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衛‧麥塔斯:按需殺人案例 無不讓人震驚

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加拿大勳章獲得者、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陳柏州 /大紀元)

人氣: 36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朱莉採訪報導)11月5日,獲獎紀錄片《活摘》作為第14屆全球正義電影節的主題電影於加拿大溫尼伯大學放映,震驚現場觀眾。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放映結束後進行演講、答問,並接受專訪,他表示中共否認「強摘」器官罪行,就是在否定自己公布出來的數據。

儘管調查10年中屢遭中共當局刺殺威脅,但麥塔斯也表示,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局外人必須站出來。在調查過程中,沒有一個案例能說是「不讓人震驚」,因為這是為了盜取器官在殺人。

本屆全球正義電影節(Global Justice Film Festival)的主題電影是獲得2015年皮博迪獎、AIB國際調查性紀錄片大獎的《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衛戰紅魔)。該片由華裔導演李雲翔執導,記錄了大衛‧麥塔斯與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多年來一道調查中共政府大規模按需殺人的真相,片中引述了中共官方網站大量報導和影像為佐證,也包含多位受訪者的證詞。

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兩人也因這項獨立調查於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6年11月5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第14屆全球正義電影節主題電影《活摘》放映現場進行演講。(朱莉/大紀元)
2016年11月5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第14屆全球正義電影節主題電影《活摘》放映現場進行演講。(朱莉/大紀元)

麥塔斯:中共利用媒體造假太明顯

放映結束後,大衛‧麥塔斯進行了現場演講,並回答了現場觀眾的提問。

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對於近日中共官媒多次發文否認「強摘器官」,麥塔斯以中共官方電視台播出的盧國平受訪影像為例,指出中共利用媒體造假騙人,並透露像這樣造假的事情還很多。

他說,《活摘》中有「追查國際」的一段電話錄音,廣西民族醫院泌尿科醫生盧國平親口向諮詢人承認使用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做供體,而且每個星期都做好多,肝移植一個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不愁器官,並答說肯定可以到監獄去挑選器官。但在之後中共媒體的採訪畫面中,盧國平卻直接否認說過以上內容。

圖:鳳凰衛視製作的電視片的截圖,廣西民族醫院的醫生盧國平承認了2006年5月22日被電話調查過的人是自己。
中共官媒鳳凰衛視製作的電視片截圖,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盧國平承認2006年5月22日被電話調查過的人是自己。(視頻截圖)

麥塔斯說:「盧國平(在中共媒體中)可以說他沒有接過電話,而他承認接了電話,並且說出了諮詢人當時提的問題,前面的內容說的都一樣,可說到和強摘器官有關的內容,他就改口。」

「分析官方數據,你會得出相同結論」

麥塔斯、喬高與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發布的最新強摘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量為6萬至10萬例。但在上個月北京舉辦的國際器官捐獻大會上,中共前衛生部長、器官捐獻和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卻宣稱,中國2015年大約做了1萬例器官移植手術,中共官媒以此為依據,攻擊麥塔斯等人的報告存在嚴重缺陷和錯誤。

對此麥塔斯表示:「我們用的是他們(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說我是不可靠的也就是說他們是不可靠的,我的意思是,我們報告中有2,200多個註腳都來源於他們自己的數據。」

「問題應該是:『哪一個數據不可靠?』是1萬個來自(中共)衛生部的數據?還是10萬個通過反覆核查各個醫院得到的數據?這不是我在這裡編造,我是根據我查閱看到的在做報告。更重要的是,所有我看到的,你都可以看到,任何研究也可以看到,如果你質疑我們的結論,你自己可以分析一遍那些數據,我相信你會得到相同的結論。」

「沒有一個案例不讓人震驚」

麥塔斯表示,在調查過程中,沒有一個案例能說是「不讓人震驚」(unshocking)的,因為這是為了盜取器官在殺人。

「其中有一件引起我注意的事就是驗血和器官檢查。」麥塔斯說,「我每到一個地方,向這些從監獄逃出來的人了解情況的時候,他們都說『法輪功』的人是會被檢查器官、驗血的,不是『法輪功』的人,就不會被這樣對待。」

「我想,這麼做肯定不是為了健康目的,因為他們還是要被嚴刑拷打的。但是,這麼做卻是非常必要的,因為要移植器官的話,不僅必須要血液配型,還要確保器官健康、確保臟器大小合適,還要生理組織之間能很理想地配型。所以這就十分明顯了,他們所被做的檢查,都是為了準備做器官移植用的。」

