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範〉─唐太宗的治國之道(六)

作者:天使 整理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人氣: 424
【字號】    
   標籤: tags: , ,

納諫第五

【原文】

夫王者,高居深視,虧聽阻明。恐有過而不聞,懼有闕而莫補。所以設煊樹木,思獻替之謀;傾耳虛心,佇忠正之說。言之而是,雖在仆隸芻蕘,猶不可棄也;言之而非,雖在王侯卿相,未必可容。其義可觀,不責其辯;其理可用,不責其文。至若折檻懷疏,標之以作戒;引裾卻坐,顯之以自非。故云忠者瀝其心,智者盡其策。臣無隔情於上,君能遍照於下。

昏主則不然,說者拒之以威;勸者窮之以罪。大臣惜祿而莫諫,小臣畏誅而不言。恣暴虐之心,極荒淫之志。其為雍塞,無由自知。以為德超三皇,材過五帝。至於身亡國滅,豈不悲哉!此拒諫之惡也。

【譯文】

做君主的,居住於深宮,與民隔絕,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東西,不能聽到天下所有的聲音。惟恐自己有過失而不能聽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時補救。因此,設立了「煊」和「謗木」,這樣做,是為了能夠吸納正確的意見和謀略。側耳傾聽,虛心納諫,是期待忠信正直之辭。如果他說的話有道理,即便是草民奴僕,也不能因他地位低下而不去聽他的話;如果他說的話沒有道理,即便他是王侯卿相,也不能因他出身高貴就採納他的意見。如果一個人所說的要義值得借鑑,那麼就不必要求他的辯辭;如果他說的事理可以採用,也不必要求他的文采。至於像朱雲折斷門檻那樣的進諫,要表揚他們來引以為戒;像辛毗離座扯住衣服那樣的進諫,要張顯他們品行來審查自己的過錯。所以說忠誠正直的臣子竭盡其心,有謀略的臣子盡獻其良策。大臣對君主就沒有隔閡的情形,君主對下臣就能全部了解知曉。

而那些昏庸的君主就不是這樣做,如果有人對他的過失進行勸諫的,他就以他的威勢來拒諫,對於說服他的人,就對他進行治罪。這樣一來,大官愛惜官位俸祿而不去進諫,小官畏懼引來殺身之禍而不敢說話。便放縱暴虐之心,窮奢極欲。自己蒙蔽了自己,從而看不到自己的過失。還以為自己的德行超過了三皇,才能超過了五帝。以至於因此身死國滅,這難道不是非常可悲的嗎?這就是拒絕接受勸諫造成的惡果。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 人民,是國家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國家,是君王統治天下的根本。國君為政的宗旨,精微高大,如同山嶽,高聳雲霄而巍然不動;如同日月,普照大地而光輝燦爛。這是君王治國的宗旨,是億萬百姓所瞻仰的東西,是天下歸心的依據。
  • 王道仁政的特點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親》篇中寫到:「夫封之太強,則為嗜臍之患,致之太弱,則無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強,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 唐太宗視人才為治國之本,是帝王所擁有的珍貴財富。蓋天下可以一人主之,不可以一人治之。雖以帝堯之聖,後世莫及,然亦必待賢臣而後能成功。《書》曰:「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 我們經常看到上演古代帝王事蹟的電視劇,如唐太宗、康熙皇帝、雍正皇帝…等等,而皇帝常常一開口就是「朕」…如何如何,也都知道「朕」說的就是皇帝自己。但是,皇帝為甚麼要自稱為「朕」呢?
  • 所以,對於一個良好的工匠來說,沒有無用之材;對於一個聖明的君主來說,沒有無用的人。對於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做了一件壞事,就忘掉他所做過的好事。也不能因為他有一點小的過錯,就抹殺掉他的功績。
  • 「中國」,就是中央、中心之國。這個「中央」,隨不同朝代之地域、文化的變化而變化。所不變的是其含義,仍然是君主、天子承其天時、地利、人和居中央而統攝、教化四方。
  • 《貞觀政要》與《康熙政要》書寫了中國歷史上兩個輝煌的盛世——「貞觀之治」和「康熙盛世」,記錄了締造這兩個盛世的帝王唐太宗和康熙大帝的言行語錄以及他們和大臣們的互動。
  • 陝西西安市長安區終南山下的古觀音禪寺內,有一棵據傳是唐太宗李世民親手栽下的,至今已逾1,400年歷史的銀杏樹。每年此時,金黃的銀杏葉子開始凋落,象是在銀杏樹下鋪成了金黃色的毯子。今年前去觀賞的遊人將達到日計10萬人,場面十分壯觀。
  • 實錄館總裁、軍機大臣、體仁閣大學士徐世昌在《<康熙政要>序》中,贊道,「檢討章梫,績學深思,覃於掌故,故仿唐史臣吳兢《貞觀政要》之體,為《康熙政要》捲二十有四,目四十有二,擇精語詳,使二百年以後讀者,如見先正王氏熙、馮氏溥、李氏光地諸臣一堂拜揚之盛。」同時高度評價康熙盛世為「歷年之永,作人之盛,弗祿之康,蓋自漢以來所未有也。」另一位給《康熙政要》作序的協辦大學士、外務部尚書瞿鴻輯盛贊康熙大帝,「聖祖《庭訓》嘗曰:『心法為治法之原。』此所以上接堯舜之心傳,而克成堯舜之治道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