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360行】洛杉磯有故事的人 生活中有意義的事

中醫師 李景新

徐曼沅

李景新醫生向大紀元讀者分享自己的中醫理念,暢談養生之道。(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112
【字號】    
   標籤: tags:

文│徐曼沅

1970年代初期,美國曾掀起了一股「針灸熱」,然而經過了四十餘年,中醫學界在美國始終沒有獲得全方面的發展與被認可。近日,洛杉磯華人社區又因中醫使用蜂針療法而引起爭議。究竟,「中醫」是一門怎麼樣的學問?針灸師的美國路又要如何走呢?

初次與李景新醫生見面的人都會被他紅潤的氣色、矯健的身形給騙了,這位看起來四十出頭的紳士原來已坐五望六。李醫師努力奔走於醫界,積極參與中醫在南加州立法的相關活動。

李景新醫生介紹自己的診所及執業多年經歷。(徐綉惠/大紀元)
李景新醫生介紹自己的診所及執業多年經歷。(徐綉惠/大紀元)

李景新醫生示範放鬆全身肌肉,預防身體酸痛等症狀的簡易方法。(徐綉惠/大紀元)
李景新醫生示範放鬆全身肌肉,預防身體酸痛等症狀的簡易方法。(徐綉惠/大紀元)

李景新醫師在臺灣研習西方醫術,曾就讀醫學系與藥學系,1983年移民來美,原先打算繼續專攻西醫,沒想到因緣際會考取加州針灸師執照,1988年取得東方醫學博士學位,一頭栽進了中醫的世界。

李景新醫師提及自己從西學投入中醫還有一段小故事。

李醫生表示自己小時候體質很敏感,容易對魚蝦過敏,很容易起俗稱的「風疹塊」,這種蕁麻疹過敏會讓人全身奇癢無比,西醫靠打針、吃藥治療,但副作用也多,容易讓人昏沉、影響學習。李醫生為了保持清醒,常常不願意吃藥,後來母親只好帶他去看中醫,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就診,後來醫生開了處方,李醫生服用了很苦的湯劑,沒想到吃了了三劑竟然就真的根治了多年頑疾,不只身體不癢了,後來也不曾再復發。因此,李景新對中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醫生說,因為苦能去火清熱,皮膚是火氣,當年那位老中醫就是靠祛熱排掉了自己體內的毒素。

李醫生在臺灣就讀國防醫學院時就選學針灸,他發現人體穴位的神奇,而且中醫的陰陽平衡也符合現代西方物理學,高電阻、低電流與人體穴位息息相關。正因為對中醫的好感,還有藥學知識背景與中藥相關,赴美國研習西醫的李景新竟當起了中醫生。

李醫生表示,西方人士對「針灸」非常好奇,接受度也頗高。隨著中西醫交流的頻繁,也越來越多人認識中醫,認為它安全可靠。

初執業時李醫生選擇將診所設在西方醫學大樓,因為他想要讓更多族裔的人認識中醫,李醫生也會介紹自己的病人到同大樓裡的西醫那照X光片或是其他檢查。這讓其他西醫對這神秘的中醫生越來越覺得好奇,後來他還和其他幾位西醫成了朋友。

李醫師表示,在中醫理論中,「藥食同源」,所有的食物與藥都可分為:寒、熱、溫、涼。但這些食物與藥也都有毒性,這種「毒」是來自「偏性」,而中醫就是根據偏性來治療偏性,例如你的身體偏冷,就開偏熱的藥物來治療,中國人老說身體上火藥喝涼茶也是這個道理。

但李醫生強調,中藥這種醫療作用是專病專治,並沒有統一或絕對的處方,病患須找專業醫生看診開方,切勿自行判斷服用中藥。儘管中藥在美國並沒有相關的管制法,和印地安草藥相同,目前都只能視為健康食品,沒有治癒的功能,但也不應該抹煞其功效。

許多人認為中醫治療效果緩慢,長時間也不見效。李醫生表示,中醫主要是看病「因」而非「果」,中醫採取標本同治、固本培元,與西醫分科診斷不同,所以或許會中醫效果慢,但卻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能快速求成。

李醫生說:「西醫因有不同科類,面對各種疑難雜症,往往會掛一漏萬,因見樹不見林。中醫講究整體平衡狀態,含括高度、廣度、深度、精準度,並非診治單一的病。」

李醫生認為中醫是調整人「整體」的健康問題,診斷亦是因人而異,各種疑難雜症都可證型分類,若配合西醫檢測,將可以使更多患者受益。當然,若是急救與外科,還是要選擇西醫。

李醫師打了個比方,西醫像父親嚴厲而見效果;中醫則像母親,母性蘊涵厚德載物,緩慢的潛移默化。中、西醫各有他們的位置,彼此別打架,讓病人不知所措。

面對病患,李醫師既像嚴父也如同慈母,他表示醫者父母心,他希望教育病人,讓病人可以自我維護身體,重新建立人生。李醫生說:「現代人因商業化、工業化、市場化造成了健康問題,生活作息、飲食不正常,我將病人醫治好了,他們又回復到過去習慣,那不是又會得病嗎?」因此李醫生認為病人有責任對自己的身體負責,千萬不能無知。

在美執業近三十年,李醫師認為要作為一名醫生,必須視病如親,有仁心,時時充實自己,學海無涯,醫學界充滿了新課題,或與同僚切磋拾人牙慧,或努力專研進修,莫懈怠不前。他勉勵想要成為中醫師的後進們:「要有看所有學問的寬度,將來絕對有用。」◇

李景新醫師檔案

加州針灸中醫師公會顧問

加州中醫公會名譽會長

北美中西醫結合學會名譽會長

全美中醫公會理事

全美華裔中醫藥總會理事

責任編輯: 古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