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教育】孩子的老師 也是父母的老師

文/龔簡

多年來,由於搬家,兩個孩子多次換學校,遇到過不同的老師任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給我的印象是,法國的老師們不但敬業,尊重學生,而且還體貼家長的感受。(Fotolia.com)

  人氣: 1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9月24日訊】每年9月份開學後的第2、3週,法國小學或初中的老師會跟家長們開一次會。從兒子、女兒上小學一年級,到他們如今上初二和五年級,我這位中國媽媽已經習慣了和法國父母們一起參加家長會。多年來,由於搬家,兩個孩子多次換學校,遇到過不同的老師任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給我的印象是,法國的老師們不但敬業,尊重學生,而且還體貼家長的感受。

法國小學在新學年開學的第一天十分簡單,不講究儀式。至於正式的家長會,也是一個學年裡唯一一次的會議,通常是開學後的前3週內才進行,目的是和父母們交代清楚整一學年的教課章程、課堂紀律、學校生活等。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班級,不同的老師,卻有不同的教學方法,他們甚至可以選擇教學大綱裡不同的教科書。

法國老師心中無笨學生

女兒的新老師叫帕斯卡爾.科貝爾(Pascal Croibier)。開會這天是一個週二的傍晚,這位高瘦個子的男教師,雖已過中年,卻一身休閒打扮,紅色運動衫配牛仔褲,腳穿紅色球鞋,樣子夠「酷」的。

女兒的班上共有23位學生,相對來說是比較少的(不過法國的小學,一個班很少會超過30個學生),與會的家長可以輕易地找到自己孩子的坐位,「聽課」般坐下來,會議就開始了。

科貝爾先介紹了班上的環境,然後進入教程話題,每位學生有三本主要的作業本,藍色封面作業本用來做數學練習,透明封面作業本用來做法語練習,還有一本黃色封面的聯絡簿,那是老師和家長溝通的橋樑,學校、班上有甚麼通知或活動,均貼在這個本子上。

接著比較重要的話題是測驗考試和評分。「我是不會給學生排名的。」科貝爾一邊說著,一邊在黑板上把3種評分方法寫下來:A(acquis,已掌握)、AR(□ renforcer,需加強)、NA(non acquis,沒有掌握),「當您看到自己的孩子某一項測驗得『AR』時,請不要緊張,那並不代表孩子沒有學習好,我是按全班的水平來考量的,如果班上只有10位學生得到『A』,8位得『AR』,證明這樣的成績是屬於合格的。」

「此外,如果某一項測驗,全班得『A』的為零,『AR』的為3,『NA』的為16,這時是我的錯,是我給學生太難的題目了。」

聽到這,我耳邊不由響起女兒上一年級(CP)時,第一次和班主任開會時的話「在我看來,孩子們沒有聰明和笨之分,只是有的學生領會得快一些,有的學得慢一些而已。」這是最讓我感動的地方,多年來,無論碰到甚麼樣的法國老師,他們總把教育視為己任,學生學得好與壞,是個方法的問題,不是以成績來評定學生的好與壞。

當我回過神來,科貝爾正說到補課的問題。「千萬不要以為孩子需要補課是丟臉的事情」,科貝爾說,「補課(法語叫soutien),是因為有些學生在某一個課題上遇到困難,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加強而已。在我的班上,儘管是平時成績好的學生,或者特別喜歡數學的,他們有時會主動找我補課……」

法國小學是5年制,女兒這個班明年就要升到初一了,所以怎麼為上初中做好準備是所有父母都關心的話題。然而科貝爾輕鬆地說:「請大家放心,經過開學後兩個星期的接觸,我有信心這個班都能升級的!」在場的父母們均被逗樂了。

我心想,法國的老師真是體貼人,為人之師,不但瞭解學生的心理,也能恰當地給家長們一顆定心丸。

孩子的老師 也是父母的老師

參加完女兒的學校家長會,又輪到兒子的學校開家長會。兒子今年上初二(5eme),法國的初中是採取大學式教育,每個科目的老師會在不固定的課室上課,但也有班主任(法語叫Professeur principal)。

初中的家長會同樣在教室裡開,每個學科的老師輪流向家長們介紹各自的教課章程、課堂紀律等等。

聽會的過程中,我發現,初中的老師個個都是演講者,如語言老師(英語、德語、拉丁語),他們的話語常會文縐縐,如化學、物理或科學的老師,則果斷快速,且不乏幽默感,這時,在場的父母們會認真地作筆記。

