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李商隱〈吳宮〉詩賞析

作者:唐蓮

寄好友「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君子之交誠而摯,如梅香之幽而遠。(任采真/大紀元)

  人氣: 556
【字號】    
   標籤: tags:

李商隱〈吳宮〉
龍檻沉沉水殿清,禁門深掩斷人聲。
吳王宴罷滿宮醉,日暮水漂花出城!

這是一首詠史詩,借詠史諷諭現實。詩人李商隱生於晚唐,有感於「社稷將危,天下將傾」,乃以詩寄託感慨,警示當權。古人所作眾多詠史詩,有不少是諷喻之作。如〈隋宮〉詩,寫「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以煬帝在景華宮徵螢火蟲數斛,夜出遊山,光照山谷,以享樂事,終至敗亡。〈齊宮〉詩,寫「永壽兵來夜不盡,金蓮無復印中庭。」以南齊廢帝東昏侯為徐妃建金質蓮花於地,使她行其上,而娛樂淫逸,抨擊了齊帝的荒淫亡國。〈覽古〉詩,寫隋、吳、宋、齊的淫樂亡國,〈景陽井〉詩,寫南朝陳後主之亡國。上述這些詠史詩,雖都是同一主題,但所述之事不同,手法不同。李商隱此詩,題目是〈吳宮〉,專寫吳王夫差的荒淫亡國之事。吳宮在今之蘇州,市內多水街,有東方威尼斯之稱。

詩的第1、2句,「龍檻沉沉水殿清,禁門深掩斷人聲」:極寫如今吳宮,空寂無人。「龍檻」指雕有龍鳳圖案的臨水亭軒。「水殿」:指建築在淺水上之宮殿。(奢侈、淫逸、荒蕩得出奇!)「沉沉」:深邃沉寂,「清」寫水之清澄沉靜,此句寫「龍檻」「水殿」是畫文並舉,言水邊水上之宮殿、亭軒,都是那麼深邃沉寂,周圍的水域,又是那樣清澄沉靜。如此描寫,突出了當前的吳宮,空寂無人,幽冷深沉。這是從觀感來寫吳宮。「禁門深掩斷人聲」是寫眼前的宮門之內,悄無人聲,這是從聽感上來談。「禁門」指宮門。「深掩」二字,描繪了宮門現在已經無人出入之狀。開章兩句,留下懸念,為甚麼宮殿內一片空寂無人?是喻銅駝之悲,確有寄託!

第3句「吳王宴罷滿宮醉」,揭示了上面的懸念。前面所寫宮廷空寂無人,原來是因「滿宮醉」,宮中的人們,皆醉入夢鄉,無人再在宮殿御花園歌舞喧笑、宴飲作樂。這「滿宮醉」不僅是前面所寫宮庭空寂無人的因,而且又可由「滿宮醉」中,想像到「醉」前、從前那些狂歡極樂的情狀,因此「滿宮醉」,揭示了詩的主旨,表達了詩人對帝王淫逸享樂、醉生夢死的批判。「滿宮醉」三字,不僅寫帝王醉生夢死之狀,而且聯繫吳王夫差拒伍子胥進取之諫,反而信饞言、納美女、圖安樂,迫害忠良,殺伍子胥,終於導致亡國之事,更有淫逸亡國的警世之意。

第4句「日暮水漂花出城」,以日落西山,氣息奄奄,御水溝內,殘花漂流的景象,暗寫了吳之亡國。清人姚培謙點評曰:「花開花落,便是興亡氣象。」(《李義山詩集箋注》)這景象淒涼黯淡,與前兩句所寫的宮殿內空寂無聲,相呼應,畫出了一幅「亡國圖」,

而亡國之因則是「滿宮醉」所致。「滿宮醉」三字,含多少沉痛於其中,它是警戒現實之語,蘊含著詩人多少憂國之情。這種情感,在〈曲江〉詩中,亦借典故詠道:「死憶華亭聞唳鶴,老憂王室泣銅駝。」而深深地哀嘆。清代屈復曰:「寫其醉生夢死,荒淫亡國,借古慨今也!」(引自《玉溪生詩意》)

正是:
醉生者必遭夢死,
夢死者不能復生。

千萬要做個好人,
順天理持守良心。

「滿宮醉」喪亡殆盡,
「地平線」朝霞新升!@*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本詩選材精當,詳略得宜。詳寫老婦之哭啼訴說,略寫悍吏之嚴詞追迫,以實寫虛,用語簡潔,是流傳千古的現實主義名篇。
  • 程顥認為:「道」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也存在人們的心中。萬事萬物是物質的,被稱作「有形」;人心即精神,是無形的,是「形之外」的,所以「道通天地有形外」。
  •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 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 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
  •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詩人用寫意手法,僅僅幾筆,便勾勒出登鸛雀樓所見到的蒼山落日、大河奔流的壯觀景象。其豪邁壯闊,令人心往神馳;意境之壯美,再無以復加。同時,它的情韻也十分雋美。
  • 詩注意景語與情語的交替,通過用典及環境的烘托,自然誠摯地表達了自己的情感。起句(斫地哀歌興未闌)平地拔起,氣勢磅礡,化用杜甫〈短歌行贈王郎司直〉的詩句,把彭民望的魄力、才氣及英雄失路的悲壯點染無遺。
  • 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宦官專權,朋黨相爭,致使中央大權削弱。在此情況下,許多藩鎮網羅人才,欲與中央抗禮;許多士子亦依附藩鎮,以為進身之途。李師道約於唐順宗永貞元年聘用張籍。張籍主張統一,反對藩鎮割據,並寫此詩,以貞女情事的委婉比興手法,斷然拒之。
  • 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陞遷了,只有你在荒遠地方蹉跎了歲月,虛度了年華。劉禹錫在酬答詩中寫道:「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詩人把自已比做沉舟和病樹,固然有惆悵情緒,同時又十分達觀。
  • 詩人的高明之處,還在其視野沒有局限於劉備個人身上,而是進而從劉備事業之成敗得失,昇華為對歷史規律的嚴謹思考,這就是頸聯(5、6句)之意:劉備因為得到諸葛亮有力輔佐,而開創蜀漢之國,可是所生兒子劉禪,卻不像他那樣賢明,終於導致蜀漢過早衰亡。
  • 詠史詩的一個重要之處,就是要忠實於歷史,不能加上自己的感情色彩來歪曲史實。正如胡震亨在《唐音癸簽》中所說的:「詩人詠史最難,妙在不增一語,而情感自深。」
  • 王梵志也有一些形象生動的好詩。〈吾富有錢時〉一詩,是對世態人情的嘲笑,對那些趨炎附勢者進行了深刻的嘲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