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我就是江湖——關於收徒跪拜兼答天下

人氣 690
標籤: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1日訊】1

我平生跪拜過好幾位師父,有文有武,以後準備慢慢寫下來。

先說一個文師父,丁忱先生,是黃焯老先生的關門弟子。黃焯是誰,今天知道的不多了。他是黃侃先生的侄兒兼弟子,黃侃是章太炎先生的弟子——民國稱雄的「章黃學派」便因此二老命名。也就是說,丁忱先生,乃本門第四代傳人。

丁忱先生就要博士答辯的時候,導師黃焯一病不起,無法主持。丁先生跪在床前請安問策,焯老細語叮囑曰:勿急,你須去北師大答辯,主辯導師是陸宗達,是我師弟,你的師叔。(章黃學派一花開二葉,北有陸宗達,南有黃焯)我這已經修書一封,你帶去給他,他必不會為難於你。

於是丁先生就去北京見了師叔,陸先生叮囑曰:我主持答辯,另外請來的四位導師,你只需提防其中一位,他是《中國語文》的老編輯,特別刁鑽古怪,獨他,不會給我情面。

答辯開始,陸先生主持曰:丁忱乃吾師兄收山弟子,師兄病沉,自恐不久,托我代他主持。我們同門,不便多說,就請各位提問吧。

丁先生的博士論文是《毛詩訓詁》。果然,其他三位導師隨便幾問,輕鬆答畢。只有《中國語文》那位先生發問——《詩大序》與《爾雅》有何關係——頓時把丁先生問住了。

丁先生冥思苦索,出來小便,忽然想起陸先生的提示,頓時豁然開朗。回去答曰:詩大序與爾雅並無一點關係。所有導師皆笑了,因為一般人多會被誤導去瞎扯各種關係,那就反而上當。於是,答辯通過。

2

章黃學派只是「小學」研究的頂級門派。所謂小學,指的是文字、音韻和訓詁。

黃侃先生民國初年在北大,已然是名門大師。但他那時精通小學,卻不太懂經學。當時經學大師是劉師培,與黃侃算是平輩齊名的人物。劉師培膝下無子,年衰病倒,來日無多,沒有傳人。哀歎自己家裏五世傳經,滿肚子學問這就要帶進墳墓了。黃侃先生聽罷痛惜,於是帶上銀洋和拜師帖,到病榻前跪拜三叩首,竟然拜了這位同輩為師。

劉師培先生的經學終於得以傳承,黃侃先生為求知而屈身,一時傳為學界美談。

古漢語還有個大師叫楊樹達,是黃侃先生的同事。他的侄兒叫楊伯峻,現在中文系出來的,應該都知道他。楊伯峻那時想拜黃侃為師,希望叔叔幫忙牽線說合。楊樹達說,你備好銀洋三封,拜師帖一紙,直接去他家裏,進門放好封帖,納頭便拜。如此這般,他必然收你為徒,傳你小學經學。

楊伯峻依計而行,進門跪倒塵埃,俯仰三叩。黃侃哈哈大笑,問道:誰給你的主意?楊伯峻答曰:叔父楊樹達。黃侃笑道:難怪難怪,他是知道我的,因為我這學問,也是磕頭才學來的。你跪拜我,尚不委屈你。

於是,這一對師徒,又成就了學林一段佳話。

3

我在遇到丁先生之前,第一個大學是恩施師專。

古漢語的老師在講到古代音韻學的時候,歉疚地說:這個我也不懂,無法講清楚,你們自己看教材,能學多少是多少,反正是絕學,也沒用。

這個學問,還真沒法自學。我有個師兄叫龍莊偉,偏偏想要考音韻學的研究生。他只好寒假去武大,找胡國瑞先生求教。胡先生說,你們恩施地區,只有一個人懂音韻學,你可以就近找他拜師。這個人就是利川的劉湘松,你去打聽他在哪裏,聯繫上即可。

於是,龍莊偉就來找我,我便幫他聯繫了拜師一事。後來,我這位師兄果然就考上了河北師大的音韻學研究生,成了錢玄同的再傳弟子,也就是章黃學派的第四代,和丁先生同輩。之後,他成了該校的中文系主任,河北省副省長,現在是民盟中央的常務副主席。可惜他一肚子古漢語音韻學,再也傳不下去了。

