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神遊】夢回漢家宮闕 千載長樂未央

文/宋紫鳳

樗裡子精於風水,被後世堪輿家尊為「樗裡先師」。長樂宮與未央宮所以能為這位先師所預見,是因為在她們還未顯身在塵世時,天意早已將這兩顆明星布置在歷史的天空上,鑲嵌在大漢的分野間。(大紀元)

  人氣: 1519
【字號】    
   標籤: tags:

西元前300年的一天,被秦人稱為「智囊」的秦相樗裡子在臥榻之上將不久於人世。彌留之際他說出了一生中最後一個預言——「百年以後,將有天子的宮殿夾立我的墓旁」。樗裡子去世了,被葬於渭水南岸的章台之東,秦人以為大概後世的某位秦王將在此地大興宮室吧,誰又能想到,一百多年後,秦時的明月之下,迷離著夢色的已是漢家的宮闕。樗裡子的墓右,是大漢天子的長樂宮,墓左是大漢天子的未央宮,而樗裡子墓的位置正應對著夾於兩宮間的武庫。

樗裡子精於風水,被後世堪輿家尊為「樗裡先師」。長樂宮與未央宮所以能為這位先師所預見,是因為在她們還未顯身在塵世時,天意早已將這兩顆明星布置在歷史的天空上,鑲嵌在大漢的分野間。

西元前202年,大漢一統,而都城的營造則是蕭何作為丞相的第一要務。此時的中國剛剛歷經多年戰亂而人口大減,國力衰竭,且天下方定,人心未安。大漢朝雖雲一統,卻連個像樣的宮室還沒有。在遷入關中之前,漢庭曾以洛陽南宮為宮室,遷入關中後,漢庭又以櫟陽宮為宮室。然而洛陽南宮為秦相呂不韋所建,櫟陽宮的歷史則更早,為戰國初秦獻王所建。總之,兩座宮殿都是秦庭的離宮別館,皆非蕭何心目中的漢家宮闕。

宮殿的營造非是易事,這不止是說工程的浩大,財力的匱乏,人力的不足,更為重要的是宮殿的選址與設計,因為宮殿不止是皇家居所與政府所在,在古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觀中,帝王之居在地為龍庭,在天象紫極。故而宮殿的位置、結構、朝向、布局都要講究與星象、風水的諸多對應。幸而,五年前蕭何第一次進入咸陽宮時,收取了秦丞相及御史的圖書,其中大量陰陽、五行、蓍龜、雜占、周易、諸家之書,為此時營建漢宮提供了寶貴資料。

始皇帝表黃河以為秦東門,表汧水以為秦西門,表中外殿觀凡一百四十五處,王氣上衝於天。(公有領域)

蕭何漫步在龍首原上,騁目四望,極力地回想著秦宮的雄麗。

在渭水之北,早已不見了昔日的咸陽宮,那裡曾是集天下之視聽的至為崇高之地。當日,始皇帝表黃河以為秦東門,表汧水以為秦西門,表中外殿觀凡一百四十五處,王氣上衝於天。而五年前項羽入關後一把大火燒了三日三夜,將咸陽宮焚做一段段焦黑的殘垣。

在渭水之南,有未竣工的阿房宮,又有甘泉宮、章台宮、信宮,由此向外輻射而有離宮別苑以十、以百,彼此間又有輦道相連,彌山跨谷,而目力之外,尚有那望不見的山外青山樓外樓,此間氣魄,實令後世無可企及!而秦人宮殿的布局更因地理而像天盤,諸宮如一天的星斗,玄妙有序地散落在大秦嶺間,此間玄機,又令後人何從曉諭?!

蕭何沿著龍首原走到渭水邊,他把眼前所見、地圖所繪、經籍所述彼此對照,反覆印證,卻突然發現腳下的龍首山的確像極了一條黑龍,自秦嶺蜿蜒而下直抵渭水,他所站的地方正是龍首原西端,一片緊臨渭水突兀而起的高地,而這也正是龍首的位置。站在龍首原上,向北俯視,則咸陽盡收眼底。蕭何認定這龍首原是一處寶地,如果以這裡為起點營建新朝宮室,必有一番氣象。而不遠處正是秦時所建的興樂宮,興樂宮是秦皇離宮,雖然規模不大,正可加以利用。

新宮的建造很快開始。負責施工的梧齊侯陽成延,在秦世時即是軍匠,以精於建築聞於當時。他依據興樂宮的結構,將原有的諸殿閣台榭加以增補擴建,巨大的夯土台基上士卒與長安城裡徵調來的百姓們在上下忙碌著,而此時,蕭何正站在西南方不遠的另一處高地上,在心中勾勒著又一所更為宏偉的新宮設計。

