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劍平:人世間最大的謊言——辯證法

人氣: 40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1日訊】引子:

讀書時對辯證法充滿了崇拜,覺得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一直堅信了許多年。但是,大約在2005年,我慢慢地覺悟了,發現辯證法是極端荒謬的。由於現在的中國政府強力推廣辯證法,就使它成為對中國人毒害最深最烈的謬論,變異和扭曲了中國人的思維。

本人給一些人講過辯證法,他們都覺得辯證法很荒謬。

劈開辯證法:

辯證法有三大規律,那是它的核心與支柱,三大規律都必須成立了,辯證法才能成立。就如一個三條腿的凳子,只要一條腿斷了,凳子就會倒下。也就是說:辯證法的三大規律如果有一個不成立,辯證法就倒下了。但是仔細推敲,三大規律沒有一個能成立,荒謬到如此可怕的程度。一個三條腿的凳子,三條腿都去掉了還能是凳子嗎?

中國人對辯證法很熟,都能朗朗上口。它的三大規律是:

品質互變規律、對立統一規律、否定之否定規律。

下面我們對這三大規律一個個來分析。

荒謬的辯證法之一:品質互變規律是眼神錯亂

品質互變規律:

辯證法的認為,事物的變化只有量變質變這兩種形式,它們的關係是:量變是質變的必要準備,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一切事物變化都是從量變開始,當量變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必然發生質變。事物是以量變開始,最後以質變結束。量變為因,質變為果。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是量變的積累過程。並且認為所有事物的發展演變都必然經歷這兩個過程。

什麼是量變?量是事物的規模程度。量變就是「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或位移」。

什麼是質變?質是事物區別於其他事物的規定性。質變是事物的質發生了變化。

雖然辯證法的書千本萬本,辯證法者雄辯滔滔,如果讓辯證法者舉出一個例子說明品質互變規律,或者找遍辯證法所有的著作,只能找到二個與下面類似的例子:

一是爛蘋果的過程:爛一點是量變,爛一點是量變,一點點爛下去,就是一點點量變,當量變不斷地增加,最後蘋果全部爛掉了,就是質變。辯證法裡有一句著名的話:「實現了質的飛躍」。

二是度:什麼時候實現質變呢?辯證法學家們又引出了一個「度」,說是量變達到了事物的「度」,就會產生質變。甚至舉了例子;當水達到100度時就變成水蒸汽,當水達到0度時,就變成冰。在辯證法的書中,還花大篇幅的、有模有樣地對這個「度」進行剖釋。真覺得可笑之極。

我們先對上面的兩個例子進行封存,後面再剖釋。

我對別人講辯證法時,我就用辯證法的矛破辯證法的盾。先請別人舉出品質互變的例子,那麼就得到上面的兩個例子。我自己再用辯證法的方法,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例子:

水龍頭往水桶裡放水,這是一個量變的過程。因為它符合「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也符合位移——水從水管裡位移到水桶。我會問大家,這是什麼變化,當然都肯定回答是「量變」。我接著問,那麼當放滿一水桶時,水桶裡的水就變成金子了?還是變成石油了?還是變成大米了?還是變成金剛石了?

當時聽講的人,認為我瘋了,水怎麼能變成其它的呢?

我馬上拿出量質互變規律來反駁他們:「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那就是說「水只要繼續放下去,達到某個‘度’,就一定會發生質變,變成其它東西。誰不承認這個規律,誰就是不承認辯證法,不承認辯證法就是反革命,在文革時就拉出去斃了。只要還承認辯證法就必須得承認這種變化的存在,什麼時候水可以變成金子?我們找出這個‘度’就行了。」「只要大家還承認辯證法,若要發財,回家往水桶裡放水,說不定就能獲得金子,還用費什麼勁挖金礦?從今以後大家不用再幹活了,回家放水就行了。」

聽講的人當時就傻眼了。按品質互變規律,這麼說是對的。但是常識告訴我們,水只要放下去,哪怕地球上全部是水,全宇宙都是水,還是水,永遠不會因為放水就變成其它東西。這不就是否定了「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這一規律了嗎?

我接著再用最簡單的數學原理來破這個品質互變規律:

量變是「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那就是說1個量變時,質變的成份(稱質變量)為0,當N 個量變發生時,它的質變量是Nx0還是0。具體地說,如果每1滴滴向水桶的水,它的質變量是0,當滴滿一桶水時,它的質變量還是0,水還是水,沒有發生質變。用數學公式表示如下:

1個量變時,質變量為:1X0=0

N個量變時,質變量為:NX0=0

∑0=0(0的集合是0)

我宣佈:「0乘任何數都是0,所以量變永遠不會產生質變。」

這時馬上有人反駁:「錯,0乘無窮多結果是未知數。所以說只要水放下去,還不定什麼結果呢?」

我反駁說:∞是一個概念,不是一個數。自然界不存在∞,所以自然界不存在品質互變規律。

水龍頭放水,人類可以看到最遠的地方(150億光年)都充滿了水時,也不會發生質變:

[150X100000000X365.24X24X60X60X300000X1000(米)]^3X3.14159X0=0

從數學上看:

如果N≠∞,那麼N+1≠∞。

(如果N不等於無窮多,那麼N+1也不等於無窮多)。

N不是從∞開始,是從1開始、從0開始的,所以無論如何加下去,永遠也不會達到無窮多。

這裡再奉勸大家,不要再做實驗去找 「品質互變中的‘度’」了,這個「度」是永遠不存在的。就比如,一個二維座標,當沿著X軸走下去,無論走多遠,永遠不會在Y軸上有一點點體現。

從這個簡單的數學演算中可以看出,品質互變規律是如何荒謬。

我們應該明白一個原則是:

無機物的最小微粒是分子,分子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分子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有機物的最小微粒是細胞,細胞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細胞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我們只有把著這個原則去分析,才能真正認識什麼時候發生了量變與質變。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上面那兩個辯證法者提供的例子:

冰-水-水蒸汽:

冰<==>水<==>水蒸汽

分子式:H2O<==>H2O<==>H2O

從分子式中可見,冰、水、水蒸汽的分子式都H2O,分子沒有發生變化,所以沒有發生質變。冰、水、水蒸汽,那只是水的三種狀態而已,物理與化學特性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在所有的物理化學書中從來沒有把它們當成不同的物質。絕大多數物質都存在著三種狀態。

水變成水蒸汽和冰,還是水,沒有產生質變,也與量變沒有一點點關係。這三種狀態之間的轉變,是溫度變化引起的,不是「量變」引起的,它與量和量變沒有任何關係。一克水0度時就變成冰,100度時就變成水蒸汽,一萬噸水也是如此。與量和量變撘不上一點點關係,扯到量變與質變中來,完全是胡說八道。辯證法學者窮途末路到這種程度,把溫度變化都說成是量變,把一種物質的三種狀態說是質變,真是思維扭曲到什麼程度?溫度變化既不是量變也不是質變,也不是量變促成的,是外界環境的變化造成的。

上面辯證法者提到的「度」——水的溫度,其實不是量變程度的「度」,水的溫度與量變程度根本不是一回事,聯不上一點點關係。當往水桶裡放水達要一桶…N桶時,這才是量變的「度」。因為量的單位是重量「kg」或者體積「m³」,量變的「度」的單位必然也是kg或m³。水溫表示熱量,水溫的單位是「K」,扯到量變中來毫無道理!水溫是水所處的熱運動狀態,也不是量變造成的,與變數沒有任何關係。辯證法者怎麼這麼愚昧,連「度」都看錯!把溫度的「度」當成量變的「度」,這是辯證法者理屈詞窮的胡扯。

這裡也可以看到,品質互變中的這個「度」也是完全不存在的。

水只有變成金子銀子鑽石大米,或者其它的什麼東西,才是品質。水變成水蒸汽和冰,不是質變。

有人耍賴說,按你那麼說,水永遠不會變成其它什麼東西,所以質變是永遠不存在的。

我就會反駁說:只要你能力夠,水可以變成任何東西。根據宇宙大爆炸原理,宇宙大爆炸的最後一刻,首先形成了氫原子,再由氫原子合成其它原子。太陽上現在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氫的核聚變反應。如果你能力夠,可以也利用這個原理,先把水打成氫原子,或者打成中子、質子與電子,再把這些合成你所需要的原子,再組合成你所需要的分子和細胞,最終組合成你所需要的一切。按照這個原理,水不但可以變成大米、金剛石,變成動物也是可以的,拿起一桶水,變成一頭豬是可行的,還不違反物質不滅定律。

上面所說的那是神仙的本事。我私心所猜,那些能力你可能不具備(但願我猜錯了),但是把水變成氧氣和氫氣,這種本事一般人都有,這也是質變。

水變成氧氣和氫氣:

2H2O(水)<==>2H2(氫氣)+O2(氧氣)

把水變成氧氣和氫氣,分子式已經發生了變化,這是不同的物質,這就是質變。水是可以滅火的,但是氧氣是助燃的,氫氣遭到火會劇烈燃燒甚至爆炸。呼吸需要吸進氧氣,但是如果把水吸進肺裡去,那就是溺水。水與氧氣和氫氣,它們的化學物理特性存在著如此巨大的差異,這就是不同的物質。辯證法學者把冰、水、水蒸汽說成是不同的物質,他們怎麼這麼弱智。渴了可以把冰含在嘴裡就變成水解渴,但你把氫氣含在嘴裡試試?小心成烤豬。

這裡想問一問辯證法者,如果水變成水蒸氣和冰是質變,那麼水變成氫氣和氧氣是什麼變化?難道是量變?

水變成氧氣和氫氣的過程,就是一個一個水分子地被電解,就是一個一個水分子在質變,是一點質變一點質變的過程。可見水的質變過程是質變到質變的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

水加了電就變成氧氣和氫氣,氫氣氧氣燃燒就變成水,這都是質變。水的質變過程不是量變的積累造成的,與量變沒有任何關係,這個過程也不存在量變的「度」。這就再一次證明:質變絕對不是量變積累所致,質變與量變不存在任何因果關係。

其實很多事物應該有三種變化:量變、質變和態變,三者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某種變化不是其它變化所誘導的。

現在再看看爛蘋果的過程:

界定蘋果與其它東西不同的是細胞,蘋果爛了是蘋果細胞發生了質變。有機物的最小微粒是細胞,細胞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細胞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當我們拿起蘋果咬一口,這時是量變,因為數量減少了,一口蘋果位移到嘴裡了。當蘋果一點腐爛時就是一點細胞質變,二點爛就是二點細胞質變,當一個一個細胞爛時,就是一個一個細胞質變,這時細胞的分子式絕對發生了變化,已經不是蘋果的細胞了。最後整個蘋果爛掉,就是所有的蘋果細胞發生了質變,整個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蘋果的量沒有發生變化,量變不存在。辯證法學者把質變看成量變,什麼眼神?

從蘋果腐爛和水變成氫氧的過程我們可以得出: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是質變到質變的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是部分質變到全體質變的過程,與量變沒有任何關係。

通過仔細觀察,所有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都是這個規律。化學變化、核反應、生物反應、人類事物的變化,都符合這個規律。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品質互變規律。

所謂的品質互變規律,是辯證法者把質變看成量變,是眼睛壞了。

本人為什麼一開頭就讓辯證法學者舉出品質互變的例子,這是因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這種規律,一個例子都找不出來,舉出一個,就可以破掉一個。要用辯證法者的矛破辯證法的盾。

如果量變就能達到質變,那麼「謊言千遍就成為真理」。那就會造成人類的思維扭曲、假話盛行。當年老X活著的時候,中國人一遍遍地喊萬歲,不是千遍,而是千億遍,千千億遍,千千千億遍,結果連84歲都沒活到。當時的中國人都愣住了,不是說好萬歲嗎?怎麼83歲就走呢?讓我們喊他萬歲,騙我們嘛!

其實「量變永遠不會成為質變」。「謊言千遍依然還是謊言,謊言永遠不會變成真理」。這才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可見辯證法的品質互變規律是何等荒唐!

……

結論:辯證法的品質互變規律是根本不存在的,量變永遠不可能達到質變。辯證法者把質變看成量變,是眼睛有問題,也可能是有意看錯的!又胡亂造出來一個量變的「度」,完全把世界搞亂了。品質互變就是「謊言真理論」,讓人崇拜謊言,走向墮落和滅亡!

荒謬的辯證法之二:對立統一規律是邏輯陷阱

辯證法認為:「矛盾是指事物內部或事物之間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即矛盾是事物統一體內部的對立因素之間的關係。」、「矛盾是同一性和鬥爭性的統一」。 推演來推演去,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矛盾是事物的發展動力」。這就是所謂的辯證法的立統一規律。

1、對立統一規律中存在三大邏輯陷阱

對立統一規律是辯證法者使用的一種陰謀的手法,這其中包涵了三個邏輯陷阱。我們許多研究辯證法的人,總是迷失在裡面,其實是掉在這三個大陷阱裡了。

第一個邏輯陷阱:把一個待確定的問題用一個自己需要的有內涵的詞來定義,最後得出自己想要的結論。

「事物……的關係」這是一個沒確定的、中性的問題,為什麼用「矛盾」來定義,而不用「和諧」、「無為」、「無賴」、「有為」、「荒唐」、「勤快」、「暴力」、「友好」、「敵我」、「同一性」、「糊塗」等等其它詞呢?辯證法者用「矛盾」有其特殊的目的——告訴世人「事物的關係是矛盾的、世界是矛盾的、矛盾是永恆、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為了這個目的再編造出原因,也就是胡扯八扯證明這些。

由於首先用矛盾來定義「事物……的關係」,所以無論千證明萬證明,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關係」一定就是矛盾。這種手法非常無賴。

我們就依照辯證法的邏輯,用「友好」代替「矛盾」,就變成這樣:「‘友好’是指事物內部或事物之間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即‘友好’是事物統一體內部的對立因素之間的關係。…‘友好’是同一性和鬥爭性的統一。」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友好’是事物的發展動力」。把上述的幾個詞代替「矛盾」也一樣,這在邏輯上與辯證法是一樣的,其實也是錯誤的。

這裡不是說它的結果錯誤,而是方法錯誤。從一個錯誤的方法出發,當然得不到一個正確的結果。總之把一個待確定的問題用一個自己需要的有內涵的詞來定義,這就是陰謀家的手法。其實用「和諧」一詞更接近事實。

應該創造一個新的名詞,或者就用「關係」、「事物」等詞來表達這種「事物……的關係」。辯證法者卻用一個帶有片面含義的詞來定義,所以說對立統一規律從源頭上就是錯的。也就是說,對立統一規律是從一個錯誤的基點上建立起來的,所以它永遠是錯的。

第二個邏輯陷阱:給矛盾一詞製造了「真假」兩種內涵,根據需要在兩者之間切換。

事實上矛盾與鬥爭是等價的,「矛盾」只有對立性沒有統一性,只有「鬥爭性」沒有「和諧性」,這是普世共識,我們稱其為矛盾的「真內涵」。辯證法者假意地往「矛盾」的內涵中裝入「統一性」、「同一性」,我們稱其為矛盾的「假內涵」,因為是「假」的所以根本就裝不進去。不但裝不進去,他們根本也不想真正的裝進去。一個名詞二種內涵,造成邏輯混亂、真假難辨。

我們必須清清楚楚地明白:普世共識就是「真內涵」,事物只有「真內涵」沒有「假內涵」。

在我們平時的認知中,說A與B有矛盾,就表示A與B有「衝突」有「鬥爭」、是「互害」的,根本沒有「統一」、「和諧」、「互惠」的內涵,這是普世共識。這時的矛盾用的是「真內涵」。按照辯證法的定義「矛盾是指事物…關係」,只是表示A與B有關係,未表示這種關係是是「和諧」的還是「鬥爭」的、是「互惠」的還是「互害」的,這時的矛盾用的是「假內涵」。大家看看,一個名詞兩種相差如此巨大的內涵,造成混亂。其實內涵是不能衝突的,「假內涵」是不存在的,「真內涵」才是真面目。

辯證法者在兩種內涵之間切換,達到了渾水摸魚目的,想說什就說什。他們切換的手法很陰明,非常難以識破。當辯論辯證法時,例如:「矛盾是…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這時用的是「假內涵」。當推斷出結論時,例如:「事物的矛盾是事物的發展動力」,實際上是說「事物的鬥爭是事物的發展動力」,用的是「真內涵」。所以馬克思者說的「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就從這來的,這時的「矛盾」就赤裸裸地等於「鬥爭」,沒有統一性。這時辯證法者與馬克思者使用的是矛盾的「真內涵」。「假內涵」實際上是不存在的,只是辯證法者忽悠人時使用。

你與你的女同學吵架了,你說與她發生了矛盾。如果她剛好在學習辯證法,理解成與她發生了「…關係」,她非打斷你的腿不可。這就是辯證法造成的混亂,這種學說你敢相信嗎?你敢用嗎?

