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習核心」出爐 威脅、妥協與交易

人氣 4726

【大紀元2016年11月01日訊】2016年10月底,中共舉行十八屆六中全會,為期四天。會議發表公報,第六段出現這樣的造句:「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最後一段出現這樣的造句:「全黨同志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

鑒於會議公報是中共中央正式檔,由此顯示,習近平被正式稱為「核心」,換言之,「習核心」正式出臺。這是習近平本人夢寐以求的,苦熬四年,總算有了一個結果。「習核心」來得並不容易。細讀公報全文,處處充滿玄機和微妙。實際上,「習核心」最終出爐,是威脅、妥協和交易的綜合產物。

所謂威脅,筆者指的是,六中全會前夕,習王陣營的一系列舞劍動作:安排香港《成報》公開挑戰江系常委張德江和劉雲山;中紀委查辦由張德江主導的港澳辦和中聯辦;中紀委推出八集反腐電視大片《永遠在路上》,趕在六中全會前兩天播完,意在震懾高層。習王舞劍的潛臺詞是:習近平必須稱「核心」,反對者恐遭中紀委利劍。

至於妥協和交易,就隱現於六中全會公報的字裡行間。比如公報中的這一段文字:「實行集體領導和個人分工負責相結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始終堅持。」緊接著,用了三個「任何」,造出一句:「任何組織和個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以任何理由違反這項制度。」

這段文字與三個「任何」,只能解讀為對習近平的制約。必是習近平的對立派系如江系常委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等人提出,意思是:若要我們接受你為「核心」,我們有條件,那就是,繼續堅持常委分工,各管一攤。

這段文字,等於追認了1980年中共《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堅持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專斷。」該《準則》確立文革後中共集體領導制度。當然,事實上,手握實權的鄧小平隨後破壞了這一制度。這是後話。

習近平在一時無法拿下這些政敵(現任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的情況下,行威脅之餘,也被迫妥協,與對方做交易,意思是:只要你們同意我當「核心」,我會儘量滿足你們的條件。於是,在重門深鎖、戒備森嚴的京西賓館裡,各方激烈爭論,字斟句酌,討價還價,沒日沒夜。極可能,王岐山和劉雲山都各自草擬了一個文本,互相攻防,反復較勁,取捨,綜合,最終達成了這麼一份充滿妥協和交易的檔:六中全會公報。

類似的妥協和交易,在公報全文中,隨處可見。比如:「黨內決策、執行、監督等工作必須執行黨章黨規確定的民主原則和程式,任何黨組織和個人都不得壓制黨內民主、破壞黨內民主。」以及,「黨內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諛奉承。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

鑒於過去四年,領導人中,只有習近平一人受到了吹捧,這些話,明顯針對習近平。還有,關於幹部選拔,公報強調:「堅持五湖四海。」暗示,不能讓「習家軍」一派獨大。

公報繼續保持中共近年來的理論體系:「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這種陳述,竟然在公報中兩次出現。(第二次提到,是講「黨內監督」時,意在制約王岐山和中紀委。)

毫無必要的重複,顯示習近平對立派系的用意:要求習近平不得否認從毛澤東、鄧小平到江澤民、胡錦濤的思想和歷史地位。其重點,是要保住江澤民(「三個代表」是江思想的代名詞)。因為,對習而言,毛、鄧、胡都不是問題,江才是問題,是習急於抹去的。身為江系常委和江的代理人,二張一劉保江的企圖,也是要保他們自己,以及江系一眾高官,無論在任的,離任的,或即將離任的。

在這裡,習近平也妥協了,或者說,暫時妥協了。與這一妥協對應的是,六中全會前後,分別有江澤民秘書獲任新職、江澤民之妹露臉參加國際活動等消息流出。

公報中對中紀委的角色與功能,充滿約束性文字,應該都是習王的政敵所擬。公報強調:對黨內監督工作,「要建立健全黨中央統一領導。」並進一步闡述:「黨的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全面領導黨內監督工作。黨委(黨組)在黨內監督中負主體責任,書記是第一責任人,黨委常委會委員(黨組成員)和黨委委員在職責範圍內履行監督職責。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要履行監督執紀問責職責。」完全不提中紀委,而只用「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和「紀律檢查機關」代之。

獲得「習核心」稱號,習近平並未大獲全勝,而是半勝。原因在於,目前的中央委員會,即十八大中央委員會,包括其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並非習近平「組閣」的人馬,而是政治老人主導下的格局。與其說是同志,不如說是監軍。其中,占多數的,要麼是江系人馬,要麼是團派人馬,親習近平者為極少數,高層則只有王岐山和栗戰書兩人。這是習近平一上任就成立眾多工作小組的原因,用「小組治國」,避開這個不屬於他、而只會掣肘他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

再者,習王反腐、打虎,更直接得罪了這三大機構的委員們,其中大多數人心懷不滿。當外界以為習近平「大權在握」時,習卻繼續遭遇權力抵抗。這股力道不小的「軟抵抗」,不在中下層,也已經不在地方大員,而就在上層,就在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

六中全會結束後,在記者會上,身為習近平親信、陝西同鄉的中組部副部長齊玉一語驚人,也是一語道破:之所以制訂新的《準則》和《條例》,就是針對「高級幹部中極少數人政治野心膨脹、權慾薰心,搞陽奉陰違、結黨營私、拉幫結派、謀取權位等政治陰謀活動。」

面對這樣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習近平歷經四年苦鬥,能取得「核心」稱號,已算成績不俗。借助於王岐山掌控的中紀委,習王聯手,雙劍合壁,天下無敵。習王以少勝多,實現政治突圍,已算奇跡。

但要真正做到大權在握、一言九鼎,還須指望明年十九大的人事換屆。習近平須力保,十九大組成的新一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裡,至少有60%以上的人屬於習或忠於習,在「習家軍」的近身拱衛下,「習核心」才算當真。到那時,回頭看今日習近平之妥協,或可視為暫時的妥協,策略性的妥協。

(2016年11月1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方凡

相關新聞
習近平舊部透露「習核心」確立內情
頭版標題直指「習核心」大陸報紙電子版被刪
【翻牆必看】陸媒大標題用「習核心」疑出事
中共國務院人大政協軍委均對「習核心」表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重播】蓬佩奧捷克演講:共產威脅更嚴峻
【十字路口】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玄機?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