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兒被輸不明藥物毒死 78歲老父告江

法輪功學員黃麗莎生前照 (明慧網)

人氣: 29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9月17日訊】家住四川省峨眉山市綏山鎮的黃仲良先生,七十八歲,女兒黃麗莎修煉法輪功後,老人家目睹女兒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三十來歲的人,臉色白裡透紅,大家都說像二十歲的小姑娘。但黃麗莎在成都市被綁架後,被輸不明藥物毒死。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黃仲良先生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原凶江澤民,希望更多的人瞭解他女兒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黃麗莎,又名黃麗薩,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名列明慧網報導的3888件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第652例。

据明慧網報導,在控告書中,黃仲良先生說:「我是黃麗莎的父親,未修煉法輪功。我的女兒黃麗莎,四川峨眉山市龍池鎮人,原是樂山市楊村鋪煤礦人事科幹事,生於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二日。黃麗莎因小時患有關節痛,又因婚後孕葡萄胎,醫院疑是癌症,四處尋醫,治療無效。

「一九九六年,我女兒出公差到樂山,在樂山沙灣有緣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修心性,處處按大法(法輪功)要求自己,她變的越來越好,心胸寬廣、待人誠懇謙和、真誠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工作認真,盡職盡責完成職責範圍內的工作,整天都是樂呵呵的,同事們稱讚她是樂於助人的好人,在家中尊老愛幼,和家人和睦相處,眾人都稱讚她是賢妻孝媳。

「她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身體出現了神奇般的變化,經醫院複查,身體一切正常,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了,臉色白裡透紅,親朋好友見到她都說像二十歲的小姑娘。」

在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後,針對江氏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誣陷、誹謗、顛倒黑白等謊言宣傳,作為切身受益者,黃麗莎隨同其他法輪功學員兩次上北京、一次到省政府向政府善良、平和的講真相、討公道。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當政者們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了人們不受謊言的毒害,她不顧個人安危,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這樣一來,黃麗莎在樂山、峨眉都被掛了號,成了市裡、單位迫害的重點人物。為了防止她外出、上訪,身份證被公安機關無理沒收。

下面是黃仲良先生陳述的女兒黃麗莎遭受迫害的細節。

一、被單位下崗、停發工資

黃麗莎在沒有生活費的情況下,為了謀生,她只好離礦、離家外出打工。她在樂山一家皮革廠找到了工作。在那裏,她也沒有忘向周圍的人講法輪功受無辜真相,並且在打工單位也不忘修煉自己,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因此受到老闆和工友的好評。

因為她是被監控的重點,外出打工,就不在單位的監控範圍之內。因此樂山市、峨眉山市六一零向礦上施加壓力,要求必須把黃麗莎找回來,礦上就反過來責令我們在限期內找回黃麗莎,否則就上報市公安局去抓捕人。

這種情況下,黃麗莎就只能被迫離開了皮革廠。因提前離開、單方毀約,工資沒領到不說,所繳的五百元的抵押金也沒有退回。黃麗莎回礦後,暫安排在人事科(他們監視的視線範圍內)上班。不僅如此,三天兩頭還要找她開會、還要找她談話,龍池鎮派出所也經常傳訊她。但是不管在哪裏、在甚麼場合,黃麗莎都要向人們講真相、講「法輪大法好」。

二、非法抄家

黃麗莎的家被抄後,礦領導和有關部門,多次逼迫她放棄自己的信仰,還說:「你要黨員還是要法輪功?」她堅定的回答:「要堅定修煉法輪功!」就這樣,單位就上報樂山,開除了她黨籍。緊接著就被峨眉公安局二次非法拘留。

三、資中楠木寺七中隊勞教迫害一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黃麗莎不明不白的被綁架到資中楠木寺七中隊勞教迫害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上旬,由單位、龍池派出所、峨眉山市公安局把黃麗莎從楠木寺遣返回峨眉,又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沒有直接回礦、回家。在回來的路上,她還是堅持向民眾講真相。八月初,相關人員才將她送交礦上繼續「監管」。

這時,黃麗莎的身體狀況極差,變得面黃肌瘦,全身長滿了紅色疹子和膿泡瘡,臉部留有被打過的傷痕,眾人看到後都說「不就是煉功健身嘛,把人折磨成這個樣子,真是太狠心了!太缺德了!」

回礦後,黃麗莎被安排在退管科上班,實際是為了監控方便,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在這裡,她仍然堅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主動,辦事認真、尊敬老年人,經常幫助孤寡老人提開水、洗被褥,逢人就講真相。

