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飢救溺 福澤綿長

作者:智真
  人氣: 389
【字號】    
   標籤: tags:

廣東鼎湖山慶雲寺的主持大慧長老,養氣悟道的工夫相當深厚,知道一些天機。他七十多歲時,仍然仙風道骨。雖然他精通醫術和相面,卻不隨便輕易表現。

當時,高要縣的縣令來到慶雲寺遊覽,隨行的有位姓劉的幕僚官,因為與大慧長老熟悉,知道他精於命理,便告訴縣令,縣令便請大慧長老為自己看相。大慧長老推辭不了,只好勉強答應縣令的請求。

他請縣令閒坐休息、心情放鬆,自己定神看過後,便告訴縣令說:「生靈操在手,積德能保壽。」縣令又問:「我的前途如何呢?」大慧長老微笑地說:「老衲愚昧,不敢預言您的前程。大德之人自有福澤。只要您能保持虔誠的仁愛心,便是縣民的大幸。」

縣令知道大慧長老不輕易暢談,又見他說話很含蓄,於是茗茶完畢後,便請劉幕僚官私下去探問玄機。

大慧長老坦白告訴劉幕僚官:「老衲觀看縣令的相,發現他臉上的光華和瑞氣已經消失了,呈現灰黑色的氣,他的壽命恐怕不出一年。幸好原來的氣色尚未退盡,表示:險中有救,命不該絕。

他身為百里的父母官,舉手投足,布施政令,關係著百姓的性命安危。如果他本著一念的善心,濟人助人,未嘗不可以造福萬民。所以老衲最後斷言他積德保壽,並不是空口亂說話啊!」

劉幕僚官一直點頭說:「是!」他不敢直接把話稟告縣令,只是委婉地告訴縣令:「老僧的意思是,尊縣在數個月內,必須做出一件拯救許多蒼生的善事,才可以增長壽元!」

不久,西潦一帶泛濫成災。洪水在一夜之間漲了數尺,淹沒了農田,接著又淹浸許多房屋。不少災民身溺水中,急聲呼救。縣令急忙趕到附近的高崗瞭望,驚心慘目,一時無法處理善後。

只見年壯而且勇敢的鄉民紛紛駕小船逃命,但是年紀較小的孩子嬰兒卻沒有援救,任他們在水中浮沉。見到這種情景,縣令突然下令:救起一位小孩的人,可以獲賞一兩銀子,多救多賞。

於是,有船的人家相繼出動拯救小孩,一共救了四百多位孩子。隨後縣令又開倉賑濟、安置災民,使很多百姓得以活命。

後來,縣令升任惠州的知府。當他路過羅浮山時,又會晤了大慧長老。大慧長老一看見他便說:「善心人終於得到報應,您的福澤以後綿長了。」

人生在世,壽夭貪富,雖說命中注定,但也可以靠行善積德來改運。所以說,心為一身之主,心善則命善,心惡則命惡,欲知吉凶禍福,但問自心便知。如有的人任意非為,種下罪根,雖本有福而終得凶災,難逃因果報應之理。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俗語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居心太過歹毒,等於自找絕路」,這些有益的話,聽得進心中是有好處的。
  • 六十年代淮北平原出了一個神醫姓賈,他醫德高尚,醫術精湛,治病時常以因果教化人.....
  • 僧人因為一念,讓自己免遭殺戮,賊人也因此改過自新了......
  • 人能一心向善,遵循天理,濟人利人,才會有好的機遇和前程。天地神明鑑察,絲毫不爽。境由心造,境隨心轉,人的命運與禍福,都是取決於自己心念行為的結果,因為天道對於善惡的果報,必定是如影隨形!
  • 燦爛輝煌的文藝復興可謂是西方藝術史上最為重要的一個時期了,其影響之深遠,猶如歷史篇章裡的黃鐘大呂,震古爍今。本次人類文明中的美術在文藝復興時期走向成熟,並對其後兩百年的西方藝術有著直接的影響。
  • 取英文名不止要好聽、不俗,而且最好是有特殊意義。所以若是手頭有一本參考書就最方便了。否則若只是為了好聽,熟悉而取一個名字,將來才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意思,就後悔來不及了。因為一個名字畢竟要伴隨自己一生。
  • 在西曆使用之前,家家有本曆書;大眾化的曆書不是民俗產物,實是中國古代天文學上大成就的展現與研究的積澱,把宇宙與人生會通為一。「史稱帝王治天下以律曆為先」,可以看到曆書在治天下中的地位。
  • 民間俗語「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在現代社會可謂家喻戶曉,當某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很可能就是要準備去做壞事了。不過,按照這句話的意思,即「沒有度量的人不能稱為君子,不狠毒的人成不了大丈夫」,是不是感到有些彆扭和不倫不類?因為前半句教導人們要有度量,是教人向善的;後半句卻是教人向惡的,說什麼成為大丈夫的人要狠毒。
  • 中華文明的天文科學有什麼優越性,為何能獨步天下?讓張衡這位傑出的史官、天文科學家為例,演示一段歷史來說明。
  • 提到「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尤其是在中共摧毀中華五千年文明、極盡所能詆毀傳統文化後,人們普遍的理解就是女子是不需要有什麼才能的,沒有才便是有德行了,而這是古代社會對女性的歧視,是為了讓她們置於愚昧無知的境地,自然這也成為中共宣傳古代社會是「黑暗的、腐朽的、落後的」所謂證據之一。不過,「女子無才便是德」的真實含義並非如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