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8月31日天津尋夫記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03日訊】一場秋雨一場寒!昨天一場秋雨過後天也開始涼了,猶如我的心!

一天天的煎熬還是沒有熬到苦盡甘來,你就像人間蒸發,不給我一絲消息。

今天,再次前往天津。踏上火車的那一刻,心便無法再平靜。一路上我開始幻想能夠見到你。見到你第一眼會是甚麼樣子?這兩個月你受了多少苦?你吃的好嗎?能睡好覺嗎?身體有沒有不舒服?我好想見到你問個清楚。可是,我知道,希望渺茫。即便是這樣,我也不會退縮不會放棄地一次次尋找下去。

由於火車晚點,我們來到看守所時被告知下午兩點再來。此時天津正下著暴雨,襲律師就近找了個小飯館,點了不到兩斤水餃,就是一頓午餐。這就是央視所謂的為名為利的人權律師!

暴雨完全沒有停下來的的意思,我們只好在飯館裡留了下來。過了一段時間,老闆過來很不高興地下了逐客令,我們趕緊起身,抱起熟睡中的兒子,走出來那一刻,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實在是心疼年幼的兒子。昨天凌晨四點就跟著我從山東趕往北京,今天又趕到天津,饑冷交迫、疲憊不堪地在雷雨交加的街頭奔走,滿世界找爸爸!

我想知道,那些迫害你的辦案人員,他們有孩子嗎?當他們的孩子在父母的呵護下享受著快樂幸福時,我的孩子卻因為他們,沒有了正常的童年生活。

我又深深地自責起來,我是不是不應該這樣帶著他東奔西走?可是我能怎麼辦呢?他從出生起就沒離開過我,誰都帶不了。現在爸爸找不到了,不能讓他再找不到媽媽呀!

暴雨中打不到車,抱著還在熟睡中的兒子走過一條又一條街,來到了河西看守所。又見高牆,在暴雨中顯得格外冷酷無情。

在河西分局預審支隊一樓值班室,襲律師與之交涉後,工作人員告訴襲律師,讓等等。等待的過程中我甚至把希望寄托在了老天爺身上,我多麼希望老天爺能開開眼。許久,告訴襲律師,進去吧!襲律師問到,家屬可以見嗎?答曰:不可以!雖然早有預料,還是很難受,幻想最終還是破滅了。

在煎熬中過去了半個小時,襲律師終於出來了。但他告訴我們,警方說,王全璋被採取指定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指定場所不便透露!此時我都覺得無力悲憤了。你究竟幹了什麼以致於他們怕成這樣?秘密監視居住,不就是秘密關押嗎?不就是強迫失蹤嗎?全璋,我相信你做的事情是光明正大絕非不能見人的,是他們太見不得人見不得光!

全璋,尋找你的這些日子,跟李仲偉、襲祥棟等人權律師打交道的日子,跟其他被失蹤者的家屬患難與共的日子,看盡官府衙門官吏衙役嘴臉的日子,我漸漸明白你為甚麼要做那樣的案件,我也知道你為甚麼要那樣辦理案件,我更知道你過去和現在為甚麼會有那樣這樣的遭遇。

黑夜終會過去,我相信你所做的一切,我們也會等到黎明的到來,等到你回來!

你的妻子 李文足
2015年8月31日

責任編輯:魏敏

評論
2015-09-03 6: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