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中的海市蜃樓現象

(Fotolia)

  人氣: 714
【字號】    
   標籤: tags:

一直以來,人們都沒有造成海市蜃樓現象的確切證明。大概是因為現在的科學根本就觸及不到它。因為它就是我們常說的另外空間,是和我們重疊的另外空間,就像是重影一樣,但不在一個空間。

《閱微草堂筆記》中曾記錄過這種空間。內閣學士汪曉園,租住在閻王廟街的一處房子。庭中有棵棗樹,大概是一百多年以前種的。每到月光明亮的晚上,人們就會看見斜枝上面有一位穿紅衣的女子垂著腿坐著望月,也不怕人。靠近去看就沒有了;退後看,仍在原處。

曾經有兩個人,一個站在樹下,一個在屋裡。屋裡的人看見樹下人手能觸及到紅衣女的腳,但樹下人甚麼也看不見。當望見紅衣女時,俯視地上有樹影,沒有人影。用瓦塊石頭投去,就好像打到虛空一樣。用槍打,她隨聲而滅;硝煙一過,又恢復了原形。

屋主人說:「自從買了這座房子,就有這個怪物,但她不害人,所以人和她相安無事。木魅花妖,是常見的,大多數都會變幻。而這位紅衣女卻不動不言,一個人坐在樹枝上,實在不知道為什麼。」

原文:汪閣學曉園,僦居閻王廟街一宅,庭有棗樹,百年以外物也。每月明之夕,輒見斜柯上,一紅衣女子垂足坐,翹著向月,殊不顧人。迫之則不見,退而望之,則仍在故處。

嘗使二人一立樹下,一在室中,室中人見樹下人,手及其足,樹下人固無所睹也。當望見時,俯視地上樹有影,而女子無影。投以瓦石,虛空無礙,擊以銃,應聲散滅,煙焰一過,旋複本形。主人云,自買是宅即有是怪,然不為人害,故人亦相安。夫木魅花妖,事所恒有。大抵變幻者居多,茲獨不動不言,枯坐一枝之上,殊莫明其故。曉園慮其為患,移居避之,後主人伐樹,其怪乃絕。(摘編自《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洪偉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登州向海上望去,常能看到有雲氣,有的像樓臺宮殿,也有人物車馬,看得很清楚。人們叫它做『海市』。…歐陽文忠曾經出使河朔,路過高唐縣,晚上在旅店中聽到有鬼神從空中經過,車馬、人畜的聲音都很清晰。他說得很詳細,這裏就不多寫了。本地的老人說:『二十年前這裏白天也有過這種事,人物都看得清清楚楚。』老百姓也把它叫做海市。」
  • (shown)如果「第五度空間」或者其他空間是存在的,那麼將給人類帶來了新的視野,使人類對宇宙、時空、生命等認識出現革命性的變化。
  • 明清時候,民間流傳著一個金竹寺的傳說。一個行俠仗義的年輕人,手刃淫賊後,四處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開導下,年輕人來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為年輕人展現了二次幻景,經歷奇異的時空穿越後,年輕人的結局如何?
  • 古人曾記錄過一些天界的事情與人類的關係。在《列子.湯問》中有一段紀錄......
  • 天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這是宋朝邵雍《梅花詩》的前兩句。詩句立意高遠,氣勢弘闊,讀來簡練,卻意味深遠。這一天問的背後,包含著千百年來對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歷代文獻對天裂天眼開的記載,或許也是人們心靈深處蘊藏著返回天庭的久久夙願吧。
  • 隨著科學的發展,科學和信仰已經走得越來越近。1957年,普林斯頓大學的博士生艾弗雷特(Hugh Everett)在博士論文中提出並行空間的概念。示意圖。(公有領域)
    多重宇宙是好萊塢製片人的創意,這我完全理解;可是物理學家是最相信實證、思維最為嚴謹的一批人,多重宇宙出自於他們的筆下,讓我不由得詢問,到底是什麼,讓他們走上了這條「最不情願的路」。
  • 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則以親歷的瀕死體驗確認「死後有生」。(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失去至親對於每個人都是切膚之痛,但你想過嗎,如果他們不是真的死去呢?一位著名科學家指出,人的肉體死亡遠遠不是生命的終點;與此同時,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則以親歷的瀕死體驗確認「死後有生」。東方人自古相信人不止一世,而今這種看法也開始在科學界廣傳。死亡真的只是一種幻覺嗎?
  • 文殊山北涼石窟壁畫中的飛天,位於千佛洞窟頂。(公有領域)
    對於想通過「蟲洞」穿越時空的現代物理學家來說,這個穿越的故事,理論上是完全可信的。現代物理學的發展,有時不過就是給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註腳。
  • 人間世,常言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那麼,宇宙世界所發生的事物是不是應該有同樣的概念呢?
  • 現代人都渴望長壽和不死,但是卻往往求而不得——即便在世人認為的科技相當發達的今天。也因此,人們不願相信在遠古時的先民,有過遠高於今人的壽命,乃至不死,進而將其當成神話傳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