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工黨任期中途出現政見分歧危機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瑞安墨爾本編譯報導)維州工黨核心成員在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任期中途出現政見分歧,一些工黨議員批評安德魯斯州長過於關注左翼提出的社會議題。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工黨資深成員說,安德魯斯州長必須重新調整策略,把重點放在工黨選區的「麵包和黃油」政策。

但安德魯斯的政治盟友為政府的社會議題辯護說,政府選擇了「盡力而為,盡量多做」而不是謹慎行事。

在近兩年的任期內,工黨遭遇了一系列的危機,包括廳長解職或辭職、維州鄉村消防局(CFA)勞資關系協議失敗、以及浪費了12億澳元又放棄的東西連線項目(East West Link)。

但政府也啟動了一些基礎設施項目,創造了就業機會,成功簽署了墨爾本港租約,用其租金支付道路和鐵路項目建設,從而恢復了財政盈餘。

一名廳長透露,這些議題才是選民們想了解的議題。而川普(Donald Trump)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的獲勝也是一個及時的提醒。

「每個人都在表達自己,因為川普贏了。但這正告訴人們他們想聽什麼,沒有人關注遠郊地區的平等議題,他們關心的是怎樣支付自己的房屋貸款和帳單。」

另一位廳長稱,可以「同時做兩件事」,但如果議事日程太廣泛的話,那麼很容易分心。

但負責住房、殘疾人和平等事務的廳長弗利(Martin Foley)辯護說,執政就是「一切在於選擇」,工黨想要幫助弱勢群體。例如校園安全(Safe Schools)政策,這個計劃將幫助一些孩子從極其黑暗處走出來。

而校園安全政策的批評者則對此深感不安,他們認為政府過度宣傳了反霸凌信息。

一名工黨議員承認,至於政府對校園安全政策的關注,在工黨內部存在一些擔憂,尤其擔憂政府會從核心議題上分散精力。但另一名議員說:「我們認為工黨政府是隨社會進步的政府,能夠處理事務……但這並不是說我們無法兼顧兩者。」

弗利認為,工黨議事日程的一部分是增加對服務的支出和「塑造」市場,但解決社會議題也是政府的議事日程之一。「(我們的)選擇是盡力而為,盡量多做,然後讓人們來評判。」他說。

澳洲工人工會(Australian Workers’ Union)維州秘書戴維斯(Ben Davis)說,Hazelwood發電廠的關閉給政府帶來很大的挑戰,威脅到維州商業,包括位於Portland 的Alcoa熔鋁廠。

戴維斯說:「那些熱衷於看到可再生能源的人們並不明白,電網中那麼大一部分被拿掉後,市場卻沒有立即能替代它的可信賴的能源,這對已經承受很大壓力的製造業又增加了許多壓力,其中包括Alcoa熔鋁廠。」

反對黨領袖蓋伊(Matthew Guy)指責州長沒能支持拉籌伯谷(Latrobe Valley)的居民,並指出他在CFA危機和高架鐵路(Sky Rail)議題上數次怠慢社區。他說:「在安德魯斯所做的所有事中,他只挑選他喜歡的,並確保它們成功,而不考慮結果如何,安德魯斯並不在乎是否撕裂了社區,他只自顧自地做自己的。」

一位工黨議員還指出,維州汽車工業的沒落將是未來兩年內的主要挑戰。

維州警察廳長內維爾(Lisa Neville)說,她相信安德魯斯願意在必要時進行干預,也「理解政府必須提高就業和經濟利益」。

工黨在法律和秩序方面的努力遭到了批評,但內維爾說:「州長知道我們需要做什麼來阻止犯罪,以及確保那些造成恐懼和傷害的犯罪分子必須承擔責任」。

莫納什(Monash)大學政治學專家伊康納姆(Nick Economou)博士認為,政府內部「是有一些事件發生」,但基本面,例如經濟,是健康的。他說,政府「確實在努力解決」 CFA爭端,但前緊急服務廳廳長加勒特(Jane Garrett)隨後的辭職是本屆政府任期前兩年裡「最具戲劇性和潛在威脅」的時刻。

維州政府內閣還失去了薩米爾克(Adem Somyurek)。伊康納姆博士認為,這導致內部派系之間關係更加緊張。赫伯特(Steve Herbert)最近也因為用公車接送自家寵物狗而辭職。

來自工黨內部一名資深成員的消息稱,政府目前需要解決CFA爭端,「但仍有時間來處理」。

今年早些時候,安德魯斯會見了消防員聯合工會(UFU)老闆馬歇爾(Peter Marshall),政府突然屈服於工會對勞資協議的要求。在此之前,政府一直批評協議裡的一些關鍵條件,稱其不可行。

「在2年之後,CFA爭端是否還是墨爾本的一個議題呢?不。」這個消息來源說,「我們需要在這些地區贏得更多席位以對抗綠黨,這是否還是個議題呢?是。」

一名工黨議員稱,雖然工黨必須「爭取每個席位」,但州長知道他不能偏離基本議題太遠。 「他需要安撫左翼那些提出重大議題的政治家。這不是那些投我們票的多數維州人所希望的。如果我們在基本議題上做得正確,那麼我們還可做其它事情,但那些不能作為主要的事情來做。」這名議員說。