我大學畢業後,和劉湘松先生成了哥們。我和蘇家橋、方舟一班弟兄學習舊詩,也想弄懂音韻學,於是便去他家拜師。一夥人進門便跪拜,一哥們手忙腳亂,直接踢翻了他家的水缸。後來,劉湘松先生便每週給我們坐床授課。我們平時是哥們,但我執的一直是弟子禮。

民間私學,私相授受,行個跪拜禮,是儀式,是良俗,是對學問的尊重。兩廂情願,礙不著天下人的權利。所謂自由,這才是自由。

4

江湖之中,洪門論兄弟,青幫論師徒,袍哥論上下。

不管論甚麼,入門都要拜武聖關公,都要講道義和禮數,以及嚴格的家法和規矩。清末的江湖,真的有聲有色,莊嚴勇毅,好看且好玩。都要反清復明,都要驅逐韃虜,一幫留學生、知識份子為主組成的同盟會,天天喊著革命,一到要起義的時候,動員的還是江湖。洪門青幫,出錢出槍,拿出兄弟去赴死。而那些所謂黨人呢?

四川護路運動,各個鄉碼頭蜂擁而至圍攻成都的,主要是哥老會。武昌辛亥革命,主力同樣是江湖會眾。孫中山早就看出黨人不濟,自個也在美國加入了洪門。

為甚麼?因為黨人愛撕逼,愛與同道為仇,說翻臉就翻臉。看起來主義相似,交起來卻無情無義。這樣的黨人,你要跟他反清復明,前敵的子彈沒到,你後面的菊花已經中刀了。

江湖則不然,它有規矩。一起磕頭了,那就是兄弟。兩肋插刀的,那叫道義。背後動刀的,那要三刀六洞被處死。江湖人敬的五倫——天地君親師,這裡的君是君子。如果是你們心中那君王,那還反個屁的清。

今兒這時代,啥都不敬畏,於是官人無惡不作,民間也無惡不作。天地不足畏,親師可以賣。你要講一點規矩義道,同心同德反對一下邪惡,他說你搞封建,是偽自由主義者。彷彿真正的自由主義,是他可以干預他人的自由。

這些話,能懂的都懂了,不能懂的,何足道哉。

5

我有個兄弟,兒子長成,到了青春叛逆期,突然就厭學了,退學回家。父母詢之,說是想拜野夫為師。我還有個老鄉,也有個兒子,混跡南粵,底層打拼,能吃苦也能打架,不免要惹禍上身。

兩家大人都托人來說,希望我能學古代「易子而教」——也就是幫他們管教一下孩子。說實話,此前曾有很多年輕人找我拜師,我一個也不敢收下。原因很多,其中至少一個理由是,我怕誤導了孩子們的前程。

眼前這兩個後生,根器不錯,心性也不錯。我對引薦的朋友說,你去給他們說清楚,拜我為師,得循古禮。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別說跪拜,老子這脾氣,你要敢欺師滅祖,我得拳腳上身。你們都是獨生子,打小嬌寵,跟網上那些愛罵人的,學的都是目無尊長,唯我獨尊,自私自利。真要敢交給我來打磨,你就要受得這個罪。

兩輩人幾番思議,決定還是要拜師。我也漸漸老去,也想把平生經驗和教訓,三觀和主張,手藝和本事,一代代薪火相傳下去。我這跪來的一點學問,你也得跪著接過去。不為別的,為個對歷代前輩和先烈的尊重。

6

無論東西方,都有自己的禮儀制度。制度屬於政治,禮儀屬於文化。基督教入門,要低頭受洗禮;佛門皈依,要拜師剃度。我在歐洲教堂,也見多了下跪畫十字說阿門的。制度要西化,要的是那民主法治和自由,要的正是那無論官府和個人,都不得干預他人天賦人權的自由。而禮儀則從來不必西化,保存的正是本族文化中的多樣性和骨血。

陳丹青兄,可謂夠西化的吧。他與木心先生在美國結下師徒緣,不僅一生執弟子禮,還以自己之能力,讓久已不為大陸所知的先生東山再起,名滿天下。更重要的是,把獨身無後的師父接回故鄉烏鎮,養老送終,跪靈扶棺。最後再以一己之力,設計修成木心藝術館。

