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控告江澤民的女教師: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人氣 384

【大紀元2016年01月20日訊】三十九歲的北京東城區教師李艷修煉法輪大法,三次被非法勞教。反覆被迫害,造成她生活、工作不得安定,家庭破裂,孩子無人關心和照顧。2015年8月李艷女士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控告書中,李女士特別提到,由於這場迫害使得孩子從出生到初中時期都處於缺乏母愛的關懷,一度成爲極度逆反的問題孩子。此後,李女士以法輪功「真、善、忍」標準的修煉體會融入對孩子的教育中,使孩子很快走上正軌,考試成績快速上升爲全年級第一名,並改掉生活中的不良習性,尊重長輩,生活簡樸,變成一個懂事的好孩子。

李女士感歎,「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孩子」。「大法是多麼美好,孩子小小的心田被這種美好充滿著。」

以下是李艷女士在控告書中陳述的個人經歷(略有修改):

一、被綁架經歷

1999年7月我大學畢業來到北京四十九中任教,剛來還能看到大街上有煉法輪功的學員,帶學生軍訓回來,滿大街卻找不到人了。

在沒有明確目的的情況下,我來到了天安門廣場(離著很近),有一人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周圍幾個人也是這樣,被帶到天安門派出所,當晚被單位帶回來,江澤民犯罪集團的驅使,9月份開學,學校取消了原定給我的兩個教學班的工作,讓我在圖書館學習。

2000年元旦,我又來到天安門廣場,碰到有幾個人拉開了一幅九米長的黃色綢緞,上面工筆書寫的李洪志師父的《洪吟》,警察在搶奪,我馬上跑去幫著拉,一個警察一腳把我踹倒,抬腳就往我肚子上踹,我大聲說:「我懷孕了。」

我被帶到豐台看守所,裡面擠擠壓壓,關的都是來上訪的學員,連回身的餘地都沒有,我(懷孕)肚子大,擠得更難受,在這裡非法關押了7天。

2001年3月,我因為在五棵樹總後大院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兩個藏身在車下的軍人跳出來,帶到總後大院的派出所,隨後到家把法輪大法書和資料抄走。

在派出所呆了一天,總後堅決不同意我再在這個大院裡居住,並且把我公公和丈夫全軍通報批評。我單位曹仲泉校長同意在學校找一間房暫時讓我住下。單位被要求每天派老師看著我這個懷孕6個月的人,門口的保安也接到命令不能讓我出校門。我向領導說出想法,這是非法拘禁,他們也是無奈。

二、三次被非法勞教經歷

2005年4月28日,東城分局的警察就來到我的單位,把我困在車裡,他們去家裡非法搜家,抄走法輪功書籍、電腦、若干真相資料。孩子當時只有四歲,我永遠忘不了孩子被帶走時那一步一回頭的眼神。當晚我被送到東城看守所,因為我不穿號服,出來一個姓周的女獄警,劈手就抽我一個嘴巴。這一次我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調遣處,我被強迫做奴工,高溫酷暑下每天汗水淋漓地給一次性筷子包紙,把衛生巾裝在袋子裡,粘貼郵政快遞的袋,上廁所回來不能洗手,沒有任何衛生條件,沒有車間,很多老年人跟大家一樣幹,一麻袋接一麻袋的筷子,在地上扔著,我體會到了甚麼是黑暗。

2008年6月,北京奧運會,大批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我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這次我不僅是守住最基本的良心,不「轉化」,我還發自本心真誠地喊出「法輪大法好」、「發真相材料合法」等,因而受到更嚴重的迫害。

已進入深秋了,我還穿著單衣凍得直哆嗦,普教同情卻不敢給我衣服,把破衣褲扔到垃圾桶,讓我上廁所時撿回來穿上,但是一個楊姓獄警下午過來看到,馬上讓我脫下來扔了,晚上熬夜罰站。

後來我被送到集訓隊,在集訓隊裡,我被關押在非常狹窄的小黑屋裡,夏天悶熱難當,晚上她們故意打開門下方的小口放蚊子進來,大小便不給手紙,謾罵不斷,都是平生沒聽過的污言穢語。

後來我被轉到更為大些的房間,四面都用海綿包著,門也是包著海綿,說是為防止人受不了時自殺,屋裡只有一個監控,我被要求每天坐在高椅子上達18個小時,汗水淋漓,頭髮都是濕的粘在臉上,室內溫度在40攝氏度左右,一個普教都見不到。

