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灣學者:「我反共不反中」

學者認為,至今仍有許多人分不清反共和反中,「反對的是共產黨獨裁統治、欺壓人民,不是拒絕與中國這個國家往來。」(大紀元)

人氣: 189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藍悅真台灣台北報導)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黃國昌日前因身陷爆料風波,而決定對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出告訴,但卻反遭旺中集團旗下媒體圍剿,不過時代力量民調不僅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聲勢還節節攀升,更引發英國《BBC》、日本《NHK》等國際媒體高度關注,想藉由專訪黃國昌來了解兩岸關係、國會改革、「反媒體壟斷」等議題,而黃國昌「反共不反中」的主張也意外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反中」與「反共」雖然僅有一字之差,代表的內涵卻相差非常大,但許多台灣人民卻因為社會輿論的渲染而因此模糊這兩個名詞的內涵。其實當前已有大量中國民眾打從心裡反對共產黨,甚至希望兩岸人民能共築反共之牆。人在獄中的中國維權律師唐荊陵日前也在「致台灣總統候選人的一封信」中,呼籲勝選的候選人,能從全中國的目光來考慮台灣命運,會發現有億萬沒參加投票的人民「也在堅定地支持著你。」

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助理教授陳耀祥表示,雖然每個人對中國都有不同看法,但反中與反共是不一樣的概念,反共指的是「反對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欺壓中國人民」,而不是拒絕與中國大陸這個國家往來,而且中國與台灣人民同為華夏民族後裔,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因為民主與獨裁的對抗,以及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處處遭中共打壓,所以才會造成台灣人民的思想反感。

台人分不清中共中國 律師:中共樂見

「其實中共非常樂見台灣人民分不清中國及中共,因為對它有利」,人權律師邱晃泉解釋,傳統中國有自己的一套倫理規範,儘管有人說太封建,但那也是當時維繫社會的基礎;但因為共產黨是外來政黨,對中國社會本來就是異類,中共因為擔心影響統治的正當性,所以過去才會推動文革等運動來破壞中國傳統文化。

邱晃泉接著說,不過因為當前資訊發達,中共深知想將過去那套手法故技重施已行不通,又深怕中國社會走向民主,所以他才急著到處去設孔子學院進行文化統戰,就是想把「中共」與「中國」兩個概念綁在一起,來填補他統治中國的正當性。

陳耀祥認為,對中國底層社會的民眾而言,重要的不僅是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要施行民主,讓人權保障能落實,國家才能平衡發展,否則一味追求政治與經濟上發展,卻忽略更珍貴的普世價值,將會擴大中國人民所得分配及貧富差距問題,導致發展更加失衡。

追求和平最基本的要求,不是與中國人為敵,而是反對錯誤的政治獨裁專制,陳耀祥認為,中國大陸在開放經濟外也要保障民主、人權,不應該剝奪廣大人民追求民主自由,而當前兩岸交流如此頻繁,台灣應該要將實踐民主過程的寶貴經驗,分享給中國,而不是一味地反中、切割、排斥。

「台灣社會當前除了面臨現實主義及功利主義的作祟之外,更大問題是在於對中共不夠了解」,邱晃泉表示,有些人確實是不想了解;有些人則是過去的扭曲教育而造成恐共心理,所以選擇不願面對;但有些人是故意幫中共講好話,企圖從中謀取利益。綜合多種因素下,才造成台灣社會普遍對中共邪惡的本質及作為了解太少。

邱晃泉舉例,中共迫害法輪功已長達十多年,但由於推崇一神論的宗教團體對其他宗教的排斥,以及許多本土派人士常把「反中共」跟「反中國」混同一談,擔心了解太多會影響自己到中國發展的前程,才導致許多人不願去關心法輪功被迫害的問題。

談到中共的對台統戰手法,陳耀祥分析,近年中共不斷染紅台灣媒體,就是想用媒體的輿論建立正面形象,但因為台灣新聞管道非常多元,所以沒達到他們預期的效果;另一方面,中共又以經濟文化交流方式進行統戰,就是想藉由軟性、溫和的手段,來降低台灣人民的防備心態,說穿了就是要爭取民心。而太陽花學運後,中共又加強對台灣中南部、中下階層、中小企業及青年人「三中一青」的統戰工作。

「這真的很可笑!」邱晃泉表示,他理解「三中一青」過去在政治光譜上比較不支持國民黨,所以才成為中共的統戰對象,「但三中一青也是台灣民主文化的展現、是民主的果實,而獨裁專政的中共卻反過來想擁抱這顆果實,這恰恰也突顯出中共的統治缺乏正當性。」

不過邱晃泉也提醒,雖然青年世代不會接受中共的統戰,但因為台灣人民習慣「吃人一口還人一斗」,且多數人又愛面子,所以當中共用金錢示好、利誘時,台灣可能會因為這種文化而吃大虧。他強調,台灣一定要堅定的朝向民主之路前進,對中政策、兩岸交流、經濟往來等政策,也都依循民主的方式來決定,就不用害怕中共的這些小伎倆,甚至還能幫助中國質變、朝民主方向前進。◇#

責任編輯:昱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