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王梵志〈吾富有錢時〉賞析

作者:唐蓮

(Fotolia)

  人氣: 2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唐)王梵志〈吾富有錢時〉
吾富有錢時,婦兒看我好。
吾若脫衣裳,與吾疊袍襖。
吾出經求去,送吾即上道。
將錢入舍來,見吾滿面笑。
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
邂逅暫時貧,看吾即貌哨。
人有七貧時,七富還相報。
圖財不顧人,且看來時報。

王梵志,是一位詩僧,民間的通俗詩人。他被埋沒了千年以上,直到敦煌寫本的發現,他的詩這才為人們所知。由於兩《唐書》(新、舊唐書)無傳,《全唐詩》沒有收入他一首詩,他的生卒年月無可考。據原蘇聯列寧格勒博物館所藏《敦煌手稿總目》原卷題記:「大歷六年五月,抄王梵志詩一百一十首,沙門法忍寫記」,可見他的詩在大歷年間,已傳到西部邊境。再據敦煌寫本,他的孫子王道寫有〈祭楊筠〉文,時間是「維大唐開元廿七年歲在癸丑二月」,這時王梵志早已下世,孫子已能為楊筠作祭,依此推算,他應生於隋、唐之間,屬於初唐詩人。現在已蒐集到他的詩作三百三十六首。他的五言詩,寄寓人生哲理於嘲戲諧謔、喜笑怒罵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某種平易蘊藉、驚世駭俗的詩風。由於他的詩,宣揚佛教,說理的氣味重多,藝術上追求通俗清平。在文學史上,長期遭到冷遇。但這一詩派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如詩僧寒山、拾得,都是這一流派的繼承者。

他也有一些形象生動的好詩。〈吾富有錢時〉一詩,是對世態人情的嘲笑,對那些趨炎附勢者進行了深刻的嘲諷。

「吾富有錢時,婦兒看我好,吾若脫衣裳,與吾疊袍襖。吾出經求去,送吾即上道。將錢入舍來,見吾滿面笑。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這十句,寫他有錢時,家裡的妻、子對他是一副面貌:妻、子見他有錢時,他要是脫了衣裳,趕緊給他疊好。「經求」:經營求利,指作買賣。當他外出作買賣時,送他上路。他把錢帶回來時,滿面笑容。像鴿子一樣圍著他轉,像鸚鵡學舌一樣,他說什麼也跟著說什麼。

接著詩意一轉:下面四句,寫窮了又是另一副面貌:「邂逅暫時貧,看吾即貌哨,人有七貧時,七富還相報。」若是一時貧窮了,臉色立即變得難看。「貌哨」:唐代口語,指臉色難看。「七貧」:佛家指人窮到了極點。「七富」:富到了極點。這兩句是說,人有窮到極點的時候,也有最富時的還報(就是時來運轉)。

最末兩句「圖財不顧人,且看來時報。」是說:那種只看錢、不尊重人的傢伙,且看他將來的報應吧!

這首詩,通過捕捉人物形態的特點.加以適當的誇張,運用簡練概括的語言,著墨不多,人物的形象,便躍然紙上。當他富時,用了「與吾疊袍襖」,「見吾滿面笑」,「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當他貧窮時,只用了一句話,「看吾即貌哨。」把這個人物寫得維妙維肖。平淡的語言中,充滿著深厚的現實教育意義。@*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潮滿冶城渚,日斜征虜亭。 蔡洲新草綠,幕府舊煙青。 興廢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後庭花》一曲,幽怨不堪聽。
  •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 去年花裡逢君別,今日花開已一年。 世事茫茫難自料,春愁黯黯獨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錢。 聞道欲來相問訊,西樓望月幾回圓。
  •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澗濱。 啾啾常有鳥,寂寂更無人。
  • 「細柳新蒲」,景物是很美的。岸上是依依裊裊的柳絲,水中是抽芽返青的新蒲。「為誰綠」三字陡然一轉,以樂景反襯哀慟,一是說江山換了主人,二是說沒有遊人,無限傷心,無限淒涼,大有使人肝腸寸斷的筆力。
  • 這首詩,錄自《霍山志》。據《霍山志》記載:廣勝寺內,有清代刻鏤的這首詩的詩碑。廣勝寺在山西省南部霍山山脈的南麓,建於東漢建和元年(147年),是我國著名的佛寺。
  • 全詩即景抒懷,寫山川聯繫著古往今來社會的變化,談人事又藉助自然界的景物,互相滲透,互相包容;融自然景象、國家災難、個人情思為一體,語壯境闊,寄慨遙深,體現著詩人「沉鬱頓挫」的藝術風格。
  • 王梵志是唐初的詩僧。他的詩集失傳很久。一直到清朝末年,敦煌莫高窟的石室被發現,才使他的詩集重見天日。他的詩或宣傳儒家的倫理道德,或表現佛家的因果思想,或描摹世態人情。
  • 從表面上看,這四句詩互不相干,但一和李、房二人的關係,聯繫起來品味,就會體會到李世民對房玄齡的倚重和感謝,也就是一位君王對下屬、對識分子的真誠感人的態度。
  • 西施
    西施是春秋時代的越國人,家住浙江諸暨縣南的苧羅山。苧羅山下臨浣江,江中有浣紗石,傳說西施常在此浣紗。後來,越王勾踐為吳王夫差戰敗後,困於會稽,派大夫文種將寶器、美女(西施便是這批美女中的一位)賄通吳太宰伯嚭,准許越國求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