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賽選手陳邦玄:鋼琴家是運動家及哲學家

2016新唐人鋼琴大賽復賽台灣選手:陳邦玄Bang-Shyuan Chen(2491號)(戴兵/大紀元)

人氣: 3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美國紐約報導)淺黃色的舞台,黑色的三角式鋼琴,一位身著深灰色西裝的青年選手,在琴鍵上彈奏出一段流水般的旋律。這是台灣的陳邦玄在「新唐人國際鋼琴大賽」複賽現場,演奏指定曲目《這是真音》。之後他又演奏了貝多芬的Op.111, No. 32奏鳴曲。

第一支複賽曲目《這是真音》,由大賽組提前30天佈置給每位選手,是一首具有中國古典風格的鋼琴曲。練習時,陳邦玄彷彿看到了單純的社會和其中的人,他的任務就是如何表達樂曲的單純風格。

陳邦玄還發現,《這是真音》中蘊含著中西結合的元素,比如強烈的和聲。雖然是用西方鋼琴技藝表現中式旋律,他卻覺得這支曲子更加國際化,更適合今天的觀眾欣賞。

貝多芬的奏鳴曲,陳邦玄視為古典主義的經典。「貝多芬的作品在今天看都很偉大,每個人彈奏都有新的感受,這種啟迪是無止境的。」他在賽場彈奏時,也感覺比第一次接觸時體會到更多。他了解到怎樣更自然地感受音樂,也就是怎樣把自我和音樂更緊密地融合。

大賽採取全部背譜演奏的方式,這讓他也十分欣賞。他說,以前剛練琴時,很詫異怎麼人能記住那麼多的音符,那麼長的譜子?後來他發現,背譜其實是每個演奏家不能忽視的環節。當人在看譜時,不可避免地分散精力去讀譜;而背譜,即使可能彈錯幾個音,幾個片段,但演奏家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如何表達曲目上。

陳邦玄是曼哈頓音樂學院的大四學生,今年是第二次參加新唐人大賽。2014年,他首次與大賽結緣,止步於初賽;經歷兩年的磨練,第二次順利進入複賽。雖然這次大賽高手雲集,他卻比較輕鬆,對自己的進步非常滿意。這種進步,來源於他對他西方傳統音樂真心的熱愛。

「只有真心喜歡,你才會主動練習音樂,去感受音樂更本質的東西,發現它的樂趣。」

回顧賽前的各種歷練,他把自己比作「一半的運動家和一半的哲學家」。鋼琴的練習不只是訓練手部指法,更多的是鍛煉情感,怎樣表達音樂。

陳邦玄認為,彈琴對手型來說是不自然的狀態:「人的五個手指不一樣長,琴鍵在一個水平面上,我們就要訓練手指,讓每跟手指能夠彈奏自如。」而「哲學」方面,他覺得首先要有對樂曲的理解,然後把演奏家的理解轉換成音樂的表達。

目前,陳邦玄平均每天練琴4小時,卻謙虛地表示,這個時間量和其他人相比並不算多。「成熟的藝術家,技巧層面的東西都很純熟,關鍵是他對音樂一直有體會,有突破。」

他並不想在自己對音樂沒有想法的時候,進行機械練習。一般說來,他會拿出1/4時間練習技巧,把更多精力放在演奏樂曲的整體呈現上。

常言道:「樂為心聲。」陳邦玄非常認同,音樂不僅能表達藝術家的心聲,甚至是他的感情,感受。他自信地說:「聽一個人的音樂,我就能猜出他的個性。」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6-10-02 10: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