我們可以用這種偷換內涵的邏輯描述另外東西,更能看出它的荒謬:「世界是黑的…這個黑裡有白和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說來說去,最後結論「所以世界終究是黑的」。第一個「黑」假裝要裝進去「各種顏色」,實際裝不進去,用的是「假內涵」。而後面的「黑」只是我們普世共識的「黑」,沒有「任何顏色」,是結論者所需要的,用的是「真內涵」。這是有意搞亂名詞的內涵所致。馬克思理論裡也經常出現這種邏輯陷阱:使用已有的名詞,中途加進自己的概念(內涵),最後又使用別人的概念,造成邏輯混亂,渾水摸魚。

我們描述事物必須準確,南就是南,北就是北,因為南和北是不同的方向,不能同時成立,不能說南中還包涵有北和其它方向,那樣就造成意思混亂。如果南中還包涵有北和其它方向,哪我怎麼打汽車的方向盤?對立統一規律也是這樣,先用「矛盾」來表示「事物……的關係」,再告訴你「矛盾」中還有「同一性、統一性……」,最後證明「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這就是辯證法的邏輯陷阱,它在玩真假內涵。這是陰謀行為,「矛盾」就是「矛盾」,沒有「同一性、統一性……」,對立統一規律是從一個錯誤的基點上建立起來的,所以它永遠是錯的。

再舉一個例子加深對對立統一規律的理解:對於一個新的待確定的方向先用「南」來定義,再說「南」中有「北東西中上下」,最後證明這個方位就是「南」。第一個「南」說的是「全方位」,這是「假內涵」,後面那個「南」是指南針所措的方向——「真內涵」。如果這個待確定的方位本來應該是「北」,也因為首先用「南」來定義,造成錯認為就是「南」了。這種作法何其荒謬。所以對於未確定的東西不能用有確定內涵的詞來描述。

第三個邏輯陷阱:扯下「同一性」,掩蓋「和諧性」。

雖然前面已經有兩個陷阱,但是第三個陷阱才是辯證法者最大的陰謀!看看「對立統一規律」是多麼恐怖。

辯證法對同一性描述——「矛盾的雙方處於一個同一體中」。從這裡可以看出「同一性」那是形成事物的條件,是必要條件,是在事物之上、之外。例如我的左手和他人的右手,不在同一個體中,當然不形成事物,如何有矛盾和其它的呢?同一體中的事物,一定有矛盾嗎?不見得,我的左手與右手和諧得很,從來沒有矛盾!所以「同一性」是在事物的外部,是形成事物的必要條件,是發生「和諧」與「矛盾」關係的前提,當討論事物的內部問題時,不應該再扯它進來。「同一性」就像婚姻中的媒人,把夫妻撮合在一起以後,家庭內部事務,不能再扯媒人的事。夫妻吵架也把媒人罵一頓,家裡分財產也給媒人一份,這種作法是不對的。

從上可以看出,「同一性」是在事物之上、之外,是包涵著矛盾的。而辯證法者反過來把同一性塞進矛盾裡面,這種作法很荒謬。辯證法者把同一性塞進矛盾裡面之後,告訴你「同一性」是在「矛盾」之內、只是矛盾的一部分,並把和諧性中的某些特徵,抽出來放入同一性中,這樣就把和諧性掩蓋過去了。如果有人想到和諧性並拿出某些特徵,馬上就有人指出已經在矛盾內部的同一性中了,堵住了人們找到和諧性的可能。

可以形像地這樣描述:事物中原本還有一種與矛盾相對立的、地位相等、作用相反的特性——和諧,辯證法者把和諧性打碎,把殘渣裝入從高位扯下來的同一性中,再把同一性塞進矛盾之中,這樣既消滅了和諧性又壓低了同一性,那麼事物就變成完完全全是矛盾的了。這是極端精緻的包藏禍心,難怪發明者叫黑哥兒,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也是辯證法者創立對立統一規律的真正目的——掩蓋「和諧性」。辯證法是陰謀家發明的騙人把戲。

所謂的對立統一規律,是辯證法者設計的陷阱,他們良心壞了。

2、事物內部真實存在著對立的兩種特性——「和調性」與「矛盾性」

矛盾只是事物的一種鬥爭特性,不是全部特性,事物中還有一種特性,與矛盾是作用相反、地位相等,用「和諧」來表示最合適。辯證法者所說的同一性中部分內容其實從和諧性中抽出來的,應該回歸和諧性中。同一性是在更高一層,它包涵了矛盾性與和諧性,同一性是形成事物的條件,可以說同一性已經約等於「事物」了。

事物內部存在著對立的兩種力量,也叫兩種特性、兩種特徵、兩種屬性,它們地位相等、作用相反,目的和效果都是對立的:

一種是分裂、對立、鬥爭、相互排斥、互相拆臺、互相為害的,我們稱之為矛盾鬥爭性——矛盾性。它使事物的離心力越來越大,推動使事物走向解體和滅亡,解體也是滅亡。它是事物毀滅的力量,是惡的力量。

一種是團結、和睦、協調、相互依存、互相幫助、互相有益的,我們稱之為和睦諧調性——和諧性。它使事物向心力越來越強,凝聚力越來越大,使事物繼續生存和發展。它是事物發展的力量,是善的力量。

矛盾只是對立性,沒有統一性,統一性在和諧之中。

事物內部的和諧性與矛盾性是兩種對立的特性,是兩種相反的力量,處於一個同一體中,起著相反的作用,是把事物推向兩個相反的方向。事物就是在這兩種對立的力量作用下存在。很顯然,和諧的力量是保持事物的生存和發展,矛盾的力量是把事物推向解體和滅亡。和諧是良性的力量,矛盾是惡性的力量。

用佛家的「緣分」來看,和睦諧調性是善緣,矛盾鬥爭性是惡緣。辯證法者無限度地張揚擴大矛盾鬥爭性的惡緣,竭盡全力地隱匿否認和睦諧調性的善緣,從這裡可以看出辯證法者毀滅世界的目的。

3、矛盾鬥爭性是事物毀滅的動力

以家庭為例,夫妻之間有時有矛盾吵架,但更多的時候是和睦諧調的。沒有人能否認這個事實吧,說明家庭的「和諧性」是存在的。當矛盾達到某一程度時,家庭就會破裂。只有和諧遠遠大於矛盾時,家庭才能生存下去,有生存才能有發展,生存是發展的條件。「家和」是家庭發展的動力,「家暴」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舉一例子:人是一個事物,所有的器官都是這個事物的成員。必須所有的成員都和睦相處,人才能生存下去。如果有一天,左手對右手鬧矛盾,說:「你力又大又輕巧,卻幹活輕鬆,好事都讓你做,笨活蠢活都讓我來扛,不公平,現在我要造反要革命,從今以後,吃飯時我拿筷子你端碗,寫字時我拿筆你壓紙。」當左手說出這些話以後,所有器官全罵起來,嘴巴眼睛耳朵腳全罵左手瘋了。鼻子說,你別把筷子插到我的鼻孔裡。眼睛說,你別把肉往我這裡塞。嘴巴乾脆說,你拿筷子我閉口不吃。左右腳說:「我們比你更苦更累啊!天天在下面支撐著整個身體,又苦又累又髒又危險,你們所有的人(器官)在上面風涼,就我們在下面辛苦,誰管過我們呀?誰想過我們呀?你左手還碰過飯碗、摸過紙筆,我們見都沒見過,我們要是碰到飯碗,早被你打斷腿了,你為什麼就不為我們討公平?我們都不出聲,你還胡鬧什麼?」

左手一意孤行: 「筷子輪流拿,今日到我家。我就要革命,你們反對就是反革命。」耳朵說,瞧你的笨樣,能拿得了筷子嗎?左手說:「右手訓練了二十多年了,我也要訓練二十多年,未必不如它,我要革命,絕不放棄。」

從那以後,這個人每天吃飯就讓人笑話,飯菜掉一地,左手把人整得不像樣了。如果有一天,腳說要拿筷子讓手走路,你說事情怎麼辦吧?一個器官鬧矛盾,讓所有的成員都受害。對於左手的胡鬧,要麼左手覺悟,平息革命化解矛盾。要麼把左手綁起來,或者乾脆剁掉,徹底解決矛盾。這個事物(人)才能很好地生存和發展。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還以人來說明。左腳說好事都讓右腳做了,踢人踢球都是右腳最多,每次100米跑也都是右腳先邁出,從今以後,100米跑我要先出腳。整個身體所有的器官全部反對,但是左腳說所有反對都無效,我要公平,我要革命,你們再敢反對,我讓你們好看,反正大家一起死,我也不孤單。於是100米跑時,跑到半道,左腳不往前邁,突然踢到右腳腳後跟,結果整個人撲向地面,當場摔死。這是極端的例子,當然極端才有說服力。

那麼是不是有一點點矛盾,就有好處呢?不是的,一點矛盾就是一點障礙,一點內耗,絕對是不利因素,因為矛盾是毀滅的力量。還是以100米跑為例,不但要左腳右腳配合好,身體所有部分全部都得配合好。左右手要擺得和諧(合拍),嘴巴鼻子呼吸得和諧,連外部的配件也得和諧,頭髮不能太長,衣服也得和諧(合體),鞋子也得是最佳的跑鞋,鞋帶也得系牢。只要有一個部分沒有配合到最佳狀態,能跑出9秒58的世界冠軍,卻只跑出了10秒58的成績,從世界冠軍變成第一百名,就成了徹底的失敗者。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一點矛盾,就是一點內耗,就是一點失敗。矛盾只有壞處,沒有任何好處。只有和諧達到最高水準,效率才能達到最高水準,發展才能達到最高水準。現在是高度競爭的時代,自己的效率沒有達到最高,而別人的效率達到最高,自己只能被淘汰出局,就是失敗者。

譬如兩個電視機廠生產相同的電視機,A廠和諧的好,造價380元批發430元,賺得盆滿缽滿。B廠內矛盾多多,各個環節都沒和諧好,造價達到450元。B廠很快被淘汰,所有員工都等著下崗(失業)吧。

人類社會現在正處於高度競爭的時代,內部矛盾必然影響自我的效率,削弱自我的生命力和競爭力,使得自己處於劣勢。哪個民族發展速度快,一定得益於他們的「和諧」發揮到高的水準。

從這點可以看出:和諧是事物發展的動力,事物內部成員間的矛盾和鬥爭是事物毀滅的動力,毀滅的不僅僅是矛盾的各方,而是這個事物中的所有成員,包括和諧之中的所有事物。

事物成員間的鬥爭必然會造成相互傷害,嚴重的會導致滅亡。無論任何事物都是由小部分組成的,一個個小事物組成大的事物,大的事物組成更大的事物。小事物的被傷害必然影響到大的事物,這是最簡單不過的道理。個人組成家庭,家庭組成村莊,村莊組成地方,地方組成民族,民族組成國家,國家組成人類…現在有「地球村」一說,就是說地球只是一個村,裡面裝了全人類,我們人類只能同命運共患難,人類歷史是一部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史,世界是一個整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家和萬事興,家鬥萬事敗」,這是千古顛撲不破的真理。

內鬥永遠是毀滅的力量,具體地講:

夫妻鬥爭是家庭毀滅的動力;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民族鬥爭是國家毀滅的動力;國家鬥爭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夫妻鬥爭(矛盾)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夫妻是家庭的成員。「家和萬事興」是千古顛覆不破的真理,那麼家鬥必然是萬事敗了。「兩人一般心,有錢堪買金;一人一般心,無錢堪買針。」在號稱「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的那個荒謬年代,大家不敢公開講「家和萬事興」這句話。一個家庭是一個事物,夫妻是家庭中兩個最主要的成員,當然夫妻有和諧也有矛盾。

夫妻越和諧,做什麼都順,家庭的生存就越好,也就越能發展,「和諧」是「良」性的力量,它能導致家庭發展。由此可見:「夫妻和諧是家庭發展的動力」。如果夫妻經常鬧矛盾,其必然向心力越來越小,離心力越來越大,發展下去,最後只能離婚。以一個「王張」之家為例,分離後變成新的「王」家與「張」家,那個「王張」之家就滅亡了。矛盾更加激烈者,夫妻一方結束了對方,剩下一方被槍斃,不但「王張」之家滅亡,「王」家與「張」家也都不存在。夫妻吵架,做什麼都不順,你不找麻煩麻煩來找你。小矛盾小禍害,大矛盾大禍害,矛盾越大,禍害越烈。矛盾是「惡」性的力量,它必然導致家庭毀滅。

眾所周知,夫妻吵架,不但危害自身,還毀滅下一代。在父母吵鬧中長大的小孩,就是問題兒童,心裡灰暗,難以教育,對社會仇視,將來犯法和為害社會的機率非常高。這種小孩也缺乏自信,將來的生存很是問題。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也是如此。

由此可見:「夫妻鬥爭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

階級是民族的成員。這裡必須特別提到「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如果階級是存在的,那麼必然是在民族內部劃分階級,把一個民族劃成兩個敵對的、相互仇殺的階級。從邏輯上講,這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唆使甚至強迫民族內部一部分人迫害另一部分人,使民族內部相互仇殺,這就是毀滅民族。民族的內部成員是階級,它們的相互鬥爭必然導致民族自傷、癱瘓甚至滅亡。凡鼓吹「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者,無論其出自什麼目的,其客觀效果必然是導致民族走向滅亡。所以高喊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民族之奸,在中國就是漢奸!

所以說:劃分階級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毀滅民族。

無知的人甚至高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日本侵略軍也是無產階級隊伍——由日本的工人階級及其同盟者(農民和小知識份子)組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就是與日軍聯合,這是賣國口號。

民族鬥爭(矛盾)是國家毀滅的動力;

民族是國家的成員。一個國家一般由多個民族組成,如果民族不平等,必然造成民族糾紛以致仇恨,甚至殘殺。仇恨一旦形成,一般百年內難以化解。國家就會在民族鬥爭的內耗之中自我毀滅。現在非洲也現出了這種情況。解決這一問題的臨時辦法是國家分裂,分裂成幾個新的國家,原來的國家就滅亡了。即使國家分裂後也很難化解仇恨。

在漢族內部,也經常出現村鬥——村與村的械鬥,怨恨代代相傳,久不久又發生械鬥,要解開怨恨真的很麻煩。人類不但文化與血緣是繼承的,愛和恨也是繼承的。

公平是我們應該宣導的。父母對兒女不公平,是造成兒女糾紛的最重要原因。本人見過一些父母偏心,導致兒女心中抑鬱不平,許多在父母去世多年後雖然化解,談起來還是感歎不已。可見,父母偏心,盡毀兄弟情,為人父母,千萬別偏心。

這裡想向世人呼籲:公平的制度是最美好的制度。雖然沒有絕對的公平,所以我們要不斷地追求公平。專政的政權鼓吹的是反公平,世界上那些階級專政的制度,都是最不公平的政權。專政是獨裁加上了暴力,是最暴力的獨裁。階級社會與印度的種姓制度是一樣的,都是人類最黑暗的制度。

只有達到某種程度的公平,矛盾就減少,社會就和諧,就能生存和發展。

國家鬥爭(矛盾)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國家是人類的成員。人類是由一個個國家組成的,如果部分國家總是相互打戰,怨恨越來越大,最後,一方首先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對方報復,瞬間互扔核武器,於是人類就滅亡了。連不打戰的、很和諧的國家也跟隨人類一起滅亡。人類是一個整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我們需要的是全部國家的和諧,而不是部分國家的和諧。

由此可見:國家鬥爭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內鬥——事物內部成員之間的矛盾和鬥爭,它是事物滅亡的根本原因,滅亡的不僅是矛盾的各方,而是事物和事物中的所有成員。內鬥是毀滅的力量。

事物內部存在兩股力量,矛盾性與和諧性,和諧才能使事物生存,生存才能發展。和諧越好,發展越快。

鬥爭是矛盾的主要表現形式,鬥爭產生仇恨,仇恨加深矛盾,反過來推動鬥爭。形成一個迴圈,不斷升級,如果不回頭,一定會把事物推向毀滅。仇恨是深層的原因,是關鍵的東西,是動力的源泉,矛盾和鬥爭是表現,毀滅是結果。可以說,仇恨使事物毀滅。

和諧是事物發展的力量,矛盾是事物毀滅的力量。辯證法的對立統一規律認為「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無論是出自什麼原因,其結果必然是毀滅事物。可見辯證法有多邪。

4、人類不把矛盾消滅,矛盾就把人類消滅

並不是所有的事物都一點矛盾都沒有,而是矛盾越少越好,矛盾越多越趨向滅亡。矛盾比例達到多少事物就滅亡呢?不同的事物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比例。一個鋤頭有三分之一鬧矛盾,還可以修補使用,矛盾率大約1/3。一個家庭日均吵架一小時很快就滅亡,矛盾率小於1/24。一個人有一個器官鬧矛盾,不死也是苦不堪言,矛盾率小於1/100。智慧手機中只要有一個元件壞了,就得報廢,矛盾率小於1/10000。一個10億美元製造的、正在飛行的太空梭,如果有一個一美元製造的重要位置上的螺絲鬧矛盾,太空梭就可能爆炸,損失的將遠遠超過10億美元,這裡的矛盾率小於1/10億。

科技是雙刃劍,既給人類帶來便利,又把人類推到了萬丈深淵的懸崖上,就看人怎麼把握了。當我們的科技發展到個人很容易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時,一個人的仇恨就可以讓世界滅亡。電腦病毒也是某些人輕易製造的,卻令世界受到巨大危害。

結論:科技越發達,越需要和諧。科技越發達,矛盾的危害性就越大。也就是說,不久的將來,人類不把矛盾消滅,矛盾就把人類消滅。

5、「和諧」是絕對的,「矛盾」是相對的

有沒有只有和諧沒有矛盾的事物呢?有。社會越和諧越美好,越和諧事物越能穩定和發展,和諧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太空梭的和諧幾乎就達到了100%。

有沒有只有矛盾沒有和諧的事物呢?沒有。矛盾是毀滅的力量,和諧是生存發展的力量,當毀滅的力量大於生存的力量時,事物就滅亡。也就是說矛盾不會大於和諧,矛盾最高不會超過50%。一般矛盾遠遠小於這個數,上面的例子中,家庭的矛盾率低於1/24,太空梭的矛盾率小於1/10億。

和諧得越好,效率越高。矛盾越多,效率越低。所以「矛盾」是相對的、有條件的、部分的、暫時的;而「和諧」是絕對的、普遍的、無條件的、永恆的,只要事物還存在,「和諧」就存在。事物就是在這種「和諧」的絕對性和「矛盾」的相對性中生存。

