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埋牛肉 家風廉潔

作者:秦自省

(攝影:安吉/大紀元)

  人氣: 207
【字號】    
   標籤: tags:

顏延之嚴家教 有亮節

顏延之,字延年,琅玡沂(今屬山東)人。父親早逝,自小孤苦。儘管家境貧困,卻愛好讀書,幾乎無所不覽,後成為南朝宋代著名詩人,與謝靈運齊名。

顏延之為官多年,生性耿直,因此常常得罪權貴。他見劉湛、殷景仁之輩邪佞專權,心中不平,常說:「天下之事,應當和天下人共同治理,難道憑一兩個人的小聰明就能處理得好?」為此,劉湛十分痛恨他,將他貶出朝廷,改任永嘉太守。但是顏延之仍然不改其直,所以仕途屢次受到挫折。

顏延之性清廉儉約,不謀私利。儘管做了官,卻也常有家中空空不能自給的時候。他常常穿布衣,食蔬菜,在郊外獨酌,自由自在。顏延之有幾個兒子,各自繼承其父親的不同品性。有一次,宋武帝劉裕問顏延之,他的幾個兒子誰最得父風?顏延之答道 :「竣得臣筆,測得臣文,奐得臣義,躍得臣酒。」他所稱得其筆法的兒子顏竣,後來慢慢官居高位,權重當朝,其地位遠遠超過了顏延之。

顏竣比較孝順,見父親日子並不富裕,也常想著給父親以供養。顏延之卻不領兒子的情。顏竣所給,他一點都不肯接受。平時仍住在原先的舊房子裡,衣服器具,絲毫未有改變。

一如既往地過著布衣蔬食的清貧生活。顏延之喜歡出遊,外出時,常常是乘坐瘦牛拉著的粗笨車子。顏竣位高,出行時總是儀仗顯赫,護衛眾多,十分威風。顏延之出去,只要一遇兒子的儀仗護衛,總是在道旁停住牛車,避讓。不得已碰到了兒子,總是說:「我平生最不喜歡見顯要人物,今天真是運氣不佳,碰上了你!」但是他對新朋舊友等卻並不是這樣,有時騎馬出遊,在街頭巷尾,碰到老朋友,總要停下來親切地攀談一番。有時跟朋友要酒喝,要到了酒便攀談樂飲,十分自在,朋友間絲毫不拘禮節。

兒子顏竣當上高官後,便準備造一所豪華房屋,顏延之卻含意深長地對兒子說:「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弄到最後,讓後人嗤笑你的愚蠢!」這話大有深意,因為前代有許多造了豪華宅第後,家族卻很快敗落,不能安享永保的事例。顏延之儘管沒有明說,卻有警戒兒子不要追求豪華奢侈的深意在。又有一次,顏延之因事,早上去見兒子,見家中已賓客盈門,顏竣卻還在睡覺,沒有起床。顏延之不禁怒火萬丈。他極為嚴厲地訓斥兒子道:「你本出身貧賤,如今算是高高在上了,居然傲慢無禮到這種樣子,敗壞家風!你這樣做官,能做得長久嗎?」

顏竣為官,能秉承父教,他直言敢諫,言辭懇切,無所迴避,常使皇帝不悅。後被奸臣所恨,終於招來殺身之禍。被其父所言中。(《宋書‧顏延之傳》《宋書‧顏竣傳》《資治通鑒‧宋紀十》)

安同請求將兒處死 並引咎自責

安同是東漢時代高僧安世高的後代,他的祖上,在魏晉之際到遼東避難,此後便一直定居在遼東。安同當年跟隨著父親的朋友公孫眷經商時,被北魏拓跋珪所留。拓跋珪復國以後,安同任外朝大人,與和跋等出入禁中,輪流著主持國政。明元帝即位後,安同又和長孫嵩等,共同主管民間訴訟之類的事務。又與駕護等巡察并州、定州等地,深得民心。泰常七年(422)拓跋燾監國聽政時,安同被封為高陽公,任光祿勳。後來,又擔任征東大將軍,冀州、青州刺史等。

儘管安同身為朝廷的重臣,卻清廉守法,從不倚仗權勢營私。他做官時,明於察吏,長於校練,平時家居時,家法嚴正,深為當時士子百姓所稱道。

安同的大兒子名叫安屈,在北魏文成帝時擔任「典太倉事」(即擔任管理國家糧倉的官員)。有一次,安屈竟利用職務之便,私拿了官倉中的幾石粳米回家。當然,安屈私拿粳米,也是事出有因,因為安同做官十分清廉,以至於家中的糧食不夠吃,安屈是想將這幾石米拿回家中奉養父母。安同知道此事後,氣憤至極,立即將此事上奏朝廷,請求文成帝按照當時朝廷的法律,將自己的兒子安屈處死。又引咎自責,檢討自己沒有管教好兒子,請求朝廷給自己以處分。文成帝見安同家中生活,確實十分貧困,而品行卻十分高尚,大為感動,特意下令赦免了安屈的死罪。又下了一道詔令,表揚安同的大公無私,並指示:經常供給他家粳米。

安同身為高官,家教極嚴,對自己的兒子也決不姑息,這種精神確實十分可貴。(《魏書‧安同傳》)

