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迫害親歷者緣聚舊金山 指證「活摘器官」

王存伶油畫作品《不屈的靈魂》。(王存伶提供)

人氣: 28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4日訊】 (大紀元記者張小清採訪報導)本週日(23日),在內蒙古一同被勞教奴役、抽血化驗的兩位法輪功學員沈越千和王少華,在舊金山多洛瑞斯公園又見面了。這裡正在舉辦「呼籲制止中共活摘」的小型徵簽和遊行活動,同一活動正在市區46個景點展開,有近2,000名法輪功修煉者參與其間。

四天前,在她們的家鄉北京,一場「國際器官捐獻會」剛剛落幕,中共前衛生部長、器官移植掌門人黃潔夫再度否認中共受到的「按需殺人」罪行指控,稱對死囚器官移植「零容忍」。但因「加拿大病患前往中國三天換腎」8月27日被美聯社曝光,黃潔夫承認透過地方法院獲取「死囚犯」器官的一家武警醫院已被摘牌。

從2001年稱未用死囚犯做供體,到2005年後改稱「95%器官來自死囚」,再到17日會議上保證自2015年起中國的器官移植來源都來自「公民自願捐獻」,中共和黃潔夫的說法一改再改。

《紐約時報》去年評論,中共只是「把囚犯重新劃成公民」;英國《泰晤士報》本月20日的報導態度冷淡,標題僅為:「北京停用死囚犯器官」。

中國公民自願器官捐贈的比率為百萬分之0.6,龐大的缺口下,2015年底黃卻稱當年移植數達歷史新高,2016年移植量更是不降反增。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2006年首度被指證十年來,各種證據和調查報告不斷湧現,中共的一再「洗白」從未被國際社會接受,對「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多國政府、醫學界和國際媒體更成合圍聲討之勢。

舉家旅居美國的沈越千,曾在北京自營一家高爾夫相關企業。因修煉法輪功,她於2011年11月遭綁架,在看守所、勞教所被奴役迫害近兩年,此間被幾個警察毒打、雙手吊銬,血液指標卻備受「關切」。

「關在朝陽看守所時,抽過一次血,只抽法輪功學員的;進北京女子勞教所時也抽,過了半個月又抽一次。2012年我們25個北京法輪功學員被轉到圖牧吉勞教所做奴工。前四個月幾乎每週抽一次,後來一個月抽一次;一開始說是查肝炎,後來又說查愛滋病。我們就覺得不對勁,用各種方法抗議,後來不了了之。」

2016年10月23日,法輪功學員沈越千和王少華在舊金山教會區多洛瑞斯公園參與呼籲制止活摘小型遊行、徵簽活動。(張小清/大紀元)

「我們的名字都上明慧網了,還給我們抽血。」王少華說,「那時一個警察接到北京來的電話特別緊張,立即組織抽血,問他為甚麼,支支吾吾說:『沒有甚麼,檢查你們的身體。』」

王少華2000到2003年間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時,三次遭抓捕,曾被關進三個不同的看守所。「當時為了不給親人找麻煩,都不報姓名,年輕的集中到地下室,每天抽血:第一次連抽9天,第二次7天,第三次5天。當時我們都絕食絕水抗議;就被強行灌食,口鼻都出血,就這樣還是每天抽血。」

「中共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幹不出的」

早年曾在軍醫系統任職、已修煉法輪功24年的米瑞京,也從旅居地紐約前來舊金山。中共鎮壓開始後,米瑞京2002年被關押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後轉入北京女子勞教所,中間三次被送到醫院接受全面體檢。

「(醫院)它反覆查,不是說查一次;而且在去醫院檢查之前,剛到勞教所,就有醫生詢問您的家族病史和本人病史,詢問之後要抽血化驗。」米瑞京說,「別的犯人都沒有——問過他們,都說沒有體檢過,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體檢,三番五次地經常體檢:抽血,從內臟、整個消化系統,全都檢查得很詳細。」

米瑞京說,第一次聽聞活摘器官的罪行時,她就知道是真的,「因為中共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幹不出的」,她也意識到,是修煉前的多次手術經歷讓她躲過一劫。

米瑞京也回憶1992年11月參加北京的法輪功學習班:「第一堂課,我就知道這是自己一直在找的,感到無法形容的興奮和驚喜。我的心被打開了一扇窗。」以前體質虛寒,「穿得裡三層外三層睡覺都冷得發抖」,到第三堂課時身上冷了一陣,身體淨化後,「只穿兩條褲子就能過冬」。

米瑞京剛修煉時曾與一些學員隨李洪志大師去各地,一期班辦十天,門票只售30元,參加過班的學員收費減半。每次班都幾千人慕名而來。提到李洪志師父和工作人員食宿之節儉,她說:「方便麵吃到吐,那是真的。」

img_0932_meitu_1
2016年10月23日,法輪功學員羅慕欒(左)和米瑞京(右)在舊金山教會區多洛瑞斯公園參與小型集體煉功。(張小清/大紀元)

「去了『基地』,你永遠出不來了!」

法輪功學員羅慕欒女士與米瑞京在泰國相識。她回憶,2001年因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期間也被全面驗血,所有法輪功學員都驗。當時從廣州司法局專門調來迫害法輪功的「翟管教」向她甩出狠話:「你出不去,還是那麼頑固,出不去的人要送東北和西北兩個『基地』,去了以後你永遠出不來了!」這話讓她覺得很奇怪。

