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母親同遭迫害 重慶青年高揚控告江澤民

人氣 172

【大紀元2016年01月14日訊】今年三十二歲的重慶青年高揚,自十四歲起跟隨母親楊松麗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母親楊松麗四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高揚本人也遭迫害。這都使他一家人身心受到巨大傷害,家庭蒙受巨大損失。今年十月,高揚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高揚在控告書中陳述的被迫害的事實情況(略有修改)。

我自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那時我才十四歲,我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說真話,辦真事,做個誠實守信的人;處處善待他人,不打人不罵人,遇事向內找,不爭不鬥,在學校做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老師和同學的眼裡我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學生和同學。十年寒窗伴我長大成人,畢業後,我步入了這道德下滑,物慾橫流的社會,我沒有在金錢,物質的誘惑下跌倒,大法就像一盞明燈始終照亮著我的人生航線,我非常慶幸自己在茫茫人海中,了悟了人生真諦,走上返本歸真的回歸之路。

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上午,我母親楊松麗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黃滬珍(已被迫害離世),在華新街人才市場附近給學生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華新街派出所,並被非法抄家。

江北區公安分局國保支隊稱,母親楊松麗只會被拘留十五天,但後被判勞教一年零三個月。就這樣我過了一年多沒有母愛的日子。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星期四下午三點多鐘,重慶市江北區國保支隊警察和華新街派出所民警,非法闖入我的家中,要非法抄家。我和媽媽關上門不准他們進屋,因我家是老房子,他們幾下就把門踢爛了。我奮力地擋在門口不准他們進屋,媽媽問他們要幹甚麼。警察拿出非法搜查證,說要抄我的家,媽媽把非法搜查證拿到手裡撕成兩半,緊緊握在手裡。

之後國保支隊兩個警察把我拉出屋外,其中一個警察把我打倒在地,全身壓在我的身上,用擒拿的方法狠狠地壓住我的手臂,我全身都動不了。另一個警察用膝蓋狠狠地壓在我的臉上,還用大頭皮鞋瘋狂地踩我的頭和臉。

我質問警察:「你們為甚麼要打人?」警察說:「就是要打你,打了你,你敢把我怎麼樣?打你還是輕的,把你個龜兒抓去關起,你比那些小偷和強盜都還要可惡, 你該遭打。」因我家是平房,周圍很多鄰居在圍觀,媽媽喊周圍的鄰居給我爸爸打電話,喊他趕快回來。警察吼道:「誰敢打電話,不准打。」有善良正義的鄰居還是給我爸爸打了電話。警察說:「打了電話也沒有用,回來了把他一起抓走。」

鄰居給我父親打完電話後,警察也開始打電話:「快點派人來,他們要反抗,多喊點人來。」隨後來了很多國保警察,國保支隊隊長也來了。華新街派出所開來一輛警車,下來一個警察和兩個協勤,強行將我綁架上警車,我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媽媽也在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還把媽媽壓倒在地上,強行搶走撕成兩半的非法搜查證。拿給我的父親看。媽媽質問警察:「你們是土匪嗎?你來搶我的東西。」警察得意地笑著說:「我不是土匪,你說錯了,我是洋匪。」

隨後他們非法抄家,搶走了兩台電腦和一台打印機等很多法輪功書籍和真相資料。之後將母親楊松麗綁架到華新街派出所。當時來參與綁架我和媽媽的人,有江北區公安分局國保支隊、社區、華新街街道辦事處、華新街派出所等人。

我被綁架到華新街派出所後,警察喊我蹲下,我不配合,因為我知道,我是做好人,沒有犯法。警察看我不配合,就把我銬在木沙發上,因我被打得身體非常虛弱,我在派出所裡面都嘔吐了兩次。警察怕擔責任,當天晚上就把我放回了家。

母親楊松麗卻被非法送往洗腦班。警察還偽善地對我父親說:「我們儘量不判楊松麗的刑,判了刑她退休工資就沒有了,在我手上的法輪功學員有四十多個人(實際人數已經上百人),還有十八中學的那些老師,我們對她們都是手下留情,都沒有判她們的刑,最多就是勞教。」

我回家後全身是傷痕,頭和腰都非常疼痛。好心的鄰居都來關心我。九月三十日中午華新街派出所民警和社區主任,到我家中「表面是來「關心」我,其實是為第二次迫害做準備。

九月十七日至十月二十七日這一個多月時間中,他們到處打聽我的情況,我的身體剛剛恢復健康,他們就上門了。

十月二十七日星期二晚上七點多鐘,警察非法闖入我家中,強行將我綁架到華新街派出所,非法關押在派出所的二樓。

警察吃飯前,警察非常得意地對協勤人員說:「不要著急,我們吃了飯就回來,一會兒送他到渡假村去療養(黑監獄洗腦班)」並訛詐我偽善地說:「揚揚,你娃娃還不老實,某某人和某某人都把你說了,這個時候了你還要零口供,自己好好地想一下,一會我們回來再問你。」

警察吃飯去了,協勤人員和派出所警察坐在我旁邊,我的父親坐在對面的板凳上流著眼淚看著我。我當時的心情也非常難受,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遭到江澤民及其追隨者的迫害,連家裡的親人心裡都承受著巨大的傷害。

當天晚上九點多鐘,我正念掙脫手銬跑出了派出所,當時派出所的所有人都出動來追我,當晚我成功的跑脫,從此我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負責綁架我的兩名警察,得知消息後,惱羞成怒,強行扣押並審問我的父親,威脅說出家裡所有的親戚朋友和同學的電話,如果不說就要非法關押我父親。當天晚上 警察們非法查詢我所有親戚的戶口檔案,父親在他們的恐嚇和威逼下,被迫錄口供還簽字蓋了手印,被迫給所有的親戚朋友打電話,警察在電話上威脅我的親戚朋友說:「不要收留高揚,高揚是通緝犯,哪個敢收留高揚,哪個就犯了包庇罪,一樣地要坐牢。如果高揚來了,要馬上報案。」警察對我父親罵道:「你那個兒,還要在網上去發表文章,還要把我們的名字發到法輪功網站上去,一定要把他抓回來,抓回來要判重刑,最好喊你的兒自己回來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警察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給我的父親說:「其實高揚也沒有犯好大的事情,何必跑嘛,喊他回來,把事情說清楚就是了,我們也不追究。」警察還請我的朋友出來吃飯,說了很多誹謗大法和威脅我朋友人身安全的話,目地就是要找到我。

媽媽被非法勞教,我被迫流離失所,父親也承受了非常大的精神壓力,一個好好的家庭被江澤民及其追隨者迫害得妻離子散。#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遼寧和重慶部分警察在訴江大潮中的變化
中國一週大事解讀:打虎江曾 習回擊核恐嚇
遼寧鞍山故事:「就該控告江澤民!」
福建省寧德市678人聯名舉報江澤民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拜登後院起火?開除福奇成熱詞
【時事縱橫】川普人氣超夯 臉書遭群攻認慫?
【解密時分】殉爆之王——蘇式坦克T-72
【財商天下】污染王變身環保王 中共奪氣候霸權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新聞大家談】力挺川普 佛州州長躥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