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講話者)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喬高(大紀元新聞圖片)
2006年7月6日,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講話者)和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前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媒體公開了「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麥塔斯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大紀元新聞圖片)

中共刺殺威脅 不改初心

演講中,麥塔斯告訴聽眾,其關於強摘的調查是義務的,沒有任何經濟資助。

當記者問及10年來堅持獨立調查的動力,他表示:「我曾寫了一整本書來回答這個問題。我寫了一本自傳,叫《你為什麼這樣做?》(Why Did You Do That? ),解釋了我的行事態度。其中有一章是關於法輪功,還有一章關於共產主義。我相信,我所做的就是盡個人所能回擊對人權的侵犯。」

51nbqfb3bvl-_sx331_bo1204203200_
大衛‧麥塔斯自傳《你為什麼這樣做?》(Why Did You Do That? )封面。(amazon.com)

問及多年調查中是否受到過中共的威脅或傷害,麥塔斯答說:「我當然受到過威脅,但沒受到傷害。有一次我在一個活動主辦方的辦公室,當時辦公室後面的窗戶上就挨了一槍……所幸沒有人受傷。」

麥塔斯還提到有一次在澳大利亞布里斯本市附近演講時,在現場受到中共網絡警察的電話威脅。「中共在國內安排好人給我打電話。有人給我來電話說,我是網絡警察,你現在所做的事已經威脅到了你的生命,難道你不害怕嗎?當時他就這麼問我。我跟他說,『如果你不喜歡我說的強摘這些事,那你應該去制止中國國內的強摘罪行,而不是想著要刺殺傳播消息的人。』我想這就是我要說的直接威脅吧。」

麥塔斯認為,自己面臨的這種威脅,和在中國國內的人們所面臨的相比不算甚麼。「就拿跟我在做同一件事的人權律師高智晟來說,他一直在跟迫害做鬥爭,遭受過關押、折磨、毆打,身體遭受了嚴重的傷害。」

「在中國做跟我在這裡做一樣的事情,是會從人權律師變成人權受害者的,中國和國外的情況不一樣。」至於自己為甚麼做這件事,他進一步解釋說,「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國家,有的事情是當地人完全可以解決的,不用外人幫忙;但是在中國,人權這件事是個例外,局內人無能為力時,我們這些局外人就必須要站出來。」

觀眾:「我感到驚駭!」

而該片也使在場觀眾震驚。曼尼托巴省媒體「RADIO WORKS.WORLD」的脫口秀主持人兼監製人可普羅斯(Barry Kopulos)說:「我感到驚駭!中國的外科醫生殺活人,在他們活著的時候摘取器官——眼角膜、心臟、腎臟……我真的很震驚。哇!在21世紀這樣邪惡的暴行仍在發生。你會認為二戰已經過去了,可罪惡又曝光出來了。」

「這部電影真的讓我開了眼界,令人震驚,我要說是殘暴邪惡。」可普羅斯說,「一個腎臟賣幾十萬美元……我不知道中共通過強摘器官賺了多少錢,幾十億?我建議去中國旅行的人都來看看《活摘》,這是部很有力的電影,讓你去思考在中國發生的事情。」

加拿大獲獎紀錄片《活摘》官方海報。
加拿大獲獎紀錄片《活摘》官方海報。(大紀元)

在溫尼伯當地擔任社工的阮女士(Vann Nguyen)看完影片後,含著眼淚說:「當我看到『武警證詞』的那部分,我被觸動了。那位女性的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心臟的時候,她還活著,沒有被注射任何麻藥。她死的時候睜大著眼睛,太可怕了……我感到好痛,我感到好痛。這事情傷到了我,我無法相信人居然能對別人做出那樣的事情。」

阮女士說另一點感動她的是麥塔斯等能出來曝光強摘,她希望和更多不同的人、尤其跟與中國人打交道的人分享這部影片。

現場不少觀眾告訴麥塔斯,先前對強摘器官一無所知,他們感謝麥塔斯揭露真相,並稱讚他是英雄。

全球正義電影節組委會負責人漢密爾頓(Janice Hamilton)女士告訴記者:「之所以覺得《活摘》適合電影節的主題,是因為這件事情和所有人都息息相關,人們看了之後會知道『強摘』」的發生,會告訴其他人這件事情。」她認為人們知道真相後,肯定會拒絕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因為那樣等於要去殺死活的法輪功學員,等於去謀殺。她覺得放映電影是為這件事情發聲的一種方式,也是在救回生命。#

責任編輯:蘇明真 高静

評論
2016-11-07 3: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