「追查國際」近年收集的中共官方文件、官媒報導和醫生論文顯示:「很多集中營在新疆和東北,只是做的更隱密,報導的少。」

羅慕欒的丈夫——胡錦濤清華同窗張孟業當時也因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她獲釋後問知,年邁的丈夫和所有法輪功學員一起被抽血;現在看來,只是為遮人耳目「拿老張做個陪襯」。

2005年過年後,張孟業的大哥——中山大學張孟丹教授確診肝癌,住進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還沒治療,一名很關顧他的醫生就極力動員他換肝,花銷40萬,並稱:「放心,黃(潔夫)部長幫你主刀,陳(規劃)院長也可以幫你做。」

被譽為「肝移植一把刀」的陳規劃,2004年曾同時主刀四台肝移植手術「2005年一年就完成了246例肝移植」。他和黃潔夫都因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

張孟丹問醫生,多少天可以找到匹配的肝,答說:五天;再加20萬,三天就可以,「中介要賺錢嘛」。張孟業聞訊,並不建議大哥做。

夫婦倆隔日再去,張孟丹告知,黃潔夫和陳規劃來看過他,說肝癌已擴散,不用做了。張孟丹很快被轉到中山二院,病房陽台被安排進了兩個陌生人,日夜監視。

羅慕欒女士回想,自從丈夫遭酷刑迫害後被放回家,他們的一舉一動就被嚴密跟蹤監視。「610辦公室上門威脅老張說,只要不講就沒事,但老張向國際社會曝光迫害的態度非常堅決,他看到這部大法能挽救中華民族,他一定要講(真相)。」羅慕欒清楚地記得,老張曾寫過一副聯語:「正氣浩然動天地 丹心壯烈泣鬼神」,橫批是:「維護大法」。

她也猜測,當時醫院突然改口稱移植不用做,應是瞭解老張為人,擔心活摘罪行曝光。

hu-2637-20160719
2006年張孟業在泰國海邊打坐。(羅慕欒提供)

張孟丹當年8月臨終前,拉住羅慕欒的手欲言又止地說:「照顧好老張。」同年11月,夫婦倆逃到了泰國,繼續向國際社會曝光中共的邪惡。

2006年9月,張孟業在一場離奇的車禍中腿部被撞骨折,隨即被肇事司機反常地送到一所私人醫院,三天後突然離世。遺體上,前日還白淨如昔的雙手與十指全部變黑,左手拇指上有兩個奇怪的針孔,醫院對遺體拍照、火化之前都被故意遮住。

她意識到,張孟業大哥轉述的內容,應是2006年活摘罪行首度曝光後中共對張孟業下毒手的一大原因。

「黑暗當中 上天會看到」

據追查國際蒐集的資料,僅2012年一年,黃潔夫就親自主刀500多例肝移植,其中僅1例來自捐獻者;2005年,他也曾用四個備用肝供體做一台手術,其中三個經嚴謹考證來自活人。

來自吉林松原的畫家、法輪功修煉者王存伶。(張小清/大紀元)

「黃潔夫在那個場裡,有心理支撐。」畫家王存伶平靜地說。她打開相機,展示了她畫的表現活摘器官罪惡的組畫。王存伶今年參加藝術家反強摘組織(AAFOH)的紐約畫展後,準備繼續用繪畫「喚醒人的善念」。

《不屈的靈魂》的女主人公,取材於2009年曝光的錄音證詞:一名持槍警衛在遼寧省瀋陽軍區總醫院手術室目擊兩名軍醫活體摘取女法輪功學員器官;後面持供體箱的「賊人」是黃潔夫,形象參考了香港「國際移植大會」期間黃被記者追問而變臉閃避的照片。

王存伶油畫作品《不屈的靈魂》。(王存伶提供)

王存伶1998年從西安美術學院版畫系碩士畢業。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她離開上海的工作單位,創作了一些講真相的畫,單位派人去西安將她騙回,送進青浦區法制教育學校——黑監獄內的洗腦班。

這個「幹休所」窗戶全被焊死,廁所門都拆掉了,學員們的房門從來大開。裡面還住了十多名醫生。所有學員都被驗心電圖、驗血。一期洗腦班三個月,在絕食四天被野蠻灌食後,王存伶被單接了出去。她隨即辭職北上,十幾年間,「我身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九位」,其中包括死在哈爾濱公安醫院、屍體被強行火化的大慶學員張忠。

「活摘器官在(中共)法院、大陸醫院是公開的秘密;中共賴皮,各自管一塊,誰也沒辦法。」王存伶說哥哥過去是法警。「醫生開車來刑場時,穿著迷彩服。打槍時都不讓打死,打偏一點,在頸靜脈上;人一倒,醫生有分工,人抬到車上,非常快,眼角膜這麼一轉就挖出來。有個死刑犯,把車裡十幾個瓶子都打翻了,一人就過去補槍……很多死刑犯家裏窮,不去收屍,人就胡亂裝起來處理掉了。」

「現在不用子彈了,是注射藥物,開發出就是王立軍來的,讓人的意識不起作用,保持器官新鮮。」王存伶說。

王存伶油畫作品《遮不住的罪惡》。(王存伶提供)

去年,旅居加拿大的前瀋陽陸軍總院實習醫生喬治(化名)獨家向大紀元披露親歷活摘器官的駭人經歷,啟發王存伶畫了另一幅畫《遮不住的罪惡》。畫中,在被活摘眼角膜的法輪功學員身後,有一束亮光。她希望自己的畫作能喚起世人的善念。「黑暗當中,上天會看到。」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6-10-24 1: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