而且她們以點名為名義,每天都會進來七、八個或者更多女獄警,一窩蜂上來脫光我的衣服,扔在地上,有的還會說:「身材不錯啊」,藉此羞辱打擊人的意志,每到這時我都會縮到牆邊,在一群穿制服的人面前赤身裸體,一群警察在一個流氓的指揮下喪失了人性。

後來每次大小便都要求提著自己的名字打報告,經常被憋得冷汗直滴,那時我唯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用這種手段達到目的,太流氓了,真是流氓政權啊。

2010年12月我勞教期滿,剛回來的三個月裡,我失眠完全無法入睡,經常發呆,看到熟人淚水瞬間就下來,那種侮辱總是感到無法活下去……孩子這時9歲了,她經常拿小手在我發呆的眼前晃一晃,讓我回回神。

2012年3月,我剛上完電大的大課回到宿舍,順義國保的孫某某來了,桌上有一本法輪大法書和幾張法輪功真相紙幣,就這樣我又一次被綁架,送到勞教所後直接給送到了集訓隊,此時的集訓隊已沒了轉化任務,直到勞教所解體,2013年7月回家。這次回來,我被剝奪了(給學生)上課的權利,在辦公室工作。

三、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是在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出生的,小小年紀就在大法被抹黑、世人一邊倒的言論下的環境中生活。當我第一次勞教回來,她六歲,見了我還記得親。第二次非法勞教回來,孩子就變了,冷冷淡淡,髒兮兮,叫多少聲都不答應,兩年又加兩年半,對一個幾歲的孩子來說太漫長了,再加上聽到一些負面話,孩子很牴觸。

我拿一個母親所能做的一切給她,這種修補歷時一年的時間,就在孩子跟我剛剛親近起來的時候,我又一次被非法勞教,對一個母親來說這種分離是撕心裂肺的。這次是一年多至勞教所解體,當我回來時孩子已經12歲,要上初中了,她的成績很不好,用爺爺的話說:「老師總找家長,來電話我們都不接了,」吃飯逆反,學習逆反,處處跟大人逆反,所以爺爺很希望我能帶孩子(已經離婚)。

我自信,對孩子也充滿了信心。因從我的修煉經歷,多麼悲慘扭結的經歷來看,法輪大法能熔煉一切,何況一個純真的孩子。所以我總是滿懷欣賞地看待她、信任她,跟她講自己對發生的一些矛盾在大法上悟到的,掙扎的過程。還有學習、吃好的東西、生活習慣等等,我都會點點滴滴說到法輪大法中是怎麼說的,漸漸地孩子在變,生命都是向善的,大法是多麼美好啊,孩子小小的心田被這種美好充滿著。

孩子開始認真學習了,踏踏實實,她的成績在短短三個月裡,從十幾名到七八名,再到班級第四、第一,最後考到了全年級第一名,看成績單,全年級第一名意味著門門功課都達到極高的成績,這是一個不可想像的跨越,兩年時間客廳牆上貼的都是她拿回來的獎狀。但是孩子是那麼淡泊,虛懷若谷,她知道摒除求名之心,不以分數名次為目的。這是在大法引導下一個生命的昇華。

如今在生活各方面孩子完全變了,吃東西先敬著長輩,自己的事自己打理,壓歲錢都交給媽媽,非常簡樸,要給她買衣服或者吃的東西,經常一口拒絕,最可貴的是,在我處於艱難之中時,她懂得分擔,在內心給我以支撐。人們很羨慕,說「真懂事、真省心」。

法輪大法以其博大精深的法理,啟迪著生命本性,全面提昇生命的境界,對每個人、對社會功德無量,可被控告人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卻不顧這一事實,顛倒黑白,造謠誣陷,不僅變本加厲地迫害廣大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庭,而且把中國人民都拖入到這場迫害之中,讓廣大人民在不明真相中敵視、傷害這些善良的修煉人,造下罪孽。 #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修煉遭迫害 1歳兒子被關洗腦班 李偉梁告江
2015年大陸民間現訴江大潮 各界聲援
中國一週大事解讀:2016年大變局路線圖浮現
車埕訴江徵簽 遊客紛紛簽名聲援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時事縱橫】習防失控?美科技聯盟阻擊中共
【拍案驚奇】緬軍屠城 川普:未來不能中共主宰
【財商天下】印花稅帶崩港股 中共圈錢放大招?
【秦鵬直播】競選2024?川普推出四大措施
【橫河觀點】川普談願景 共和黨如何奪兩院白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