四、逼迫放棄信仰、被非法囚禁在家

黃麗莎不放棄信仰、不脫離法輪功、堅持說真話、向不明真相的群眾講真相。這樣一來,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初,又被停工、停發工資,並令在家不許出門,白天礦上派人到家看守,夜間責成家人看守。她仍然堅持學法煉功,向看守人員講真相,並在軟禁關押期間,她多次以書面和口頭方式,向礦山領導提出恢復人身自由和工作的合理、合法的要求。並一再表明,如不予解決,就離礦外出打工謀生。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由退管科書記(劉明楷)、科長(李志全)主持召開黃麗莎的會議,傳達礦領導的答覆意見:「只要不煉功、不宣傳法輪功好,不串門與群眾講真相,如同意,明天仍到退管科上班。」黃麗莎立即表示不同意。主持會議的人說:「既然這樣,就沒有甚麼話可說了,你還回家等礦裡的安排吧!」其實礦裡面已制定了迫害方案:如黃麗莎不接受礦山領導的意見,就由保衛科將其關押到單位七層樓招待所裡,由保衛科派人專門看守。

會後黃麗莎意識到不能這樣繼續由他們控制、迫害下去了。為了反迫害,為了洪傳法輪大法、告訴法輪功遭受無辜迫害的真相,當晚她趁家人熟睡時,離開了家,離開了礦,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七月九日早晨,單位發現後,立即將情況上報樂山市、峨眉山市六一零辦公室、龍池鎮派出所。樂山六一零要求立即組織人力,必須在十月底前找回黃麗莎。這樣一來,我家裏的電話立即被監控起來,電話裡留存的通話人和親朋好友都一一受到了盤查。

五、女兒不知去向、生死未卜

女兒黃麗莎半夜離家後,就與我們失去了聯繫,我們也不知道女兒去向,作為父母,非常擔憂掛念女兒的安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上旬,礦裡有人傳出:「黃麗莎在成都被害,已不在人世了,礦辦、紀委、保衛科都去人看了。」我和老伴聽說後,馬上找礦領導詢問此事,他們說不知道,我們又去有關部門詢問,也都說不知道。從此以後,單位也不再來我家過問女兒的事了。

六、非法關押、酷刑迫害致死

女兒的情況怎樣,當地的迫害部門(六一零、礦領導、派出所)不告訴我們,是明慧網上有報導,我們才間接知道了女兒被迫害致死的情況:

吐血便血 被輸入不明毒液虐殺

堅定「真善忍」大法修煉的女兒,自從被迫離家、離礦、流離失所後,於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成都市青羊區蘇坡派出所非法關押至成都(郫縣)看守所,因不報姓名,被稱為法輪功二號,關在11-4組。八月二十三日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後被強行野蠻灌食,九月上旬,被送往青羊區醫院(燈籠街),每天從早上開始輸液,輸入不明藥液,一直輸到晚上,因藥毒反應,致使吐血、便血,……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早上七點多含冤去世。

據在場的法輪功學員講,被虐殺致死的頭天晚上,一直聽著她氣管卡著痰(灌食所致),很難呼吸,手上還戴著手銬,腳上還戴著腳鐐,旁邊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也是如此。看守的惡警還罵黃麗莎打攪他睡覺了。就在黃麗莎躺在床上快要不行了的時候,他們還動手打過她。給她輸液的護士也經常打黃麗莎,因為絕食抗議太久,血管都找不著了,護士氣得邊打邊罵。

死前 醫護人員不做任何搶救

黃麗莎去世的前幾天,護士在迫害她時,麗薩還說了一句話:「不管你們怎麼整我,我都不會怕你們的!」從九月中旬以後,她基本上一直都處於昏迷狀態,那是她說的最後一句話了!看守所眼睜睜地看著人不行了,也不放人。黃麗莎死時,醫護人員也未做任何搶救,死後幾分鐘,就送去火化了。

事後,看守所副大隊長劉麗娟馬上組織在押犯人做假證說「此人放了」。

黃麗莎的父親,七十八歲的黃仲良先生在訴江狀中說,十六年來,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的群體滅絕政策,殘酷的奪走了多少像我女兒一樣不放棄「真善忍」修煉信仰的善良人的寶貴生命。其反人類、群體滅絕、酷刑折磨罪行纍纍、傷天害理,天理不容。

黃仲良老先生請求最高檢察院對江澤民這個迫害首惡、元凶依法立案偵查,繩之以法,為國除害,為民伸冤,還女兒黃麗莎的清白!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09-17 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