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正道行

作者:天成
font print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 ,

融融樂處譜斑斕,忍善真存豈怕艱!
虹貫長霄沖念正,鬼邪誅箭掣弓彎。
風兼雨伴征塵碾,淚感恩多去執頑。
通道真修堅石若,衷心一訴一迴環。

註:回文詩(亦有回文詞、曲、賦等),是中國古代文苑中的一株奇葩。回文,有人 稱之為「漢字的魔方」。中國文字有著獨特的神傳魅力,試問,哪個國家的語言文字 能有如此變化莫測的神奇?而文體中,回文體不是表現這種「神奇」的一個很好的載體嗎?

上面這首詩,是一首七律,其實也是首回文詩,如可倒讀為:
環迴一訴一心衷,若石堅修真道通。
頑執去多恩感淚,碾塵征伴雨兼風。
彎弓掣箭誅邪鬼,正念沖霄長貫虹。
艱怕豈存真善忍?斕斑譜處樂融融。

回文雖然位列「雜體」,卻也是遵循著一定規矩與要求去創作的。作回文詩,既要遵守、符合格律詩的要求(這便須雙押韻,且其中一些原本可平可仄的字會失去自由度 ),又要兼顧順、逆兩讀的文意,因此,它是比一般格律詩要嚴格的。

回文,與正體詩一樣遵循著嚴格的寫作要求,又有著自己這一體獨特的特點。由此,我想到了功法中的奇門……尤其唐以後的回文詩,背靠格律,至明清漸趨成熟,其漸漸脫去文字遊戲的浮華,其中之佳作亦不遜於一些正體詩。

由此可見,立足於格律,遵循正體的規範,這會使回文體外表更凝重一些;再注重文意、表現技巧,便會增強這一體的可讀性與觀賞性。筆者認為,不論是樣式小巧玲瓏的十字轆轤回文(鴛鴦交頸回文),還是五七言律絕及其他回文的創作,皆應如此的。

劉坡公《學詩百法》言:「回文詩反覆成章,鉤心鬥角,不得以小道而輕之。」筆者是認同此語的。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