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青山不放鬆

驚心動魄的真實醫案!針灸竟然觸動了另外空間的靈體

文:溫嬪容
針灸真的會觸動到另外空間的靈體(fotolia)
  人氣: 26081
【字號】    
   標籤: tags: , ,

這是十幾年前一次驚心動魄的醫案。

驚心動魄的醫案

一位62歲面色黧黑、氣喘如牛的父親,由女兒帶著從南部北上來看診。

在候診室他就質問女兒說:「妳是要帶我給那位醫生看嗎?」女兒點點頭還沒回答,老爸就罵上了:「那個小孩會看病嗎?害我顛簸,坐了那麼久的車子,累得要死,命都快沒了。」

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吼罵,殺氣騰騰,一大早就來踢館,橫掃一群候診室病人的眼光。

這位老爸得的是肺癌,常吸不到氣,動不動就喘得要命。

我告訴他女兒說:「舟車勞頓會耗掉老爸的精氣神,最好就近看醫。他的病情已很嚴重,我幫不上什麼忙,頂多稍為舒緩他的不舒服。」

他女兒很孝順,看老爸病痛很心疼,只要聽到哪裡有比較好的醫生,就帶著他四處去求醫。

急重症針灸比較快,補陽氣針百會、氣海穴;氣喘針魚際、列缺、合谷穴;強心針內關透間使穴;配合公孫穴鎮靜橫膈膜;補氣血針足三里、三陰交穴。

重病,穴取少,刺激量輕,以免刺激太過,病人承受不住。

我全神貫注的一面針灸,一面觀察他的臉色,小心行氣。下針結束,他大大的吸了一口氣,高興的說:「好久沒好好吸一口氣,真舒服呀!」

針灸觸動另外空間的靈體

可是事情並沒那麼簡單,說時遲那時快,當針完最後一針,我立即天昏地轉、眼冒金星、四肢發軟,快昏倒了。

我咬緊牙根走到診間,打電話給掛號櫃檯,要停止掛號半小時。一放下電話就癱了。心臟好像快停了,躺了半小時還是爬不起來。

我心裡很清楚卡到惡煞了!事後的一個禮拜都處於鬼壓床,在驚恐輾轉中度過漫漫長夜。

後來我與同學切磋醫術時,有位同學說他也碰到過一次,大病了三個月,從此以後不再針灸。

還有他的針灸老師和幾位針灸高手都曾遇過此狀況,也都因此封針了。而我是第一次親自體驗到,針灸真的會觸動到另外空間的靈體,好嚇人,也好驚人!

「我要不要繼續針?」這個疑問衝擊迴盪在每個夜晚與每位病人的臉龐,日日夜夜,夜夜日日。

我低首捫心自問:當初想做醫生的濟世情懷哪裡去了?而老祖宗也說「一針二灸三用藥」對病人最好。有些病灶在分子層以下的病,就是要針灸才能達病所。

經過幾番掙扎,最後,我還是從谷底再度振作起來,重要的是我應該努力的把針灸醫術提升,並加強自身的能量場。

接下來的十多年行醫路上,我一直向鄭板橋讚詠竹子所寫的一首詩學習──「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摘自《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蘭的檔案:
  • (大紀元記者鄒鳳採訪報導)中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針灸醫學是這個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幾千年來她為華夏子孫的繁衍昌盛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特別是在當今社會,針灸醫學已經成為世界醫學的一個組成部分,她必將放射出更加絢麗奪目的光芒。
  • (大紀元記者鄒鳳採訪報導)王詩銘教授從事中醫工作四十餘年,現今已經七十多歲了,他還在不知疲倦地每週七天給患者治病並在中醫大學裡從事教學工作。經常有熟悉的人對此不解——為什麼不退休呢?為什麼怎麼幹都不累?為什麼總是熱情高漲?近日,王教授向記者打開了話匣子。
  • 澳洲天空的雲層日前出現一個大洞,同時伴有繽紛的彩虹,彷彿是另一個空間的大門開啟,堪稱奇觀。
  • 由正見網主辦的2014年「未來科學與文化講座」21日於臺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廳舉行。該講座的主題是「探索另外空間」,與會專家發表演講,從人體、生命、宇宙的脈絡,來認識另外空間及其與人的關係,從而理解傳統文化的博大與精妙。他們希望通過講座找回人的正向價值,也給未來人一條昇華之路。
  • 每個人都會做夢。有人曾經做過統計,人的一生中,做夢的時間加起來約有六年。那麽夢是什麽呢?通常人們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有的夢與「日有所思」根本沾不上邊。有人說夢是一種宇宙信息在人腦中的反映,但一些稀奇古怪的夢又該如何解釋呢?特別是一些帶有預兆的夢。
  • 最近流傳的一段詭異視頻顯示,智利有隻小狗在穿越馬路時,原本應該會被急駛的汽車撞上,卻似乎突然憑空消失,隨即又憑空出現,因而躲過了一劫,彷彿是遁入另外空間一樣。
  • 千百年來,松果體被認為是具有超感知覺的器官,是進入另外空間的窗口。慢慢地人們淡忘了這一看法,現在科學家又重新試圖更多地瞭解「第三隻眼」的神秘功能。
  • 編按:本文作者是中國大陸著名醫學專家、美國耶魯大學退休教授,張教授在大紀元「九評徵文」中,披露了3件中共竊政後的典型靈異事件,用事實駁斥中共無神論的荒謬與毒害,此為其中之二。

  • 2015年3月20日晚,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在意大利米蘭的德利.阿傾波第(degli Arcimboldi)劇院,完成了2015年在本地的第一場演出,熱情的意大利觀眾被神韻純善純美的藝術所感動,很多人稱讚「前所未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