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花蕊夫人賦詩 勝過十萬男兒

作者:鄭重

(容乃加/大紀元)

  人氣: 568
【字號】    
   標籤: tags:

一日,宋太祖趙匡胤在內宮召見蜀後主孟昶的貴妃花蕊夫人,亦莊亦諧地說;「素聞你不但『冰肌玉骨清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且詩才挺秀,文采甚工,今日你就即興一賦,述說孟昶亡國之因吧!」

芳姿綽約的花蕊夫人一聽,不禁雙眉緊蹙。她想,趙匡胤命題索詩,無非是要把自己視如褒姒、妲妃一類妖貨,將後蜀亡國的恥辱強加於我這弱女子身上。此時此刻, 她想起耽於聲色犬馬的後蜀君臣,雖擁有十四萬大軍,但因貪生怕死而未決一戰, 就扯起白旗投降……想到這裡,亡國的羞辱、悲憤與委屈一齊湧上了心頭,化為了激越的詩情。只見她款步上前,輕啟朱唇,曼聲而哦:

君王城上豎降旗,
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
更無一個是男兒!

花蕊夫人吟罷,深深一歎,熱淚盈眶!

趙匡胤感慨連聲:「難得的好詩!難得的才女!」

花蕊夫人,後居宋宮,終未忘情於蜀。悒鬱而死。

(事見《十六國春秋.蜀志》及《述亡國詩》)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花甲兩輪半, 眼觀七代孫, 偶遇風雨阻, 文星賀壽星!
  • 有情芍葯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
  • 不久,吏部傳下新的任命,由文士尹繼善(人名),接任兩江總督。這位新官出身翰林,愛與墨客雅士交往。到任後,常與袁枚詩酒唱和,相見恨晚。
  • 解縉素以文思敏捷著稱。一年來,他侍奉於皇帝左右。有一天,聖上雅興大發,面命解縉作雞冠花詩一首。這豈能難倒吟詩作賦如流水的解才子?
  • 綿陽的羅江考生李調元榜上無名,名落孫山。李調元毫不灰心,決定前往浙江秀水縣父親身邊,去繼續攻讀詩文經史,下屆再考。
  • 《宋史》及《續資治通鑒》記載:南宋抗金名將劉鏑,儒雅倜儻,善於詩文。他為了鼓勵部屬作戰,把皇家的賞賜和自己的家產大多散去了。由於秦檜、張俊等的排斥,劉鏑於順昌、柘皋之捷後,竟以「作戰不力」的罪名,罷官閒居於荊南府。
  • 紀曉嵐一生有很多偶合事件,測字應驗,也是當中的一項。
  • 我國古代民間傳說中,有個打鬼除邪的英雄叫鍾馗,他每走到一個地方,都專門懲治那裡的妖魔鬼怪,為老百姓剷除禍害。日子長了,惡魔厲鬼們無不害怕他。老百姓卻對他非常敬信,虔誠的供奉他。
  • 風,看不見,抓不著,常人認為無法畫出來的風,經過李方膺的巧妙構思,通過竹葉傾斜的方向,成功地表現了竹的舞、風的勁吹。
  • 紅似錦、柳綠如煙的季春時節。一日清晨,北宋翰林學士蘇東坡,正在一幢層樓飛甍、重簷流丹的書樓裡,瀏覽古人詞章;門官登階而上,送來詩友佛印禪師的長歌(歌體的詩)一首,只見全篇單字雙疊,共數十餘對,寫得十分怪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