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歐生活:在瑞典考駕照的經歷(三)教練篇

作者:浩然

人氣: 55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21日訊】我在整個準備考試的練車過程中,一共有過3個教練。第一個是在斯德哥爾摩的駕校,第二個是在北雪平的駕校,最後一個是沒有正規教練資格,但一次性通過了路考的華人朋友。

這裡要說明一個前提:我有中國駕照,而且在瑞典交通局批准的有效期內。我在文章中提到的華人朋友,都是和我一樣的,有中國駕照,趁有效期沒到,來考瑞典駕照的。對於有的讀者,是完全沒有拿過駕照,或有中國駕照,但已經超過了瑞典交通局批准的有效期的, 一定不要模仿我的經驗。

第1次報駕校:有些失望

在路考之前,聽朋友說報駕校沒甚麼幫助,有的乾脆以考代練,因為一次駕校的課將近1000克朗,而一次路考的費用是1200克朗,相差不大了,而教練對考試標準的掌握肯定不如考官清楚。所以聽考官說一遍自己的問題,比教練說的更有針對性。但路考時間只有30至40分鐘左右,駕校一次課是一個半小時,時間多了一倍。

第一次路考現在想來就是白扔了。因為考試之前根本就沒練車,也不知是哪裏來的自信。考了之後發現,車不熟、路不熟、技術動作也不到位,趕緊要補課。於是報了一次駕校試試。本來沒抱太大期望,想至少在考點附近,車型相近,這考試路線和車型肯定能熟悉一些,然後再發現一些技術的不足,改一些就行了。

但就是這個不高的期望都沒達到。一個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只轉了兩個小區,兩次環島,連高速都沒上就到時間了。照這樣十次課下來,也不見得有甚麼作用。更難以理解的是,我自己都能知道有至少十個環節處理的不妥,可這個教練只指出4個,那麼以他的經驗看出的問題當然比我要多,那他為甚麼不說?

最後我問他:「您覺得我這個水平能去考試嗎?」我猜他會說「你應該把XXX練好了再去考,否則很難通過」這一類的話。但沒想到他說:「你的錢包你做主,你感覺可以就去考吧!」我又問:「您覺得我還需要學多少節課才有希望通過考試?」他又說:「我不能說,這由你自己決定。」我聽糊塗了。我來是希望得到他專業的建議,我怎麼知道過關的正常水平有多高?我怎麼決定到甚麼程度可以去考?他那態度給我的感覺就是:「願者上鉤!砸了幾萬沒通過,別怨我,我可甚麼都沒說,是你自己願意的。」於是我決定不上駕校了,自己買輛二手車,把周邊的路都跑熟了再說。

第2次報駕校:溝通障礙

第2次報駕校是在北雪平,因為不可能像在斯德哥爾摩那樣經常去練車,要想熟悉當地路況及常考地點,報駕校是捷徑。但是因為是先定的考試時間,後報的駕校,駕校的白天時間段已訂滿,只好訂了三個下午5:00的時段。那時天已全黑了,等於是練夜間駕駛,感覺和白天開車完全不一樣,視野一下窄了很多,路標和路邊的行人到了近前才看清,加上對面來車的燈光晃眼,教練幫我踩了好幾次剎車。

第一次課結束後我覺得不對勁,因為我的考試時間是上午11:30,沒必要練夜間駕駛。所以想退掉後兩次課,但被告知要提前48小時取消。但此條款訂課時沒人提醒我,他們說那是貼在收銀台旁邊的紙上寫的。我只好將錯就錯,就當是來學夜間駕駛的吧,多學點技術,總歸沒壞處,也就不去爭了。不過後來練鄉間路時,一個路燈也沒有,周圍一片漆黑,要不是有教練在身邊,我也真不敢按最高限速開,那種經歷也算難得。

這個教練是位女士,瑞典人,四十歲左右,很認真負責,不像前一個教練(四十左右,男士,不是瑞典人,像是南歐或中東的移民)有股吊兒郎當的勁兒。她隨時發現問題就糾正,但因為語言限制,溝通不太順暢,而且是邊開邊說,還要注意處理新情況。有些問題只能是點到為止,沒有說透。比如她說的過減速帶的技巧,我理解錯了,造成減速過早,低速距離過長。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兒,但又沒問出來。結果考試時帶著這種矛盾的心態,很難有充分的自信,最後發揮不理想,又沒通過。

負責任的華人朋友

最後,很幸運地找到了一位華人朋友,他是一次性通過路考的,駕駛經驗極其豐富。他願意幫我糾正一些動作,分享一些駕車的要領,特別是考試常考的關鍵點。他很細緻負責,雖然從沒當過正式的教練,但他對各種技術動作的分析解釋很有條理,非常好理解。因為同是中國人,溝通無障礙,我就容易問出自己的疑惑,經過他的分析,糾正了我的一些錯誤觀念;規範了一些不良的習慣動作。

特別令我感動的是他的負責到底的精神。我們通常是下班後、吃晚飯前的這一兩個小時練車。有幾次,他回家吃完晚飯後,又打來電話,把當天發現的問題從另一個角度更透徹地分析出來。甚至有一次,他乾脆來到我家跟我又討論了一個多小時,直到總結形成了簡明易記的規律後才回家。最後的這一階段,我完全是按他的思路練習,才最終拿下駕照的。想想這段時間也就是兩個星期,還不是天天練,如果早點跟他學,就不用走那麼大一個彎路了。不過,好事多磨嘛!

回顧

對比這三位教練,第一個就是混事,第二個認真但效果不佳,而且到時間就下班,多一分鐘也不行。只有最後一個,讓我受益最大。而且是朋友幫忙,不收費,傾囊而授,不計較時間,比我更迫切的希望我儘快學會。有時我想偷個懶,不練了,但他一個電話打過來,問:「今天去練車嗎?我現在有空。」我再累,也不好意思說不去呀!於是這樣一步步提高,終於最後能夠通過。
所以我選擇教練的經驗是:對於已有中國駕照的朋友們來說,如果語言不好,還不如找個已經拿到瑞典駕照的華人朋友,帶著熟悉路況,按他的經驗,掌握一些關鍵的技巧,剩下的就是自己多練了。

但如果是從來沒開過車的朋友們,還是找個正規駕校從頭學起。有的朋友先到國內學一個駕照,再回瑞典練,這樣確實可以省很多錢,畢竟在瑞典學車太貴了。一些瑞典朋友也說,他們本地人從頭學起,花個三五萬也是正常的。

責任編輯:童景

評論
2016-01-21 5: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