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Forgiveness

書摘:原諒石(中)

作者:羅莉.奈爾森.史皮曼
font print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我換下洋裝、高跟鞋,穿上內搭褲和平底鞋,托特包裡有剛出爐的麵包,和一束蓬鬆柔軟的白色木蘭花。我朝著花園區前進,去探訪我的朋友桃樂絲.羅素。她以前就住在我現在住的伊凡潔琳,聖查爾斯大道上,在一棟六層樓的公寓中,她在四個月前搬到花園安養中心。

我匆匆穿過傑佛遜街,路邊的花園種滿白色的指頂花、橘色的木槿花和鮮紅的美人蕉。我對春天的美景視而不見,心裡一下想著麥可和他冷淡的態度,一下想著不得不去申請的那份工作,還有費歐娜.諾爾斯跟我剛寄出去的原諒石

來到古老的紅磚大屋前之時,已經過了三點。我走上金屬斜坡,跟坐在門廊上的瑪莎和瓊安打了招呼。

「嗨,女士們。」我送她們一人一支木蘭花

桃樂絲因為黃斑部病變而行動不便,只好搬進花園安養中心。因為她唯一的兒子住在離這裡九百英里外的地方,我負責幫她找到新的住所,這裡有人供應三餐,按個鈴就可以叫人來幫忙。七十六歲的桃樂絲就像剛入學的大學新生,安然度過搬家的折騰。

我走近堂皇的大廳,沒簽訪客簿,因為常常來,所以大家都認識我。我往後面走,在院子裡找到獨自一人的桃樂絲。她懶懶坐在藤椅裡,耳朵上蓋著老式的耳機,下巴靠在胸口上,眼睛閉著。我碰碰她的肩膀時,她驚醒過來。

「嗨,桃樂絲,是我。」

她拿下耳機,關掉了CD播放機,站起身來。她身材高瘦,白色的絲滑短髮剪成鮑伯頭,反而襯出她漂亮的橄欖色皮膚。她雖然看不見,卻每天化妝,她開玩笑說,別讓看得見的人困擾,但不管化妝了沒,桃樂絲在我心中永遠都是個大美女。

「漢娜!親愛的!」她有美國南方人獨特的緩慢腔調,說話時會拉長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臂,然後把我拉進她懷裡,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聞到她擦的香奈兒香水,感覺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畫圈。這樣的碰觸,一個沒有女兒的母親碰觸一個沒有母親的女兒,我永遠都不會厭倦的。

她嗅了嗅空氣。「是木蘭花的味道嗎?」

我從提袋裡拿出花束,「鼻子真靈,我還帶了一條我做的肉桂楓糖麵包。」

她拍拍手。是我最愛吃的!漢娜瑪麗。」

我微微一笑。「漢娜瑪麗」,我心想,只有母親會這麼稱呼女兒吧。

她歪歪頭。「今天星期三呢,妳怎麼來了?不用漂漂亮亮地去約會嗎?」

「麥可今天晚上有事。」

「是嗎?坐下來,跟我說怎麼了。」

也只有她會這麼對我說,我笑了,一屁股坐到腳凳上,跟她面對面坐著。她伸出手,按著我的手臂。「告訴我吧。」

我太幸運了,想發洩的時候還有這麼一個願意傾聽的朋友。我告訴她WCHI的詹姆士.彼得斯寄來的那封信,還有麥可的「熱烈」反應。

「『若你在某人心中只是選項之一,就別把那個人排在第一順位。』這是瑪雅.安吉洛說的。」她動了動雙肩。「當然囉,妳也可以叫我別管妳的事。」

「不會,我懂妳的意思,但我覺得我好笨,浪費了兩年,一直以為他是會和我結婚的那個人,但我一點也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想過這件事。」

「妳知道的,」桃樂絲說,「很久以前我就學到,想要什麼就直接說出口吧,很不浪漫沒錯,不過老實講,妳東暗示、西暗示的,男人就是聽不懂。關於他的這些反應,妳有告訴他妳很失望嗎?」

我搖搖頭。「沒有。我根本是作繭自縛,所以我立刻寫了電子郵件給彼得斯先生,讓他知道我對這工作有興趣。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妳還有很多選擇,漢娜。別忘了,我們最大的力量,就是可以做出選擇。」

「沒錯,我可以告訴麥可,我會放棄夢寐以求的工作,就是因為我一直期盼著我們總有一天會結婚。沒錯,這個選項可以讓我擁有力量,是的,有力量讓麥可逃之夭夭。」◇(待續)

——節錄自《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提供)
《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 我在自媒體耕耘幾年,並僥倖獲得實驗的正向回饋後,發覺自媒體品牌的成功離不開五個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複(repetition)+ 藝術(art)+簡潔(neat)+正派(decency)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我正在讀拉丁文。我已經讀好幾天了,未來幾天也要繼續讀下去。補考時間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當掉了。
  • 熱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當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鄰居哈緹婕,陪我上山採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暱稱「老石頭」的喇鉻溥是建築師兼考古學家,帶我溜進古蹟看彩排,獨享星空下兩千年古劇場的音樂盛宴……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我用面紙擦拭雙眼。「她向來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麼困擾,不用開口跟她說,她就會主動提起。當我試著說服她說不是這樣,她就會看著我說,『布芮特,妳忘了,妳可是我生的,騙不了我的。』」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