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衛·喬高專訪:紐西蘭需要各界推動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遊

11月24日下午,前加拿大議員及亞太事務司司長大衛·喬高先生在奧克蘭市中心Grand Millinnium大酒店接受了大紀元專訪。(安萍/大纪元)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歐陽雲舒紐西蘭採訪報導】11月24日下午,前加拿大議員及亞太事務司司長大衛·喬高先生在奧克蘭市中心Grand Millinnium大酒店接受了大紀元專訪。繼23日晚出席紀錄片《活摘》奧克蘭首映式之後,喬高先生再次出面就中國大規模活體強摘器官移植問題接受媒體採訪。

最新調查報告源自中國官方信息

針對最近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中國器官移植最新調查報告,喬高先生表示有很大進展,做了700頁左右的更新內容,包括2400條腳注,其中2200條來自中國政府資料來源。對於信息的準確性,喬高先生表示:「要說信息不準確,幾乎所有的信息都來自中國國內。因此我們並沒有編造內容。舉例來說,我們公布天津醫院一年做8000-9000例器官移植,這個信息我們得自天津醫院的官方網站 。我們調查的內容包括諸如病床使用量,病床佔有率,所注入的經費等,我們所用的數據都是來自中國內部的。確實,當我們用這些網站的信息時,他們就會關閉網站。但我們對網站網頁進行了存檔,所以大家可以在我們的存檔中自行查看。大量證據表明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進行產業化規模的器官移植。」

喬高先生指出,更新報告顯示天津一家醫院每年的移植數量為8000-9000例,而政府宣稱全國每年只做1萬例。「你會奇怪一家醫院就做八九千,其餘的140家獲得移植資質的醫院都在做什麼。我們說絕對至少每年6萬例。」

喬高先生也談到了對中國進行調查的過程中常遇到阻力。他說:「我們(從中國)回來後被禁止進入中國,事後想起來覺得可能是件好事。我們的一位前議員同事威廉姆曾到中國走訪一些人,他剛和這些人談完,其中一部分人就失蹤了,威廉姆很自責,因為可能導致了這些人被滅口。我們很高興我們沒有再進入中國,任何與我們交談的人都可能會被逮捕或者投入勞教所甚至更糟。我們在中國之外通過網際網路獲取了大量信息,還有通過從中國走出來的勇敢的人,以及從勞教所裡出來的人。他們向我們講述了在勞教所的生活以及他們在那裡的可怕經歷。」

政府屠殺百姓 堪比納粹

 喬高先生表示,在中國,無論你在哪裡,你和在監獄裏其實別無二致。喬高先生對此舉了一個案例:「伊森·葛特曼(Ethan Guttmann)的書中提到一位如今身在坎培拉的中國女士,她當時並沒有被關在勞教所或監獄,而是在她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中,突然來人對她進行血檢。所以伊森指出,如果任何地方來一個人需要器官,而她恰好符合配型,那就很可能會有人到她家去把她帶到手術室取出器官然後賣給別人。」 「我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不在勞教所和監獄的人被進行了這種血檢。這種非人道程度、殘忍程度與貪婪程度無以復加。」

對於紐西蘭還有很多民眾對此並不知情,喬高先生建議當地各主流媒體一定要有報導,譬如紐西蘭先驅報,郵報等等。喬高先生說:「你需要在這些媒體裡勸服人們這件事很重要,它也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事。這種大屠殺的悲劇還在上演,如果一個政府在濫殺它的人民,你就不能熟視無睹。人們說中國政府不就像德國納粹嗎?它們確有相似之處。雖然也有不同,但是差別也並沒有人們認為的大。世界上196個國家政府,其中一個政府在屠殺無辜的百姓、良心犯,然後把他們的器官售賣給中國的有錢人,以及有錢的移植旅遊者。如果這都不算大事,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是大事。」

紐西蘭人需要重視並採取行動

對於為何紐西蘭人要對這件發生在中國的事提起重視並採取行動,喬高先生說:「 因為紐西蘭在全世界享有極高的聲譽,擁有各種人權領袖。我曾去過加利波利,(當年)在土耳其人和澳紐軍團之間是一場惡戰,有上千人陣亡。但是,紐西蘭為真理,為人權,為正義而戰的勇氣使其有著巨大的聲望,而中國的強摘器官嚴重違背了這一切。」

「加拿大也有關於南非的一段歷史,最好的時期可能算是80年代,那時候我們與南非人民站在一起,反對進行種族隔離的政府。我們堅如磐石,並說『在這個國家你們必須要有民主』,他們照做了。因此加拿大有那樣的背景,我認為紐西蘭也有。問題就是這麽多人還不知情,或者不願知道中國的政府有多麼糟糕。沒有什麼問題比強摘器官更能彰顯中國政府有多壞了。」

喬高先生也尤其建議,紐西蘭大眾主動找他們的議員交涉來推動立法。「所有人都可以做點什麼。他們可以做的一件事是登錄一個叫做endorganpillaging.org的網站,人們可以在網站上找到他們可以做些什麼,你可以選擇,能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會鼓勵大家去這樣做。大家也可以加入我們的停止強摘器官的國際聯盟。加入我們的人越來越多了,在民主國家甚至還有非民主國家,我們都收到了加入我們的聲音。」

