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文友至交 韓愈與孟郊

作者:鄭重

孟郊的詩作絕妙,因此,他同韓愈一樣,很受人們推崇,被稱讚為「孟詩韓筆」。(公有領域)

  人氣: 9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縣)人。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孟詩作為唐詩中的一個新的流派,對當時和後世詩歌的發展,產生一定的影響。由於孟郊的詩作絕妙,因此,他同韓愈一樣,很受人們推崇,被稱讚為「孟詩韓筆」(唐·趙璘《因話錄·卷三》)。

孟郊(751年─814年),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唐朝詩人。(公有領域)

唐德宗貞元年間(785年—805年),韓愈在洛中(今洛陽一帶)地區結識了孟郊。兩位作家一見如故,彼此都十分仰慕對方,很快就結成了志同道合的知心朋友。他們結伴郊遊,飲酒賦詩,總覺得在一起的日子過得太快了。孟郊生性孤僻,憂鬱寡歡,少年時代曾隱居嵩山(在河南省),自稱是「山中居士」;後來又經常遊歷於洛陽一帶,覽物賞景,寄情抒懷。他酷愛讀古書,又特別勤於寫作,當時就已是很有名的詩人了。因此,韓愈寫詩稱讚他(《孟生詩》),曰:

孟郊江海士,古貌又古心。
常讀古人書,謂言古猶今。
作詩三百首,窅默咸池音。
騎驢到京國,欲和薰風琴。

韓愈的這首詩,形象地刻畫了孟郊的性格特徵,概括了他當時的詩文成就。

孟郊是一個很有才學和志氣的人,然而在壓抑人才的當時,他得不到賞識和重用,在政治上很不得志。他一生曾先後三次參加進士考試,直到四十六歲那年才意外地考中了。五十歲時,才被分配到溧陽(今江蘇省西南)做了一名小小的縣尉。為此,他在《懊惱》一詩中,曾憤慨地呼喊:「惡詩皆得官,好詩空抱山。」可見,當時的社會對他的壓抑確是深重了。

韓愈認識孟郊後,非常器重他的才學,格外同情他的境遇。他為了推薦孟郊,曾四方奔走,費盡了心力,但當時的官場一直不予理睬。因此,韓愈曾專門寫了一首《薦士》詩,為孟郊大鳴不平。詩中寫道:

有窮者孟郊,受材實雄驁。
冥觀洞古今,象外逐幽好。
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奡。
行身踐規矩,甘辱恥媚灶。
寒酸溧陽尉,五十幾何耄?

這詩,盛讚了孟郊的才學和品格,說他通習古今,學問淵深,寫得一手好詩,筆調冷峭,才力過人,為人正直、剛強,從不去巴結權貴。同時,又深為他的不被重用而感歎:五十多歲了,才做了一個處境寒酸的小小縣尉,熬到哪年是個頭呢?

孟郊一生窮愁潦倒,常常處在令人難以想像的困境之中。他在《贈別崔純亮》這樣寫道:

食薺腸亦苦,強歌聲無歡。
出門即有礙,誰為天地寬?

詩中說:他連飯都吃不飽,只好去挖野菜充飢;餓著肚子吟詩,聲音都變得淒楚了;由於衣服穿得破破爛爛,出門探望朋友也成了自己的精神負擔。你看,他的生活多麼悲苦!末句「誰為天地寬?」一句,實在是筆力千鈞!

到了冬天,孟郊的日子更難熬了。他沒有柴炭取暖,身子都給凍殭了。一次,朋友贈他一車炭,他心情十分激動,當即寫了一首《答友人贈炭》,詩中道:

青山白屋有仁人,贈炭價重雙烏銀。
驅卻坐上千重寒,燒出爐中一片春!
吹霞弄日光不定,暖得曲身成直身。

試想,若不是飽嚐過寒冷的人,怎會。寫得出這樣深切的感受?對於孟郊的貧困,韓愈更是給於深切的同情和關懷。他不僅在物質上常常幫助孟郊,還在精神上不斷鼓勵他,替他申訴冤屈。他在一首《答孟郊》詩中,曾這樣寫道:

規模背時利,文字覷天巧。
人皆餘酒肉,子獨不得飽。
才春思已亂,始秋悲又攪。
朝餐動及午,夜諷恆至卯。
古心雖自鞭,世路終難拗。
弱拒喜張臂,猛拿閒縮爪。

詩中,韓愈對孟郊的淒涼生活念念不忘,憂慮重重,也為人間道路的坎坷和豪門貴族的冷酷無情而忿忿不平。他常常想到:孟郊的詩雖然寫得好,構思新穎獨特,文字巧奪天工,但詩人卻終日不得溫飽,一年四季都處在憂愁悲哀之中。孟郊廢寢忘食地誦讀、寫作,一心向上,可這人世給他的壓抑太大了,他違抗不過。他也深深感到:對於孟郊的貧困和艱難,窮苦的人們倒是樂於幫助的,而那些位高權重的富人,卻總是躲躲閃閃,見死不救……

韓愈不時地關注著孟郊的危難。元和初年(806年─808年),孟郊的三個兒子接連病逝。韓愈得知消息後,擔心孟郊經受不住這沉重的打擊,便寫了《孟東野失子》詩,加以安慰。詩中,他借上天的名義,一再勸說孟郊:不必過分憂傷,要心胸寬廣一點,往遠處想。贈詩曰:

吾不女(同「汝」)之罪,
知非女由緣。
且物各有分,
孰能使之然。
有子與無子,
禍福未可原(難以預測)。
……
有子且勿喜,
無子固勿嘆!
……

韓愈的這一番話,竟勸得孟郊不再那麼悲痛了。韓愈此舉,關係具體!

