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鏡剛正如鐵 絕不苟且

作者:慧淳
font print 人氣: 263
【字號】    
   標籤: tags: ,

田文鏡(1662一1732年),字抑光,漢軍正藍旗人,雍正五年(1727年)因功選入正黃旗。祖先原居廣寧(今遼寧北鎮)。康熙二十年(1683),二十二歲的田文鏡,以監生任福建長樂縣縣丞,開始了他的政治生涯。自從步入仕途,直到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過六旬的田文鏡歷官四十載,不過當到內閣侍讀學士,而且政績平平,史書上只留下了他憑著資歷而緩慢陞遷的記錄,卻未記載下一點可以揚名的政績。

直到雍正帝登基後,田文鏡才開始顯露出他的才幹,並很快成為地方督撫之楷模。這當然與他多年在官場磨練出來的精明才幹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能夠識別、提拔他的英明君主。

雍正元年(1723),田文鏡受命告祭西岳華山,途經山西時,他得知山西官員匿災不報,以致百姓遭殃,便如實向雍正帝匯報,雍正帝極為讚賞,嘉其直言無隱,命速往山西賑災。當田文鏡圓滿完成救災任務後,即被任命署理山西布政使,他「清厘積牘,剔除宿弊,吏治為之一新。」因而使雍正帝對他更加器重,遂於雍正二年(1724)正月,調任河南布政使,後又升為河南巡撫。從此,田文鏡得以一展宏圖。

田文鏡受「知遇」之恩,報效心切,用他自己的話說,「即鞠躬盡瘁,亦難報效,惟有矢此血誠,不敢一毫怠惰、一事苟且。」因此,儘管他到河南任時已六十三歲,而且身體多病,但他全然不顧,一上任便大刀闊斧地對官場長久以來的陋規、科派,以及州縣逃賦、隱匿土地等問題,進行了整頓。他還特別注意認真執行雍正帝的各項惠益百姓的措施,使之在河南得以落實。

整頓吏治,清查虧空,是雍正帝登基後進行的第一件大事。田文鏡在河南亦以此為先務,他一到任,「即查核豫省虧空」,而且「不遺餘力,檄委各府州互相覺察,總期徹底澄清,不容纖毫短少。」對那些有貪污行為者,俱「令其滌慮洗腸,痛改前非。」否則「立即揭參」,毫不留情。由於措施嚴厲,河南清查虧空事進展較快。此外,田文鏡嚴肅吏治,對屬員要求極嚴,對貪贓枉法,以及玩忽職守者,同樣嚴懲不貸。赴豫僅二年,他就劾罷奸庸屬員達二十三名之多。

田文鏡剛正如鐵,絕不苟且,銳意興革,必然受到保守勢力的攻擊,特別是他懲治貪官十分嚴厲,必然觸及某些利益集團,因而保守勢力對田文鏡恨之入骨,經常向雍正帝密奏田文鏡之「刻薄」。雍正帝對田文鏡的幹勁十分讚賞,但為了使他不致陷入孤軍奮戰,曾下諭勸他講究一下策略及方式:「豫撫之任,汝優為之。但天下事,過猶不及,適中為貴。朕不慮汝不及,反恐報效心切,或失之少過耳。」

田文鏡十分感激雍正帝的善意提醒,對各種誹謗及攻擊毫不介意,仍舊對河南政務不停地進行整頓。他不怕挨罵、不怕孤立、認準的事,就要一幹到底。在貫徹雍正帝關於「士、民一體當差」政策的過程中,田文鏡狠狠打擊了保守勢力的進攻,迅速解決了一起旨在反對改革的「罷考」事件。

田文鏡抵豫之前,河南連年遭災,人民苦不堪言。上任之後,他通過深入瞭解情況,發現與河堤工程長年失修有關,以致無雨時,則致乾旱;遇有大雨,又釀洪災。於是,決定由政府撥款興工修築,並提出:人夫應由各州縣分遣,「按照百姓地畝,或半頃或二頃出夫一名」,「紳衿里民,一體當差。」這本是個利國利民的政策,但卻觸犯了權貴統治集團的利益,因為有「田半頃或二頃者」自然是地主,他們一向與紳衿等享有特權,官府也不敢輕易觸犯。沒想到新上任的布政使,卻毫不留情面。於是在一些人的挑唆下,開封府封邱縣紳衿、武生等,赴巡撫衙門控告,反對一體當差。要求維護儒戶、官戶的特權,最後發起罷考,一時聲勢浩大。當時,河南的學臣,對此竟「無言嚴飭」,而負責司法、監察的按察使,更「將罷考事,置若罔聞」,聲稱:「我只管人命盜案,餘事非我職掌。」

形勢對田文鏡極為不利,他也感到「勢甚孤危」。但是,為了把「一體當差」這項惠民的公正措施,進行到底,田文鏡敢犯眾怒,就在河南一些大員袖手旁觀的情況下,他「捐棄身家,不避嫌怨」,迅速將為首者捉拿嚴辦,殺一儆百,終於使考試照常進行。地方很快恢復了平靜,而各處堤工也按原計劃興辦,無一例外。在這個問題上,雍正帝態度鮮明:表揚田文鏡「果能任怨任過,真實為國家竭力報效,何危之有?」實際上是全力支持了田文鏡。有雍正帝的支持,田文鏡更加勤奮。他曾多次表示,為了把河南工作搞好,他要「益加敬謹,夙夜匪懈,竭盡努力,以仰報我皇知遇之隆恩。」在嚴厲打擊保守勢力的同時,田文鏡對地方各項工作,也是兢兢業業。他忠於職守,精勤於錢糧、治河、刑名、防盜諸務。

