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導論之三:文化正義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正述(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68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訊】三、文化正義

文化,在現代人的概念中,是Culture的對應詞彙。這種對應始於日本學者。Culture的字源,有「耕作、培育」諸義。因而日本學人在其西化過程中,斷章取義地借用了中文古籍中的一些表述,將「文」與「化」二字聯用,作為和化漢字譯文詞語中Culture的專譯名詞。清末民初,西風東漸,當時的中國學人套用了這一翻譯而沿用下來。

最初作為Culture漢譯詞彙的「文化」,與「文明」(Civilization)同義,是一百多年前西方「人類學」的學者基於簡陋的進化論假說,對人類歷史上精神與物質產品表面的、描述性界定。

但是,如果用這種現代式的文化概念來描述和理解中華上下五千年由天文而人文的博大精深,生生不息的機理與浩繁的演繹過程,就顯得過於表面、單調而簡陋,甚至相去甚遠。

所以,我們有必要對「文化」一詞在中國傳統中的基本內涵做一個簡要梳理,釐清其所應該表達的豐富含義,以正視聽。

僅以「文」和「化」 兩個漢字本身所蘊含的豐富與博大的內涵而言,就是Culture所遠不能望及。冥冥之中,神傳漢文字的浩瀚之海,能融化人文成熟過程中的種種偏差、誤讀和簡陋。這一點,由於篇幅所限,我們暫不做展開。就請讀者稍微查閱一下通用的段注《說文解字》或《康熙字典》,與最新版的《大英百科全書》或任何權威西文詞典略作對比,即可見其差別。有學者云,「凡解釋一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其所言「字」為漢字,其所解悟,誠為中肯。

漢文字源自神傳,是獨一無二的象形,表音,會意文字。在傳統上,「文」與「象」孿生而存在。文有天文、人文;象有天象、人間萬象。文是用來描述象的言說,象是用象形的文來教化天下,傳達真理大道,表達天心人意。這就應該是古人說的「意以象盡,象以言著」所能達到的至高境界吧。

中華五千年的道統、法統,是以「內道外儒」為綱、以歷代各天朝異彩紛呈的展現和百家思想與實踐容匯其中,在洋洋大觀的歷史大戲的演繹過程中確立與成就。

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說,人根本上是師法,或者說受教化於天地之法,及更為本源的自然大道的。

道家專述生生之道、陰陽生剋之理的《易》,歷來被儒家奉為「群經之首」,其繫辭中有這樣幾段話:

一曰:「天生神物,聖人執之。天地變化,聖人效之。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二曰:「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

三曰:「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四曰:「生生之謂易,成象之謂乾,傚法之為坤,……陰陽不測之謂神。」

綜合起來,大意是說:神蹟直接顯現,或天道、神意通過陰陽生剋變化的天象顯現,謂之「天文」。

聖人秉承天命把這種天文明示、演示給人,成為人的思維方式、信仰、思想、行為,乃至最表面基本人倫、行止規範、典章制度等等,謂之「人文」。

觀摩和順應天文(天象),可以瞭解天意,以順應天道、天時和天象的變化;推行和學習人文,可以教化、成就天下眾生,生生不息而基奠成連綿不絕的文化傳統,成就各代文明。

因此,我們就不難理解,史傳所言「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因為「天文」從此可以化為「人文」,人從此得受上天之系統教化,終有機會登上「天人合一」之大道,回天有望,怎能不天地驚而鬼神泣!

那麼,誰是聖人?

在中國文化中,「聖人」,是指神、佛、半神,或上天賦予異稟、有特殊使命的非凡之人。他們造其人文教化於人,如「聖」字所象示,是上能聽曉天命,下能指令眾生的王者。他們「神於天,聖於地」,如盤古、女媧、伏羲、神農等神和半神;如黃帝、堯、舜、禹、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那樣「受命於天」,開創一朝文化與歷史里程碑的偉大帝王;如老子、張三丰、釋迦牟尼等傳播修煉文化,以修煉之道演繹「天人合一」的聖者;亦如敬畏天命、推行道德人倫的孔子那樣的人文宗師。

鑑於此,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文化的根本源頭是天理至道,即神傳。文化,是上天與神的系統安排與教化過程及其成就與展現。其關鍵的功能和奠定的目的,在於成就「天人合一」的人文教化,使人最終能循之而找到真正能帶人返本歸真的道理、天法,成為明白、順應、同化於不同層面天理、大道的人。

如是,我們理解,文化應包含如下六個方面:

1. 天文化人,即天理、神意,神言神蹟的直接顯現,化育蒼生。如盤古創世,女媧摶土造人、別男女定婚姻;上天直接傳授《河圖》、《洛書》助大禹王治理洪水,教化天下;神直接傳授的道理、預言等所包含的天機;有道之士直接運用修煉中的神通(特異功能),或更接近人這一層的理,通過觀察天象、地理、水紋等而洞察其中蘊含的真象等等。

2. 聖人上法於天而造人文,以化成天下,如伏羲造八卦,神農嚐百草,倉頡造字,文王衍周易等等。

3. 各代君王帶領其朝之王侯將相、才子佳人、各層文化菁英,在人間系統演繹、成就各代文明與歷史教訓。聖明之君若堯、舜、禹,立大德而化天下之洪範;若始皇,開萬世帝業之原基;若唐太宗,創千古文化之頂峰……末世之君若桀、紂,演繹離天敗德之王朝覆滅;若隋煬帝,雖建樹諸多而呈驕矜,終見棄於天意人心……

