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歌雅樂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唐詩的歌唱大競賽

作者:文逸飛

五代 周昉〈按樂圖〉。(公有領域)

  人氣: 3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盛唐時期,王之渙、王昌齡、高適都是著名的邊塞詩人,三人互相傾慕,時相往來。

開元年間的某一天,天上正下著小雪,王之渙、高適,與王昌齡相約聚會,三人風塵僕僕地來到一家酒店,正喝著小酒;不一會兒,忽然有梨園的十多名伶官登上樓來舉行宴會,三位詩人便避到了旁邊,找個有火爐的角落,一邊烤火、一邊看熱鬧。

沒多久,四位非常美麗的歌妓陸續上樓來了,酒席間樂聲響起,演唱的全是當時最流行的詩歌。

三個詩人看得熱鬧,就私下打了個賭:「我們三人哪,各自都有名聲,總是分不清誰比較好些,現在我們就偷偷地觀察一下這些歌妓所演唱的詩歌,如果誰的詩被演唱的最多,那就是最傑出的詩人了!」

五代十國南唐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公有領域)
五代十國南唐 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局部。(公有領域)

不久,一位歌妓打著節拍開始唱了,正是王昌齡的詩〈芙蓉樓送辛漸〉:「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舉起手來在牆壁上畫了一條線,說:「哦,一首絕句了。」

又過了一會兒,又有一位歌妓展開歌喉:「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台何寂寞,猶是子雲居。」正是高適的詩:〈哭單父梁九少府〉,於是高適也學王昌齡在牆壁上畫了一條線。

接著第三位歌妓也開口了,竟然又是王昌齡的創作,王昌齡十分高興,在牆壁上又畫了一條線。

王之渙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了,他想,自己已經成名那麼久,怎麼可能輸給另外兩位詩人呢?於是他舉起手來,指向歌妓當中最漂亮的那一位,說:

「剛才幾個唱歌的全都是三流的樂工呀,唱的也是一些下里巴人的詞罷了,待會兒這位歌妓開始演唱時,如果唱的不是我的詩,我這一輩子都不敢跟你們相比了!但如果她唱的是我的詩,你們就要在這裡跟我下拜,拜我為師呀!」

很快的,這位梳著雙鬟的美麗歌妓開始演唱了:「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唱的正是王之渙的作品〈涼州詞〉,王之渙得意極了,笑著對另外兩位詩人說:「怎麼樣,鄉下人!我可不是吹牛的吧!」三人哈哈大笑。

唐 李壽墓〈舞樂圖〉。(公有領域)

歌妓們不知道旁邊的客人為什麼大笑,便過來詢問。王昌齡告訴了他們打賭的事,樂工們才知道三位大詩人就在身旁呢!趕快邀請過來一塊兒喝酒。於是詩人和樂工們坐在一起共同歡歌暢飲,直喝了一整天才盡興而歸。

這就是著名的「旗亭畫壁」故事(古代酒肆多掛著酒旗,故稱旗亭)。

這個故事不僅顯現出唐朝詩人與樂工們的好交情,更證實了唐詩是可以歌唱的,而且還有正式的絲竹音樂伴奏,不是隨口歌吟而已!

可惜唐詩曲譜今已不傳,只留下了一段詩人與樂工們的唱酬佳話。@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稱「詩佛」,在他的詩中常常看不到作者個人的形象,只是如畫般描繪出自然的本來面目。由於長年修佛,王維的詩總表現出一種「無我之境」,沒有過多的情感,只是靜觀萬物紛陳而已。〈竹里館〉一詩卻打破了這個常例,詩中不但出現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還是一個極度孤獨的形象。
  • 王維羈旅在外,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位剛從故鄉來的客人,想打聽家鄉的近況;沒想到滿腹鄉愁的他,千頭萬緒,不知從何問起,最後,卻提起了梅花。
  • 賈島對韓愈再三拜謝,兩人變成了好朋友;韓愈騎上馬,與賈島一路討論著詩文回去。一如月下劃破寂靜的聲響,賈島與韓愈的相逢,也敲開了他人生與仕途的大門。賈島後來以韓愈為師,並正式還俗參加科擧,只可惜內向孤靜的性格,使他鬱鬱不能得志,一生在排擠、貶謫,與謗議間度過。
  • 離別,給人的印象似乎總是悲傷的,壯年時離別,是一種沉痛的割捨;暮年時離別,是一份對逝者的自傷;然而,離別發生在意氣風發的青年時代,卻可能於殷殷相送中,寄託了更多對未來的美好憧憬與祝福。
  • 盛唐,是帝國領土最為擴張的時期;塞外遼闊的風光,英雄策馬的景象,拋頭顱、灑熱血,建功立業,是每個好男兒心中都有過的夢想。在這個時期也產生了許多傑出的邊塞詩人,他們的作品得到百姓的普遍共鳴,也被人們所廣為傳唱,而其中最傑出的當推王之渙。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公元七二七年,年輕的李白來到湖北安陸,一腳踏進秀麗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這裡有山巒疊翠,花樹如仙,甘泉清冽、鳥語低迴,……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然而,國境的安寧,四海的昇平,是要以戰士的風霜與離鄉背景做為代價的。那塞外雄偉的風景,背後是刺骨的風沙,與深閨夢裡的眼淚。邊塞與閨怨,就成了唐詩題裁中互為表裡的內容。
  • 愛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東西,偏也是最難以掌控的事物。兩情相悅的那一刻是如此歡喜,而當所愛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漢朝就有這樣一首詩,它傾訴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愛情後,如何勇敢去面對,並充滿尊嚴地以道義勸勉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