清朝畢沅所繪的漢長樂未央宮圖,載於《關中勝跡圖志》卷四。(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清朝畢沅所繪的漢長樂未央宮圖,載於《關中勝跡圖志》卷四。(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西元前200年,漢家第一所宮殿終於竣工——就是樗裡子所預見到的長樂宮。長樂宮周回二十里,巨大的宮門前,佇立著始皇帝收天下兵器所鑄成的十二銅人。這十二尊銅人皆綴以彩色紋飾,手持琴、築、笙、竽,栩栩如生,象徵著天下息兵,太平將興。宮中有新舊諸殿一十四所,猶有始皇帝所造酒池、鴻台。鴻台高四十丈,上起觀宇,甚是偉大。而長樂宮的瓦當上則刻有長樂萬歲,或長樂未央的銘文,以祝新朝萬世太平,大漢永樂無盡。

十月歲首,諸侯群臣將在長樂宮中舉行朝會。這次朝會很有些不同尋常,漢庭上下將第一次採用叔孫通所制定的朝儀。這一天的平明時分,群臣百官們聚集在長樂宮外,在謁者的引導下趨步入廷,遠遠望見廷中車騎陳列,旌旗妖嬈。通向大殿的陛階之上,有士衛數百。而百官們則在殿前分立,列侯諸將軍士在西,文官丞相以下在東,東者西向,西者東向。又按周禮九儀依次設置臚傳。之後,皇帝輦出房,於是百官執戟傳警,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者依次奉賀。禮畢之後,又設法酒。長樂宮的威儀,朝儀禮法的肅穆,令諸侯震恐,公卿肅敬,一班常常酒後拔劍、擊柱相鬥的武將們此時居然竟朝置酒,卻無一人大嘩妄呼而至失禮者。

長樂宮竣工兩年後,在長樂宮的西南,另一所全新的漢朝宮殿也相繼竣工,這正是樗裡子所預見到的未央宮。雖然未央宮之建無復秦宮規模,卻依然繼承了秦宮之范。宮殿布局因山岡起伏之勢,起樓台,造觀宇,鑿池沼,作林苑。宮中各殿皆作基台崇偉,突兀峻峙,令人望之頓覺神志森竦,而各殿間皆有閣道相連,蜿蜒綿亙於龍首原上,宮中池沼可行舟觀魚,旁起樓台,可登臨遠眺,使人身臨其境,若近神仙。

漢高祖之後,自惠帝起,未央宮代替長樂宮成為漢廷主要施政之所與帝王居所,而長樂宮則為太后居所。

未央宮建到一半的時候,劉邦前來察看。此時,他剛剛掃平了韓王信(註:非淮陰侯韓信)的叛軍,雖是得勝而歸,卻心中煩亂。及至未央宮,見其東起蒼龍闕、其北起玄武闕,闕高皆三十丈,而未央宮前殿更是極盡崇偉,不覺大怒,責問蕭何說:「天下匈匈苦戰數歲,成敗尚未可知,為何要修建這樣豪華的宮室。」蕭何說了兩句話,令劉邦轉怒為喜。

第一句話是「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宮室」,所以這樣回答,是因為蕭何與劉邦對宮室之用的理解完全不同。宮室在劉邦眼中不過是皇家私物,故而要先定天下,再作宮室。蕭何則把建宮室與定天下視為一體,並且正因為天下未定,才更有建宮室的必要。而這種思想正與始皇帝建咸陽宮頗有相和。因為皇家宮室之意義並不只在皇家居住,更是朝庭施政之所,為天下之重心,為萬民所矚目。尤其是天下分崩之際,則需集天下之視聽以成一統之勢,而集天下之視聽的方法之一就是建首都,造宮室。此中政治意義遠大於居住意義,而並非後人所以為的徒增藻飾,欲為奢靡。

蕭何的第二句話是:「天子四海為家,非壯麗無以重威,且無令後世有以加也。」這說出了皇家居所的又一重意義,是天子威儀的象徵。也說出了蕭何營建宮室的一個定位——無為後世所超越。想來,蕭何極目於龍首原上時,應不無遺憾於無法再恢復秦宮規模之一隅,但也正因此,則更寄希望於漢宮也能為後世人所無法超越吧。然而長樂與未央也的確做到了「無令後世有以加」,八百年後舉世矚目的唐朝大明宮規模也只有長樂宮的一半,而今人所能見到的明清故宮也只有長樂宮的八分之一尚且不到。