6、中華民族的「仁義」思想是衛護世界和平的法寶

由上可知:個體不能傷害整體,因為整體包涵個體,傷害整體必然也傷害自己,就是有害行為。具體的講:如果為了個人利益傷害家庭利益,就是賣家賊;如果為了個人與家庭利益而出賣或傷害國家利益,就是賣國賊;也不能為了群體或國家利益傷害人類的利益,否則就是反人類罪。別看這個道理看起來很平常,在現實中很多人不懂!!!在狂熱的民族主義者的詞典裡,就是要為了國家利益傷害人類的利益、傷害正義和天理。

我們在電影電視裡經常看到,日軍說:「我們與你們(中國)是兩國相爭,各自為了自己的國家」,言外之意是「我們沒有錯」。其實這是大錯特錯。中國與日本不僅是兩國利益的爭鬥,還是侵略與反侵略的鬥爭,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國家利益不能超越人類利益,不能超越正義與良知。可惜絕大多數日軍沒有明白這一點,可見他們的文化有缺陷。一直到現在,日本人還把國際戰犯放在國廟裡供奉,全世界人民都罵時,他們還不覺得錯誤,竟然覺得別人欺負了他們。其實戰犯是人類的共同罪人,生與死只能配受懲罰。在這一方面,中國人比日本人好很多,因為儒家以「仁義」為最高的道德標準,這是中國人歷來國家觀念輕、天下的觀念重的原因,所以我們強大幾千年,卻沒有對其他民族進行殘酷迫害。就是說,中國的強大不會對世界造成威脅,當年羅斯福總統正是看到這一點,才堅持把中國推上聯合國安理會的位置上。而日本與德國的強大卻威脅世界的安全,連英國法國荷蘭等國家,到處都搞殖民主義。可見他們的文化還是問題很嚴重的。

中華民族是一種以「仁義」為主體的文化,是世界文明的瑰寶、是人類未來和平共處的法寶,我們的成敗關係世界的未來。二戰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中國的勝利,是正義的勝利,是人性的勝利,是人類文明的勝利,是中國「仁義」文化戰勝了法西斯的武士道文化。可以想像,如果二戰是邪惡的軸心國贏了,殘酷的納粹和武士道將統治世界,人類的文明會大倒退,世界將墮入比中世紀更黑暗的黑暗之中,高科技時代的黑暗,比低科技時代的黑暗更加罪惡。那時以儒佛道為主體的中華「仁義」文化將有極大的毀滅(可能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人類就處在紛爭與仇殺中,高科技武器就成了人類最有成效的自我毀滅武器。

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這正是日本人所缺少的;孟子說「君為輕,民為重」,日本人號稱「君重民輕、君辱臣死」;儒家「仁義思想、造反精神、平等意識」這正是日本人所反對的。中國人是「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日本人是「遠人不服,造武器以殺之」。日本文化是一種缺乏仁義、不知平等、泯滅是非的文化。所以我們看到,二戰時日本只有戰爭狂熱分子,沒有反戰英雄(德國的社會精英組成了反戰團體)。當時的日本人認為中國是劣等民族,服從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反抗就被剿滅,這與納粹是一樣的。日本人殺戮性遠比德國人高,納粹只屠殺猶太民族,而日本人什麼人都殺,德國普通士兵不參與屠殺,而日本全是普通士兵進行屠殺,有時在沒有上級命令的情況下殺戮。日軍到哪裡,就把強姦和殺戮帶到哪裡:三光政策、並村運動、桂林大屠殺(注1)、南京大屠殺(30萬)、琉球大屠殺(27萬)、新加坡大屠殺、菲律賓大屠殺(致使人口減少17%)……還有持續幾十年的臺灣大屠殺(65萬),日軍還普遍使用國際公約所禁止的毒氣彈。明朝時豐田秀吉侵略朝鮮,也進行了瘋狂的大屠殺。日本文化中,有殘暴的武士道、黑暗的「村八分」、亂拜的信仰、放縱的色、自我麻醉的禪、瞠推崇自殺,這些東西很不好。特別是黑暗的「村八分」,對日本民族危害巨大,是比武士道更加骯髒的東西,造成日本人只看時勢,不看真理,泯滅是非,很勢利。一個泯滅是非的民族是很可怕的,日本文化離文明很遙遠,總之,日本人必須反醒,否則沒有未來。日本經常地震,那是上天對他們的警示。看看《東史郎日記》就能看到他們扭曲的心智。至今他們不但不懺悔,反而在東京博物館裡暗示中國侵略日本,日本是受害者,無辜的日本人民遭受了一連串侮辱和剝削。(主2)。如果日本不能正視它的文化,不能正視它的歷史,那它就是世界未來的一大禍根。

日本人認為他們的文化先進,企圖滅絕他人的文化。1919年3月1日,日本禁止朝鮮人在學校內使用朝鮮語(其實日語非常簡單和原始),引發朝鮮人民大反抗。在琉球,琉球話到現在還在被歧視。1937年,臺灣殖民總督小林躋造,下令臺灣各報紙廢除中文欄,並強迫關閉民間傳授中國語文的漢文書房,1940年更宣佈禁止慶祝農曆新年,並強迫臺灣人改換日本式姓名。如果日本人繼續佔據臺灣,漢字、閩南話、客家話等中國話都會被禁止。有人假想,如果日本佔領中國也會被同化成中國人,這只是不負責任的幻想家的幻想,絕對不會。日本人的文化與中華文化正好相排斥抵觸,日本又是一個非常崇尚勝利的民族,他都贏了還會認為你比他高明嗎?日本多數人會以勝利者的姿態鄙視中華文化,從而毀滅中華文化。

中華文化生命力極強,只要「語言、文字、典籍」存在,災難過後定能恢復。二戰如果日本人贏了,他們也會強迫大陸步臺灣的後塵——強行推行日本文化和摧毀中華文化,日本人將從語言、文字、典籍上毀壞中華文明,中華文明難以恢復,納粹與武士道橫行世界,世界文明將迎來巨大災難。

中華民族的「仁義」文化是衛護世界和平的法寶,但是一九四九年後,中華民族的文化被極度毀壞,現在的中國離「仁義」更加遙遠,荒謬絕倫的辯證法,扭曲了中國人的心智,對中國人毒害至深至大,現在的中國在文化上可能還不如日本呢,一個缺乏「仁義」的國家一旦強大,對世界威脅巨大。我們當務之急是恢復中華「仁義」的「儒佛道」文化,在沒有實現這個目標之前,不要再奢談其他,更不能妄自尊大,驅除辯證法是恢復中華文化的首要步驟。

……

結論:辯證法的對立統一規律是徹頭徹尾的陷阱,從把矛盾定義成「事物的關係」時就挖下陷阱,從那出發,最後得到的結論「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等荒謬絕倫的結論,還鼓吹「內鬥有益論」的內鬥哲學,讓人類在矛盾與內鬥中自我毀滅!其實矛盾與內鬥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荒謬的辯證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鼓吹犯罪

辯證法認為:事物要經過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過程,才能且必然推動事物向前發展。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

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加速舊事物滅亡,新事物就會必然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1、三個必要條件都不成立,否定之否定規律不能成立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否定之否定要成立,必須依賴於如下三個的法則,它們必須都成立,否定之否定才能成立:

第一,舊事物滅亡就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一定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三,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比舊事物先進。

如果這三個法則中有一個不成立,否定之否定就無法成立。記住是三者缺一不可。它們都是否定之否定的必要條件。

誰來維護這三個法則?什麼力量能維護得了它們?是上帝嗎?只有上帝才有這個能力,可惜辯證法者多數不承認有上帝,上帝當然也不會維護他們定下的法則。

對於上面的三個法則,只要問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問了三個憑什麼就行了,辯證法者就啞口無言。因為沒有任何力量保證得了這三個法則。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這三個法則都不成立。下面用最常見的例子就可戳破這三個法則,從而戳破否定之否定規律:

第一,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辯證法者把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看成是因果關係,而且完全等價起來。這很荒唐。當然如果舊事物滅亡卻沒有新事物產生,誰也不會去主動滅亡舊事物了,否定之否定也就不存在,也沒有革命理論了。

有人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舊的去了,新的一定會來嗎?憑什麼?

舊事物滅亡後,新事物沒有產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一找一大把。

我們知道,地球上物種曾經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地球鼎盛時期的十分之一,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物種滅亡卻沒有新物種產生。就是說,一個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一個新事物產生。

第一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卻沒有由此產生新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辯證法者說:「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這種邏輯是非常可笑的,這和說「父親的滅亡是兒子出生的前提」一樣荒唐。嚴重地把新事物與舊事物對立起來,把一切新舊事物都弄成替代的關係。大家知道,父親要好好的活著兒子才能出生和成長得好,孤兒的生存條件差和生存率低。父親的死亡與兒子的出生不是因果關係,兒孫滿堂的老人,比孤寡老人壽命更長。

以筆為例,最早是刀筆,後來有毛筆,又有鉛筆鋼筆圓珠筆粉筆彩筆油筆蠟筆鐵筆……筆的家族越來越龐大。後面的筆並沒有令前面的筆滅亡,鉛筆沒有讓毛筆滅亡,鋼筆沒有讓鉛筆滅亡,圓珠筆也沒有讓鋼筆鉛筆以前的筆滅亡。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和平共處。

就是說,新事物的產生不一定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二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但是這個舊事物是不需要滅亡的,不該滅亡的被他滅了,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第一和第二中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不是因果關係,沒有必然聯繫。那麼否定之否定規律根本就不成立。

辯證法者又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辯證法者狡猾就在這裡,說必然滅亡卻沒有說時間。如果是一千萬年,現在的新事物也會滅亡,新舊毫無意義。

我們又看看筆,現在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刀筆毛筆是舊的,毛筆滅亡了嗎?刀筆滅亡了嗎?都沒有。刀筆都那麼長時間了,也不滅亡,需要刻字時,就用它。我看只要人類還存在,刀筆就不會滅亡。即使人類滅亡了,猴子要寫點什麼,也得用上刀筆和毛筆,可見刀筆和毛筆生命力是最強悍的,新的鉛筆鋼筆圓珠筆滅亡了,舊的刀筆和毛筆也不會滅亡!新的滅亡了,舊的還沒有滅亡。這裡又打了辯證法者的嘴巴。

第三,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大家知道,服裝上的潮流,都是新生事物,是革命者,但是都是短命的,能流行兩年以上的服裝幾乎找不到,只有非潮流的才是生命力最強的。

基因突變就是基因革命,產生的新基因99.999%是有害的,是失敗者,新變化出來的基因多數不如舊基因。

起碼從基因上看,99.999%的新生事物不如舊事物。

不是說「花園選花,越選越差」嘛,說的是「新花不如舊花好」。

不是說「初戀的情人永遠是最好的」嘛,說的是「新人不如舊人好」。

某人原來的車是剛買不久的寶馬,生意突然虧本,只得賣掉寶馬買一輛國產長安麵包車,難道也是「新車一定比舊車好」嗎?

在歷史上,時有新不如舊的情況出現。唐朝以後到宋朝之前的那些朝代都不如唐朝。元朝把宋朝滅了,但是元朝與宋朝相比,無論是文明程度、科技水準、政策開明性、生產力發展水準、人民生活幸福程度,都不如宋朝,宋朝的GDP達到世界的80%,連明朝和清朝前期的生產力水準都趕不上宋朝,其它方面更不如宋朝。這不是新事物不如舊事物了嗎?

「離亂人不如太平犬」,是現在新的離亂中的人對舊的太平時的嚮往,就是新的離亂不如舊的太平好,新不如舊。

婚姻中的例子更加明顯。家庭中夫妻矛盾重重,只能離婚,分裂成了兩個新家庭,舊家就滅亡了。新家一定比舊家好嗎?答案恰恰相反。再婚離婚率比初婚的離婚率高60%,就算不離婚的也是多數不如意的,只不過那時人老珠黃,沒本錢再鬧矛盾了,於是湊合著過吧。多數再婚者在「新不如舊」和「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哀歎中度日。單親和再婚家庭的家庭關係很難堪,當事者受到心靈創傷不說,連兒女都很難教養,問題兒童往往出自這類家庭,禍害延續下一代。

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埃及金字塔是非常久遠前造的,到現在全世界都沒搞明白它。以現在埃及的科技水準和國力,根本就造不出金字塔來,勉強造出一個新的金字塔,一定遠遠不如舊的金字塔,新不如舊。印度德里城一根西元五世紀鑄造高6.7米,直徑約1.37米的巨大鐵棍,含鐵量99.72%,矗立一千多年不鏽。人類現在科技都造不出這麼高含鐵量的鐵,更無法避免不鏽。千多年來,人類造的鐵棍都不如這支,又是新不如舊。辯證法者把人類文明看得如此簡單顯淺,真是腦筋打結了。

第三個法則再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以為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而把舊事物滅了,但是新事物卻不如舊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上面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完全顛覆了否定之否定的三個必要條件,否定之否定當然不能成立。否定之否定是騙人的謬論,相信它的人當了多少次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辯證法者還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說滅亡卻沒有定量的時間,辯證法者狡辯就在這裡。只要時間足夠長,一切新事物也必然變成舊事物,不但一切舊事物滅亡,一切新事物也必然滅亡。

這裡強烈地呼籲,堅持向民眾灌輸辯證法及其否定之否定規律的人,趕快把你的房子拆了再建吧,然後拆了再建、拆了再建、拆了再建……感覺一下新舊的差別,或許你是例外。

再說,如果否定之否定能成立,老是否定了再否定,否定了再否定……何時是個頭啊?像大海上飄蕩的永遠見不到陸地的船,沒有盡頭、沒有歸宿的流浪,這是多麼痛苦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啊!諾亞一家在海上只漂流了150天,都感覺快瘋了。我們能漂流永遠嗎?

2、唯物辯證法的再荒謬

辯證法者可能也發現這個否定之否定規律存在問題,馬上又發明了唯物辯證法,對否定之否定作新的修改。我們來看看這斯怎麼說的:

「唯物辯證法認為,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舊事物則是那些同客觀規律背道而馳、日趨滅亡的東西。

區分新舊事物的根本標準,只能是看這個事物是不是符合客觀規律,有沒有強大的生命力和遠大的發展前途。……

總之,新事物在和舊事物的鬥爭中,最終必然戰勝舊事物。整個世界的發展,就是新事物不斷戰勝舊事物的過程。」

看看,所謂唯物辯證法又篡改了「新舊」一詞的概念和內涵,玩的又是「真假內涵」。上面「新舊事物」明明表達的是一個好壞、善惡的概念。為什麼不用好壞、善惡、順逆、正反等等現有的比較切合意思的詞? 用「新舊」代替「好壞」,那麼「好壞」就非常混亂和毫無意義了。

大家知道,在普世的認知中,新舊是以時間來界定的,這就是「真內涵」。同類的東西,昨天的是舊的,今天的是新的。為什麼辯證法者要改變新舊的內涵?這樣做不把世界搞混亂了嗎?把上面說成「好事物和壞事物」不就行了嗎?偏偏用「新舊」?辯證法又在玩邏輯陷阱。狗改不了XX,辯證法改不了偷換內涵。不久的將來,辯證法者會不會把南北對調、好壞顛倒呢?真不好說了。其實辯證法者現在正在這麼幹呢!

「新舊」與「好壞」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有意把「新舊」的「新」定義為「好壞」的「好」,把「新舊」的「舊」定義為「好壞」的「壞」,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混亂與荒謬,這是非常罪惡的事情!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正因為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會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會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辯證法者有意用錯詞造成的惡果。

其實「新舊」與「好壞」沒有任何關聯,「新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舊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上面提到的埃及金字塔很「舊」了,卻是很「好」很「先進」的。辯證法固定了「新舊」與「好壞」的關聯,混淆了人們的好壞標準和是非觀。

按照唯物辯證法的邏輯,王羲之的書法最好,世界所有的書法都是舊的,只有王羲之的書法才是新的。到街上看一看,漂亮的衣服都是新衣服,哪怕是一百年前的也是新的,不漂亮的都是舊的,今天買的可能還是最舊的。唐裝、朝鮮服、和服,上千年了,現在還流行,那就是新的了;去年的時裝今年不流行了,肯定比唐裝還舊的。世界上可能慈禧太后的衣服才是最新的。儒家佛家道家學說流行幾千年了,現在還在流行,生命力強,肯定是新的,馬克思主義、辯證法流傳時間短,還有人批判,肯定是舊的,淘汰吧。

歷史研究者的共識,宋朝是中國古代歷史中最好的朝代,最符合現在的普世價值,最符合客觀發展規律。那麼宋朝就是最新的囉,為什麼還被野蠻落後的蒙古毀滅?是漢族人沒出息,被辯證法迷惑,等著矛盾自然把社會搞好,沒好好保護好文明,更沒有主動地把美好的文明制度推廣。文明的歐洲為什麼也被野蠻的蒙古征服?不是不如別人好而是力不如人。文明人打架一般打不過流氓,總不能說流氓是好的符合客觀規律吧!流氓能打贏是因為流氓沒有底線,什麼都能用,而文明人是用不出來那些陰招的。人的能力分為兩種,有用的創造力和有害的毀滅力,文明人創造力強,流氓毀滅力強而無創造力。其實毀滅力不需要什麼技能,只要夠黑就行,一把刀要殺一個人只需幾秒鐘,而一把手術刀要救一個人,那得多少年的苦功?我們往往把毀滅力當成能力,造成對流氓大肆崇拜,這是大錯特錯的。人的創造力才是人真正的能力。內鬥時流氓容易取勝,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文明人才是真的漢子。

辯證法者敢不敢比較民主與獨裁,說出哪個更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然後再比較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哪個更民主?哪個出學者更多?哪個對中華民族和世界的貢獻更大?