雍正帝曾下令在全國實行「攤丁入畝」的賦役改革,田文鏡積極貫徹,他在調查了河南各州縣的情況後,於雍正四年(1726)奏清自五年(1727)始,河南全面推行攤丁入畝,「各邑丁糧,均派地糧內,紳衿富戶,不分等級,一例輪將」,獲得批准。使河南 成為在全國比較早實行這項改革的省份之一。

治河,興修水利,歷來是朝廷和政府的大事,對河南來說,尤其突出。田文鏡對此更是努力之至。他在雍正二年修築堤工的基礎上,從雍正三年(1725)正月起,又對原來負責河工的堡夫,以及由江南調來協助防護的河兵,進行訓練和約束,並對管河官員重其職守,力圖訓練一支幹練的護河隊伍,以保證豫省河堤的堅固。同年夏季,遇有大雨,黃河「淨長水四五尺間至七八尺不等,勢亦洶湧」,且多有「出槽漫灘」之處。

田文鏡「曉夜查催,不遺餘力」,並嚴格要求各處官員必須「率領兵夫晝夜住宿堤上,多備料物,人夫協力,加緊修防」,終於使這次洪水未能成患,而「禾黍暢茂」。雍正帝聞訊,高度讚揚說:「如此在地方上憂勤不懈,何事弗克辦集耶?(有甚麼事不能勝利地做好啊?)」事後,田文鏡又安排各地務必在「今冬明春,乘農務閒暇之時」加固堤岸,「庶堤岸鞏固,安如磐石。」在田文鏡的努力下,河南的治河工作,取得了明顯效果。

【附言】

田文鏡正是以自己的辛勤汗水,換來了地方政務的百廢俱興,並成為全國督撫之楷模。田文鏡在擔任河南巡撫時,即表下心志:「鞠躬盡瘁,亦難報效,惟有矢此血誠,不敢一毫怠惰,一事苟且!」。

雍正帝曾對田文鏡勵精圖治、銳意改革的精神給予充分肯定,盛讚道:「及為巡撫後,三年以來,整飭河工,堤岸堅固,河汛安瀾,年歲豐稔,紳衿畏法,正己率屬,地方寧謐,而每事秉公潔己,謝絕私交,實為巡撫中之第一。」從此,田文鏡成了朝野聞名的能臣,而且是雍正帝最為稱許的三大臣(鄂爾泰、李衛、田文鏡)之一。

只要認真研究一下田文鏡的經歷及其對工作的態度,就不難發現,他在河南取得的成就,正是他勵精圖治、銳意興革的結果,為後世的當官者,樹立了「惠益百姓」,「剛正如鐵,絕不苟且」的典範。(事據《清史稿》)@*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朝時候,蕭歷和他的妻子都犯了罪,被官吏殺了,遺留下一個十六歲的女兒蕭姑娘。蕭姑娘便和婢女一起把臉塗污了,運著父母的兩具靈柩回故鄉下葬。
  • 不論是窮困還是富裕,勤學都是走進成功的途徑......
  • 張儉與孔融的哥哥孔褒是舊友。張儉逃亡,去投奔孔褒。孔褒不在家,孔融留張儉住下來。後來,此事敗露了,張儉脫身逃走,孔褒、孔融,都被官府抓起來,投入大牢。
  • 《人鏡類纂》中,有一組文章「亂世眾生相」,寫的是在「特殊情況下的一些特殊行為」。
  • 漢朝有個人,名叫薛包,生性十分孝順。他父親娶了個後妻,對薛包十分暴烈,時常將他趕出家門。薛包也無怨恨,便在附近找了個地方住下來,但一早一晚仍像以前一樣去給父母問候請安,十分恭謹有禮。
  • 晉朝有兩兄弟,名叫彥霄、彥雲,父母死後,兄弟倆在同一個鍋裡吃飯,足足有十二年,手足情深。
  • 唐朝的崔沔是個生性友孝的人。母親雙目失明,他便不脫衣服地侍奉了三十年。每逢天氣好,或者有好風景可以欣賞的時候,他都會扶著母親出來,擺些小酒菜,邀約親朋,大家言笑宴宴,共享良辰美景,而做這一切,不過都是想讓母親感受喜悅快樂,好讓她忘了自己的愁苦罷了。
  • 隋朝時,劉君良家裏四代同住,人人和睦相處,就是一斗米、一尺布都歸公,沒有一個人會在私下裡藏一點點的。
  • 唯獨錢若水,在那千鈞一髮的時刻,他不顧一切,挺身而出,堅持「先推驗有狀」,然後才能行法。終於救了三條人命,使這冤案沒有造成。
  • 張書在益州當知州時,有個和尚來歷不明。巡查的官員把他捉住,報告給張詠。張詠仔細審視了這個和尚之後,就在他的度牒上批道:「審查這個殺人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