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周公和太公的比賽

作者:慧淳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02
【字號】    
   標籤: tags: ,

周公和太公的比賽

辛櫟對魯穆公說:「周公實在比不上太公(姜子牙)。」

魯穆公問為什麼?辛櫟說:「當年武王滅商後,分封諸侯,周公選了曲阜一帶,是為魯國。太公選了營丘之地,是為齊國。論土地肥瘠,曲阜不如營丘,論人民多寡,曲阜也不如營丘,更何況營丘有山河天險可為國防。所以,我認為周公比不上太公的有遠見、有智慧。」

魯穆公無法反駁,但事關祖先的聲譽,覺得很沒面子,便把這些話告訴南宮邊子。

南宮邊子說:「當年周成王決定定都於雒邑,在卜筮的龜甲上,刻下誓言:『我擁有天下,掌理萬民,怎麼敢不將國都設在國家中央?這樣,如果我有什麼罪失,四面八方的老百姓,很容易就可以來討伐我了。』周公選了曲阜之地.也在龜甲上立誓:『立國在山的南邊,如果後世子孫賢良。無礙於繁茂昌盛。如果不肖,無險可守,要滅亡就很容易了。』成王和周公的遠見和智慧,哪是自私的、挑選什麼肥沃、險要的地點來立國?辛櫟這個小人,又怎麼能了解周公的用心呢?」

虞國人和芮國人爭地

虞國和芮國發生土地糾紛,跑去找周文王主持公道。才進入周的境內,便看到周的人民,相互禮讓大夫的官位;到了都城,又看到周的大夫,互相禮讓公卿的官位。於是,這兩個吵架而來的傢伙,有所領悟的說:「這樣看來,這個國家的君王,大概是連富有天下的帝王之位,也不會去爭的。那麼,我們為一點點土地,還好意思爭個不休嗎?」

於是,他們不再去見周文王,就打道回國了。那塊主權不知誰屬的土地,遂空在那裡。

魏文侯寶庫失火

魏文侯私人的寶庫失火,於是文侯穿著白衣,五天沒有上正殿,群臣也都穿素服,來弔慰文侯。只有公子成父(人名)始終不見人影。

五天後,文侯恢復臨朝,卻見公子成父開心地過來恭喜他:「太好了,太好了,聽說您的寶貝庫房燒掉了!」

文侯氣得要命,說:「那個寶庫是我藏放所有寶物的地方!失了火,我還特別素服、避正殿五天,每個人也都來弔問。你不安慰我便也罷了。現在還來恭喜我,這是存心氣我,還是有什麼別的意思?」

公子成父說:「我聽說聖明的天子,是把財富藏在四海之內的老百姓家裡。這叫藏富於民。您藏富的地點不對,不發生天災,也會發生人禍。現在沒有發生人禍,只是發生了一點天災:燒掉一個庫房而已。這不是很幸運、很值得祝賀的嗎!」

魏文侯聽了,笑道:「我知錯了!」

白公是不是打算作亂?

屈建對石乞說:「白公是不是打算作亂?」

石乞說:「你在說些什麼?白公完全不注重自己的享受,對待手下的人,以師禮敬重的有三人,平輩論交的有五人,和自己共享相同衣食的有上千人,這樣了不起的行為,你怎麼說他想造反?」

屈建說:「這正是我猜白公會作亂的原因,像這樣的行為,對一般人來說,當然是了不起的。但一個掌握大權、重兵的人,行為舉止超過禮法的要求,就很可疑了。而且肯讓自己低於手下的人,也就容易蔑視在自己上頭的君王,所以我更確信白公會作亂 。」

還不到十個月,果然白公舉兵作亂。

(均據劉向《說苑》)@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