歷史並不像唯物辯證法所說的那樣,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就發展,文明被野蠻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人類歷史出現多次文明大倒退,就是文明被野蠻消滅,總不能由此說野蠻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吧!所以人類要努力,好好保護好文明,這就是人類的史命,千萬不要相信辯證法所說的「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那種邪論,放棄自己的使命,等著天上掉餡餅。

辯證法者要好好研究歷史、好好研究社會,下一點功夫作基礎工作,不要說出話來總讓人打嘴巴,總得靠控制輿論媒體才能生存。

辯證法說歷史是曲折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它荒謬就在這裡,這個暫時不說多長時間,沒有定量。3天是暫時,3年還是嗎?300年還是嗎?宋朝後300多年都不如宋朝,你還說歷史是前進的嗎?如果人類發生核戰爭,把人類全部消滅,幾百萬年都沒有人類,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彗星撞地球,既把地球上的生命徹底毀滅,又把地球撞離了軌道,永遠不適合生命生存,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太陽系運行近於黑洞,被黑洞吞噬,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辯證法真是胡說八道。可見辯證法這種東西,不但毫無用處,而且是有巨大危害的,它妨礙了人的正常思維,混亂人的是非觀,把人搞成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把人類導向自我毀滅的險途。如果人類是非不分善惡不明,哪與魔鬼何異?

真對辯證法者的臉皮不敢小覷了,這麼荒唐的邏輯競敢堂堂正正地講。學生應該對講辯證法的老師說:「老師你又穿舊鞋上課,丟人。」老師說:「我今天剛買的,怎麼舊的?」學生又說「不好看,就是舊的!我去年買的鞋子都比你的新!」、「老師,你的衣服太舊了,還不如慈禧太后的衣服新!你還不買新衣服?」、「老師,你的字太舊了,不如王羲之的字新,你寫它幹什麼?」,看看他如何辯?忙死他也買不到新衣新鞋!累死他也寫不出新字!或者每三個月紮他四個輪胎,幫助他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的理論聯繫實際。當然如果每月砸他一輛車,他「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的理論就因為沒錢再也實踐不下去了。

辯證法者把「新」代替「好」,把「舊」代替「壞」,它壞就壞在這裡。「新舊」就是「新舊」,「好壞」就是「好壞」,這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偏偏把它們等價起來,致使是非混亂,造成非常惡劣的後果。可見辯證法不但荒謬,更是罪惡的,發明辯證法的人居心不良。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

看到了吧,世界被辯證法搞得如此混亂不堪,再容許它胡鬧下去,我們還得從頭再創造語言、文字和詞彙,人類的文明還得從頭來過。不滅辯證法,人類無法生存。

3、否定之否定惡果累累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辯證法鼓吹了對舊事物的毀滅。所謂舊事物,就是前人或古人的智慧結晶,包括物質的和非物質的,人類的文明正是這一塊塊結晶所壘成的,毀滅這些結晶,就是毀滅人類文明,就是毀滅人類自己。現在各國拼命向聯合國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要保護這些結晶遺產(古物),越古老的東西越要保護。否定之否定正好與這相反,越古老的東西它越想毀滅,可見否定之否定是反動的。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加速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革命者要找到歷史潮流和歷史發展規律,革命就是順應歷史潮流、符合歷史發展規律,並且幫助和加快這種潮流的發展速度。這就是革命者對革命的定義。辯證法者從否定之否定出發,創造出革命與不斷革命理論,由於否定之否定都不能成立,所以它的出發點就是錯的。

我們都知道,地球在某個時期物種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那時的10%,而且現在地球上的物種還在減少(不斷滅亡),「物種減少」是不可逆轉的。按照唯物辯證法者的說法:「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也就是說,辯證法者認為「物種減少」是新事物、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人類不用保護物種,滅了就滅了,甚至革命者要加劇物種滅亡的速度,這才是革命行為,如果保護物種,那就是逆歷史潮流,是反動反革命的。滅掉物種才是革命的行為,很明顯,這是罪惡的行為。

現在由於吃得好,人越來越肥胖,是歷史規律,是歷史發展趨勢。革命者不用減肥,不用節吃,甚至多吃,越胖符合歷史規律,越胖越革命。人出生後就一步步地走向死亡,這是不可逆轉的歷史發展規律,革命者不但維護這個規律,還要加快這個發展步伐;人是要死的,革命就是要早死,都自殺才符合革命理論和實踐。你看革命者就是這麼沒腦。

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他們對舊世界盡情破壞稱為「革命」。誰能保證,破壞了舊世界,就能造出一個新世界?誰能保證新世界一定比舊世界好?把埃及金字塔炸掉,你能造出一個各方面比它更好的金字塔嗎?就算能造得出來,為什麼要把舊的炸掉,留著在那擺著不更好嗎?花那麼多的錢多冤枉啊?你覺得鋼筆不好,要發明圓珠筆,你去發明好了,幹嗎要先毀掉鋼筆?圓珠筆發明不出來怎麼辦?如果圓珠筆好,鋼筆自動走向末路,用得著你去毀滅它嗎?花那麼多的力氣先去毀滅鋼筆再發明圓珠筆,是不是很無聊、很愚蠢、很罪惡?!你認為世界上的飛機都不理想,你要造最好的飛機,先把世界上所有的飛機砸了。你造出來再砸也不遲,或者留著一塊飛也行,先滅舊的再造新的,這種人很無賴無聊,對付這種人,直接關精神病院算了,不用跟他們囉嗦!革命者的思想就是這樣!所以說「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意思與否定之否定所說的「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一致,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口號!是一個罪惡的口號!

辯證法者有意把「新」當成「好」,把「舊」當成「壞」,任何東西只要打上「舊」的標籤,就毫不猶豫地想滅掉它。辯證法者這樣做,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

1933年5月10日,在納粹德國的30多個大學城,同時上演了現代西方文化史上令人震驚的野蠻一幕:公開焚書。

最具代表性的是柏林。當晚午夜,在宣傳部長戈培爾的精心策劃和授意下,在納粹德國大學生聯盟的具體組織下,5千名狂熱的納粹學生們手持火把,把他們從書店、公共圖書館收繳來的兩萬多本「體現非德意志精神」的圖書,裝車運到了位於柏林歌劇院和柏林大學之間的廣場上,然後點火焚毀。

在被焚的書籍化為灰燼之際,戈培爾向在場的學生講了話。他說,「猶太人的唯理智論已經死亡。國家社會主義開闢了新的道路。德意志民族再一次能用自己的思想表現自己。眼前這些熊熊大火不僅僅標誌著舊時代的結束,它們也照亮了新的時代。年輕人們第一次有這樣的權力來清除舊時代的產物。如果老一輩的人無法理解所發生的這一切,那麼讓他們明白,我們年輕人已經這樣做了。舊的東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將在我們心中的火焰裡誕生。」

讀了這段文字是不是覺得很耳熟,「舊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誕生」,這話就像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演講、就像文革時青年學生的歡呼。看來,不但我們中了否定之否定的魔咒,納粹也是中咒者之一,只不過比我們輕而已。納粹對書籍的毀滅,其猛烈程度與蘇聯的焚書、中國的文革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

1966年6月1日,文革大幕剛拉開,中央文革就在《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明確提出「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第二中學的紅衛兵擬就了《最後通牒——向舊世界宣戰》,宣佈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緊接著,紅衛兵們以砸爛一切「四舊」物品為宗旨,把北京城內外一切外來和古代文化的象徵與物品都砸了個遍。8月22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全國報導了北京紅衛兵的這一「偉大功勛」。次日,人民日報又專門發表社論,稱讚紅衛兵的這一行動《好得很!》。

「大革命」就是「大破壞」,「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這僅僅是北京文化大「革命」的開始。

這之後,在毛和他的中央文革的大力煽動與支持下,史無前例的「破四舊」運動猶如一場熊熊大火,迅速燃遍了全國城鄉。在這場來勢兇猛的紅色狂潮中,紅衛兵不僅肆無忌憚的批鬥打人,而且辱聖人,謗神佛,砸孔廟,焚古書,把中華5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宗教信仰和習俗當作「四舊」予以無情地破除和毀滅。全國上下總共約有1000多萬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間的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紛紛在火堆中消失,不管是莎士比亞還是托爾斯泰的名著,也不管是司馬遷還是王實甫的傳世之作,都在滾滾的濃煙中化為灰燼。

損失最慘重的是儒家文化的發源地曲阜。在來勢兇猛的「破四舊」運動中,孔府被封,孔林蒼松古柏被伐,墳墓被扒掘。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當地共有6000餘件文物被毀,古書2700餘冊被燒,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被毀,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000多冊。

革命理論與「破四舊」行動,就是在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規律指導下創造出來的。這是文化自殺,是民族自殺,有什麼比這更愚蠢的嗎?當時把美國人當作敵人,為什麼不把文物賣給美國,再從美國買武器打他們呢?革命者竟然愚蠢到這種地步,連這麼簡單的「廢物利用」妙計都想不出來!

中國五千年文明的輝煌,處處是文物,就這麼被人以革命的名義、以否定之否定的邏輯毀滅掉。「文化大革命」就是革命,是用馬列文化革掉中華文化的命,「破四舊」就是革命,「滅亡舊事物」哪還不是革命嗎?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四舊」毀滅,那當然是革命行動了,到現在沒人反對這一個說法。幸好埃及金字塔和方尖碑不在中國,那是最舊的東西,是革命首要毀滅的目標。

每個民族的每個文明,無論是物質文明還是非物質文明,都是在當時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產生的,用佛家的話來說,是因緣際會,過後未必再有這個機會。有楊貴妃的故事,又有白居易的才華,才有《長恨歌》,再長的歷史不會再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長恨歌》。誰能寫出李白的詩?誰能寫出屈原的《離騷》?誰能寫出老子的《道德經》?誰能有孔子的思想?現在物質文明比古代優越,精神文明未必如古代先進,中國的諸子百家、世界上許多偉大的思想,是在二、三千年前生產的,現在絕對產生不出來,也是舊事物了。人類的文明正是由這樣一個個事件組成,毀滅這些就是毀滅自己的民族、毀滅人類。不像現在印刷這麼方便、網路這麼發達,古代的物質文明不發達,許多詩作、畫作、理論、思想記錄下來非常困難,傳承下來更加困難。李白寫了許多詩,傳下來的不及三分之一,越古老的文明,傳下來越少,越珍貴,越是革命物件。在「破四舊」中,多少珍本、孤本被毀滅?多少偉大的思想被滅絕?多少文物古跡被毀滅?正好現在人多了,人清閒了,可以有機會再檢視那些傑作的時候,即被滅絕。

唯物辯證法者有意用「新舊」代替「好壞」,又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否定之否定的惡果。

納粹是把不喜歡的書燒掉,「破四舊」是把所有「舊的」毀滅,罪比納粹更重。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文化大毀滅!「破四舊」就是破壞自己民族的文明!這是漢奸做的事情。回過頭來看那段歷史,誰不痛心疾首?如果有人還為首惡開脫、美化、歌頌,那就不是人,與漢奸同罪!

「破壞一個舊世界」這種革命口號,是非常罪惡的東西!「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破壞舊世界」才有實質的內容,「創造新世界」是為「破壞舊世界」造的託辭而已。這種革命口號,是非常罪惡的東西!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當時絕大多數的日本人認為他們是優秀民族,中國是劣等民族,服從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反抗就被剿滅,這是用「優秀」民族革掉落後民族的命,可以說是革命戰爭。納粹認為猶太民族是劣等民族,所以對猶太人進行滅絕性屠殺,認為德國民族是最優秀的民族,所以要統治全世界,是「優勝劣汰」,符合否定之否定規律,當然也符合革命理論,嚴肅地說納粹發動的戰爭也是革命戰爭。起碼,軸心國贏了,他們一定會說他們發動的是革命戰爭,打敗了反革命的同盟國。中華民國的抗日戰爭是衛國戰爭,是反抗侵略、反對別的民族革掉我們民族命的戰爭,自衛才是最正義的,任何衛國戰爭都是正義的。

事物的對錯是有客觀標準的,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而與革命毫無關係。所以不能拿「革命」來定對錯、論好壞,那會落入否定之否定的圈套!

法律也未必是最正確的。法律有良法與惡法兩種,抑惡揚善、保護公平正義就是良法;抑善揚惡、製造不公就是惡法。在人類的歷史中,惡法處處可見: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法律是惡法;日本的「村八分」、武士道是惡法;印度的種姓制度是惡法;種族隔離制度是惡法;劃分階級與搞階級鬥爭是惡法;東德柏林牆隔離法是惡法;南北戰爭前美國南方黑奴制度是惡法;中共的土改、鎮壓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是惡法。有的理論認為:「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是就是惡法思想。國家應該是調和的機構,調和各種利益與意志。古人講「作人憑良心」,古人的法律很簡單,社會卻沒有現在那麼墮落,有的人一輩子不識字,也不知道法律,人一樣很善良,對社會有良好的幫助,就是良心起的作用,使社會處於很好的狀態!良心才是最好的法律。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

所以「作人講良心、講正義,不講革命!」

人類經常出現惡法,我們絕對不能相信辯證法所說「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這謬論,我們要勇敢站出來,保衛正義、保衛良知、保衛世界!

……

結論:否定之否定規律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是很壞的。它首先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辯證法者還「把毀滅當成進步」,「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把罪惡滔天的毀滅行為當成有功的革命行為,是行為的指導壞了。辯證法三大規律都是壞的,但是最壞還是否定之否定,因為它把謬論轉化為行動,名正言順地破壞和毀滅一切。

荒謬的辯證法之四: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三壞詭辯術

辯證法是詭辯術,它的三大規律中,品質互變規律是看錯了(眼睛壞了),對立統一規律是精心設計的陷阱(良心壞了),否定之否定是把罪犯當功臣(行為壞了),是地地道道的「三壞詭辯術」。這三大規律分別誘導出三大謬論:謊言真理論、內鬥有益論、毀滅進步論,這是禍害人類最大最深的謬論,始作俑者是辯證法。

辯證法者發明辯證法的目的有三:

一是鼓吹「謊言千遍即成為真理」,讓世界謊言遍地,永遠找不到真話,這是「謊言真理論」。是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名言,看來辯證法與企圖毀滅世界的納粹是有一腿的。這是由於眼神錯亂,弄出個不存在的品質互變規律,最後得出「謊言真理論」。

二是鼓吹「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讓人類放棄保衛世界的使命,還鼓吹「內鬥是發展的動力」,鼓吹內鬥哲學,讓人類在內鬥中自我毀滅。這是「內鬥有益論」。這是由於良心有問題,把「矛盾定義為事物的關係」,最後一步步得出「內鬥有益論」。

三是鼓吹「毀滅就是進步」、「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讓人類不斷地自己把自己毀滅。這是「毀滅進步論」。革命論、進化論、階級先進論與民族先進論都是這一條推演出來的。階級先進論是馬克思的,民族先進論是納粹的,再次坐實了辯證法與納粹有一腿。這是由於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最後得出「毀滅進步論」。

辯證法者稱辯證法「使用了‘全面的,發展的,聯繫的’觀點看問題」、「是對客觀世界、人類社會以及思維規律的全面正確的總結。」、「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謙虛了,想說宇宙真理沒好意思說)」。現在看來,它與某些組織宣稱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一樣荒謬絕倫。辯證法哪裡是什麼真理,是最騙人害人最深最烈的謬論。辯證法者把這麼一個人類自我毀滅的「三壞詭辯術」當成宇宙真理,真是荒唐之極。

可見,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理論。它不僅是最荒謬的,更是罪惡的!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真是毛骨悚然!如果世界上真有魔鬼,那麼魔鬼首先要做的就是搞亂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這一點,辯證法做到了,辯證法真邪!辯證法是魔咒,中國人中咒最深!可憐的民族!

給大家推薦一篇文章——《樊弓:辯證法與放屁》,看看在現實中辯證法是如何胡攪蠻纏的。文章妙趣橫生,引人深思。網上有,自己找。

辯證法其實是皇帝的新裝,一點就破。我想,辯證法學家看到這篇文章,首先感覺是毛骨悚然,接下來是號啕大哭,崇拜幾十年的東西原來是假的。

這麼一個荒謬絕倫的「三壞詭辯術」,在人類流行那麼久、騙倒不少人,如果要找出人世間最大的謊言,非辯證法莫屬。

人世間最大的謊言——辯證法

引子:

讀書時對辯證法充滿了崇拜,覺得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一直堅信了許多年。但是,大約在2005年,我慢慢地覺悟了,發現辯證法是極端荒謬的。由於現在的中國政府強力推廣辯證法,就使它成為對中國人毒害最深最烈的謬論,變異和扭曲了中國人的思維。

本人給一些人講過辯證法,他們都覺得辯證法很荒謬。

劈開辯證法:

辯證法有三大規律,那是它的核心與支柱,三大規律都必須成立了,辯證法才能成立。就如一個三條腿的凳子,只要一條腿斷了,凳子就會倒下。也就是說:辯證法的三大規律如果有一個不成立,辯證法就倒下了。但是仔細推敲,三大規律沒有一個能成立,荒謬到如此可怕的程度。一個三條腿的凳子,三條腿都去掉了還能是凳子嗎?