官場的挫折,政治上的不得志,生活上的貧病饑寒,加上連年戰亂的騷擾,使孟郊造就了他那苦澀、憂憤的歌聲。孟郊一生寫過許多揭露社會黑暗的詩篇,像《寒地百姓吟》、《長安早春》、《擇友》、《織女辭》等就都是膾炙人口的佳作。這些詩內容深刻,文筆凌利,格調清幽,感情真切。且看他寫的《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晚清錢慧安繪孟郊慈母手中線詩意畫。(公有領域)

這首小詩,通過一位慈母為遊子縫衣的細節,十分生動地表達了母親對兒子深摯的感情,千百年來曾打動過無數人的心弦!

韓愈對孟郊的詩,佩服得五體投地。他逢人總要誇讚孟詩。在《醉贈張秘書》詩中,他稱頌孟郊:「東野動驚俗,天葩吐奇芳」。在《送孟東野序》中,他又讚揚孟郊是「不平則鳴」的詩人,把他同孟子、屈原相提並論。孟郊最擅長作五言詩,當時名重天下,韓愈十分敬仰他,常常自愧不如。為此,他特地作了一首《醉留東野》詩,向孟郊委婉地訴說了自己的情懷。詩中道:

昔年因讀李白杜甫詩,長恨二人不相從。
吾與東野生並世,如何復躡二子蹤?
低頭拜東野,願得終始如驅蛩。
東野不回頭,有如寸莛撞鉅鐘。
吾願身為雲,東野變為龍。
四方上下逐東野,雖有離別無由逢。

在詩的開頭,韓愈就以李杜來比喻他和孟郊,表露了他們之間的深厚友情和歧異詩風。原來,韓愈作詩雄奇豪壯,而孟郊作詩凝煉工新,他們在風格上自有許多不同。接著,又抒發了自己對孟郊的傾慕之情,其中還略略含有幾分埋怨。他說:他希望孟郊能像驅蛩善助朋友那樣,經常幫助他,使他的詩文不斷長進;可是,孟郊卻不大理睬,對他的請求置若罔聞。詩的結尾,他誠懇地表示,願意像雲伴隨龍那樣,永遠追隨孟郊,拜他為師。韓愈愛友敬賢,謙誠若此!

唐憲宗元和九年(814年),窮愁一生的孟郊,終於艱難地度完了最後一息,在興元(今陝西省漢中市)去世了,留下了一個幾乎難以為生的家。

噩耗傳來,韓愈悲痛欲絕。他曾幾次前往墓地憑弔,徘徊於墳頭間,為自己失去一位誠摯的老朋友,為唐朝詩壇失去一位了不起的詩人而感歎不已。事後,他為孟郊作了一首祭詩:

孟郊死葬北邙山,
日月星辰頓覺閒!
天恐文章中斷絕,
故生賈島在人間。

孟郊死後,他感覺日月星辰都失去了光輝;他時時緬懷故人,心中萬分惆悵,只有當想到著名詩人賈島時,才算得到了幾分欣慰。韓愈一心懷護詩壇,其意至專!

韓愈和孟郊之間,情深似海。韓愈對孟郊的評價之高,證明:他對友人摯愛之深切和義氣之豪壯!@*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有敬業精神的人,不論從事哪個行業,不論遇到任何職場上的起伏,都會甘之如貽,就算是不起眼的工作也能從中悟到不平凡的人生智慧。
  • 遠方,一個陌生而神秘的領域,在地平線迎接晨曦,送走月輪,向每一個仰望天空的人,閃耀出誘人的輝光。當走到曾經的目極千里處,心底似乎又有遙遠的懷抱在召喚,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暈開層層漣漪,發出深沉的吟唱:歸來吧,歸來吧。
  • 一生不追求富貴的苦吟詩人孟郊,進士登科時「春風得意」的躍然開懷,「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怡然自得,看似不尋常的反應,其根底是什麼心情?和《遊子吟》有何牽絆嗎?
  • 唐代文學家韓愈不信佛也不相信修道的事,為什麼寫了《祭鱷魚文》就驅走百餘尺的大鱷魚,為百姓消除了鱷魚之患?還認得沒有人看得懂的天書字體?
  • 唐代文學家駱賓王,婺州義烏人,他的詩文寫得很好。因參與了徐敬業叛亂活動,被武則天嚴令通緝,只好換名改姓,躲藏起來。時間一長,人們把他淡忘了。
  • 當然不是厚待自己,而是珍惜自己、理解自己對別人的重要性和責任的意思。因為君王說錯話,則人民會跟著仿傚;君王做錯事, 則人民也會跟著仿傚。所以君王如果能清晰的理解自己對人民的影響力,對自己的行為言論,保持慎重的態度,則人民自然也恭敬慎重,這就是敬重自己的意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