花影水腳冷,可是指水缸腳邊的花影是冷的?」

那公子連說:「正是,正是。」

唐伯虎呷了口酒,接云:「其花比其人,可是將花比作人?同此冷溫境,可是說人有炎涼,花亦有冷溫?」

那紈褲子弟如雞啄食一般,連連點頭:「對極,對極。」

唐伯虎舉杯一飲而盡,向店家借來筆墨,只略為將原詩改動了七個字,一首劣作,當即變成為情景交融的好詩:

日上花影溫,
月來花影冷。
將花比作人,
同此炎涼境。

改畢,叮囑那公子:暗自謄抄一遍,重新交給先生。

那老學究一看,驚呼:「一夜朽木忽成金,奇哉怪也,奇哉怪也!」@*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琵琶不是這枇杷, 只為當年識字差。 莫廷韓隨即聯句吟曰: 若是琵琶能結果, 滿城簫管盡開花。
  • 夫妻相親相愛, 巧以藥名寄懷; 充滿高情雅趣, 千古晶純至愛!
  • 解縉,字大紳,江西吉水縣人,明朝初期,頗負文名。《明史》上對他的評價是:「縉幼穎敏,少登朝,才高,任事直前,表裡洞達。」
  • 平生志業在琴詩, 頭上如今有二絲。 漁父尚知溪谷暗, 山妻不信出身遲。
  • 明朝正統年間,太監王振專權弄勢,威風十足。侍郎王佑是個善於攀龍附鳳、趨炎附勢之徒。他為了升為尚書,對王振阿諛奉承,百般獻媚。
  • 中國文化是神傳文化,自古便有投胎轉世的說法。大凡名人賢士,往往有由某某轉世的傳說。如說蔡邕是張衡後身,嚴武是孔明後身,房綰是永禪師後身等等。就是一般常人,也有某某轉世之說。
  • 在赤壁之戰前後,曹操先後寫給孫權兩封信。我們把它們放在一起來讀,就會對曹操這個歷史人物,有所認識。
  • 侯蒙步入仕途之初並不順利,直至三十一歲時才鄉試中舉。因他年紀大了,其貌又不揚,幾個文明詩友和他開玩笑,把他的尊容畫在紙鳶之上,放飛空中,哈哈取樂。
  • 張升還鄉後,在嵩陽紫虛谷蓋一草屋,應四時之變,荷鋤阡陌間,過著素食淡飯、布衣草履,怡然自樂的生活。
  • 五代時蜀人王巖,早負逸才,磊落清奇,是位富有正義感的詩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