中國人對辯證法很熟,都能朗朗上口。它的三大規律是:

品質互變規律、對立統一規律、否定之否定規律。

下面我們對這三大規律一個個來分析。

 

荒謬的辯證法之一:品質互變規律是眼神錯亂

品質互變規律:

辯證法的認為,事物的變化只有量變與質變這兩種形式,它們的關係是:量變是質變的必要準備,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一切事物變化都是從量變開始,當量變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必然發生質變。事物是以量變開始,最後以質變結束。量變為因,質變為果。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是量變的積累過程。並且認為所有事物的發展演變都必然經歷這兩個過程。

什麼是量變?量是事物的規模程度。量變就是「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或位移」。

什麼是質變?質是事物區別於其他事物的規定性。質變是事物的質發生了變化。

雖然辯證法的書千本萬本,辯證法者雄辯滔滔,如果讓辯證法者舉出一個例子說明品質互變規律,或者找遍辯證法所有的著作,只能找到二個與下面類似的例子:

一是爛蘋果的過程:爛一點是量變,爛一點是量變,一點點爛下去,就是一點點量變,當量變不斷地增加,最後蘋果全部爛掉了,就是質變。辯證法裡有一句著名的話:「實現了質的飛躍」。

二是度:什麼時候實現質變呢?辯證法學家們又引出了一個「度」,說是量變達到了事物的「度」,就會產生質變。甚至舉了例子;當水達到100度時就變成水蒸汽,當水達到0度時,就變成冰。在辯證法的書中,還花大篇幅的、有模有樣地對這個「度」進行剖釋。真覺得可笑之極。

我們先對上面的兩個例子進行封存,後面再剖釋。

我對別人講辯證法時,我就用辯證法的矛破辯證法的盾。先請別人舉出品質互變的例子,那麼就得到上面的兩個例子。我自己再用辯證法的方法,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例子:

水龍頭往水桶裡放水,這是一個量變的過程。因為它符合「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也符合位移——水從水管裡位移到水桶。我會問大家,這是什麼變化,當然都肯定回答是「量變」。我接著問,那麼當放滿一水桶時,水桶裡的水就變成金子了?還是變成石油了?還是變成大米了?還是變成金剛石了?

當時聽講的人,認為我瘋了,水怎麼能變成其它的呢?

我馬上拿出量質互變規律來反駁他們:「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那就是說「水只要繼續放下去,達到某個‘度’,就一定會發生質變,變成其它東西。誰不承認這個規律,誰就是不承認辯證法,不承認辯證法就是反革命,在文革時就拉出去斃了。只要還承認辯證法就必須得承認這種變化的存在,什麼時候水可以變成金子?我們找出這個‘度’就行了。」「只要大家還承認辯證法,若要發財,回家往水桶裡放水,說不定就能獲得金子,還用費什麼勁挖金礦?從今以後大家不用再幹活了,回家放水就行了。」

聽講的人當時就傻眼了。按品質互變規律,這麼說是對的。但是常識告訴我們,水只要放下去,哪怕地球上全部是水,全宇宙都是水,還是水,永遠不會因為放水就變成其它東西。這不就是否定了「質變是量變的必然結果」這一規律了嗎?

我接著再用最簡單的數學原理來破這個品質互變規律:

量變是「質不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數量的增加或減少。」那就是說1個量變時,質變的成份(稱質變量)為0,當N 個量變發生時,它的質變量是Nx0還是0。具體地說,如果每1滴滴向水桶的水,它的質變量是0,當滴滿一桶水時,它的質變量還是0,水還是水,沒有發生質變。用數學公式表示如下:

1個量變時,質變量為:1X0=0

N個量變時,質變量為:NX0=0

∑0=0(0的集合是0)

我宣佈:「0乘任何數都是0,所以量變永遠不會產生質變。」

這時馬上有人反駁:「錯,0乘無窮多結果是未知數。所以說只要水放下去,還不定什麼結果呢?」

我反駁說:∞是一個概念,不是一個數。自然界不存在∞,所以自然界不存在品質互變規律。

水龍頭放水,人類可以看到最遠的地方(150億光年)都充滿了水時,也不會發生質變:

[150X100000000X365.24X24X60X60X300000X1000(米)]^3X3.14159X0=0

從數學上看:

如果N≠∞,那麼N+1≠∞。

(如果N不等於無窮多,那麼N+1也不等於無窮多)。

N不是從∞開始,是從1開始、從0開始的,所以無論如何加下去,永遠也不會達到無窮多。

這裡再奉勸大家,不要再做實驗去找 「品質互變中的‘度’」了,這個「度」是永遠不存在的。就比如,一個二維座標,當沿著X軸走下去,無論走多遠,永遠不會在Y軸上有一點點體現。

從這個簡單的數學演算中可以看出,品質互變規律是如何荒謬。

我們應該明白一個原則是:

無機物的最小微粒是分子,分子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分子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有機物的最小微粒是細胞,細胞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細胞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我們只有把著這個原則去分析,才能真正認識什麼時候發生了量變與質變。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上面那兩個辯證法者提供的例子:

冰-水-水蒸汽:

冰<==>水<==>水蒸汽

分子式:H2O<==>H2O<==>H2O

從分子式中可見,冰、水、水蒸汽的分子式都H2O,分子沒有發生變化,所以沒有發生質變。冰、水、水蒸汽,那只是水的三種狀態而已,物理與化學特性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在所有的物理化學書中從來沒有把它們當成不同的物質。絕大多數物質都存在著三種狀態。

水變成水蒸汽和冰,還是水,沒有產生質變,也與量變沒有一點點關係。這三種狀態之間的轉變,是溫度變化引起的,不是「量變」引起的,它與量和量變沒有任何關係。一克水0度時就變成冰,100度時就變成水蒸汽,一萬噸水也是如此。與量和量變撘不上一點點關係,扯到量變與質變中來,完全是胡說八道。辯證法學者窮途末路到這種程度,把溫度變化都說成是量變,把一種物質的三種狀態說是質變,真是思維扭曲到什麼程度?溫度變化既不是量變也不是質變,也不是量變促成的,是外界環境的變化造成的。

上面辯證法者提到的「度」——水的溫度,其實不是量變程度的「度」,水的溫度與量變程度根本不是一回事,聯不上一點點關係。當往水桶裡放水達要一桶…N桶時,這才是量變的「度」。因為量的單位是重量「kg」或者體積「m³」,量變的「度」的單位必然也是kg或m³。水溫表示熱量,水溫的單位是「K」,扯到量變中來毫無道理!水溫是水所處的熱運動狀態,也不是量變造成的,與變數沒有任何關係。辯證法者怎麼這麼愚昧,連「度」都看錯!把溫度的「度」當成量變的「度」,這是辯證法者理屈詞窮的胡扯。

這裡也可以看到,品質互變中的這個「度」也是完全不存在的。

水只有變成金子銀子鑽石大米,或者其它的什麼東西,才是品質。水變成水蒸汽和冰,不是質變。

有人耍賴說,按你那麼說,水永遠不會變成其它什麼東西,所以質變是永遠不存在的。

我就會反駁說:只要你能力夠,水可以變成任何東西。根據宇宙大爆炸原理,宇宙大爆炸的最後一刻,首先形成了氫原子,再由氫原子合成其它原子。太陽上現在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氫的核聚變反應。如果你能力夠,可以也利用這個原理,先把水打成氫原子,或者打成中子、質子與電子,再把這些合成你所需要的原子,再組合成你所需要的分子和細胞,最終組合成你所需要的一切。按照這個原理,水不但可以變成大米、金剛石,變成動物也是可以的,拿起一桶水,變成一頭豬是可行的,還不違反物質不滅定律。

上面所說的那是神仙的本事。我私心所猜,那些能力你可能不具備(但願我猜錯了),但是把水變成氧氣和氫氣,這種本事一般人都有,這也是質變。

水變成氧氣和氫氣:

2H2O(水)<==>2H2(氫氣)+O2(氧氣)

把水變成氧氣和氫氣,分子式已經發生了變化,這是不同的物質,這就是質變。水是可以滅火的,但是氧氣是助燃的,氫氣遭到火會劇烈燃燒甚至爆炸。呼吸需要吸進氧氣,但是如果把水吸進肺裡去,那就是溺水。水與氧氣和氫氣,它們的化學物理特性存在著如此巨大的差異,這就是不同的物質。辯證法學者把冰、水、水蒸汽說成是不同的物質,他們怎麼這麼弱智。渴了可以把冰含在嘴裡就變成水解渴,但你把氫氣含在嘴裡試試?小心成烤豬。

這裡想問一問辯證法者,如果水變成水蒸氣和冰是質變,那麼水變成氫氣和氧氣是什麼變化?難道是量變?

水變成氧氣和氫氣的過程,就是一個一個水分子地被電解,就是一個一個水分子在質變,是一點質變一點質變的過程。可見水的質變過程是質變到質變的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

水加了電就變成氧氣和氫氣,氫氣氧氣燃燒就變成水,這都是質變。水的質變過程不是量變的積累造成的,與量變沒有任何關係,這個過程也不存在量變的「度」。這就再一次證明:質變絕對不是量變積累所致,質變與量變不存在任何因果關係。

其實很多事物應該有三種變化:量變、質變和態變,三者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某種變化不是其它變化所誘導的。

現在再看看爛蘋果的過程:

界定蘋果與其它東西不同的是細胞,蘋果爛了是蘋果細胞發生了質變。有機物的最小微粒是細胞,細胞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是質變,細胞發生了變化,就是質變。當我們拿起蘋果咬一口,這時是量變,因為數量減少了,一口蘋果位移到嘴裡了。當蘋果一點腐爛時就是一點細胞質變,二點爛就是二點細胞質變,當一個一個細胞爛時,就是一個一個細胞質變,這時細胞的分子式絕對發生了變化,已經不是蘋果的細胞了。最後整個蘋果爛掉,就是所有的蘋果細胞發生了質變,整個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蘋果的量沒有發生變化,量變不存在。辯證法學者把質變看成量變,什麼眼神?

從蘋果腐爛和水變成氫氧的過程我們可以得出: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是質變到質變的過程,是質變的積累過程,是部分質變到全體質變的過程,與量變沒有任何關係。

通過仔細觀察,所有事物的發展演變過程都是這個規律。化學變化、核反應、生物反應、人類事物的變化,都符合這個規律。

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品質互變規律。

所謂的品質互變規律,是辯證法者把質變看成量變,是眼睛壞了。

本人為什麼一開頭就讓辯證法學者舉出品質互變的例子,這是因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這種規律,一個例子都找不出來,舉出一個,就可以破掉一個。要用辯證法者的矛破辯證法的盾。

如果量變就能達到質變,那麼「謊言千遍就成為真理」。那就會造成人類的思維扭曲、假話盛行。當年老X活著的時候,中國人一遍遍地喊萬歲,不是千遍,而是千億遍,千千億遍,千千千億遍,結果連84歲都沒活到。當時的中國人都愣住了,不是說好萬歲嗎?怎麼83歲就走呢?讓我們喊他萬歲,騙我們嘛!

其實「量變永遠不會成為質變」。「謊言千遍依然還是謊言,謊言永遠不會變成真理」。這才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可見辯證法的品質互變規律是何等荒唐!

……

結論:辯證法的品質互變規律是根本不存在的,量變永遠不可能達到質變。辯證法者把質變看成量變,是眼睛有問題,也可能是有意看錯的!又胡亂造出來一個量變的「度」,完全把世界搞亂了。品質互變就是「謊言真理論」,讓人崇拜謊言,走向墮落和滅亡!

 

荒謬的辯證法之二:對立統一規律是邏輯陷阱

辯證法認為:「矛盾是指事物內部或事物之間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即矛盾是事物統一體內部的對立因素之間的關係。」、「矛盾是同一性和鬥爭性的統一」。 推演來推演去,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矛盾是事物的發展動力」。這就是所謂的辯證法的對立統一規律。

1、對立統一規律中存在三大邏輯陷阱

對立統一規律是辯證法者使用的一種陰謀的手法,這其中包涵了三個邏輯陷阱。我們許多研究辯證法的人,總是迷失在裡面,其實是掉在這三個大陷阱裡了。

第一個邏輯陷阱:把一個待確定的問題用一個自己需要的有內涵的詞來定義,最後得出自己想要的結論。

「事物……的關係」這是一個沒確定的、中性的問題,為什麼用「矛盾」來定義,而不用「和諧」、「無為」、「無賴」、「有為」、「荒唐」、「勤快」、「暴力」、「友好」、「敵我」、「同一性」、「糊塗」等等其它詞呢?辯證法者用「矛盾」有其特殊的目的——告訴世人「事物的關係是矛盾的、世界是矛盾的、矛盾是永恆、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為了這個目的再編造出原因,也就是胡扯八扯證明這些。

由於首先用矛盾來定義「事物……的關係」,所以無論千證明萬證明,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關係」一定就是矛盾。這種手法非常無賴。

我們就依照辯證法的邏輯,用「友好」代替「矛盾」,就變成這樣:「‘友好’是指事物內部或事物之間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即‘友好’是事物統一體內部的對立因素之間的關係。…‘友好’是同一性和鬥爭性的統一。」最後得出結論:「事物的‘友好’是事物的發展動力」。把上述的幾個詞代替「矛盾」也一樣,這在邏輯上與辯證法是一樣的,其實也是錯誤的。

這裡不是說它的結果錯誤,而是方法錯誤。從一個錯誤的方法出發,當然得不到一個正確的結果。總之把一個待確定的問題用一個自己需要的有內涵的詞來定義,這就是陰謀家的手法。其實用「和諧」一詞更接近事實。

應該創造一個新的名詞,或者就用「關係」、「事物」等詞來表達這種「事物……的關係」。辯證法者卻用一個帶有片面含義的詞來定義,所以說對立統一規律從源頭上就是錯的。也就是說,對立統一規律是從一個錯誤的基點上建立起來的,所以它永遠是錯的。

第二個邏輯陷阱:給矛盾一詞製造了「真假」兩種內涵,根據需要在兩者之間切換。

事實上矛盾與鬥爭是等價的,「矛盾」只有對立性沒有統一性,只有「鬥爭性」沒有「和諧性」,這是普世共識,我們稱其為矛盾的「真內涵」。辯證法者假意地往「矛盾」的內涵中裝入「統一性」、「同一性」,我們稱其為矛盾的「假內涵」,因為是「假」的所以根本就裝不進去。不但裝不進去,他們根本也不想真正的裝進去。一個名詞二種內涵,造成邏輯混亂、真假難辨。

我們必須清清楚楚地明白:普世共識就是「真內涵」,事物只有「真內涵」沒有「假內涵」。

在我們平時的認知中,說A與B有矛盾,就表示A與B有「衝突」有「鬥爭」、是「互害」的,根本沒有「統一」、「和諧」、「互惠」的內涵,這是普世共識。這時的矛盾用的是「真內涵」。按照辯證法的定義「矛盾是指事物…關係」,只是表示A與B有關係,未表示這種關係是是「和諧」的還是「鬥爭」的、是「互惠」的還是「互害」的,這時的矛盾用的是「假內涵」。大家看看,一個名詞兩種相差如此巨大的內涵,造成混亂。其實內涵是不能衝突的,「假內涵」是不存在的,「真內涵」才是真面目。

辯證法者在兩種內涵之間切換,達到了渾水摸魚目的,想說什就說什。他們切換的手法很陰明,非常難以識破。當辯論辯證法時,例如:「矛盾是…的對立和統一及其關係」,這時用的是「假內涵」。當推斷出結論時,例如:「事物的矛盾是事物的發展動力」,實際上是說「事物的鬥爭是事物的發展動力」,用的是「真內涵」。所以馬克思者說的「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就從這來的,這時的「矛盾」就赤裸裸地等於「鬥爭」,沒有統一性。這時辯證法者與馬克思者使用的是矛盾的「真內涵」。「假內涵」實際上是不存在的,只是辯證法者忽悠人時使用。

你與你的女同學吵架了,你說與她發生了矛盾。如果她剛好在學習辯證法,理解成與她發生了「…關係」,她非打斷你的腿不可。這就是辯證法造成的混亂,這種學說你敢相信嗎?你敢用嗎?