武帝之世,漢朝國力盛極,又將長樂宮與未央宮加以擴建增飾,以清氣芬馥的木蘭為棟椽,以紋理雅緻的杏木為樑柱,鎏金鋪首,玉飾門戶,又為雕欄玉碣,青瑣丹墀,而此時的長樂宮與未央宮,儼然龍珠之與碧月,一則火焰崢嶸,一則清輝葳蕤,她們隨西漢的升起而升起,隨西漢的落幕而隱去,一同見證了那一段令人神往的盛世。

讚曰:
秦時明月漢時宮,秦川自古帝宅雄。
龍首原上起天闕,俯瞰九州車書同。
神光隱耀千載後,至今猶覺氣崢嶸。
遙拜故宮祈長樂,宛在未央一夢中。#

責任編輯:林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西元前196年的初冬,城南的沛宮裡,劉邦故地重遊,招來沛縣故人父老子弟,歡聚暢飲,話舊談新,一連十餘日,十分熱鬧,而庭中還有百二十個沛中少年,都是臨時征來唱歌助興的,雖是鄉野之音,不能與宮庭雅樂相比,而沛宮的狹促與長樂宮的宏麗更是相去天壤,但此情此景在劉邦看來,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 (shown)當歷史成為不盡的訴說,人是否夢醒,做好何去何從?當歷史不再徘徊交織如梭,人是否能穿越深深的未央,從陌生中看到熟悉的身影?
  • 樂未央-人生驛站 羈旅漫長 心中祈願 久久難忘 震古鑠今 穿越時空
  • 在人生漫長的旅程中,有很多的驛站,或是影視的渲染,又或是歷史的欽點,有時不經意間,常會想起「未央」。
  • 中國大陸考古學家對西漢長安城遺址發掘發現,其最大的宮殿——長樂宮除了有奪目的彩繪壁畫及精美的印花磚外,還內置有「空調冰箱」 用來儲藏食物、防腐保鮮和降溫納涼。並且發現了一條長34.29米的半地下通道,疑以皇族們預防不測秘道。
  • 【大紀元11月14日訊】中國考古人員在進行漢長安城考古時發現,漢代宮城中嬪妃居住的宮殿下一條條形成互通蛛網的神秘地下通道,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慶柱說,這些地下通道多發現於後宮,有的還設有門房,以控制進出人員。這是在漢以前的古代宮殿遺址內,還沒有發現過類似的建築。
  • 夫之後一連生下了三個女兒,分別封為衛長公主、陽石公主及諸邑公主。然陳皇后一邊耗費了九千萬錢爲不孕之事求醫問藥,一邊又在焦慮妒恨之下,於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私招巫師,在長樂宮中祭壇齋醮,欲以巫蠱遂其私願,怎道此一做法卻被眾人揭發,因而后位被廢,事端擴大,牽連者眾;想她陳阿嬌皇后出身高貴,其母扶帝登基有功,叱吒風雲,權傾一時,但終究到頭來,還是敗在她自己的妒忌和驕橫手裡。
  • 秦漢-古代的建築多採用木料來架構,不易久存,所以一些偉大的建築,如秦代的阿房宮和漢代的未央宮,都無法完整保存下來,但仍可在殘存的廢墟中發現瓦當及漢磚等遺物,藉以略窺古代建築的規模。
  • 中國大陸考古專家考證發現,西漢長安城的長樂宮不僅是是太后居住的宮殿,可能也是政治權力的核心;因為從宮殿建築形式不亞於皇帝所住的未央宮,以及地面塗上朱紅色顯示,西漢時期太后的政治地位與皇帝不相上下。中國大陸長期從事漢代長安城考古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所長劉慶柱向新華社表示,長安城位於今西安城西北約十公里處,地處古人譽為「天府之國」的渭河平原中部,是兩千多年前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南北長約一千八百公尺、東西長約八百八十公尺,面積約三十六平方公里。城中除皇室與公卿百官外,約有四、五十萬人生活於此。
  • 長期從事漢長安城考古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所長劉慶柱指出,從多年宮殿建築的考古發掘分析,皇太后居住的長安城長樂宮重要性不亞於皇帝所居住的未央宮,顯示西漢時期太后的政治地位與皇帝不相上下,西漢是雙中心的二元化政治。新華社今天報導,漢長安城位於今西安城西北約十公里,地處渭河平原中部,自然條件優越。作為兩千多年前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漢長安城的長樂宮、未央宮、建章宮等規模宏大,周長都在十公里以上。除了皇室與公卿百官外,約有四五十萬人在當地生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