當我看著自己半法語,半中文的記錄,心裏不由嘲笑自己「看,你該去上上法語課了」。

說起法語課,讓我想起去年兒子初一開學的家長會,對我來說,不但充滿新鮮感,而且當時的法語老師的一番建議,讓我學會了如何跟孩子們更恰當的溝通。

那位法語老師說:「您們的子女雖上初中了,但畢竟還是個孩子,還需要父母幫幫他們核實一下書包裡的課本等,10歲、11歲這個年齡,許多生活上的事情,應該學會自理。」

「我建議您們與其用命令的語氣,不如用提問或建議的方式和孩子們對話,比如:你是不是覺得把房間收拾一下會好一些?等等。」

回到家,我即時效仿法語老師的話去做,馬上見效。

當我對兒子說了4、5遍需要洗澡,他仍沒動身時,我把要往自己喉嚨上湧的火氣吞回肚子裡,然後平靜地對他說:「兒子,媽媽剛才說甚麼啦?」「去洗澡」話音未落,他已經自覺地往浴室裡走,兒子的反應頓時讓我吃驚,原來過去對孩子動不動發火的招是那麼笨。

又比如我會問他「你對我撒謊了,對嗎?」回答「不對。」

「你沒有遵守自己的諾言,合理嗎?」回答「不合理。」

「這樣做,你覺得好嗎?」回答「不好。」

「你是哥哥,和妹妹無理取鬧,應該嗎?」回答「不應該。」
……

每次當我得到兒子令人滿意的回答時,我打心裏感謝那位法語老師,為人之母這麼多年,我才第一次學會怎麼和兒女們和睦地溝通。@*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國社會黨政府現任女教育部長 Najat Vallaud-Belkacem提出一系列針對初中教育的改革措施,該提議已於2015年4月10日被國家教育高等委員會採納,預期將於2016年入學季開始生效。然而該項改革文件一經公佈質疑反對不絕於耳,教師和工會紛紛走上街頭,罷工勢頭愈演愈烈,而來自其它政黨的批判也同樣犀利尖銳。
  • 巴黎聖但尼省斯坦(Stains)鎮一名年僅15歲的女孩,因為無法忍受網絡社區網友們對她的嘲笑和侮辱,竟在家中跳樓自殺,事件在當地引起很大的轟動。青少年之間互相嘲笑、騷擾對方,甚至暴力等現象,成為值得家長們關注的一大話題。
  • 眾多法國企業樂意聘用大學畢業生,期間卻發現高學歷畢業生的專業素質有待提高,分析原因是因為法國高校缺乏對學生職場領域適應能力的訓練。
  • 奧朗德總統自2007年上任以來,就設定了每半年舉行一次的電視發言與回答記者提問,以顯示其執政的透明化。在2015年2月5日,奧朗德發表了任期的第5次電視講話。巴黎恐襲案後支持率躍升21個百分點的奧朗德,借自己上任以來首次民調上升之機,向公眾表述對未來的打算。此次發言雖然沒有新措施宣佈,但輿論認為奧朗德總統延續了(恐襲案後)1月11日以來的處事精神,終於正式進入一國之主的角色。
  • (大紀元記者慈蕊法國報導)法國總理瓦爾斯11月21日在記者會上公佈,將會投入5千萬歐元幫助失學青年重返校園的計劃。特別針對年齡在16歲到25歲之間的青年。
  • (大紀元記者慈蕊法國報導)據Ipsos市場調研機構(l』Institut Ipsos)6月19日對法國600位中學教師的一項調查發現,他們中有54%的老師承認,在教學生涯中,至少有一次處於十分崩潰的狀態。這種崩潰讓他們感到精神和身體方面彷彿耗盡,降低了工作效率,讓人感到失去了自我。特別是年齡在50歲到59歲的女性教師,有58% 曾有過這種經歷。
  • (大紀元記者亦凡法國報導)新政府的教育部長上任剛剛一個月,教育部的二號人物、小學教育總局局長讓—保爾.德拉艾(Jean-Paul Delahaye)卻辭職了,教育部失去了一位有經驗的老將。新教育部長阿蒙(Benoît Hamon)最近剛剛提出了多項對前任有關教學節奏改革的變動措施,一些人認為此舉也許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困難。加上最新教師招聘考試成績不好,造成本應招收的師資不足,滿足不了需要填補的新職位……新政府在教育方面似乎出師不利。
  • 全法國擁有4千多所高中,如往年一樣,國家教育部於4月4日公佈2014年最佳高中的排名結果。本次排名基於2013年高考成績,分普通高中和專業高中兩大類學校而評定的。
  • (大紀元記者慈蕊法國報導)2013年12月3日,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公佈了一項關於國際學校教學成績排行榜。法國在65國家參選學校中排名第25位,比2009年的排名後退了三位,只處於世界中等水平。
  • (大紀元記者亦凡法國報導)法國總理讓-馬克•埃羅(Jean-Marc Ayrault)邀請了所有大學和中學學區區長於8月22日來到總理府,商討並統一下一學年的教育走向。這樣的大型區長級聚會是前所未有過的。往年這250餘名教育界高官通常是前往索爾本大學會見教育部長。今年採取了如此大規模的舉動,很顯然是為了展示奧朗德政府對教育問題的重視,表示奧朗德不會辜負當年競選時作出的承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