我們可以用這種偷換內涵的邏輯描述另外東西,更能看出它的荒謬:「世界是黑的…這個黑裡有白和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說來說去,最後結論「所以世界終究是黑的」。第一個「黑」假裝要裝進去「各種顏色」,實際裝不進去,用的是「假內涵」。而後面的「黑」只是我們普世共識的「黑」,沒有「任何顏色」,是結論者所需要的,用的是「真內涵」。這是有意搞亂名詞的內涵所致。馬克思理論裡也經常出現這種邏輯陷阱:使用已有的名詞,中途加進自己的概念(內涵),最後又使用別人的概念,造成邏輯混亂,渾水摸魚。

我們描述事物必須準確,南就是南,北就是北,因為南和北是不同的方向,不能同時成立,不能說南中還包涵有北和其它方向,那樣就造成意思混亂。如果南中還包涵有北和其它方向,哪我怎麼打汽車的方向盤?對立統一規律也是這樣,先用「矛盾」來表示「事物……的關係」,再告訴你「矛盾」中還有「同一性、統一性……」,最後證明「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這就是辯證法的邏輯陷阱,它在玩真假內涵。這是陰謀行為,「矛盾」就是「矛盾」,沒有「同一性、統一性……」,對立統一規律是從一個錯誤的基點上建立起來的,所以它永遠是錯的。

再舉一個例子加深對對立統一規律的理解:對於一個新的待確定的方向先用「南」來定義,再說「南」中有「北東西中上下」,最後證明這個方位就是「南」。第一個「南」說的是「全方位」,這是「假內涵」,後面那個「南」是指南針所措的方向——「真內涵」。如果這個待確定的方位本來應該是「北」,也因為首先用「南」來定義,造成錯認為就是「南」了。這種作法何其荒謬。所以對於未確定的東西不能用有確定內涵的詞來描述。

第三個邏輯陷阱:扯下「同一性」,掩蓋「和諧性」。

雖然前面已經有兩個陷阱,但是第三個陷阱才是辯證法者最大的陰謀!看看「對立統一規律」是多麼恐怖。

辯證法對同一性描述——「矛盾的雙方處於一個同一體中」。從這裡可以看出「同一性」那是形成事物的條件,是必要條件,是在事物之上、之外。例如我的左手和他人的右手,不在同一個體中,當然不形成事物,如何有矛盾和其它的呢?同一體中的事物,一定有矛盾嗎?不見得,我的左手與右手和諧得很,從來沒有矛盾!所以「同一性」是在事物的外部,是形成事物的必要條件,是發生「和諧」與「矛盾」關係的前提,當討論事物的內部問題時,不應該再扯它進來。「同一性」就像婚姻中的媒人,把夫妻撮合在一起以後,家庭內部事務,不能再扯媒人的事。夫妻吵架也把媒人罵一頓,家裡分財產也給媒人一份,這種作法是不對的。

從上可以看出,「同一性」是在事物之上、之外,是包涵著矛盾的。而辯證法者反過來把同一性塞進矛盾裡面,這種作法很荒謬。辯證法者把同一性塞進矛盾裡面之後,告訴你「同一性」是在「矛盾」之內、只是矛盾的一部分,並把和諧性中的某些特徵,抽出來放入同一性中,這樣就把和諧性掩蓋過去了。如果有人想到和諧性並拿出某些特徵,馬上就有人指出已經在矛盾內部的同一性中了,堵住了人們找到和諧性的可能。

可以形像地這樣描述:事物中原本還有一種與矛盾相對立的、地位相等、作用相反的特性——和諧,辯證法者把和諧性打碎,把殘渣裝入從高位扯下來的同一性中,再把同一性塞進矛盾之中,這樣既消滅了和諧性又壓低了同一性,那麼事物就變成完完全全是矛盾的了。這是極端精緻的包藏禍心,難怪發明者叫黑哥兒,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也是辯證法者創立對立統一規律的真正目的——掩蓋「和諧性」。辯證法是陰謀家發明的騙人把戲。

所謂的對立統一規律,是辯證法者設計的陷阱,他們良心壞了。

2、事物內部真實存在著對立的兩種特性——「和調性」與「矛盾性」

矛盾只是事物的一種鬥爭特性,不是全部特性,事物中還有一種特性,與矛盾是作用相反、地位相等,用「和諧」來表示最合適。辯證法者所說的同一性中部分內容其實從和諧性中抽出來的,應該回歸和諧性中。同一性是在更高一層,它包涵了矛盾性與和諧性,同一性是形成事物的條件,可以說同一性已經約等於「事物」了。

事物內部存在著對立的兩種力量,也叫兩種特性、兩種特徵、兩種屬性,它們地位相等、作用相反,目的和效果都是對立的:

一種是分裂、對立、鬥爭、相互排斥、互相拆臺、互相為害的,我們稱之為矛盾鬥爭性——矛盾性。它使事物的離心力越來越大,推動使事物走向解體和滅亡,解體也是滅亡。它是事物毀滅的力量,是惡的力量。

一種是團結、和睦、協調、相互依存、互相幫助、互相有益的,我們稱之為和睦諧調性——和諧性。它使事物向心力越來越強,凝聚力越來越大,使事物繼續生存和發展。它是事物發展的力量,是善的力量。

矛盾只是對立性,沒有統一性,統一性在和諧之中。

事物內部的和諧性與矛盾性是兩種對立的特性,是兩種相反的力量,處於一個同一體中,起著相反的作用,是把事物推向兩個相反的方向。事物就是在這兩種對立的力量作用下存在。很顯然,和諧的力量是保持事物的生存和發展,矛盾的力量是把事物推向解體和滅亡。和諧是良性的力量,矛盾是惡性的力量。

用佛家的「緣分」來看,和睦諧調性是善緣,矛盾鬥爭性是惡緣。辯證法者無限度地張揚擴大矛盾鬥爭性的惡緣,竭盡全力地隱匿否認和睦諧調性的善緣,從這裡可以看出辯證法者毀滅世界的目的。

 

3、矛盾鬥爭性是事物毀滅的動力

以家庭為例,夫妻之間有時有矛盾吵架,但更多的時候是和睦諧調的。沒有人能否認這個事實吧,說明家庭的「和諧性」是存在的。當矛盾達到某一程度時,家庭就會破裂。只有和諧遠遠大於矛盾時,家庭才能生存下去,有生存才能有發展,生存是發展的條件。「家和」是家庭發展的動力,「家暴」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舉一例子:人是一個事物,所有的器官都是這個事物的成員。必須所有的成員都和睦相處,人才能生存下去。如果有一天,左手對右手鬧矛盾,說:「你力又大又輕巧,卻幹活輕鬆,好事都讓你做,笨活蠢活都讓我來扛,不公平,現在我要造反要革命,從今以後,吃飯時我拿筷子你端碗,寫字時我拿筆你壓紙。」當左手說出這些話以後,所有器官全罵起來,嘴巴眼睛耳朵腳全罵左手瘋了。鼻子說,你別把筷子插到我的鼻孔裡。眼睛說,你別把肉往我這裡塞。嘴巴乾脆說,你拿筷子我閉口不吃。左右腳說:「我們比你更苦更累啊!天天在下面支撐著整個身體,又苦又累又髒又危險,你們所有的人(器官)在上面風涼,就我們在下面辛苦,誰管過我們呀?誰想過我們呀?你左手還碰過飯碗、摸過紙筆,我們見都沒見過,我們要是碰到飯碗,早被你打斷腿了,你為什麼就不為我們討公平?我們都不出聲,你還胡鬧什麼?」

左手一意孤行: 「筷子輪流拿,今日到我家。我就要革命,你們反對就是反革命。」耳朵說,瞧你的笨樣,能拿得了筷子嗎?左手說:「右手訓練了二十多年了,我也要訓練二十多年,未必不如它,我要革命,絕不放棄。」

從那以後,這個人每天吃飯就讓人笑話,飯菜掉一地,左手把人整得不像樣了。如果有一天,腳說要拿筷子讓手走路,你說事情怎麼辦吧?一個器官鬧矛盾,讓所有的成員都受害。對於左手的胡鬧,要麼左手覺悟,平息革命化解矛盾。要麼把左手綁起來,或者乾脆剁掉,徹底解決矛盾。這個事物(人)才能很好地生存和發展。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還以人來說明。左腳說好事都讓右腳做了,踢人踢球都是右腳最多,每次100米跑也都是右腳先邁出,從今以後,100米跑我要先出腳。整個身體所有的器官全部反對,但是左腳說所有反對都無效,我要公平,我要革命,你們再敢反對,我讓你們好看,反正大家一起死,我也不孤單。於是100米跑時,跑到半道,左腳不往前邁,突然踢到右腳腳後跟,結果整個人撲向地面,當場摔死。這是極端的例子,當然極端才有說服力。

那麼是不是有一點點矛盾,就有好處呢?不是的,一點矛盾就是一點障礙,一點內耗,絕對是不利因素,因為矛盾是毀滅的力量。還是以100米跑為例,不但要左腳右腳配合好,身體所有部分全部都得配合好。左右手要擺得和諧(合拍),嘴巴鼻子呼吸得和諧,連外部的配件也得和諧,頭髮不能太長,衣服也得和諧(合體),鞋子也得是最佳的跑鞋,鞋帶也得系牢。只要有一個部分沒有配合到最佳狀態,能跑出9秒58的世界冠軍,卻只跑出了10秒58的成績,從世界冠軍變成第一百名,就成了徹底的失敗者。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一點矛盾,就是一點內耗,就是一點失敗。矛盾只有壞處,沒有任何好處。只有和諧達到最高水準,效率才能達到最高水準,發展才能達到最高水準。現在是高度競爭的時代,自己的效率沒有達到最高,而別人的效率達到最高,自己只能被淘汰出局,就是失敗者。

譬如兩個電視機廠生產相同的電視機,A廠和諧的好,造價380元批發430元,賺得盆滿缽滿。B廠內矛盾多多,各個環節都沒和諧好,造價達到450元。B廠很快被淘汰,所有員工都等著下崗(失業)吧。

人類社會現在正處於高度競爭的時代,內部矛盾必然影響自我的效率,削弱自我的生命力和競爭力,使得自己處於劣勢。哪個民族發展速度快,一定得益於他們的「和諧」發揮到高的水準。

從這點可以看出:和諧是事物發展的動力,事物內部成員間的矛盾和鬥爭是事物毀滅的動力,毀滅的不僅僅是矛盾的各方,而是這個事物中的所有成員,包括和諧之中的所有事物。

事物成員間的鬥爭必然會造成相互傷害,嚴重的會導致滅亡。無論任何事物都是由小部分組成的,一個個小事物組成大的事物,大的事物組成更大的事物。小事物的被傷害必然影響到大的事物,這是最簡單不過的道理。個人組成家庭,家庭組成村莊,村莊組成地方,地方組成民族,民族組成國家,國家組成人類…現在有「地球村」一說,就是說地球只是一個村,裡面裝了全人類,我們人類只能同命運共患難,人類歷史是一部正義與邪惡的鬥爭史,世界是一個整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家和萬事興,家鬥萬事敗」,這是千古顛撲不破的真理。

內鬥永遠是毀滅的力量,具體地講:

夫妻鬥爭是家庭毀滅的動力;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民族鬥爭是國家毀滅的動力;國家鬥爭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夫妻鬥爭(矛盾)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夫妻是家庭的成員。「家和萬事興」是千古顛覆不破的真理,那麼家鬥必然是萬事敗了。「兩人一般心,有錢堪買金;一人一般心,無錢堪買針。」在號稱「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的那個荒謬年代,大家不敢公開講「家和萬事興」這句話。一個家庭是一個事物,夫妻是家庭中兩個最主要的成員,當然夫妻有和諧也有矛盾。

夫妻越和諧,做什麼都順,家庭的生存就越好,也就越能發展,「和諧」是「良」性的力量,它能導致家庭發展。由此可見:「夫妻和諧是家庭發展的動力」。如果夫妻經常鬧矛盾,其必然向心力越來越小,離心力越來越大,發展下去,最後只能離婚。以一個「王張」之家為例,分離後變成新的「王」家與「張」家,那個「王張」之家就滅亡了。矛盾更加激烈者,夫妻一方結束了對方,剩下一方被槍斃,不但「王張」之家滅亡,「王」家與「張」家也都不存在。夫妻吵架,做什麼都不順,你不找麻煩麻煩來找你。小矛盾小禍害,大矛盾大禍害,矛盾越大,禍害越烈。矛盾是「惡」性的力量,它必然導致家庭毀滅。

眾所周知,夫妻吵架,不但危害自身,還毀滅下一代。在父母吵鬧中長大的小孩,就是問題兒童,心裡灰暗,難以教育,對社會仇視,將來犯法和為害社會的機率非常高。這種小孩也缺乏自信,將來的生存很是問題。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也是如此。

由此可見:「夫妻鬥爭是家庭毀滅的動力」。

 

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

階級是民族的成員。這裡必須特別提到「階級鬥爭是民族毀滅的動力」。如果階級是存在的,那麼必然是在民族內部劃分階級,把一個民族劃成兩個敵對的、相互仇殺的階級。從邏輯上講,這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唆使甚至強迫民族內部一部分人迫害另一部分人,使民族內部相互仇殺,這就是毀滅民族。民族的內部成員是階級,它們的相互鬥爭必然導致民族自傷、癱瘓甚至滅亡。凡鼓吹「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者,無論其出自什麼目的,其客觀效果必然是導致民族走向滅亡。所以高喊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民族之奸,在中國就是漢奸!

所以說:劃分階級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毀滅民族。

無知的人甚至高喊「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日本侵略軍也是無產階級隊伍——由日本的工人階級及其同盟者(農民和小知識份子)組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就是與日軍聯合,這是賣國口號。

 

民族鬥爭(矛盾)是國家毀滅的動力;

民族是國家的成員。一個國家一般由多個民族組成,如果民族不平等,必然造成民族糾紛以致仇恨,甚至殘殺。仇恨一旦形成,一般百年內難以化解。國家就會在民族鬥爭的內耗之中自我毀滅。現在非洲也現出了這種情況。解決這一問題的臨時辦法是國家分裂,分裂成幾個新的國家,原來的國家就滅亡了。即使國家分裂後也很難化解仇恨。

在漢族內部,也經常出現村鬥——村與村的械鬥,怨恨代代相傳,久不久又發生械鬥,要解開怨恨真的很麻煩。人類不但文化與血緣是繼承的,愛和恨也是繼承的。

公平是我們應該宣導的。父母對兒女不公平,是造成兒女糾紛的最重要原因。本人見過一些父母偏心,導致兒女心中抑鬱不平,許多在父母去世多年後雖然化解,談起來還是感歎不已。可見,父母偏心,盡毀兄弟情,為人父母,千萬別偏心。

這裡想向世人呼籲:公平的制度是最美好的制度。雖然沒有絕對的公平,所以我們要不斷地追求公平。專政的政權鼓吹的是反公平,世界上那些階級專政的制度,都是最不公平的政權。專政是獨裁加上了暴力,是最暴力的獨裁。階級社會與印度的種姓制度是一樣的,都是人類最黑暗的制度。

只有達到某種程度的公平,矛盾就減少,社會就和諧,就能生存和發展。

 

國家鬥爭(矛盾)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國家是人類的成員。人類是由一個個國家組成的,如果部分國家總是相互打戰,怨恨越來越大,最後,一方首先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對方報復,瞬間互扔核武器,於是人類就滅亡了。連不打戰的、很和諧的國家也跟隨人類一起滅亡。人類是一個整體,沒有人能置身事外。我們需要的是全部國家的和諧,而不是部分國家的和諧。

由此可見:國家鬥爭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內鬥——事物內部成員之間的矛盾和鬥爭,它是事物滅亡的根本原因,滅亡的不僅是矛盾的各方,而是事物和事物中的所有成員。內鬥是毀滅的力量。

事物內部存在兩股力量,矛盾性與和諧性,和諧才能使事物生存,生存才能發展。和諧越好,發展越快。

鬥爭是矛盾的主要表現形式,鬥爭產生仇恨,仇恨加深矛盾,反過來推動鬥爭。形成一個迴圈,不斷升級,如果不回頭,一定會把事物推向毀滅。仇恨是深層的原因,是關鍵的東西,是動力的源泉,矛盾和鬥爭是表現,毀滅是結果。可以說,仇恨使事物毀滅。

和諧是事物發展的力量,矛盾是事物毀滅的力量。辯證法的對立統一規律認為「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無論是出自什麼原因,其結果必然是毀滅事物。可見辯證法有多邪。

 

4、人類不把矛盾消滅,矛盾就把人類消滅

並不是所有的事物都一點矛盾都沒有,而是矛盾越少越好,矛盾越多越趨向滅亡。矛盾比例達到多少事物就滅亡呢?不同的事物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比例。一個鋤頭有三分之一鬧矛盾,還可以修補使用,矛盾率大約1/3。一個家庭日均吵架一小時很快就滅亡,矛盾率小於1/24。一個人有一個器官鬧矛盾,不死也是苦不堪言,矛盾率小於1/100。智慧手機中只要有一個元件壞了,就得報廢,矛盾率小於1/10000。一個10億美元製造的、正在飛行的太空梭,如果有一個一美元製造的重要位置上的螺絲鬧矛盾,太空梭就可能爆炸,損失的將遠遠超過10億美元,這裡的矛盾率小於1/10億。

科技是雙刃劍,既給人類帶來便利,又把人類推到了萬丈深淵的懸崖上,就看人怎麼把握了。當我們的科技發展到個人很容易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時,一個人的仇恨就可以讓世界滅亡。電腦病毒也是某些人輕易製造的,卻令世界受到巨大危害。

結論:科技越發達,越需要和諧。科技越發達,矛盾的危害性就越大。也就是說,不久的將來,人類不把矛盾消滅,矛盾就把人類消滅。

 

5、「和諧」是絕對的,「矛盾」是相對的

有沒有只有和諧沒有矛盾的事物呢?有。社會越和諧越美好,越和諧事物越能穩定和發展,和諧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太空梭的和諧幾乎就達到了100%。

有沒有只有矛盾沒有和諧的事物呢?沒有。矛盾是毀滅的力量,和諧是生存發展的力量,當毀滅的力量大於生存的力量時,事物就滅亡。也就是說矛盾不會大於和諧,矛盾最高不會超過50%。一般矛盾遠遠小於這個數,上面的例子中,家庭的矛盾率低於1/24,太空梭的矛盾率小於1/10億。

和諧得越好,效率越高。矛盾越多,效率越低。所以「矛盾」是相對的、有條件的、部分的、暫時的;而「和諧」是絕對的、普遍的、無條件的、永恆的,只要事物還存在,「和諧」就存在。事物就是在這種「和諧」的絕對性和「矛盾」的相對性中生存。

 

6、中華民族的「仁義」思想是衛護世界和平的法寶

由上可知:個體不能傷害整體,因為整體包涵個體,傷害整體必然也傷害自己,就是有害行為。具體的講:如果為了個人利益傷害家庭利益,就是賣家賊;如果為了個人與家庭利益而出賣或傷害國家利益,就是賣國賊;也不能為了群體或國家利益傷害人類的利益,否則就是反人類罪。別看這個道理看起來很平常,在現實中很多人不懂!!!在狂熱的民族主義者的詞典裡,就是要為了國家利益傷害人類的利益、傷害正義和天理。

