紡織婦痛懲名捕

北宋 王居正《紡車圖》(公有領域)

  人氣: 1322
【字號】    
   標籤: tags:

韓昌,山東汶上縣人,幼年時曾在路家當傭工。路家子弟喜練少林拳,韓昌從旁偷學也練得一些功夫。他曾經一腳踢倒一堵破牆,人們便稱他為「鐵腿韓昌」,韓昌也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功夫了得。

到了壯年,韓昌仗著自己腿腳上有些功夫便四處闖蕩,但行為有些不端。後來充當袞州府捕快,由於對地方上的情況熟悉,一些偷雞摸狗之徒不時孝敬他些財物,一時聲威很大,儼然「泗水一霸」。

有一天,韓昌奉府尊批文,去壽昌(今浙江建德縣)緝拿人犯。到了晚間,他一人獨自行走,遠遠望見村外有幾間茅屋,幾縷燈光透出牆外。走近一看,原來茅屋的木板門半開著,只見土炕上坐著一個20多歲的婦人,一頭漆黑的秀髮,身著淡紅色長褲,正就著燈光繅絲。隨著她靈巧的動作,繅車不斷地發出軋軋的聲響。

韓昌心中暗喜,認為這是一個不會拒絕自己,可以任意調戲的婦女,於是推門進去。婦人頭也不抬邊抽絲邊問:「你來找誰?」

韓昌回說:「尋找陪伴我的人。」說完就挨近婦人身前,蹲下來與她搭話。

婦人微微一笑,伸腿朝韓昌兩腿間一挑,韓昌立即仰翻在地。但他仍嘻皮笑臉地說:「小蹄子敢戲弄我!」等韓昌起身,婦人已面向他站著,手拿槌衣棒朝他的小腿內側橫掃去,韓昌又被掀翻在地。

這回,韓昌真的發怒了,提起右腿踢過去,婦人卻機敏地往右邊跳開。韓昌再提起左腿踢,婦人又朝左側騰跳。韓昌剛一轉身再踢,又是撲空,此番已是第三次撲翻在地了。

(大紀元圖片庫)
(大紀元)

婦人隨即騎在韓昌背上,掄起槌衣棒痛打他的胯部。隨著棒子的起落,韓昌劇痛鑽心,仿佛股骨即將被槌斷,但他仍咬牙忍住,不敢吱聲。打了好一陣,婦人才歇手,隨即從地上拖過一床養蠶的篾席,將韓昌牢牢捲捆著倒放在牆角。婦人卻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照樣繅絲著。

過了一會兒,婦人的丈夫回家。婦人埋怨說:「深更半夜還不回家!屋角蘆席中那尋訪你的客人想必已睡熟。」她丈夫上前解開一看,原來是著名的捕快韓昌,往日也是相識。

婦人滿臉陪笑,上前萬福並道歉說:「伯伯莫怪罪,剛才多所冒失,幸虧伯伯沒有再饒舌,如果還絮絮叨叨說些不乾淨的話,說不定伯伯的幾根小骨子會被我槌斷哩!」她丈夫也笑著責備她。

這時,東方已發白。婦人進廚房張羅酒菜、做炊餅。韓昌被折騰了一夜,雖已疲憊不堪,也只能打起精神飽餐一頓而去。自此以後,韓昌的銳氣頓減,大大不如以前那樣驕橫了。@*#

資料來源:清.曾衍東《小豆棚》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邊城,是浙江餘姚人,力氣大得不得了,邊城以為自己有一身本領應該為國效勞,就帶了乾糧不遠千里到邊塞投軍。誰知道邊防部隊的將領們一見他.....
  • 唐文宗皇帝很喜愛一個白玉雕成的枕頭,那是德宗朝于闐國所進貢,雕琢奇巧真是希世之寶,平日放在寢殿帳中,有一天忽然不見了。皇帝寢殿守衛十分嚴密,若不是得寵的嬪妃,無人能進入,但寢殿中許多珍寶古玩卻又一件不丟。
  • 唐朝時期,黎干做京兆尹(京城的市長)時碰到大旱,於是黎干命人建造一條土龍在朱雀街上求雨,觀者數千人。他帶衙役衛士到達時,眾人紛紛讓路,獨有一名老人站在街頭並不迴避。黎干大怒,認為有失尊嚴,叫人當街杖背二十下。杖擊其背時,聲音拍拍響好像打在牛皮鼓上。那老人也不呼痛,杖畢,漫不在乎的揚長而去。
  • 唐朝時,京城有位豪士潘將軍,住在長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陽漢口一帶,原是乘船販貨做生意的。有一次,船隻停泊在江邊,有個僧人到船邊乞食。潘對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了整天,盡力布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