4. 道、佛兩家修煉文化,得道成佛,不斷垂範人能修德成神的真實可能性及其種種修煉方式。

5. 歷朝歷代文明產品,即人文產品,包括:思想、宗教、文學、藝術、服飾、建築、民俗等等的流傳、積澱及其相關記載。這方面大抵在表面上與Culture和Civilization所要分類描述的內容類似,但內涵上仍然大相逕庭。

6. 歷代文明成就過程中的負面產品。由於「相生相剋」之理在宇宙成、住、壞、滅過程中的運化與制約,有陽就有陰,有正就有負,正邪並存而生,善惡同在而住。

各代人文產品中的糟粕,隨著歷史洪流而泥沙俱下,時至今日,更加敗壞為諸多遠遠偏離天道的變異觀念、行為和亂象。與此同時,也是上天藉此展示給人看:甚麼是邪、惡和變異。其中,尤以中共之「黨文化」最為邪惡。其作用在於系統毀壞中華傳統文化,破壞人對神的正信,摧毀人的道德觀念,最後把整個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推向逆天叛道的毀滅之境。《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對此有系統專論,請參閱為盼。

此外,談到文化與文明,就免不了需要提及大家越來越熟悉、逐漸成為常識的「史前文化」,或曰「史前文明」。

所謂「史前文明」,簡而言之,現代考古和研究發現,地球上的文明出現並毀滅過多次。研究顯示,人類的文明歷史可以上溯到萬年,數十萬年,千萬年乃至數十億年前,比現代的通常認識要久遠得多,而且是以佛家所言「成、住、壞、滅」為過程、輪迴式的存在。

史前文明的探索和發現,一則,是對中國上古神話傳說和人類其他民族創世神話傳說在一定程度上的一種理性的印證。同時,也更加喚醒我們靈魂深處對祖祖輩輩如此守護這些傳說的感恩與敬意;二則,也促使人類看清達爾文進化論的荒謬與簡陋,更嚴肅地思考人類真正的來源,人類歷史及其如此反覆輪迴的意義所在。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在從宇宙創生以來,經歷了久遠的無數次史前文明反覆演繹,直至我們所處的這一輪上下五千年文明拉開序幕,又演繹至今,在這一場浩大的文明歷史過程中,「中國」二字,究竟意味著甚麼?#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點閱中國歷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繼位後,求賢若渴,一時天下人才西流。秦國所用丞相及主要謀士,多來自他國「客卿」,如范睢、呂不韋、李斯等人。他們在本國雖不被重用,入秦卻成為名相或上卿。
  • 大漢天朝,經三百餘年,奠定該朝留予千秋萬代之「內道外儒」、「天人合一」漢文化本質,並傳播大中華文化於域外。盛極而衰,帝綱不振,宦官為患,權臣作亂,天災人禍,民不聊生。大漢天朝氣數已盡。天意當此,遂有一代英雄轉生世間,成就後續大業。曹操為政於亂世則獨擔大任,不屈權勢,為政清正,正邪分明,匡正世風。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 魏武大帝曹操瑞應黃星,真人下世,撥亂治世,天下莫敵。曹操造就中國文學史上黃金時代之建安文學,使中國神傳文化在長期戰亂、社會殘破背景下得以承傳興盛。其武學巨著及用兵計謀為後世歷代兵家推崇傳揚,故後人稱「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曹操杜絕官民淫祀,剷除低靈亂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國上下習道成風,舉國清平。
  • 堯、舜、禹三位聖君上次滔天洪水後開創本次人類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漢武一統天下,開疆擴土,欽定國家體制,確立思想文化體系。三國之時,曹操、劉備、孫權、諸葛亮、周瑜聯袂上演千秋大戲,圓滿詮釋「義」之內涵。這些千古英雄人物雖處不同朝代,皆致力於開創、保護神傳文化;亦與不同天朝眾生結緣、演繹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戲,驚天地、泣鬼神,轟轟烈烈,光耀寰宇。
  • 大唐乃中國歷史上一個最風雲激盪、意氣勃發的時代。太宗不光將中原皇朝建成當時世界上最強盛國度,也念念不忘周邊國家、民族,因為他們也都是上古聖王後裔;及各個前皇朝在中原結緣、演繹完畢離開中土之眾生、民族。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無量無計。不同天體體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點及其文化特色。當創世主允許不同天體體系將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帶進人類,在人間結緣演繹,並能夠讓這些生命及其文化將來有機緣進入新大穹,遂有人間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眾生一朝文化的現象出現。
  • 東晉以後,山水遊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遊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遊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遊歷經歷。這種遊歷除了遊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於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他是遊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 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琅邪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並留言,「千年之後,求我於蓬萊山下。」(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後,卻是李白親嚐安期公所贈之棗,並和安期公一同暢遊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 張三丰大道成真,遨遊於天地宇宙,會眾神於九霄雲外,訪群真於洞天福地,探諸仙於瀛洲仙山,詩詞唱和,好不快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