我們在電影電視裡經常看到,日軍說:「我們與你們(中國)是兩國相爭,各自為了自己的國家」,言外之意是「我們沒有錯」。其實這是大錯特錯。中國與日本不僅是兩國利益的爭鬥,還是侵略與反侵略的鬥爭,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國家利益不能超越人類利益,不能超越正義與良知。可惜絕大多數日軍沒有明白這一點,可見他們的文化有缺陷。一直到現在,日本人還把國際戰犯放在國廟裡供奉,全世界人民都罵時,他們還不覺得錯誤,竟然覺得別人欺負了他們。其實戰犯是人類的共同罪人,生與死只能配受懲罰。在這一方面,中國人比日本人好很多,因為儒家以「仁義」為最高的道德標準,這是中國人歷來國家觀念輕、天下的觀念重的原因,所以我們強大幾千年,卻沒有對其他民族進行殘酷迫害。就是說,中國的強大不會對世界造成威脅,當年羅斯福總統正是看到這一點,才堅持把中國推上聯合國安理會的位置上。而日本與德國的強大卻威脅世界的安全,連英國法國荷蘭等國家,到處都搞殖民主義。可見他們的文化還是問題很嚴重的。

中華民族是一種以「仁義」為主體的文化,是世界文明的瑰寶、是人類未來和平共處的法寶,我們的成敗關係世界的未來。二戰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中國的勝利,是正義的勝利,是人性的勝利,是人類文明的勝利,是中國「仁義」文化戰勝了法西斯的武士道文化。可以想像,如果二戰是邪惡的軸心國贏了,殘酷的納粹和武士道將統治世界,人類的文明會大倒退,世界將墮入比中世紀更黑暗的黑暗之中,高科技時代的黑暗,比低科技時代的黑暗更加罪惡。那時以儒佛道為主體的中華「仁義」文化將有極大的毀滅(可能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人類就處在紛爭與仇殺中,高科技武器就成了人類最有成效的自我毀滅武器。

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這正是日本人所缺少的;孟子說「君為輕,民為重」,日本人號稱「君重民輕、君辱臣死」;儒家「仁義思想、造反精神、平等意識」這正是日本人所反對的。中國人是「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日本人是「遠人不服,造武器以殺之」。日本文化是一種缺乏仁義、不知平等、泯滅是非的文化。所以我們看到,二戰時日本只有戰爭狂熱分子,沒有反戰英雄(德國的社會精英組成了反戰團體)。當時的日本人認為中國是劣等民族,服從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反抗就被剿滅,這與納粹是一樣的。日本人殺戮性遠比德國人高,納粹只屠殺猶太民族,而日本人什麼人都殺,德國普通士兵不參與屠殺,而日本全是普通士兵進行屠殺,有時在沒有上級命令的情況下殺戮。日軍到哪裡,就把強姦和殺戮帶到哪裡:三光政策、並村運動、桂林大屠殺(注1)、南京大屠殺(30萬)、琉球大屠殺(27萬)、新加坡大屠殺、菲律賓大屠殺(致使人口減少17%)……還有持續幾十年的臺灣大屠殺(65萬),日軍還普遍使用國際公約所禁止的毒氣彈。明朝時豐田秀吉侵略朝鮮,也進行了瘋狂的大屠殺。日本文化中,有殘暴的武士道、黑暗的「村八分」、亂拜的信仰、放縱的色、自我麻醉的禪、瞠推崇自殺,這些東西很不好。特別是黑暗的「村八分」,對日本民族危害巨大,是比武士道更加骯髒的東西,造成日本人只看時勢,不看真理,泯滅是非,很勢利。一個泯滅是非的民族是很可怕的,日本文化離文明很遙遠,總之,日本人必須反醒,否則沒有未來。日本經常地震,那是上天對他們的警示。看看《東史郎日記》就能看到他們扭曲的心智。至今他們不但不懺悔,反而在東京博物館裡暗示中國侵略日本,日本是受害者,無辜的日本人民遭受了一連串侮辱和剝削。(主2)。如果日本不能正視它的文化,不能正視它的歷史,那它就是世界未來的一大禍根。

日本人認為他們的文化先進,企圖滅絕他人的文化。1919年3月1日,日本禁止朝鮮人在學校內使用朝鮮語(其實日語非常簡單和原始),引發朝鮮人民大反抗。在琉球,琉球話到現在還在被歧視。1937年,臺灣殖民總督小林躋造,下令臺灣各報紙廢除中文欄,並強迫關閉民間傳授中國語文的漢文書房,1940年更宣佈禁止慶祝農曆新年,並強迫臺灣人改換日本式姓名。如果日本人繼續佔據臺灣,漢字、閩南話、客家話等中國話都會被禁止。有人假想,如果日本佔領中國也會被同化成中國人,這只是不負責任的幻想家的幻想,絕對不會。日本人的文化與中華文化正好相排斥抵觸,日本又是一個非常崇尚勝利的民族,他都贏了還會認為你比他高明嗎?日本多數人會以勝利者的姿態鄙視中華文化,從而毀滅中華文化。

中華文化生命力極強,只要「語言、文字、典籍」存在,災難過後定能恢復。二戰如果日本人贏了,他們也會強迫大陸步臺灣的後塵——強行推行日本文化和摧毀中華文化,日本人將從語言、文字、典籍上毀壞中華文明,中華文明難以恢復,納粹與武士道橫行世界,世界文明將迎來巨大災難。

中華民族的「仁義」文化是衛護世界和平的法寶,但是一九四九年後,中華民族的文化被極度毀壞,現在的中國離「仁義」更加遙遠,荒謬絕倫的辯證法,扭曲了中國人的心智,對中國人毒害至深至大,現在的中國在文化上可能還不如日本呢,一個缺乏「仁義」的國家一旦強大,對世界威脅巨大。我們當務之急是恢復中華「仁義」的「儒佛道」文化,在沒有實現這個目標之前,不要再奢談其他,更不能妄自尊大,驅除辯證法是恢復中華文化的首要步驟。

……

結論:辯證法的對立統一規律是徹頭徹尾的陷阱,從把矛盾定義成「事物的關係」時就挖下陷阱,從那出發,最後得到的結論「矛盾是事物發展的動力」、「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等荒謬絕倫的結論,還鼓吹「內鬥有益論」的內鬥哲學,讓人類在矛盾與內鬥中自我毀滅!其實矛盾與內鬥是人類毀滅的動力!

 

荒謬的辯證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鼓吹犯罪

辯證法認為:事物要經過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過程,才能且必然推動事物向前發展。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

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加速舊事物滅亡,新事物就會必然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1、三個必要條件都不成立,否定之否定規律不能成立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否定之否定要成立,必須依賴於如下三個的法則,它們必須都成立,否定之否定才能成立:

第一,舊事物滅亡就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一定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三,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比舊事物先進。

如果這三個法則中有一個不成立,否定之否定就無法成立。記住是三者缺一不可。它們都是否定之否定的必要條件。

誰來維護這三個法則?什麼力量能維護得了它們?是上帝嗎?只有上帝才有這個能力,可惜辯證法者多數不承認有上帝,上帝當然也不會維護他們定下的法則。

對於上面的三個法則,只要問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問了三個憑什麼就行了,辯證法者就啞口無言。因為沒有任何力量保證得了這三個法則。

我們通過分析,發現這三個法則都不成立。下面用最常見的例子就可戳破這三個法則,從而戳破否定之否定規律:

第一,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

辯證法者把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看成是因果關係,而且完全等價起來。這很荒唐。當然如果舊事物滅亡卻沒有新事物產生,誰也不會去主動滅亡舊事物了,否定之否定也就不存在,也沒有革命理論了。

有人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舊的去了,新的一定會來嗎?憑什麼?

舊事物滅亡後,新事物沒有產生的例子比比皆是,一找一大把。

我們知道,地球上物種曾經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地球鼎盛時期的十分之一,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物種滅亡卻沒有新物種產生。就是說,一個舊事物滅亡,不一定有一個新事物產生。

第一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卻沒有由此產生新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第二,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辯證法者說:「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這種邏輯是非常可笑的,這和說「父親的滅亡是兒子出生的前提」一樣荒唐。嚴重地把新事物與舊事物對立起來,把一切新舊事物都弄成替代的關係。大家知道,父親要好好的活著兒子才能出生和成長得好,孤兒的生存條件差和生存率低。父親的死亡與兒子的出生不是因果關係,兒孫滿堂的老人,比孤寡老人壽命更長。

以筆為例,最早是刀筆,後來有毛筆,又有鉛筆鋼筆圓珠筆粉筆彩筆油筆蠟筆鐵筆……筆的家族越來越龐大。後面的筆並沒有令前面的筆滅亡,鉛筆沒有讓毛筆滅亡,鋼筆沒有讓鉛筆滅亡,圓珠筆也沒有讓鋼筆鉛筆以前的筆滅亡。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和平共處。

就是說,新事物的產生不一定要以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

第二個法則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舊事物滅了,但是這個舊事物是不需要滅亡的,不該滅亡的被他滅了,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第一和第二中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與新事物的產生不是因果關係,沒有必然聯繫。那麼否定之否定規律根本就不成立。

辯證法者又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辯證法者狡猾就在這裡,說必然滅亡卻沒有說時間。如果是一千萬年,現在的新事物也會滅亡,新舊毫無意義。

我們又看看筆,現在什麼筆都沒有滅亡!刀筆毛筆是舊的,毛筆滅亡了嗎?刀筆滅亡了嗎?都沒有。刀筆都那麼長時間了,也不滅亡,需要刻字時,就用它。我看只要人類還存在,刀筆就不會滅亡。即使人類滅亡了,猴子要寫點什麼,也得用上刀筆和毛筆,可見刀筆和毛筆生命力是最強悍的,新的鉛筆鋼筆圓珠筆滅亡了,舊的刀筆和毛筆也不會滅亡!新的滅亡了,舊的還沒有滅亡。這裡又打了辯證法者的嘴巴。

第三,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大家知道,服裝上的潮流,都是新生事物,是革命者,但是都是短命的,能流行兩年以上的服裝幾乎找不到,只有非潮流的才是生命力最強的。

基因突變就是基因革命,產生的新基因99.999%是有害的,是失敗者,新變化出來的基因多數不如舊基因。

起碼從基因上看,99.999%的新生事物不如舊事物。

不是說「花園選花,越選越差」嘛,說的是「新花不如舊花好」。

不是說「初戀的情人永遠是最好的」嘛,說的是「新人不如舊人好」。

某人原來的車是剛買不久的寶馬,生意突然虧本,只得賣掉寶馬買一輛國產長安麵包車,難道也是「新車一定比舊車好」嗎?

在歷史上,時有新不如舊的情況出現。唐朝以後到宋朝之前的那些朝代都不如唐朝。元朝把宋朝滅了,但是元朝與宋朝相比,無論是文明程度、科技水準、政策開明性、生產力發展水準、人民生活幸福程度,都不如宋朝,宋朝的GDP達到世界的80%,連明朝和清朝前期的生產力水準都趕不上宋朝,其它方面更不如宋朝。這不是新事物不如舊事物了嗎?

「離亂人不如太平犬」,是現在新的離亂中的人對舊的太平時的嚮往,就是新的離亂不如舊的太平好,新不如舊。

婚姻中的例子更加明顯。家庭中夫妻矛盾重重,只能離婚,分裂成了兩個新家庭,舊家就滅亡了。新家一定比舊家好嗎?答案恰恰相反。再婚離婚率比初婚的離婚率高60%,就算不離婚的也是多數不如意的,只不過那時人老珠黃,沒本錢再鬧矛盾了,於是湊合著過吧。多數再婚者在「新不如舊」和「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的哀歎中度日。單親和再婚家庭的家庭關係很難堪,當事者受到心靈創傷不說,連兒女都很難教養,問題兒童往往出自這類家庭,禍害延續下一代。

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不一定比舊事物先進。

埃及金字塔是非常久遠前造的,到現在全世界都沒搞明白它。以現在埃及的科技水準和國力,根本就造不出金字塔來,勉強造出一個新的金字塔,一定遠遠不如舊的金字塔,新不如舊。印度德里城一根西元五世紀鑄造高6.7米,直徑約1.37米的巨大鐵棍,含鐵量99.72%,矗立一千多年不鏽。人類現在科技都造不出這麼高含鐵量的鐵,更無法避免不鏽。千多年來,人類造的鐵棍都不如這支,又是新不如舊。辯證法者把人類文明看得如此簡單顯淺,真是腦筋打結了。

第三個法則再破產。

否定之否定的惡果:如果有人迷戀於否定之否定規律,以為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好,而把舊事物滅了,但是新事物卻不如舊事物,那麼這個人就是一個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從上面可以看到:舊事物的滅亡不一定有新事物產生;新事物的產生不需要舊事物的滅亡為前提;新事物不一定比舊事物好。完全顛覆了否定之否定的三個必要條件,否定之否定當然不能成立。否定之否定是騙人的謬論,相信它的人當了多少次罪惡滔天的毀滅者?

辯證法者還說「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說滅亡卻沒有定量的時間,辯證法者狡辯就在這裡。只要時間足夠長,一切新事物也必然變成舊事物,不但一切舊事物滅亡,一切新事物也必然滅亡。

這裡強烈地呼籲,堅持向民眾灌輸辯證法及其否定之否定規律的人,趕快把你的房子拆了再建吧,然後拆了再建、拆了再建、拆了再建……感覺一下新舊的差別,或許你是例外。

再說,如果否定之否定能成立,老是否定了再否定,否定了再否定……何時是個頭啊?像大海上飄蕩的永遠見不到陸地的船,沒有盡頭、沒有歸宿的流浪,這是多麼痛苦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啊!諾亞一家在海上只漂流了150天,都感覺快瘋了。我們能漂流永遠嗎?

 

2、唯物辯證法的再荒謬

辯證法者可能也發現這個否定之否定規律存在問題,馬上又發明了唯物辯證法,對否定之否定作新的修改。我們來看看這斯怎麼說的:

「唯物辯證法認為,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舊事物則是那些同客觀規律背道而馳、日趨滅亡的東西。

區分新舊事物的根本標準,只能是看這個事物是不是符合客觀規律,有沒有強大的生命力和遠大的發展前途。……

總之,新事物在和舊事物的鬥爭中,最終必然戰勝舊事物。整個世界的發展,就是新事物不斷戰勝舊事物的過程。」

看看,所謂唯物辯證法又篡改了「新舊」一詞的概念和內涵,玩的又是「真假內涵」。上面「新舊事物」明明表達的是一個好壞、善惡的概念。為什麼不用好壞、善惡、順逆、正反等等現有的比較切合意思的詞? 用「新舊」代替「好壞」,那麼「好壞」就非常混亂和毫無意義了。

大家知道,在普世的認知中,新舊是以時間來界定的,這就是「真內涵」。同類的東西,昨天的是舊的,今天的是新的。為什麼辯證法者要改變新舊的內涵?這樣做不把世界搞混亂了嗎?把上面說成「好事物和壞事物」不就行了嗎?偏偏用「新舊」?辯證法又在玩邏輯陷阱。狗改不了XX,辯證法改不了偷換內涵。不久的將來,辯證法者會不會把南北對調、好壞顛倒呢?真不好說了。其實辯證法者現在正在這麼幹呢!

「新舊」與「好壞」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有意把「新舊」的「新」定義為「好壞」的「好」,把「新舊」的「舊」定義為「好壞」的「壞」,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造成了各種各樣的混亂與荒謬,這是非常罪惡的事情!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正因為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會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會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辯證法者有意用錯詞造成的惡果。

其實「新舊」與「好壞」沒有任何關聯,「新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舊的」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不好的」。上面提到的埃及金字塔很「舊」了,卻是很「好」很「先進」的。辯證法固定了「新舊」與「好壞」的關聯,混淆了人們的好壞標準和是非觀。

按照唯物辯證法的邏輯,王羲之的書法最好,世界所有的書法都是舊的,只有王羲之的書法才是新的。到街上看一看,漂亮的衣服都是新衣服,哪怕是一百年前的也是新的,不漂亮的都是舊的,今天買的可能還是最舊的。唐裝、朝鮮服、和服,上千年了,現在還流行,那就是新的了;去年的時裝今年不流行了,肯定比唐裝還舊的。世界上可能慈禧太后的衣服才是最新的。儒家佛家道家學說流行幾千年了,現在還在流行,生命力強,肯定是新的,馬克思主義、辯證法流傳時間短,還有人批判,肯定是舊的,淘汰吧。

歷史研究者的共識,宋朝是中國古代歷史中最好的朝代,最符合現在的普世價值,最符合客觀發展規律。那麼宋朝就是最新的囉,為什麼還被野蠻落後的蒙古毀滅?是漢族人沒出息,被辯證法迷惑,等著矛盾自然把社會搞好,沒好好保護好文明,更沒有主動地把美好的文明制度推廣。文明的歐洲為什麼也被野蠻的蒙古征服?不是不如別人好而是力不如人。文明人打架一般打不過流氓,總不能說流氓是好的符合客觀規律吧!流氓能打贏是因為流氓沒有底線,什麼都能用,而文明人是用不出來那些陰招的。人的能力分為兩種,有用的創造力和有害的毀滅力,文明人創造力強,流氓毀滅力強而無創造力。其實毀滅力不需要什麼技能,只要夠黑就行,一把刀要殺一個人只需幾秒鐘,而一把手術刀要救一個人,那得多少年的苦功?我們往往把毀滅力當成能力,造成對流氓大肆崇拜,這是大錯特錯的。人的創造力才是人真正的能力。內鬥時流氓容易取勝,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文明人才是真的漢子。

辯證法者敢不敢比較民主與獨裁,說出哪個更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然後再比較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哪個更民主?哪個出學者更多?哪個對中華民族和世界的貢獻更大?

