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魏徵〈述懷〉詩賞析

作者:唐蓮

(fotolia)

  人氣: 18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魏徵述懷
中原初逐鹿,投筆事戎軒。
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
杖策謁天子,驅馬出關門。
請纓繫南粵,憑軾下東藩。
鬱紆陟高岫,出沒望平原。
古木鳴寒鳥,空山啼夜猿。
既傷千里目,還驚九折魂。
豈不憚艱險,深懷國士恩。
季布無二諾,侯贏重一言。
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

這首詩是魏徵出潼關,安撫華山以東地區時之作,所以(另一種版本)又作〈出關〉。

1、2句「中原初逐鹿,投筆事戎軒。」「初」,又作「還」。這是說:當時起義,是風起雲湧,他(魏徵,以下同此)參加了李密的反隋起義軍。「戎」,兵戎;「軒」,車輛,「戎軒」,即兵事,說他投筆從戎。隋末農民起義軍,勢力最大的有楊玄感、李密在黎陽(今河南浚縣)的起義,渡河進攻洛陽,李密還設計殺隋大將張須陀。當時,南方的林士弘、河南的李密、河北的竇建德都割據稱雄。

3、4句「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這是說他參加李密義軍雖失敗了,滅隋的慷慨大志、獻身於統一事業的決心都依然存在。

5、6句「杖策謁天子,驅馬出關門。」執鞭拜謁天子,說他歸依了唐王朝。騎馬出潼關,從事華山以東的安撫工作。

7、8、9、10句「請纓繫南粵,憑軾下東藩。鬱紆陟高岫,出沒望平原。」南粵、東藩、高岫、平原這些地方戰亂未平,江淮和長江以南地區的割據勢力仍在稱王稱帝,如蕭銑在巴陵稱梁帝,林士弘在虞州稱楚帝,輔公祜在丹陽自稱宋帝。這四句表明他願意輔助唐王,獻身祖國統一的事業。

「古木鳴寒鳥,空山啼夜猿。既傷千里目,還驚九折(一作「逝」)魂。」這四句,是說在當時的戰亂中,寒鳥鳴於古木,夜猿啼於空山,千里無人煙,使人們驚心動魄。他以抒情的筆法,描繪了戰亂之苦,在宮體詩盛行的當時,確是空谷足音。

「豈不憚艱險,深懷國士恩。季布無二諾,侯贏重一言。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這六句,以雄健的筆力,寫他不怕艱苦,他要像季布、侯贏一樣,以酬李世民對他的知遇之恩。我並非不知前路的艱難,為答謝李世民知遇之恩,應該像季布一樣一諾重於千金,像侯贏一樣以死相報。

最末二句「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表現了魏徵耿直、重義輕財的性格,他以直言敢諫為國為民,決不是為了個人的功名富貴。全詩的語言精粹,肝膽照人,擲地有金石聲!

魏徵所處的時代,宮體詩有著極大的勢力,而他的〈述懷〉等詩,都是屬於宮體詩。但是魏徵的宮體詩與別人寫的宮體詩,情調迥異。魏徵以雄健的筆力,抒發了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而願獻出自己的一切,突破了浮靡的詩風,表現了格調高昂的清正之音,這在當時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