安德魯斯政府頭兩年政績報告

成功方面:

預算盈餘:2015/16年度財政預算案實現27億澳元盈餘,其中土地和印花稅就比預算額增加了9.01億澳元。財政廳長帕拉斯(Tim Pallas)說,本財政年度預期將實現29億澳元財政盈餘,但費用支出也在迅速增加。成功出售墨爾本港租賃合同保住了財政收入預算的底線。

失業:失業率已降至5.7%,明顯低於2014年11月份6.8%的失業率。創造了超過18.4萬個新就業機會,其中包括9.32萬個全職崗位。在過去一年中,維州是唯一實現全職崗位增加的州。

墨爾本港租出:墨爾本港50年租約獲得97億澳元的高額租金,而此前預測的租金僅為50至70億澳元。維州州長說,這筆資金將被用於拆除道路與鐵路平交道口(level-crossing)工程項目和其它基礎設施項目。

皇家特許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調查家庭暴力:調查報告提出了227項解決家暴的建議,所有建議都被政府採納。州政府本年度財政預算提供了5.72億澳元,開始實施報告提出的65項建議,其中包括為女性提供臨時住所和為兒童增加保護服務。

失敗方面:

青年犯罪:維州正在經歷一波青年犯罪潮。在過去一年中,青少年盜竊率幾乎是前一年的三倍,還出現了暴力團伙Apex黑幫。維州政府承諾實施新法律,但人們擔憂政府不能以強硬手段打擊犯罪。

郊區/都市消防隊(CFA/MFB)危機:薪金爭議動搖了郊區/都市消防隊,致使高層管理者以及緊急服務廳長加勒特辭職。直至4月份,政府都支持郊區消防隊。但安德魯斯在會見消防員聯合工會老闆馬歇爾之後,就屈服於工會的要求,志願者們非常憤怒。

彼得麥克私人病床(Peter Mac Private)安德魯斯放棄了此前承諾的對維州綜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位於13樓的私人病床的資助,彼得麥克卡勒姆癌症基金(Peter MacCallum Cancer Foundation)因此耗費 4千萬澳元的捐款。批評者們抨擊,政府此前的承諾只是空談。

內閣:政府在兩年內失去了3位廳長。薩米爾克的支持者說,他是派系斗爭的受害者﹔加勒特並非被迫辭職,她認為勞資協議的一項條款對消防服務不利﹔而赫伯特(Steve Herbert)是被迫辭職的,因為他讓司機用公車接送自己的寵物狗。選民看到的是混亂和政府功能失調。

挪用預算:監管機構發現,工黨議員挪用議會預算,向參與工黨2014年大選前競選活動的工作人員提供酬勞。獨立調查專員格拉斯(Deborah Glass)的介入顯示出危機的出現,但政府目前正在試圖阻止她的調查。

工會力量:工會促成了大幅度加薪,薪金增長率遠遠高於通貨膨脹率。政府稱這是對工人的獎勵,但批評者認為這是不可持續的,是對政治支持的回報。

東西連線工程:安德魯斯贏得大選後拋棄了前自由黨政府簽署的收費公路合同,浪費了12多億澳元。同時,政府從該工程中收回的房屋仍被空置,雖然承諾提供給弱勢家庭,但被擅自占用者占領。

校園安全項目:政府資助的校園安全項目旨在促進對「同性戀、雙性戀和性別多元化學生」的包容,但批評者說該計劃已偏離太遠,它在反霸凌項目偽裝下向孩子們灌輸性認知。

海水淡化:在維州水庫的蓄水量幾乎達到容量的三分之二時,政府還耗費2700萬澳元從Wonthaggi海水淡化廠訂購淡水,這筆錢最終將體現在居民的水費帳單上。

Hazelwood發電廠關閉:Hazelwood發電廠的大股東、法國能源公司Engie宣布將在明年3月份關閉該燃煤發電廠,危及數百個工作崗位。政府已調高了煤炭使用費和可再生能源的目標,並承諾在該地區投入2.66億多澳元。

目前好壞未知的方面:

墨爾本地鐵隧道項目:墨爾本CBD地下鐵路建設項目已開工,這是繼城市環路(City Loop)以來最大的公共運輸項目。但一直存在對成本的質疑,盡管政府稱可全額資助。

道路與鐵路平交道口和高架鐵路:這是本屆政府標誌性的政策。50座平交道口的拆除工程正在進行,目前已完成了7座,另外30座 將在2018年底前完工或接近完工。但Cranbourne-Pakenham線高架鐵路方案和計劃中的Frankston線高架鐵軌惹怒了居民。

市政費費率封頂:這是本屆政府最受歡迎的政策,政府對市政費增長率採取封頂措施。但這個封頂費率比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要高,而且一些市政廳已得到豁免。

西部交通分流工程(Western Distributor)這是政府的主要道路工程項目,將提供第二條跨河通道,以彌補拋棄東西連線項目造成的交通問題。但人們質疑政府對收費公路運營商Transurban的資助協議。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