歷史並不像唯物辯證法所說的那樣,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就發展,文明被野蠻征服的例子比比皆是。人類歷史出現多次文明大倒退,就是文明被野蠻消滅,總不能由此說野蠻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吧!所以人類要努力,好好保護好文明,這就是人類的史命,千萬不要相信辯證法所說的「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那種邪論,放棄自己的使命,等著天上掉餡餅。

辯證法者要好好研究歷史、好好研究社會,下一點功夫作基礎工作,不要說出話來總讓人打嘴巴,總得靠控制輿論媒體才能生存。

辯證法說歷史是曲折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它荒謬就在這裡,這個暫時不說多長時間,沒有定量。3天是暫時,3年還是嗎?300年還是嗎?宋朝後300多年都不如宋朝,你還說歷史是前進的嗎?如果人類發生核戰爭,把人類全部消滅,幾百萬年都沒有人類,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彗星撞地球,既把地球上的生命徹底毀滅,又把地球撞離了軌道,永遠不適合生命生存,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如果太陽系運行近於黑洞,被黑洞吞噬,你還能說歷史是前進的、倒退是暫時的嗎?辯證法真是胡說八道。可見辯證法這種東西,不但毫無用處,而且是有巨大危害的,它妨礙了人的正常思維,混亂人的是非觀,把人搞成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把人類導向自我毀滅的險途。如果人類是非不分善惡不明,哪與魔鬼何異?

真對辯證法者的臉皮不敢小覷了,這麼荒唐的邏輯競敢堂堂正正地講。學生應該對講辯證法的老師說:「老師你又穿舊鞋上課,丟人。」老師說:「我今天剛買的,怎麼舊的?」學生又說「不好看,就是舊的!我去年買的鞋子都比你的新!」、「老師,你的衣服太舊了,還不如慈禧太后的衣服新!你還不買新衣服?」、「老師,你的字太舊了,不如王羲之的字新,你寫它幹什麼?」,看看他如何辯?忙死他也買不到新衣新鞋!累死他也寫不出新字!或者每三個月紮他四個輪胎,幫助他把「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的理論聯繫實際。當然如果每月砸他一輛車,他「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新的永遠比舊的好」的理論就因為沒錢再也實踐不下去了。

辯證法者把「新」代替「好」,把「舊」代替「壞」,它壞就壞在這裡。「新舊」就是「新舊」,「好壞」就是「好壞」,這是兩個毫不相干的名詞與內涵,辯證法者偏偏把它們等價起來,致使是非混亂,造成非常惡劣的後果。可見辯證法不但荒謬,更是罪惡的,發明辯證法的人居心不良。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

看到了吧,世界被辯證法搞得如此混亂不堪,再容許它胡鬧下去,我們還得從頭再創造語言、文字和詞彙,人類的文明還得從頭來過。不滅辯證法,人類無法生存。

 

3、否定之否定惡果累累

「新事物就是對舊事物的否定。一切舊的事物必然滅亡。新的事物必然產生。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新事物一定比舊事物先進。不斷有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事物就向前發展了。」這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辯證法鼓吹了對舊事物的毀滅。所謂舊事物,就是前人或古人的智慧結晶,包括物質的和非物質的,人類的文明正是這一塊塊結晶所壘成的,毀滅這些結晶,就是毀滅人類文明,就是毀滅人類自己。現在各國拼命向聯合國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要保護這些結晶遺產(古物),越古老的東西越要保護。否定之否定正好與這相反,越古老的東西它越想毀滅,可見否定之否定是反動的。

否定之否定規律是革命理論的核心。革命者認為,通過革命加速舊事物的滅亡和新事物的產生,於是事物就向前發展了。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這個口號是從「否定之否定規律」中得來的。

革命者要找到歷史潮流和歷史發展規律,革命就是順應歷史潮流、符合歷史發展規律,並且幫助和加快這種潮流的發展速度。這就是革命者對革命的定義。辯證法者從否定之否定出發,創造出革命與不斷革命理論,由於否定之否定都不能成立,所以它的出發點就是錯的。

我們都知道,地球在某個時期物種非常豐富,現在物種的數量不及那時的10%,而且現在地球上的物種還在減少(不斷滅亡),「物種減少」是不可逆轉的。按照唯物辯證法者的說法:「新事物是指符合客觀發展規律、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遠大發展前途的東西。」也就是說,辯證法者認為「物種減少」是新事物、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潮流,人類不用保護物種,滅了就滅了,甚至革命者要加劇物種滅亡的速度,這才是革命行為,如果保護物種,那就是逆歷史潮流,是反動反革命的。滅掉物種才是革命的行為,很明顯,這是罪惡的行為。

現在由於吃得好,人越來越肥胖,是歷史規律,是歷史發展趨勢。革命者不用減肥,不用節吃,甚至多吃,越胖符合歷史規律,越胖越革命。人出生後就一步步地走向死亡,這是不可逆轉的歷史發展規律,革命者不但維護這個規律,還要加快這個發展步伐;人是要死的,革命就是要早死,都自殺才符合革命理論和實踐。你看革命者就是這麼沒腦。

有的革命者狂叫「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他們對舊世界盡情破壞稱為「革命」。誰能保證,破壞了舊世界,就能造出一個新世界?誰能保證新世界一定比舊世界好?把埃及金字塔炸掉,你能造出一個各方面比它更好的金字塔嗎?就算能造得出來,為什麼要把舊的炸掉,留著在那擺著不更好嗎?花那麼多的錢多冤枉啊?你覺得鋼筆不好,要發明圓珠筆,你去發明好了,幹嗎要先毀掉鋼筆?圓珠筆發明不出來怎麼辦?如果圓珠筆好,鋼筆自動走向末路,用得著你去毀滅它嗎?花那麼多的力氣先去毀滅鋼筆再發明圓珠筆,是不是很無聊、很愚蠢、很罪惡?!你認為世界上的飛機都不理想,你要造最好的飛機,先把世界上所有的飛機砸了。你造出來再砸也不遲,或者留著一塊飛也行,先滅舊的再造新的,這種人很無賴無聊,對付這種人,直接關精神病院算了,不用跟他們囉嗦!革命者的思想就是這樣!所以說「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意思與否定之否定所說的「舊事物的滅亡是新事物產生的前提」一致,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口號!是一個罪惡的口號!

辯證法者有意把「新」當成「好」,把「舊」當成「壞」,任何東西只要打上「舊」的標籤,就毫不猶豫地想滅掉它。辯證法者這樣做,是為了搞亂人的思維,消滅人原本就具有的對錯標準和是非觀!可見辯證法者居心不良!

1933年5月10日,在納粹德國的30多個大學城,同時上演了現代西方文化史上令人震驚的野蠻一幕:公開焚書。

最具代表性的是柏林。當晚午夜,在宣傳部長戈培爾的精心策劃和授意下,在納粹德國大學生聯盟的具體組織下,5千名狂熱的納粹學生們手持火把,把他們從書店、公共圖書館收繳來的兩萬多本「體現非德意志精神」的圖書,裝車運到了位於柏林歌劇院和柏林大學之間的廣場上,然後點火焚毀。

在被焚的書籍化為灰燼之際,戈培爾向在場的學生講了話。他說,「猶太人的唯理智論已經死亡。國家社會主義開闢了新的道路。德意志民族再一次能用自己的思想表現自己。眼前這些熊熊大火不僅僅標誌著舊時代的結束,它們也照亮了新的時代。年輕人們第一次有這樣的權力來清除舊時代的產物。如果老一輩的人無法理解所發生的這一切,那麼讓他們明白,我們年輕人已經這樣做了。舊的東西在烈火中消亡,新的事物將在我們心中的火焰裡誕生。」

讀了這段文字是不是覺得很耳熟,「舊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誕生」,這話就像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演講、就像文革時青年學生的歡呼。看來,不但我們中了否定之否定的魔咒,納粹也是中咒者之一,只不過比我們輕而已。納粹對書籍的毀滅,其猛烈程度與蘇聯的焚書、中國的文革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

1966年6月1日,文革大幕剛拉開,中央文革就在《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明確提出「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1966年8月17日夜,北京第二中學的紅衛兵擬就了《最後通牒——向舊世界宣戰》,宣佈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緊接著,紅衛兵們以砸爛一切「四舊」物品為宗旨,把北京城內外一切外來和古代文化的象徵與物品都砸了個遍。8月22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向全國報導了北京紅衛兵的這一「偉大功勛」。次日,人民日報又專門發表社論,稱讚紅衛兵的這一行動《好得很!》。

「大革命」就是「大破壞」,「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這僅僅是北京文化大「革命」的開始。

這之後,在毛和他的中央文革的大力煽動與支持下,史無前例的「破四舊」運動猶如一場熊熊大火,迅速燃遍了全國城鄉。在這場來勢兇猛的紅色狂潮中,紅衛兵不僅肆無忌憚的批鬥打人,而且辱聖人,謗神佛,砸孔廟,焚古書,把中華5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宗教信仰和習俗當作「四舊」予以無情地破除和毀滅。全國上下總共約有1000多萬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間的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紛紛在火堆中消失,不管是莎士比亞還是托爾斯泰的名著,也不管是司馬遷還是王實甫的傳世之作,都在滾滾的濃煙中化為灰燼。

損失最慘重的是儒家文化的發源地曲阜。在來勢兇猛的「破四舊」運動中,孔府被封,孔林蒼松古柏被伐,墳墓被扒掘。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當地共有6000餘件文物被毀,古書2700餘冊被燒,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被毀,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000多冊。

革命理論與「破四舊」行動,就是在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規律指導下創造出來的。這是文化自殺,是民族自殺,有什麼比這更愚蠢的嗎?當時把美國人當作敵人,為什麼不把文物賣給美國,再從美國買武器打他們呢?革命者竟然愚蠢到這種地步,連這麼簡單的「廢物利用」妙計都想不出來!

中國五千年文明的輝煌,處處是文物,就這麼被人以革命的名義、以否定之否定的邏輯毀滅掉。「文化大革命」就是革命,是用馬列文化革掉中華文化的命,「破四舊」就是革命,「滅亡舊事物」哪還不是革命嗎?為了新事物的產生而把「四舊」毀滅,那當然是革命行動了,到現在沒人反對這一個說法。幸好埃及金字塔和方尖碑不在中國,那是最舊的東西,是革命首要毀滅的目標。

每個民族的每個文明,無論是物質文明還是非物質文明,都是在當時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產生的,用佛家的話來說,是因緣際會,過後未必再有這個機會。有楊貴妃的故事,又有白居易的才華,才有《長恨歌》,再長的歷史不會再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長恨歌》。誰能寫出李白的詩?誰能寫出屈原的《離騷》?誰能寫出老子的《道德經》?誰能有孔子的思想?現在物質文明比古代優越,精神文明未必如古代先進,中國的諸子百家、世界上許多偉大的思想,是在二、三千年前生產的,現在絕對產生不出來,也是舊事物了。人類的文明正是由這樣一個個事件組成,毀滅這些就是毀滅自己的民族、毀滅人類。不像現在印刷這麼方便、網路這麼發達,古代的物質文明不發達,許多詩作、畫作、理論、思想記錄下來非常困難,傳承下來更加困難。李白寫了許多詩,傳下來的不及三分之一,越古老的文明,傳下來越少,越珍貴,越是革命物件。在「破四舊」中,多少珍本、孤本被毀滅?多少偉大的思想被滅絕?多少文物古跡被毀滅?正好現在人多了,人清閒了,可以有機會再檢視那些傑作的時候,即被滅絕。

唯物辯證法者有意用「新舊」代替「好壞」,又用了「新事物」、「新生事物」這些詞,才有「破四舊」的運動,才有對中國「舊的」古代文物進行徹底破壞的行為,這就是否定之否定的惡果。

納粹是把不喜歡的書燒掉,「破四舊」是把所有「舊的」毀滅,罪比納粹更重。文化大革命就是文化大破壞、文化大毀滅!「破四舊」就是破壞自己民族的文明!這是漢奸做的事情。回過頭來看那段歷史,誰不痛心疾首?如果有人還為首惡開脫、美化、歌頌,那就不是人,與漢奸同罪!

「破壞一個舊世界」這種革命口號,是非常罪惡的東西!「只有破壞一個舊世界,才能創造一個新世界」,「破壞舊世界」才有實質的內容,「創造新世界」是為「破壞舊世界」造的託辭而已。這種革命口號,是非常罪惡的東西!

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當時絕大多數的日本人認為他們是優秀民族,中國是劣等民族,服從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反抗就被剿滅,這是用「優秀」民族革掉落後民族的命,可以說是革命戰爭。納粹認為猶太民族是劣等民族,所以對猶太人進行滅絕性屠殺,認為德國民族是最優秀的民族,所以要統治全世界,是「優勝劣汰」,符合否定之否定規律,當然也符合革命理論,嚴肅地說納粹發動的戰爭也是革命戰爭。起碼,軸心國贏了,他們一定會說他們發動的是革命戰爭,打敗了反革命的同盟國。中華民國的抗日戰爭是衛國戰爭,是反抗侵略、反對別的民族革掉我們民族命的戰爭,自衛才是最正義的,任何衛國戰爭都是正義的。

事物的對錯是有客觀標準的,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而與革命毫無關係。所以不能拿「革命」來定對錯、論好壞,那會落入否定之否定的圈套!

法律也未必是最正確的。法律有良法與惡法兩種,抑惡揚善、保護公平正義就是良法;抑善揚惡、製造不公就是惡法。在人類的歷史中,惡法處處可見: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法律是惡法;日本的「村八分」、武士道是惡法;印度的種姓制度是惡法;種族隔離制度是惡法;劃分階級與搞階級鬥爭是惡法;東德柏林牆隔離法是惡法;南北戰爭前美國南方黑奴制度是惡法;中共的土改、鎮壓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是惡法。有的理論認為:「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是就是惡法思想。國家應該是調和的機構,調和各種利益與意志。古人講「作人憑良心」,古人的法律很簡單,社會卻沒有現在那麼墮落,有的人一輩子不識字,也不知道法律,人一樣很善良,對社會有良好的幫助,就是良心起的作用,使社會處於很好的狀態!良心才是最好的法律。正義與良心才是對錯的標準。

所以「作人講良心、講正義,不講革命!」

人類經常出現惡法,我們絕對不能相信辯證法所說「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這謬論,我們要勇敢站出來,保衛正義、保衛良知、保衛世界!

……

結論:否定之否定規律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是很壞的。它首先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辯證法者還「把毀滅當成進步」,「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把罪惡滔天的毀滅行為當成有功的革命行為,是行為的指導壞了。辯證法三大規律都是壞的,但是最壞還是否定之否定,因為它把謬論轉化為行動,名正言順地破壞和毀滅一切。

荒謬的辯證法之四: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三壞詭辯術

辯證法是詭辯術,它的三大規律中,品質互變規律是看錯了(眼睛壞了),對立統一規律是精心設計的陷阱(良心壞了),否定之否定是把罪犯當功臣(行為壞了),是地地道道的「三壞詭辯術」。這三大規律分別誘導出三大謬論:謊言真理論、內鬥有益論、毀滅進步論,這是禍害人類最大最深的謬論,始作俑者是辯證法。

辯證法者發明辯證法的目的有三:

一是鼓吹「謊言千遍即成為真理」,讓世界謊言遍地,永遠找不到真話,這是「謊言真理論」。是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名言,看來辯證法與企圖毀滅世界的納粹是有一腿的。這是由於眼神錯亂,弄出個不存在的品質互變規律,最後得出「謊言真理論」。

二是鼓吹「矛盾自動把世界搞好」,讓人類放棄保衛世界的使命,還鼓吹「內鬥是發展的動力」,鼓吹內鬥哲學,讓人類在內鬥中自我毀滅。這是「內鬥有益論」。這是由於良心有問題,把「矛盾定義為事物的關係」,最後一步步得出「內鬥有益論」。

三是鼓吹「毀滅就是進步」、「不斷的毀滅就是不斷的進步」,讓人類不斷地自己把自己毀滅。這是「毀滅進步論」。革命論、進化論、階級先進論與民族先進論都是這一條推演出來的。階級先進論是馬克思的,民族先進論是納粹的,再次坐實了辯證法與納粹有一腿。這是由於把「新」當成「好」,把「舊」定義為「壞」,擾亂了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最後得出「毀滅進步論」。

辯證法者稱辯證法「使用了‘全面的,發展的,聯繫的’觀點看問題」、「是對客觀世界、人類社會以及思維規律的全面正確的總結。」、「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謙虛了,想說宇宙真理沒好意思說)」。現在看來,它與某些組織宣稱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一樣荒謬絕倫。辯證法哪裡是什麼真理,是最騙人害人最深最烈的謬論。辯證法者把這麼一個人類自我毀滅的「三壞詭辯術」當成宇宙真理,真是荒唐之極。

可見,辯證法是毀滅人類的理論。它不僅是最荒謬的,更是罪惡的!辯證法越研究越可怕,真是毛骨悚然!如果世界上真有魔鬼,那麼魔鬼首先要做的就是搞亂人的是非觀和善惡標準,這一點,辯證法做到了,辯證法真邪!辯證法是魔咒,中國人中咒最深!可憐的民族!

給大家推薦一篇文章——《樊弓:辯證法與放屁》,看看在現實中辯證法是如何胡攪蠻纏的。文章妙趣橫生,引人深思。網上有,自己找。

辯證法其實是皇帝的新裝,一點就破。我想,辯證法學家看到這篇文章,首先感覺是毛骨悚然,接下來是號啕大哭,崇拜幾十年的東西原來是假的。

這麼一個荒謬絕倫的「三壞詭辯術」,在人類流行那麼久、騙倒不少人,如果要找出人世間最大的謊言,非辯證法莫屬。

注1:桂林史上最黑暗的259天:日本獸兵肆意蹂躪婦女
http://j.news.163.com/docs/32/2016060712/BOV747R50523817G.html

跑日本鬼受盡了苦難的桂林人!
http://bbs.guilinlife.com/thread-8218974-1-5.html

注2:毫無悔意的日本極端民族主義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roberts20161116.html

2016年1月
2016年11月修改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10-21 9: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