對於紐西蘭各界人士如何採取行動,喬高先生說:「議員可以寫信給中國大使問為什麼這(活摘器官)還在發生?或者外交官可以上中國使節接待處,他們可以找外交官談,找他們的同事談。醫生正在做大量有利的工作,反對強摘器官進行移植的醫生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們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舉例來說,雅克布·拉維博士本人就推動了以色列立法禁止以色列國民去中國獲取器官。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博士也是移植外科醫生,他去大陸時發現一個城市所有的器官均來自法輪功學員,他的業內同事告訴了他這一切。柯文哲醫生就去走訪了伊森·葛特曼,這在《大屠殺》(The Slaughter)那本書中有提及。我想這正使他在台北選舉大獲全勝。每個人都可以做點什麼,他們可以告訴給其他人,哪怕只是自身了解了真相。」

政府若不行動 代價巨大

曾任加拿大前議員27年的喬高先生對紐西蘭政府議員提出了他的建議。他認為,如果紐西蘭政府或者議員不站出來採取行動的話,他們將會付出巨大代價。他說:「我認為這會影響到紐西蘭在國際上的地位和聲譽。如果你拿起一份報紙,你會看到中國的什麼人在紐西蘭買了農場,買了這個產業,買了那個產業。你問問自己,紐西蘭人都怎麼了?他們要把一切都賣給中國的黨員嗎?我知道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是黨員,也有非黨員的合法商人,但是我毫不懷疑巨額的資金從中國的人民身上盜走,然後大量錢款都被投資在了像紐西蘭這樣的地方。人們有沒有想過,允許中共黨員買光他們的土地和生意,他們會在自己的國家成為租客。除非他們有這樣的勇氣,議員有這樣的勇氣說:『抱歉,除非你讓我們看到你為什麼要買公寓買房產,而且你必須自己住,否則你不能買。』 我覺得紐西蘭人應該睜大雙眼,不要再天真了。」

對於怎樣才能讓紐西蘭政府議員真正了解真相並採取措施,喬高先生表示要視情況而定,取決於議員、國家、文化及歷史。「紐西蘭與中國有自由貿易協定。我不能理解任何理智的政府怎麼能夠和中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你知道中國不會遵守協定,比如中國也不尊重其世界貿易組織的席位。他們已經同意在世界貿易協定要求下不會操縱貨幣,然而他們在過去20-25年來一直在毫不留情的操縱他們的貨幣。」

喬高先生表示,世界上沒有一個民主政府會容許這種「強摘器官」或「活摘器官」繼續下去的,但正因為你有一個未經選舉的非法政府在統治這個國家,他們可以隨意殺害沒有犯任何罪的人然後把器官賣給外國人,賣給自己國家的富人。這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絕不可能存在。」

紐西蘭距離立法僅一步之遙

對於紐西蘭政府立法禁止紐西蘭人進行器官移植旅遊的問題,喬高先生表示並不複雜。「所有他們要做的,就是有一部法律能夠禁止任何紐西蘭居民或公民購買非法交易的器官。在紐西蘭國內已經是非法的了。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禁止向境外申請獲取器官,器官移植旅遊就可以停止。昨天有人告訴我,一個移植行業的業內人士承認了有紐西蘭人前往中國獲取器官。我不確定數量。如果我們可以記錄這樣的數目會很好,這樣能使人們知道有多少人從紐西蘭去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

喬高先生說:「我知道有一個國家,其單單一家醫院,就做了超過1000例器官移植,其中有300例是在中國做的。後來這家醫院同意立即停止讓病人去中國。但是,如果那個國家可以有一部法律說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再有器官移植旅遊,那會好更多,那將是向前邁的一大步,也會是一個更好的方向。」

喬高先生也遺憾的表示,無法從中國內部遏止這件事。但他說:「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在不斷趨近這個目標,我們至少可以阻止我們自己國家的人去中國。做到這步並不成什麼問題。已經有兩個國家表明瞭這一點,去年台灣也做到了。(台灣)醫生會丟掉行醫執照,代理中介會被投入監牢。這是我們大家的典範。如果台灣能做到,為什麼韓國、日本、紐西蘭、澳大利亞不能?所有國家和地區也都能做到。」

做正直的政府是順道者昌

對那些勇於對抗中國反人權暴行的國家,喬高先生還舉了一個例子做說明。他說:「當劉曉波在挪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我也去了。有人告訴我說,中國大使到處遊說挪威政府的每一位內閣部長,威脅說如果頒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他們就會給挪威苦果子吃。那個人甚至沒有意識到挪威內閣根本不會做這種事,這是一個獨立的致力於諾貝爾和平獎的群體,你知道很多外交官員並不都是那麼有腦子。他們當然還是頒發了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中國政府試圖懲罰挪威,但是我認為他們沒有拿挪威怎麼樣,事實上我聽說一個人做了這方面研究,一個站出來為人權發聲的政府不會因此而損失掉他們和中國的貿易。從某種程度上講,黨內的一些人很敬佩那些有骨氣講原則的人。因此向政府站出來解決人權問題、法輪功問題,政府不會蒙受損失。這是我從這項研究中得到的見解。」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6-11-26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