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曹植〈白馬篇〉賞析

作者:唐蓮

(fotolia)

  人氣: 555
【字號】    
   標籤: tags: , ,

曹植(192—232),三國魏人。字子建,曹操子,曹丕弟。天資穎發,世稱才高八斗,為建安時代傑出詩人。

曹植〈白馬篇〉
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
借問誰家子?幽并遊俠兒。
少小去鄉邑,揚名沙漠垂。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參差。(隨身攜帶著良弓好箭)
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左右開弓勇殺敵)
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
狡捷過猴猿,勇剽若豹螭。
邊城多警急,胡虜數遷移。
羽檄從北來,厲馬登高堤。
長驅蹈匈奴,左顧凌鮮卑。
寄身鋒刃端,性命安可懷。
父母且不顧,何言子與妻。(不考慮一家一己之利)
名編壯士籍,不得中顧私。(心中不夾雜一點私念)
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註釋】
金羈:金飾的馬籠頭。
幽并:幽州、并州,地點相當今河北、北京、山西一帶。
楛(讀戶)矢:利箭。楛,木名,以堅硬著稱。
控弦:開弓。的:靶心。
月支:象徵敵人的箭靶名(另一說:古少數民族名)。
飛猱:飛猿。
剽:輕捷。螭:傳說為蛟龍一類的動物。
羽檄:插有羽毛的緊急軍書。
厲馬:策馬。
壯士籍:名列出征者的簿冊之中。

【簡析】
通篇塑造出一位矯如虎豹、勇冠千夫的愛國壯士的形象。金羈白馬、橫行萬里;力蹈匈奴,氣凌鮮卑。何等雄霸!尤其可貴的是他那勇赴國難,視死如歸的忠貞氣節。這樣高大飽滿的形象,在前此的詩中,是罕見的。這是曹植渴望立功報國、壯烈懷抱的藝術再現。是一充滿陽剛之氣、忠烈為懷的詩篇。@*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