傅昭埋牛肉 家教廉潔

傅昭,字茂遠,南朝齊梁時代的靈州(今寧夏靈武縣)人。他的父親傅淡,以精通三禮而聞名。傅淡任職於南朝宋竟陵王劉誕府中,後劉誕因謀反被誅,傅淡受到牽連也被殺。死時,兒子傅昭剛六歲。傅昭從小便成了孤兒,隨外祖父以賣曆書度日。儘管生活非常貧困,傅昭卻苦讀不輟,雍州刺史袁顓賞識他。後來,丹陽尹袁粲招傅昭為郡主簿,十分讚賞他的學問,命自己的子弟都拜傅昭為師,跟從他學習。到梁朝時,傅昭仕至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梁明帝時,他又被任命為中書通事舍人。傅昭生性廉潔清靜,生活極其儉樸。別人任中書通事舍人,往往權勢傾天下,他卻仍然不改其廉靜品性,家中器具及所穿戴的衣服之類均十分簡陋,吃的也是粗茶淡飯。甚至連家中點的蠟燭都沒有地方好插,常常直接插在床板縫中。皇帝聽說了,感慨不已,特意賜給他漆盒、燭盤等用具,並下詔敕道:「卿有古人之風,故賜卿古人之物。」

不管在京城為官,還是當地方官,傅昭都不改其廉潔。他曾出任安成內史,正直治郡,郡內得以安定。安成郡不產魚,曾有人暑月中送魚給傅昭吃,傅昭不願接受,但又不忍心拒絕,便將魚掛在門側,直至臭爛,始終不食。後來當臨海太守,臨海郡有處地方產蜜,歷來的太守都靠它生利,成為積習。傅昭到任後,下令開放此地,讓百姓共享其利益。縣令等下屬,時常送他糧食布帛之類,傅昭都笑而卻之,從來不肯接受。他的清廉自持的事跡,史籍中記載得很多。

傅昭以學問見長,博通古今,尤其熟知古今人物,魏晉以來人物的大大小小事跡,他都能一一道來,幾乎沒有他不知道的。傅昭立朝多年,從不向他人通關節、走後門,也不培植親信黨羽。他對門生故吏,從不以利相交。整天端坐,以做學問和辦公事為樂。傅昭的一生,光明磊落,所以京師的後輩學者,都很崇拜他的學問和品性,人人都欽佩他。

傅昭自己甘居清貧,對家人也同樣這樣要求。有一次,傅昭的兒媳,將別人所送的牛肉煮熟了,拿來孝敬公公。傅昭不便對兒媳婦加以訓斥,便特地將兒子叫來,訓斥他道:「你的妻子把別人送的牛肉拿來給我吃,我如果吃了,豈不是違犯了國法?如果將這件事告訴官府,使你的妻子受罰,我又於心不忍。你把這牛肉拿出去埋掉,我不能吃它!」兒子立刻就遵照父親的吩咐,將牛肉拿出去埋掉了。

梁大通二年(528年)九月,傅昭去世,享年七十五歲。朝廷知道傅昭一生清廉,家無財物,特意賜給他家錢三萬、布五十匹。(《梁書‧傅昭傳》)
@*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自古以來,納諫興國的例子有很多。以漢代為例,元帝、成帝、安帝、順帝、靈帝,本是平平庸庸的君主。但在關鍵時刻,也常召集群臣議事,然後擇其可行者而實施之。
  • 馬好不好要看它拉車,人行不行要看他日常行為。
  • 青年每天早上都要來到海上,只要他一來,在海面上翱翔著的海鷗,便會向他飛來,與他玩耍。有的飛落在他肩上,有的飛落到他手上。他想要哪隻海鷗,只要一召喚,那隻海鷗便會飛來,停在他手上,任他去撫摸。圍著他飛來飛去的鷗鳥,每天不下百十隻。
  • 趙奢是歷史上一位名將,與廉頗齊名。他為人非常謙虛謹慎,閒時就向別人討教兵法;作戰時,奮勇當先,而且十分講究策略,注意採納下級的意見。
  • 桓公之賢,在於能將治國大任交付賢臣管仲,而從管仲的立場看來,桓公的確需要他煞費苦心,才能由平庸之君,搖身一變為天下之霸主。他曾經用盡方法來開導桓公,使他具備霸者的風範與能力。
  • 蕭何一進咸陽,想到的不是雕樑畫棟的宮殿,也不是罕見的珠寶,而是秦朝的一大批圖書檔案材料。他帶著兵士直奔丞相府和御史府,把所有的文件、律令、地圖、書籍全部收起來,裝了滿滿幾十輛車子。當時,有人還譏笑他傻呢!蕭何卻說:「這些圖書資料,是無價之寶!」
  • 當楚昭王派人找到正在殺羊的屠羊說,並要獎賞他時,他說:「大王喪失國土,我亦丟掉了殺羊的工作;大王返國,我亦能回來殺羊。我的爵祿已經恢復,有甚麼好獎賞呢?」
  • 齊莊公準備討伐莒國,特別先遴選五輛兵車的勇士,以示禮敬和激勵。杞梁和華舟兩人沒有能夠入選,他們懊惱得吃不下飯。
  • 孔子學習很認真,一邊學還一邊思考。開始時,他向師襄子學了一支曲子,練了十來天,還在不停地練。師襄子對他說:「差不多了,再學一支曲子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