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諸葛亮〈梁甫吟〉賞析

作者:鄭重

(fotolia)

  人氣: 1052
【字號】    
   標籤: tags:

諸葛亮〈梁甫吟〉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里。
里中有三墳,纍纍正相似。
問是誰家墓,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以上八句為第一層)
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
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以上四句為第二層)

這首詩係諸葛亮作。收於《諸葛亮集》。

「梁甫」,山名,在泰山之下。古代世俗,人們相信泰山下的梁甫山,是人死後魂魄所歸之處。古曲《泰山梁甫吟》分為〈泰山吟〉和〈梁甫吟〉二曲,都是葬歌。朱嘉微說:「〈梁甫吟〉詩『步出齊城門』,哀時也。無罪而殺士,君子傷之。如聞〈黃鳥〉哀音。」據此,此詩是為悼念三勇士之作。

本詩一開始,就以質樸無華的語言,指明三勇士墳塋的地理方位,齊城:指齊國的都城臨淄。蕩陰里:在臨淄東南,一名陰陽里。《水經注》中云:「淄水又東北,逕蕩陰里西。水東有塚,一基三墳。東西八十步,是烈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之墳也。」詩中不僅準確地按照歷史有關記載,指出三墳的地點、方位,而且以「步出」、「遙望」四字,使詩句具有具體的時間感與空間感,讀者彷彿隨著詩人的腳踵,步出齊都的城門,遙遙望見蕩陰里的一片墳塚。蕩陰里的墳塋如土饅頭似的一個接著一個,而詩人聚集目光,只投向其中的三座墳塚,它們墳丘高隆,荒草披離,形狀大略相同。「纍纍」,即「壘壘」,狀墳丘堆積起伏之貌,用於此處十分形象、醒目,立刻使人想見墓地墳堆相接、起伏逶迤的荒涼情景。

「問是誰家墓」以下四句,前兩句,用回答方式,說明三墳所屬,引出詩人所要傷悼的對象,是齊國的齊景公所養的三位勇士,即田開疆、古冶子和公孫接,詩中只舉了前二人,是因詩句的字數格律所限。

後二句,寫三勇士的力量。「排」:推倒。「南山」:指齊國的牛山,位於齊都之南,故亦名齊南山。「力能排南山」,言三勇士的力量可以推倒南山。「文能絕地紀」,言三勇士的文才,盡知天地間的一切。「絕」作「盡」、「畢」解。「紀」猶「綱」,「天綱」、「地紀」並稱,指天地間事物的大道理。此言三勇士不僅勇力過人,而且兼富文才,真可謂文武雙全。

以上八句為第一層意思,先寫齊都城郊的墳塋,次寫墳中所葬之人,再寫三勇士的才能功績,層次井然,章法嚴密,可謂層層相接,環環相扣,次第連貫,有條不紊。

「一朝被讒言」以下四句,為第二層,揭示三勇士被害的原因。據《晏子春秋.內篇.諫下》記載:春秋時齊相晏嬰向景公獻了一條計策,就是送給三人兩個桃子,叫他們自己評功,功大的可以吃桃。首先,公孫接自報了打虎功,拿過一個桃。其次,田開疆自報了殺敵功,又拿過一桃。這時,古冶子站起來說:「當年我跟主公過黃河,有一隻大黿,銜去拉車的馬。我在逆流中潛行九里,捉住大黿,把它宰了。左手提馬尾,右手提黿頭,從水裡跳了出來。岸上的人都道是河神出現。這樣的功勞,該夠資格吃桃吧?兩位把桃子退出來吧!」說著拔出劍來。公孫接、田開疆滿臉羞慚,退出桃子,說:「咱們本領不如人家,還搶著吃桃子,好不丟人。是好漢就沒臉活下去!」說罷,二人都自刎而死。古冶子一看,後悔道:「我羞死了兩位夥伴,如果獨自活下去,還成甚麼勇士?」說完也自刎了。這就是「二桃殺三士」的故事。

詩的最後,點明向君主進讒言的謀士,乃「國相齊晏子」,對設計殺害三勇士的晏嬰,進行了無言的批評。晏子是齊國的賢相,但二桃殺三士這件事,手段未免過於陰險毒辣,所以作者在這首詩裡,對他進行了指責。前人李因篤云:「〈梁甫吟〉責晏子不能言賢……云『讒言』,則三子死非其罪;曰『謀』,曰『國相』,乃深責之。」此言頗具合理性。

清人王士禎認為「泰山喻人君,梁甫喻小人也,諸葛好為〈梁甫吟〉,恐取此意。」諸葛亮喜愛吟誦此詩,大概是因為同情被害的三勇士、而戒人君之聽信讒言蔽聰也。此詩敢於揭示歷來受到讚頌的晏嬰的陰鷙,而將同情寄予被無辜殺害的三勇士。

正是:
「諸葛大名垂宇宙」,(杜甫詩句)
雪冤仗義貫牛斗。
天宇凜凜彰正氣,
三位勇士耀千秋!@*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金畢竟是真金,千淘萬漉雖然極其艱辛,但吹盡蒙在上面的狂沙,真金還是會重見天日的。這兩句,詩人以淘沙見金,來比喻遭貶之人,終將會洗清罪名,昭雪天下,表明了詩人對前途充滿信心;對落井下石,散佈讒言的無恥小人的極度輕蔑。
  • 這是一首詠史詩,借詠史諷諭現實。詩人李商隱生於晚唐,有感於「社稷將危,天下將傾」,乃以詩寄託感慨,警示當權。古人所作眾多詠史詩,有不少是諷喻之作。
  • 本詩選材精當,詳略得宜。詳寫老婦之哭啼訴說,略寫悍吏之嚴詞追迫,以實寫虛,用語簡潔,是流傳千古的現實主義名篇。
  • 程顥認為:「道」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也存在人們的心中。萬事萬物是物質的,被稱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無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
  •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 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 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
  •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詩人用寫意手法,僅僅幾筆,便勾勒出登鸛雀樓所見到的蒼山落日、大河奔流的壯觀景象。其豪邁壯闊,令人心往神馳;意境之壯美,再無以復加。同時,它的情韻也十分雋美。
  • 詩注意景語與情語的交替,通過用典及環境的烘托,自然誠摯地表達了自己的情感。起句(斫地哀歌興未闌)平地拔起,氣勢磅礡,化用杜甫〈短歌行贈王郎司直〉的詩句,把彭民望的魄力、才氣及英雄失路的悲壯點染無遺。
  • 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宦官專權,朋黨相爭,致使中央大權削弱。在此情況下,許多藩鎮網羅人才,欲與中央抗禮;許多士子亦依附藩鎮,以為進身之途。李師道約於唐順宗永貞元年聘用張籍。張籍主張統一,反對藩鎮割據,並寫此詩,以貞女情事的委婉比興手法,斷然拒之。
  • 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陞遷了,只有你在荒遠地方蹉跎了歲月,虛度了年華。劉禹錫在酬答詩中寫道:「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詩人把自已比做沉舟和病樹,固然有惆悵情緒,同時又十分達觀。
  • 詩人的高明之處,還在其視野沒有局限於劉備個人身上,而是進而從劉備事業之成敗得失,昇華為對歷史規律的嚴謹思考,這就是頸聯(5、6句)之意:劉備因為得到諸葛亮有力輔佐,而開創蜀漢之國,可是所生兒子劉禪,卻不像他那樣賢明,終於導致蜀漢過早衰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