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Forgiveness

書摘:原諒石(下)

作者:羅莉.奈爾森.史皮曼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桃樂絲靠了過來,似乎想讓氣氛輕鬆一點。「妳應該稱讚我一下吧?我還沒提到我親愛的兒子。」

我笑了。「現在不就提了嗎?」

「加上這個理由,麥可更要裝得若無其事。一想到妳要搬到其它地方,而妳的前任未婚夫也在那裡,他一定會很心煩意亂的。」

我聳聳肩。「嗯,他要是心煩,我也不會知道的。傑克的名字他連提也沒提。」

「妳會跟他見面嗎?」

「跟傑克?不會、才不會,當然不會。」我抓起裝有石頭的小袋子,急著轉換話題。他是出軌的前任未婚夫,要和他母親聊他的事,這實在太尷尬了。

「我還有東西給妳,」我把絲絨小袋放進她手裡,「妳有聽過原諒石嗎?」

她面露喜色。「當然啊,是費歐娜.諾爾斯掀起的風潮。上禮拜她上了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妳知道她出書了嗎?四月時她會來紐奧良。」

「嗯,我聽說了。其實,我跟費歐娜.諾爾斯念同一所中學。」

「妳怎麼沒告訴我?」

我告訴桃樂絲我收到了石頭跟費歐娜的道歉函。

「天啊!最早收到的那三十五個人之中居然有妳,妳都沒告訴我。」

我看著庭院另一頭。繁茂的橡樹下,威爾特夏爾先生坐在輪椅裡,桃樂絲最喜歡的護理師麗琪正在念詩給他聽。「我本來不想回信的。我的意思是說,原諒石真的能彌補長達兩年的霸凌嗎?」

桃樂絲靜靜地坐著,我猜想她認為可以。

「不管了,我要寫企劃書給WCHI,我要講費歐娜的事。她現在是話題人物,我又是第一批收到石頭的人,可以從我的角度出發,打造完美的溫馨小故事。」

桃樂絲點點頭。「所以妳要把石頭寄回去給她?」

我低頭看看我的手。「好吧,我承認,我別有用心。」

「企劃書呢?」桃樂絲說。「他們真的會做這個節目嗎?」

「不,我不覺得,應該是要看我有什麼樣的創意吧。不過,我想讓他們驚豔,就算拿不到那個工作。史都華同意的話,我還是能拿這個概念放在我的節目裡。」

「所以,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裡,送給我傷害過的人。」我取出費歐娜寄給我的象牙白石頭,把第二顆鵝卵石留在絲絨袋子裡。「我現在就按規矩來,把這顆石頭跟我誠摯的歉意送給妳。」

「給我?為什麼?」

「對,給妳。」我把石頭塞進她手裡。「我知道妳住在伊凡潔琳的時候很開心。我覺得很抱歉,沒有好好照顧你,不能讓妳留下來。或許我們該幫妳找個護理師……」

「親愛的,別傻了,那棟公寓那麼小,多一個人只會礙手礙腳的。這裡很適合我,我在這裡很開心,妳也知道的。」

「沒關係,我想把這顆原諒石送給妳。」

她抬起下巴,看不見的眼睛如聚光燈般落在我的臉上。「藉口。妳想趕快延續循環,好寫企劃書給WCHI吧,妳要怎麼寫呢?我跟費歐娜.諾爾斯上節目,營造出完美的寬恕循環嗎?」

我望著她。「有這麼糟糕嗎?」

「有,妳選錯人了。」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把石頭丟回我的掌心。「我不能收下,妳應該跟另一個人道歉。」

傑克坦白說出的話突然衝進我腦海,裂成幾百萬片。對不起,漢娜,我跟愛咪上床了,就一次而已。我不會再犯了,我發誓。

我閉上眼睛。「拜託,桃樂絲,我知道,我跟妳兒子解除婚約、妳認為我害了他一輩子。不過,我們無法改變過去了。」

「我說的不是傑克,」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說了出口,「我說的人,是妳的母親。」◇(節錄完)

——節錄自《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公司

《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提供)
《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漢娜!親愛的!」她有美國南方人獨特的緩慢腔調,說話時會拉長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臂,然後把我拉進她懷裡,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聞到她擦的香奈兒香水,感覺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畫圈。這樣的碰觸,一個沒有女兒的母親碰觸一個沒有母親的女兒,我永遠都不會厭倦的。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 我用面紙擦拭雙眼。「她向來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麼困擾,不用開口跟她說,她就會主動提起。當我試著說服她說不是這樣,她就會看著我說,『布芮特,妳忘了,妳可是我生的,騙不了我的。』」
  • 他回到空蕩蕩的公寓,拉上門閂。通往書櫥後方房間的門依然開著,佩赫杜先生看著房裡,看著看著,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彷彿從地板上浮現。
  • 熱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當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鄰居哈緹婕,陪我上山採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暱稱「老石頭」的喇鉻溥是建築師兼考古學家,帶我溜進古蹟看彩排,獨享星空下兩千年古劇場的音樂盛宴……
  • 我正在讀拉丁文。我已經讀好幾天了,未來幾天也要繼續讀下去。補考時間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當掉了。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今世物質滿溢,更是我們取之不盡的良材,如果執筆仍覺萬縷情思,無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報導)關注全球重大新聞和專家意見的《World Affair》雜誌報導,《失去新中國》一書作者、前美國智庫研究員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書《國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寫道,「當王立軍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圍來到成都美國領館時,他帶來了一系列重創他上司薄熙來的故事:薄與英商海伍德被謀殺有關、挪用重慶公共資金、勒索當地的犯罪黑幫。」「身為前重慶公安局長,王對薄知之甚詳……暗指薄與江派大員周永康密謀……奪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