今年我們基金會,給他頒了一個義氣獎,獎勵他如此的古風道義。他說他平生獲獎多多,唯有這個來自江湖的古怪的獎,讓他最為感動和溫暖。

我是個自由主義者,同時我也是一個文化保守主義者。真正的自由主義者,絕對不維護極權,從來都不會苛求他人,爭取的永遠是自己和每個人的權利。吾族道統和文化傳統中那些優質的,既不屬於儒家的,也不屬於皇家,乃是江湖民間的。

打碎這些禮儀文明的,正好是這個極權社會,以「破四舊」的名義干的傷天害理的事情。我獨不明白,今天某些所謂的自由戰士,難道也要與他們合謀,以反封建的名義,來討伐我們這些純民間道義的堅守者。

7

傳統中國,三百六十行,行行都要拜師傳徒。因為人人都知道,工作和生活不是皇家給的,不是政府給的,是師父給的。師之所存,道之所存也,所以要尊師重道。師父要傳道授業解惑,你才能在社會上討生活,才能養家活口。

某黨來了,至今宣傳,沒有了他們,你甚麼都不是。明明是你自己出賣勞動,換取工資,他偏要說這都是他們給的。因此,尊師是要打碎的,必須尊黨才行。

好在江湖不死,至今很多的傳統行業,還是師徒制,還是要行拜師禮。我看見民間那些無數底層青年,跪拜師父,三年從師,再為師父打工三年,我就感動。因為這是一個還知道感恩的民間,還沒有喪盡天良。幸好在這個底層社會,還沒有那些批評家。

當然,這些批評家,如果看見武林收徒,看見幫會收徒,看見石匠木匠收徒,他們可能並不反對跪拜,或者說反對了也沒意義。之所以反對我,無非一是說我是個民主派,二是說我是個文人,三是說我是個公知,這樣幾個標籤下,你怎麼能行古禮呢?當然還有朋友也說,你丫非佛非道非儒,也不說相聲賣拳頭,憑甚麼開山收徒?

趙本山收徒禮,你們要罵;郭德綱收徒禮,你們也要罵。這是人家行當的祖宗家法,手藝人必須代代相傳,關你們屁事啊?你收徒不跪,是你的家風,沒人罵你。要說這跪拜師父,就影響了此國的民主法制憲政進程,那才是天大的笑話。

8

告訴你,我是誰?我就是江湖子弟。

文人公知自由派,這是外人貼的標籤。我信仰自由憲政法制,反對專制,說的做的都不比諸君少。但我真還跟你們不是一夥的,用王朔老兄的話說——咱誰的同志都不是——我就是我自己,單打獨鬥反體制。

我們江湖子弟,自有自己的兄弟。我們從不攻擊任何廣義的同道,從來後援任何受困的自由戰士。我們分得清朋友敵人,大敵當前,我們只能信任真正的道義之交。但凡不講道義,空談主義,只曉得政治正確,不珍重友道大義的,也許可以與之成友軍,絕對不要和他們有私交。

多少年來,一些來自同道者的冷箭,甚至一些尊者的誤傷,我從不還擊,也不辯駁。我在世間,自己積口德,默行於荊途,還真是不拿路旁兒的笑罵當回事。

文人或自由主義信仰者,為何不能循古禮收徒?這與我們信奉的民主自由矛盾麼?台灣民主自由了,不是一樣很多地方在循古禮嗎?至於說,我憑甚麼收徒,嘿嘿,人家父子都願認,干卿底事?再問你能教孩子們甚麼?這個我還真不告訴你——老夫也算是有門派有字輩有傳承的,你以為我就只會寫幾篇爛文章麼。
酒喝了,說個大貌的話——我在哪裏,哪裏就是江湖。咱這江湖,是道義江湖,是正義江湖。這禮數,這規矩,我們還得守著。

胡適先生逝去時,蔣公中正輓聯曰——

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
舊倫理裡新思想的代表。

多麼中肯的評價,雖然只有胡適先生當得起,但,晚輩還是可以學的。

文章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趙本山敏感期被徒弟揭短 被諷「土皇帝」
神仙中人張三丰 創太極留修煉文化於世間
【疫情透視】紐約為何成為美國重災區?
【內幕】中共「網格化」抗疫的真相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